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雷冥兽再现!
    炎龙铠渐行渐远,直至彻底消失。
  
      “通灵至宝!”
  
      其余人,眼睛追随着炎龙铠离开的方向,依然沉溺在巨大震惊之中。
  
      聂天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暗道:“看来,它在吸纳了众多地火晶线以后,潜藏着的灵魂意识,终渐渐觉醒。”
  
      他从周岁时,便已得到了那块名为血核的兽骨,可他以前却从未和血核有过任何交流。
  
      不久前,在血核将矿山所有火云石的火焰之力抽离,凝为了一滴鲜血时,他也只看到一些异状,未能觉察到丝毫的灵魂气息。
  
      直到炎龙铠突然离他而去,不顾他的呼喊,强行钻入地心深处时,他才醒悟到那血核内部或有自主意识。
  
      但那时,他也只能隐隐感知,感知到他和血核间存在着联系。
  
      可刚刚,他却分明收到了,来自血核的一缕奇异的灵魂波动!
  
      那灵魂波动,直达他的心灵识海,让他瞬间明白了炎龙铠的种种异常,就是为了赤炎山脉的那些地火晶线。
  
      炎龙铠,似乎需要那些地火晶线,去觉醒更深的灵魂,去修复铠甲本身的破损。
  
      它主动传来的讯念,让聂天觉得等炎龙铠将赤炎山脉存在的地火晶线,一一收集完毕时,应该会重返他身旁。
  
      他忽然彻底放心了。
  
      “嘿!”隔着一条条涌出岩浆火水的沟壑,一条条溪河,站在一块巨石上的封罗,突咧嘴大声怪笑,“巫老怪还真是人老糊涂了,通灵级的至宝,竟交给了后天境的小子。难道他不知道,每一个通灵级的器物之中,都存在着器魂?”
  
      “器魂,才是通灵级至宝的主人,器魂是会挑选器主的!”
  
      “通灵级至宝,岂会甘愿被一名后天境的弱者支配?”
  
      “现在好了,巫老怪不知通过何种途径得来的通灵级至宝,竟然自己离开了,我看巫老怪一定悔得肠子都青了!”
  
      生怕聂天等人听不见,封罗刻意提高了声音,阴阳怪气地嘲讽。
  
      在他来看,炎龙铠的离开,就是因为嫌弃聂天这个新主人境界和实力低微,不配驾驭它,所以才舍弃了聂天。
  
      他嘴里虽在嘲讽,可他的视线,还停留在炎龙铠飞走的方位,脸上满是嫉妒。
  
      通灵级至宝,整个离天域都罕见,眼睁睁看着如此珍贵的稀世之宝,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他也很是失落难受。
  
      聂天对他的嘲讽充耳不闻,神情淡然,似一点不受影响。
  
      知道炎龙铠,乃是聂天从鉴宝会购买而来的姜灵珠、叶孤末,也没有回击封罗,而是怔怔地望着聂天。
  
      安诗怡、安颖和潘涛,看到炎龙铠离去时,暗暗替聂天着急。
  
      “那个……”姜灵珠犹豫半响,突然问道:“你在购买炎龙铠的时候,就知道它是一件通灵至宝?”
  
      这话一出,潘涛等人都暗暗动容,也睁大眼睛盯着聂天。
  
      到了此刻,他们也自然知道,那件炎龙铠乃是聂天从鉴宝会得来,都在惊叹聂天的慧眼如炬。
  
      能辨别出通灵至宝,提前将其收入囊中,这种能力……不应该是房晖这类顶尖炼器师独有的么?
  
      “不知道。”聂天摇头,“纯属运气!”
  
      “少来!”姜灵珠白了他一眼,气呼呼地说道:“我都听柳叔说了,那件炎龙铠被宝阁的炼器师都鉴定过,只是一件中级三品的灵器,根本就不值九千灵石!炎龙铠摆放了那么久,都无人问津,为何你偏偏看上,不顾一切地将其拿下?”
  
      “中级三品?”潘涛满脸苦笑,道:“宝阁的那些家伙,不知道干什么吃的,竟然连通灵至宝都鉴别不出。”
  
      众人中,只有安诗怡冷静地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宝阁那边的人,应该不会弄错。那件炎龙铠之前肯定有点异常,不然不会鉴别不出来。对了,那个外域的赖易,先前要你交出血核,炎龙铠又属于他,血核……是否和炎龙铠有关?”
  
      “还是安姐姐聪明。”聂天笑了笑,但却没有详细去解释。
  
      可他这句话一出来,大家都意识到那炎龙铠,之前没有显现奇特之处,可能与聂天持有的一个名为血核的东西有关。
  
      “聂天,我看你似乎并不难过,为什么?”叶孤末很是诧异,“炎龙铠为通灵至宝,如今舍你而去,你应该暴跳如雷,懊悔不已才对啊?”
  
      “本来就是侥幸所得,失去就失去吧。”聂天一脸无所谓。
  
      “骗鬼呢!”姜灵珠第一个不信。
  
      在炎龙铠离去后,众人叽叽喳喳的,围绕着炎龙铠讨论了许久,一边说着炎龙铠的奇异,一边继续采集火晶石。
  
      耗费了半夜时间,众人从那溪河之中,将所有可以看到的火晶石,都给收集了干净。
  
      更远处的一个熔浆水潭当中,也能看到一些火晶石,在夜晚闪烁着晶莹火光。
  
      可那充满了熔浆的水潭,要深了许多,想要将火晶石给带出潭底,似乎不太容易。
  
      另外,那水潭离他们的距离也太远了,他们身旁也没有足够多的落石,能一路通到那水潭。
  
      尝试了一番,现的确不可能以后,众人无奈地原路返回。
  
      下半夜,一行人重归那石峰山巅,都在默默检查自己收集到的火晶石。
  
      聂天的储物手环内,也堆了一小堆的火晶石,他数了数,一共有十九块。
  
      火晶石为高级灵材,一块火晶石,抵得上近千块聂家以前开采的火云石,就那十九块火晶石的价值,兑换成火云石的话,聂家需要在那矿洞内,开采十年左右。
  
      “原来,聂家的十年所得,也只值这么多块火晶石。”聂天暗暗感慨。
  
      这一刻,他才明白灵材的不同等阶,有着多大的区别。
  
      “轰隆隆!”
  
      深夜,从灵宝阁的方向,传来恐怖的轰鸣声,不时还伴有着地炎兽的狂嚎。
  
      相隔那么远,地炎兽的咆哮声,竟然都能传递过来,这说明地炎兽处于狂暴状态。
  
      山顶的众人,听着来自灵宝阁山谷的巨响,都脸色沉重,不知道那边的局势如何。
  
      他们都没有安全感地默默等候着。
  
      夜幕褪去,白昼降临,从灵宝阁那边传来的轰鸣声,依然不休。
  
      到了傍晚时,注意着四周的众人,渐渐现那些充满山涧的岩浆汁水,似在以一种极其缓慢的度,慢慢渗入地下。
  
      这个现,令众人大为振奋,都看到了活下来的希望。
  
      他们无法离开赤炎山脉,就是因为遍地都是岩浆火水,因为他们不能在熔浆内行走,所有只能被困于此地。
  
      一旦那些熔岩汁液,慢慢渗入大地,将地表显现出来,他们就可以脱离赤炎山脉的泥沼,获得逃离的生机。
  
      “唔!”
  
      静坐于地,眺望远方的聂天,突然感到一丝异动。
  
      异动,来自于储物手环内,他师傅巫寂交给他的令牌。
  
      他不明所以地,将那令牌取出,细细把玩着,并没有看出异常。
  
      但,不久以后,他便听到从远处,传来了雷冥兽的尖利鸣叫。
  
      “雷冥兽!”聂天眼中骤然绽放出神采。
  
      将他送往灵宝阁的雷冥兽,能翱翔天际,能将其带离赤炎山脉,让他脱离此地是非圈。
  
      联想起令牌的异动,他忽然明白了过来,知道那头雷冥兽,应该是通过令牌,在赤炎山脉四处寻找着他。
  
      雷冥兽和令牌间的联系,应该有一定的范围,那雷冥兽或许在赤炎山脉的其它区域,已游荡了很久。
  
      直到此时,雷冥兽才飞到这边,感应了令牌的气息。
  
      “时巫前辈的雷冥兽!我们有救了!”潘涛大喜过望。
  
      其余人也霍然而起,看着从远方天空渐渐冒出,越来越清晰的雷冥兽,都神情振奋。
  
      不多久,雷冥兽径直飞来,很快就在聂天身旁停下。
  
      倏一落下,那雷冥兽似富有智慧的兽目,就望向了聂天,在催促他赶紧上来。
  
      聂天沉吟了一下,看着雷冥兽的眼睛,说道:“我们都需要尽快从赤炎山脉离开,你让其他人先上去,不然,我不会走。”
  
      他知道这头雷冥兽桀骜不驯,就连他,雷冥兽当时都不愿意带。
  
      都是因为巫寂的凶威慑服,雷冥兽才没有办法,不情不愿地将他带到了灵宝阁。
  
      这头雷冥兽的背部虽然还算是宽阔,足以将所有人带离,可让它去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它恐怕不会乖乖就范。
  
      果然,一听说要带上所有人,雷冥兽立即出低鸣声,众人都看出了它的不满。
  
      聂天正要继续劝说,安诗怡抿嘴一笑,忽地从其储物手环内,拿出了三块闪烁着电芒的青色玉石,将那些青色玉石递向雷冥兽的兽嘴。
  
      雷冥兽看着那青色玉石,兽目骤然一亮,瞬间将其全部吞下,生怕安诗怡会收回一般。
  
      “可以了。”安诗怡嫣然一笑,轻轻在雷冥兽的脖颈处,抚摸了一下,第一个爬上了雷冥兽的后背。
  
      雷冥兽不但没有反抗,还主动蹲伏下来,让她不会那么费力。
  
      聂天满脸古怪,气恼地看着那头变得无比温顺的雷冥兽,骂道:“我说之前让你送我,为何如此不情愿,原来是没有给你好处啊!”
  
      雷冥兽出了就是这样的低鸣声。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