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三十三章 逼退
    “啪嗒!”
  
      追逐着聂东海的双刃战斧,突然坠地,灿灿金光不在。
  
      “喀嚓!”
  
      段元单膝跪地,试图站起时,胸腔传来清脆的骨骼碎断声。
  
      一大口鲜血,又不受控制地从段元口中狂飙而出,他不但未能站起,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段元看向聂天的眼神,充满了惊惧和难以置信。
  
      聂天……仅有后天境初期的修为,刚刚也没有释放出灵器,只是以某种怪异的灵技,就催动出如山洪决堤般的恐怖力量,瞬间将其重创。
  
      他以精神意识窥视自身,现在聂天的一拳之下,他骨骼碎断了四根。
  
      不仅如此,一股还没有褪去的汹涌怒焰,还在他体内游荡着,令他的血肉和筋脉,都隐隐传来刺痛。
  
      一击之后,段元连那双刃战斧都无力控制,再也无法对聂东海造成什么影响。
  
      “那是……”
  
      弯弓射箭的胡晴雯,还有御动着三根骨矛的赵海枫,也都目显异色。
  
      他们都以一种匪夷所思的目光看向聂天。
  
      他们绝对想象不到,和段元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的聂天,能够伤害到段元。
  
      这不合常理!
  
      “你们先前不是说过么?境界,并非衡量实力的唯一因素。”聂天咧开嘴,神情凶悍,道:“高深的灵诀,精妙的灵技,可以弥补境界的不足。我能伤到你,所依赖的,就是精妙的灵技。”
  
      “巫老怪传授的灵技,真有……那么厉害?”赵海枫愕然。
  
      “回来!”
  
      他伸手一招,那奔着安荣飞旋不止的三根骨矛,化为森寒冰光,突从安荣周边飞开。
  
      胡晴雯纤手搭在弓箭上,只是瞄着安禾,也没有再次射箭。
  
      安荣和安禾,徒然松了一口气,也旋即注意到聂天。
  
      “段元,你怎么样?”赵海枫皱眉道。
  
      坐在地上的段元,胸襟布满了血迹,那些血迹……都是他吐出来的。
  
      这时的段元,只是向他苦涩一笑,就盘坐着,去消泯那些渗入他体内,不断破坏他血肉和筋脉的力量。
  
      他已无暇搭话。
  
      “竟然伤的那么重……”赵海枫愈惊奇。
  
      一拳之后,勉强站在原地的聂天,已是强弩之末。
  
      他的状态……比起段元也未必好太多。
  
      一式怒拳,几乎将他的灵力,还有蕴藏在血肉之中的力量,给全部耗尽。
  
      如今的他,除了精神意识依然饱满外,恐怕再无战力可言。
  
      他表面上若无其事,可心中也是暗暗叫苦,他知道从现在起,他不但帮不上他外公和安荣,还会成为他们的累赘。
  
      只要赵海枫对他动手,他那佯装出来的凶悍架势,必然会被瞬间揭穿。
  
      明知道施展出怒拳以后,就会造成如今的局面,他也是无可奈何。
  
      因为段元太强了,足足比他高出了一个大境界,除了那一式从神秘异地领悟的怒拳,他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方法,可以重创段元。
  
      “算了,既然是巫老怪的弟子,那么即便境界低微,也够资格让我出手了。”赵海枫突然道。
  
      “嗤嗤!”
  
      悬浮于空的三根森白骨矛,骤然冒出一束束冰光,那些冰光都蕴藏着惊人寒力。
  
      赵海枫明显准备动手了。
  
      “小心!”
  
      聂东海和安荣三人,一看赵海枫将目标,转向了聂天,都下意识聚集而来。
  
      聂天目显苦涩,眼看着那三根骨矛凝聚着寒力,却无计可施。
  
      “咚咚咚!”
  
      浑身力量耗尽,似再也无力抗衡的聂天,心脏骤然狂跳。
  
      一缕只有他可以感知到的奇异魂念,从极远之处,倏地降临黑云城。
  
      “炎龙铠!”
  
      只是一霎,聂天就反应过来,眸中突显喜色。
  
      徘徊在赤炎山脉多时,不断聚集地火晶线的炎龙铠,依循着他的气息,竟然从赤炎山脉找了过来!
  
      似乎觉察到,他的状态极其糟糕,那炎龙铠飞逝而来的度,分明加快了许多。
  
      炎龙铠的临近,让聂天重燃希望之火,觉得赵海枫三人,将再难伤害到他。
  
      激着体内寒力,欲图催动着三根骨矛,对聂天下手的赵海枫,心神一悸。
  
      修炼寒冰灵诀的他,对极寒和炽热的气息,天生敏感。
  
      炎龙铠尚未到来,他就感觉到整个黑云城的气温,都在悄悄攀升。
  
      那种温度攀升的度,明显不合常理,让他心神压抑,觉得极其不舒服。
  
      赵海枫在狱府,向来以冷静果断闻名,他仔细辨别了一下,突然对胡晴雯说道:“带上段元,我们离开。”
  
      “什么?”胡晴雯不明所以。
  
      那段元,也忽地睁开眼,疑惑重重地看向他。
  
      “回去吧。”赵海枫微微皱眉,说道:“这趟就算我们运气不佳了,至于天门的钥匙,我们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获取。”
  
      胡晴雯和段元,虽然满腹疑惑,却知道他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
  
      他们知道其中必有缘由。
  
      “好!”
  
      胡晴雯非常信任他,听他改变了主意,立即收回弓箭,将段元背在了身上。
  
      “走。”赵海枫示意他们先离开,然后看向聂天,道:“你也拥有了一枚踏入天门的钥匙,既然如此,我们在天门内再见吧。”
  
      话罢,他就在聂东海、安荣、安禾的惊异目光下,与胡晴雯一并离开。
  
      “这是怎么一回事?”安荣一头雾水。
  
      聂东海也摇头表示不明,“不知道那小子想些什么,以他的实力,如果坚持战斗,我们……未必就能吃得消。”
  
      “狱府出来的家伙,实在太可怕了。”安禾也深以为然。
  
      他们都没有想过,去追击赵海枫三人,似乎知道真要敢追下去,彻底激怒了赵海枫,他们只会承受更大的伤创。
  
      “那家伙……居然能嗅到炎龙铠带来的危机?”聂天目显异色。
  
      在场的众人,他因为和炎龙铠有着微妙的灵魂联系,才能感知到炎龙铠的接近。
  
      除他之外,境界最高的安荣,都一无所觉。
  
      那赵海枫,明明准备动手了,但却忽然收住了,而且还警惕地打量着四周,暗暗感知气温的波动,分明是有了感应。
  
      他是感应到了黑云城温度的激变,可能猜测到有一名精通火焰灵诀的强者,即将赶到黑云城,才果断抽身而退。
  
      此人,能屈能伸,洞察力惊人,一嗅到危机,立即弃下一切,果断抽身。
  
      这赵海枫,绝对是他目前所遇到的,最难缠的同龄人!
  
      鬼宗的莫熙,还有血宗的虞彤,与他相比,分明都弱了一筹。
  
      “有没有觉得热?”安禾忽然道。
  
      “那是因为狱府的那小子离开了,此人精通寒冰法决,灵器也极其不凡。他的存在,让我们所处的天地,都仿佛蒙上了一层冰霜。”安荣叹了一口气,说道:“他走了,我们才感觉到黑云城气温恢复正常。这家伙,简直太可怕了,狱府能培养出如此子弟,底蕴太惊人了。”
  
      “不,好像不是因为他。那三人没有过来之前,黑云城也没有如此闷热的。”安禾道。
  
      “那是为何?”安荣不明所以。
  
      这时,聂天突看向灰暗夜空。
  
      夜晚,已渐渐过去,白昼即将到来。
  
      灰暗天空中,一道火焰流光,呈龙形倏然而来。
  
      “不是吧?又是一块天外陨石?”安荣出一声悲呼。
  
      聂东海和安禾,也是悚然变色,都被惊的不知所措。
  
      先前的一块天外陨石,将整个云家摧毁,再来一块,轰落向黑云城,将会造成多大的灾难?
  
      “又来了!”
  
      “天哪!”
  
      “大家快逃了!”
  
      街道上,很多黑云城的平民,哀呼惨叫着,四处逃逸。
  
      “咻!”
  
      那似乎燃烧着汹涌火焰的流光,以飞快的度,很快就在云家上方显现。
  
      “又是奔着云家?”聂东海等人都面色惨白。
  
      “不是。”聂天终于开口,宽慰三人道:“是奔着我来的。”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