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再入异地!
    凌云山后山。
  
      静坐于地的巫寂,看到一道道细密的空间缝隙,如被利刃切割而出。
  
      聂天所在的屋舍,几乎在一霎间,就烟消云散。
  
      聂天,也陡然失去了踪影。
  
      但,那些绽裂的空间缝隙内,则是流转出七彩流光,仿佛通往许许多多不知名的空间夹层。
  
      巫寂眯着眼,心神微动,附近浑厚的天地灵气,便疯狂聚拢而来。
  
      那些天地灵气,呈一簇簇云团,将这一块区域完全封闭。
  
      即便是离此不远的,凌云山上的姜之苏,都未能感觉到,来自于此处的空间异常。
  
      “呼!”
  
      一道道模糊幽影,从巫寂头顶的天灵盖飞出,那些幽影……都像是巫寂之魂。
  
      幽影,分别钻入那些撕裂的空间缝隙,似在其中畅游。
  
      然而,很快那些绽裂的空间缝隙,又迅速收缩愈合。
  
      巫寂还没有来得及查探内部玄奥,就感知到不妙,只能将释放出去的那些幽影,又极速收回。
  
      “嗤嗤!”
  
      绽裂的空间缝隙,旋即一一愈合,先前异常的空间波动,也很快恢复了平静。
  
      “只是空间乱流,并没有其它的秘界之门。真正绽开的秘界之门,只接纳了聂天一人,将其带入了那异地。”他思付了一会儿,便闭上眼,似不再去想。
  
      ……
  
      未知的神秘异地。
  
      聂天第二次出现于那残破祭台,那八头骨龙,还是龙首朝向他,眼眶空洞,让他心生惧意。
  
      比凌云宗浓郁了不知多少倍的天地灵气扑鼻而来,没有运转炼气诀的他,就感到只是坐在原地不动,似乎……都是在苦修状态。
  
      一切都没有变化,这异地恐怖的重力场,依然存在着。
  
      在他身旁,那件将他带到此地的炎龙铠,没有飞入储物手环内,就落在祭台上。
  
      炎龙铠,先闪烁着眩目火光,似极其激动。
  
      但,只是一小会儿,那炎龙铠就恢复了正常,变得黯淡无光。
  
      聂天和炎龙铠内的器魂,也没有任何联系,好像那器魂和炎龙铠,还在进行着蜕变和对自身的修复。
  
      “在这里修炼,要比在凌云山,不知道快多少倍。”聂天自语了一句,便尝试着站起。
  
      上一次,他在此地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勉强抬动手臂。
  
      这一次,突破到后天境,吞食了大量二级灵兽的血肉,使得躯体强悍许多的他,首先所做的,就是试着站起来走动。
  
      他耗费着灵力,略略有些吃力,却缓缓站了起来。
  
      但,仅仅只是站起,他就消耗了不少的灵力,而且能感到连血肉内蕴藏着的力量,也一并流失了一些。
  
      这个发现,让他意识到如今的他,想要离开祭台太远,去探索整个神秘异地,几乎没有丝毫的可能性。
  
      他感觉,他顶多只能围绕着祭台,走出数百米,就将力竭。
  
      他没有胡来,而是又一屁股坐下,开始盯着远处的那一只只插向天空的擎天巨臂凝望。
  
      他看向的那只如山峰般的巨臂,五指张开,有一种攥住天穹,将其拽下来般的气势。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趟他也有模有样的,依照那巨手的架势,遥遥抓向天空,姿势摆出以后,他的眼睛则是死死盯着那手臂。
  
      不久后,他从那手臂上,隐隐感知到一股气吞山河的霸道气势。
  
      一种肉眼不看见,只有灵魂能稍稍察觉的气势,一点点,从他身上滋生而出。
  
      他的灵海,随之而动,就连潜藏于血肉骨骸中的力量,仿佛也在配合着他的心境,在缓缓调整着,去迎合他的气势和手势。
  
      他能明显地感觉到,来自于灵魂和血肉的力量,飞快地在经脉和血液内流动着。
  
      他的气势,从微不可查,慢慢攀升着。
  
      他盯着那巨臂,以灵魂去领悟,不断调整着灵海和血肉,尽量将整个心神沉溺于其中。
  
      许久后。
  
      “呼呼呼!”
  
      神秘异地无处不在的浓郁天地灵气,似忽然被某种未知磁场牵引着,悄悄向聂天所在之地汇聚。
  
      白茫茫的灵气,不断压缩凝聚着,像是成为了一团团云。
  
      那些灵气云……都汇到聂天那只攥向天空的手。
  
      聂天的那只手,仿佛成为了磁场的中央,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不断吸引着灵气云的汇入。
  
      在他那只手的掌心,一个纯粹由灵气凝结的光球,悄悄缔造而成。
  
      雾态的灵气球,还在汇聚着灵气,渐渐地,那雾态灵气球的内部,似产生了液态化的灵气。
  
      “蓬!”
  
      他那只手的衣袖,骤然化为飞絮,一股极其强烈的灵力波动,从那灵气球内传来。
  
      他举天的手,突感无比吃力,明明半虚态的灵气球,似变得沉重如山。
  
      他下意识地,猛地往下一拽。
  
      被他攥入掌心的灵气球,像是一个白光熠熠的光团,重重砸在那祭台的石地上。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随之爆发,那祭台的石地……却没有出现丝毫碎裂的迹象。
  
      “咦!”
  
      聂天心神一松,那种气势再也无力为继,他的灵海和血肉滋生的力量,也瞬间恢复正常。
  
      不顾力量的消耗,他慢吞吞地走动着,来到了那灵气球轰落之地,蹲下来去检查。
  
      如他所看的一般,祭台的石板地,只是被吹散了覆盖着的尘土,石地变得极为光滑,可的确没有一丝碎裂。
  
      “不对啊,那灵气球内蕴藏着的灵力,是如此的精纯和霸道。按道理而言,即便是凌云山的巨大岩石,也该应声而碎啊。”
  
      “唯一的解释,就是组成祭台的石块,要比我所想的坚固的多。”
  
      聂天眯着眼,思付了一番,然后开始认真检查身体的状况。
  
      和施展那一式怒拳不同,这个聚集灵气球的奇异手法,似乎……并没有消耗他什么灵力。
  
      不仅如此,他仔细感受过后,竟然发现他灵海内的灵力,还隐隐有些增长。
  
      “这一式,似乎不太实用啊。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才能聚集出一个灵气球,战斗时,没有人会给我足够多的时间去蓄势。”
  
      “另外,它对周边天地灵气的要求也太高了。灵气不够浓郁的地方,应该发挥不出这一式的真正威力。
  
      “不应该是这样的。”
  
      沉思许久后,他灵智一动,突然想到另外一个方向。
  
      凝结出的灵气球,最终轰落在地了,而他不但没有耗尽力量,反而增长了几丝灵力。
  
      如果,将那坠地的灵气球,试着纳入灵海,会不会?
  
      这般一想,他精神为之一振,又重新有模有样的,去再次抬起手,又展现出那手势,随后看向那只似要攥住天空的巨臂。
  
      半响后,他从那巨臂上,又感知到那气吞山河般的霸道气势。
  
      他的灵海和血肉,似乎也在慢慢调整着,让他能够适应自身的变化。
  
      “呼!”
  
      不久后,又有新的灵气,缓缓汇聚向他手心。
  
      他又等候了一会儿,等到一个新的灵气球,重新在他掌心凝结,在他感到吃力,无法托举那灵气球时,他猛地运转出炼气诀。
  
      他试着牵引灵气球,将其直接导引向灵海!
  
      拳头大小的灵气球,在他动用炼气诀,去导引时,急剧缩小!
  
      一丝丝,如流水一般可以清晰察觉到的灵气,瞬间逸入他掌心,并顺着他的经脉,直达丹田灵海。
  
      他灵海内,那灵力漩涡突然以惊人速度旋动着,在迅速凝炼灵气,将其变得精纯而浑厚。
  
      这速度,比他之前借助于灵石的修炼,居然还快了数倍!
  
      他眼睛骤然一亮。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