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六十章 神秘符文
    聂天注意到,那一块被厉樊剔出体外,落地以后的皮肉,很快就腐蚀烂透。天『』籁 小说
  
      “灵力之中掺杂着剧毒!”
  
      聂天脸色剧变,他暗暗佩服厉樊的果断,他相信如果厉樊没有那么去做,那块溅射到绿幽火苗的皮肉,会迅蔓延开来。
  
      厉樊的不舍,只能加快他身体的腐蚀度,会让他在极短时间,失去一整条手臂。
  
      “黑泽域,缪辰,先天境后期!”
  
      旁边的封罗,听到厉樊和柳砚的劝说,冷冷看着那根提着绿焰光剑的炼气士,表情显得极为凝重。
  
      他是血宗的门人,血宗和狱府关系极佳,通过狱府降临离天域的那些炼气士,他很多都有耳闻。
  
      缪辰,就是让他印象最深刻,让他最为警惕的一人。
  
      “你知道那人?”聂天询问。
  
      他并没有理会厉樊和柳砚的提醒,从他决心跟着封罗一同过来时,他就知道他将会面临着什么。
  
      他不打算退缩。
  
      “嗯,聂天,一会儿你也要特别小心那家伙。他叫缪辰,来自于黑泽域,先天境后期的修为。”封罗皱着眉头,沉声道:“陨星九域,那黑泽域的炼气士,最为的歹毒难缠。很多黑泽域的炼气士,都擅长剧毒,他们吞吐炼化的天地灵气中,本就蕴藏着黑泽域无处不在的毒瘴气。”
  
      “这使得他们的灵气之内,含有种种诡异的剧毒,只要被他们的灵力溅射到身上,被其逸入体内,那……”
  
      封罗看向厉樊的目光,也多了一丝敬意,“你一定要记住,如果你也被那些绿幽火苗溅射到,你要和厉樊一样,果断剔出那块血肉。只有这样,你才能最大程度的减少损伤,还有一战之力。”
  
      “越不坚决,越舍不得割肉,那些剧毒灵光对躯体的腐蚀就会越猛烈!”
  
      话到这儿,封罗抽出那柄血光四溢的长刀,身上流转着浓郁的血腥气息,也倏地朝着黑泽域的缪辰而去。
  
      围攻缪辰的,乃是厉樊、柳砚,还有一名狱府先天境后期的强者,加一个玄雾宫先天境初期的强者。
  
      在四人合力围击下,那黑泽域的缪辰,都显得游刃有余。
  
      缪辰的主要目标,仅仅只是来自于狱府,名叫洪璨的先天境强者。
  
      其余三人,都只是先天境初期,似乎并没有被他真正放在眼里。
  
      缪辰周边,漂浮着一簇簇绿幽火苗,那些小小的火苗,像是暗夜的萤火虫,散着诡异的绿芒,不断晃悠着。
  
      可就是那些绿幽火苗,就让厉樊三人苦不堪言,连接近缪辰都不能。
  
      时不时地,那些绿幽火苗,会突然暴射而出,拥有着生命意识般,去追逐厉樊三人。
  
      每当这时,厉樊三人都勃然变色,疯狂退避,生怕会沾染到那些绿色火苗。
  
      “嗤嗤!”
  
      又是一簇绿幽火苗,陡然飞射开来,溅到那名玄雾宫的炼气士身上。
  
      玄雾宫那人,在那绿幽火苗来临的一霎,已凝结了全身的灵力,在其周身布下了一个白雾缭绕的灵力光罩。
  
      那薄如蝉翼,雾气涌动,却有着极强防御力的光罩,被那绿幽火苗一碰触,竟也在迅被腐蚀。
  
      绿幽火苗,不仅可以腐蚀**,竟然连灵力形成的光罩,都能被一并渗透影响。
  
      那人大惊失色,急忙斩断和那一片灵力光罩的联系,惶恐地抽身退避,似乎才堪堪避过一劫。
  
      玄雾宫的那人,再看向那一簇簇绿幽火苗时,眼中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果然歹毒!”聂天悄悄变色。
  
      这时,他注意了一下周边的战局,现厉樊这边最为凶险不过。
  
      血宗的封罗,没有选择去对付其他三个外域的强者,之所以将目的对向了缪辰,应该也是看出了缪辰,才是四个外域强者中最为棘手可怕的那位。
  
      “咻咻咻!”
  
      一束束七彩霞光,这时又从那残破城池内释放开来,与此同时,又有一股奇妙的能量波动,也悄然荡漾着,向周边蔓延。
  
      那漂浮不定的残破城池,也摇晃着,又稍稍移动了一下方位。
  
      城池移动的方向,恰巧是聂天所在的位置,这使得扩建到极限的能量波动,也延伸到了聂天身上。
  
      那古怪的能量波动,一碰触到聂天,聂天手背上的七个赤红光点,瞬间变得炽热滚烫。
  
      也在此刻,他感觉到那赤红光点,似吸收了点东西。
  
      他凝神细细感知,觉得闪烁于天门图案的光点,不但变得愈耀目了,好像还被烙印了一些繁琐诡秘的图纹古符。
  
      大为疑惑的他,猛地看向那漂浮不定的残破城池,总觉得绘刻在城墙上的种种符文,似少了一点点。
  
      “难道……”
  
      他忽然觉得,那七个赤红光点所吸纳的,就是城墙上的奇异符文。
  
      而且,也只有拥有天门图案者,才能通过天门,去获取那些城池上的神秘符文,才能去接收容纳。
  
      原本,他手上的天门图案,只有属于他的一个光点。
  
      杜荒死亡时,来自于杜荒的六个赤红光点,被他给吸收,化为了他手臂上的另外六个光点。
  
      光点越多,能够在那残破城池巨变,荡漾起波澜时,接受到的神秘符文也越多。
  
      聂天霍然明白过来。
  
      从始至终,从外域而来的那些炼气士,就知道踏入天门以后,可能会碰到这座漂浮着的奇异城池。
  
      他们也知道,在那座城池上的墙壁上,刻画着众多神秘的符文图案。
  
      他们同样明白,拥有光点越多者,到达此地以后,能捕捉到的收获越多。
  
      于是,为了能在此得到更多的好处,他们才会分散开来,各自规划出一个地盘,去屠戮离天域七宗的炼气士。
  
      这些人,兴许在进来之前,就已经达成了默契。
  
      也在这时,一股强烈的吸引力,通过那七个闪烁的赤红光点,涌入了聂天的心中。
  
      他猛地看向那残破城池。
  
      矗立原地许久的他,感受到那奇异的能量波荡,渐渐往后收,去慢慢消失,他终于动身,主动去接近那城池。
  
      只要在那能量波荡内,他即使什么都不去做,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手背上的七个赤红光点,在悄悄吸收着散落于能量波动内的神秘符文。
  
      而且,似乎越接近那城池,承受到的能量波荡越浓郁,能捕获的好处也越大。
  
      他终于明白,为何一路血腥来此的各方强者,会全部聚集在城池旁边了。
  
      因为,只有离城池最近者,得到赤红光点越多者,才能得到最大的收获。
  
      本来,大家如果可以相安无事,都只要靠近那城池,就能各自用自己的光点去吸收那些神秘符文。
  
      但,每一个也都明白,那些光点……是可以被掠夺的!
  
      尤其是四个自认为实力强悍的外域炼气士,当他们看到离天域的家伙,也到聚集到此地,去收获早就被他们视为己有的造化时,自然会大开杀戒。
  
      他们的杀戮,还是为了得到离天域炼气士手背的赤红光点,要尽可能多的,去吸收城池上的神秘符文。
  
      聂天豁然开朗,想通了其中的玄奥之处,也不再犹豫。
  
      他一步步的,慢慢靠向那漂浮不定的城池,越是靠近能量波动汹涌之地,他就越能感觉到手背上七个赤红光点的炽热。
  
      就在他暗暗兴奋时,那荡漾出来的能量波动,又突然收回。
  
      那种吸收神秘符文,让他感到无比美妙的感觉,也忽然消失于无形。
  
      “咦!”
  
      另一边,另外一个外域的炼气士,随意瞥了聂天一眼,眼中骤然涌现出惊喜和贪婪。
  
      他注意到,只有后天境修为的聂天手背上,赫然有着七个光点。
  
      “嘿嘿,有趣!”他立即将聂天视为了猎物。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