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想试试!
    陨星之地,九大域界,玄天域排名首位。+,
  
      天宫,为玄天域最强炼气士宗门,在陨星之地众多势力当中,天宫也有着超然的地位。
  
      从天宫而来的苏琳,在后天境区域,实力稳稳压过武岭和那白衣青年。
  
      先天境所在区,苏琳的小师叔,面对包括唐阳在内的三个先天境强者的围攻,依然显得游刃有余。
  
      天宫之强,令聂天暗暗心惊。
  
      中天境和先天境的血战,比起聂天所在的片区,还要惨烈血腥,而且短时间没有结束的迹象。
  
      聂天注视半响,将目光收回,又望向了苏琳和那冰封域的白衣青年之战。
  
      这时,他和武岭一战所消耗的灵力,精神力,都全部恢复了过来。
  
      他隐隐感觉到,他的精神力和灵力,通过这番剧烈消耗,似乎还有了不同程度的增长。
  
      只有血肉之力,还没有攀升到全盛状态。
  
      他从储物手环内,又取出一块块灵兽肉,大口大口地吞入腹中。
  
      此刻,在他的身旁,又悬浮着十三个磨盘大小的灵气球。
  
      那些灵气球,都是因为被抽离了能温养精神的异力,而在聂天灵海已经溢满的情况下,被其舍弃掉的。
  
      一缕缕精神力,从聂天身上飞逸而出,悄悄落入那十三个灵气球内。
  
      十三个灵气球,随着他心神变幻,飘飘荡荡的,挪移到他和苏琳两人中间的区域。
  
      他注意着苏琳和白衣青年的战斗,闲暇无事,又在继续凝结灵气球。
  
      和武岭的战斗,让他明白此地精纯无比的天地灵气,凝结为灵气球以后,可以成为他的杀招。
  
      待到苏琳和白衣青年的战斗结束,他能借助于数量众多的灵气球,像对付武岭一般,去对付获胜者。
  
      他至少能通过那些灵气球,大幅度消耗获胜者的力量,然后在其筋疲力尽时,给予重击。
  
      他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通过碎星古殿内的灵气,又在集结着灵气球。
  
      时间匆匆,又过了一段时间,他身旁的灵气球,从十三变成了二十一。
  
      这时,他看到从冰封域而来的白衣青年,冰冷的眼眸,已满是倦意。
  
      白衣青年挥舞着的古朴长剑,光华收敛,他体内的灵力波动,也不再那般汹涌。
  
      “嗤嗤!”
  
      苏琳玉指虚空划动,一个个月牙形的弯刃,陡然显现。
  
      那些弯刃,有数百之多,并且以一种奇妙的阵型推动着,将白衣青年冰封的空间,冻结的大地,都给撕成粉碎。
  
      苏琳眼睛,变幻为亮银色,瞳孔如两轮清冷弯月。
  
      在她和白衣青年中央的精神冲击区,一片片晶体状雪花全部炸碎,溅射为点点冰芒。
  
      白衣青年如遭重击,突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如纸。
  
      苏琳神色不变,淡然道:“玄岢,你们寒冰阁和我们天宫颇有渊源,我不欲斩尽杀绝,你自己以秘法,将手上的天门图案舍弃吧。”
  
      从冰封域而来,名叫玄岢的白衣青年,到了这时,似也认清了现状。
  
      他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儿,一言不发,以那一柄古朴的长剑,将手背上的一块皮肉,给割了下来。
  
      那块皮肉,就烙印着天门图案,其中有十六个天耀闪烁。
  
      他舍弃天门图案的做法,比起武岭来,没那么血腥残忍。
  
      他所付出的,仅仅只是一块皮肉,那皮肉日后还能生出来。
  
      武岭则不同,在生死存亡之际,武岭没有功夫如他一般,那么细致小心的,只剔出一块皮肉。
  
      武岭当时面对着聂天的一式怒拳,只能以最狠绝的方式,斩断手掌。
  
      “咦!”
  
      冰封域的玄岢,将那皮肉撕下来,就准备交给苏琳时,突惊讶看向聂天。
  
      苏琳愣了愣,也别头看来。
  
      沉迷于战斗的两人,先前的确没有留意聂天和武岭的战斗,也没有精力分心。
  
      他们本以为,聂天和武岭之战,应该还在继续。
  
      可真正去看时,却发现武岭已没了踪影,而聂天的手背天门图案内,则是多出了十八个天耀在闪烁着。
  
      多出了的十八个天耀,意味着失去踪影的武岭,已败在聂天手中。
  
      聂天身旁,二十一个灵气球飘荡着,都释放出惊人的灵力波动。
  
      玄岢和苏琳稍稍感知了一下,又察觉到聂天的战力,比起和武岭交战前,好像没有太大的变化。
  
      这说明聂天不仅胜过了武岭,还恢复了消耗的力量。
  
      “离天域……”
  
      玄岢和苏琳,看向聂天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复杂。
  
      他们都没有预料到,聂天和武岭中的胜利者,竟然是聂天。
  
      陨星九域,排名最末的离天域,一个从未听过并且只有后天境中期的家伙,居然逼走了武岭?
  
      他们一时都显得有些难以接受。
  
      然而,只是极短时间,将皮肉撕下的玄岢,就被一股未知的能量覆盖。
  
      他在聂天的眼皮子底下,凭空消失,仿佛在一瞬间,就被带离了碎星古殿。
  
      只有那块被他撕下的皮肉,还遗留在半空中,被那苏琳伸手一抓,上方的十六个天耀,就如碎星般飞出,融入了苏琳的白皙玉手。
  
      玄岢和武岭一样,在失去天门图案后,也被送出了碎星古殿。
  
      这片后天境区域,如今只剩下天宫的苏琳,还有从离天域而来的聂天。
  
      两人自然而然地对视。
  
      聂天从苏琳的眼中,只看到古波不动的平静,那苏琳神色淡然,从其戒指内,拿出三颗香气扑鼻的丹药,当着他的面吞下去。
  
      “我不想在你身上,浪费我的力量。”苏琳想了一下,很真诚地劝说道:“我真正的目标,是那中天境区域的最终获胜者,我要保持最佳的状态,和那边的胜者一战。”
  
      “所以,我可以不杀你,你只需要和玄岢一样,撕掉那块皮肉,将天门图案舍弃,就能和玄岢一般离开碎星古殿。”
  
      “我希望你知道,即便你胜过了武岭,也绝非我的对手。”
  
      “你要是不知好歹,非要和我去争抢,那我告诉你,一旦你动手了,我就不会再留情,势必要杀你。”
  
      “你自己考虑清楚吧。”
  
      天宫苏琳,很认真地劝说聂天,希望他主动舍弃天门图案,活着从碎星古殿离开。
  
      她有更大的野心,不愿意斩杀聂天,来消耗自身太多的力量。
  
      可她话里的意思,却充满着强大的自信,她自信一旦聂天动手,她必然能击杀聂天。
  
      聂天哑然失笑,道:“你才和那玄岢结束战斗,你的精神力和灵力,都耗去了不少。依我看,你如今的战力,可能只有巅峰时的六七成左右。”
  
      “而我,因为将武岭解决的早,如今已恢复的差不多了。”
  
      “你真以为,你可以稳稳胜过我?一旦交手了,死的那个人,肯定就是我?”
  
      苏琳轻轻点头,“我很肯定。”
  
      聂天被她的过度自信,也给激起了战意,咧嘴嘿嘿大笑,道:“我想试试!”
  
      话音一落,所有的灵气球,在他的心神变幻下,都迅速飘荡着,朝着苏琳轰击而来。
  
      苏琳微微皱眉,摇了摇头,说道:“不听劝的家伙。”
  
      “咻!”
  
      她身影一动,犹如一道清冷月华,在那些灵气球还没有临近她时,就从一个个灵气球内瞬间穿过。
  
      她和聂天之前,本来有着百米距离,在聂天来看还算是相当安全。
  
      可在她动身的那一霎,她就以匪夷所思的速度,突然越过漂浮而来的灵气球,一下子拉近了和聂天的距离。
  
      而聂天,这时候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让那些灵气球爆碎开来。
  
      因为,他压根不能以精神力锁定苏琳,就连眼睛,也不能准确捕捉到苏琳的位置。
  
      ……99uu优优启用新网址...tw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