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古传送阵
    在那座古传送阵旁,离天域七宗的幸存者,都出神地看向空中。
  
      被一片七彩霞光裹住的聂天,身影彻底显现出来,正缓缓下降。
  
      他们看向聂天时,聂天也垂头看向底下,目显异色。
  
      他本以为,从暗冥域而来的唐阳,被碎星古殿甩出来以后,也会如他一般降落那城池。
  
      可他仔细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唐阳,也没有看到任何外域的炼气士。
  
      厉樊,姜灵珠,=小说=m怡,郑彬,一个个身影,在他的视线内显露出来,让他暗暗惊喜。
  
      “聂天!”
  
      底下的姜灵珠和安诗怡,看到他即将落下时,都朝着他挥手,神情雀跃。
  
      “这家伙竟然真没事!”
  
      鬼宗的虞彤,冷着脸,嘀咕了一句,暗骂聂天命大。
  
      被七彩霞光裹着的聂天,坠落的方向,恰恰就是那座破旧的古传送阵。
  
      “呼!”
  
      他躯体落地时,始终裹着他的那些七彩霞光,像是水一般融入那座古传送阵。
  
      残破的古传送阵,本黯淡无光,一块块组建阵法的石块,很多还出现了裂纹,就连古传送阵的阵图,都仿佛有所残缺。
  
      然而,在那七彩霞光,融入古传送阵的一霎,一切都在生着变化。
  
      构建阵法的石块,之前不知因何裂开的裂缝,被霞光给填充愈合。
  
      残缺的阵图,也被那如光线般的霞光连接着,化为了完整的图案。
  
      没有光泽,没有能量注入的古传送阵,也陡然变得绚烂而明亮,仿佛被瞬间充满了足以将所有人带离此地的能量。
  
      “咦!”
  
      聚集此地,想要借助于那座古传送阵离开,但却始终找不到办法的众人,突然都激动了。
  
      “聂天的到来!催了那座古传送阵,让那座古传送阵拥有了力量,补全了缺失!”血宗的封罗,暗暗动容。
  
      他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凌云宗的邱衡,冷哼一声,阴阳怪气地说道:“你不是号称对空间力量有所认识么?这三个月时间,我们各自拿出种种灵材,让你去折腾,你可引起了那座传送阵的丝毫变化?”
  
      凌云宗的邱衡面色尴尬,讪讪一笑,没有去辩解。
  
      最近一段时间,将他们片区所有陨石搜查过一遍,再没有所获的众人,都想从此地离开了。
  
      他们唯一找到的,能将他们带离此地的,就是那座残破的古传送阵。
  
      凌云宗的邱衡,在他们当中境界不高,可此人稍稍明悟一点空间力量的奥妙。
  
      也是如此,大家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将他们收藏的种种和空间秘法有关的灵材,交到了邱衡之手。
  
      他们都指望邱衡能复原那座古传送阵,然后借助于那座古传送阵,从这再无奇特之地离开。
  
      可惜的是,邱衡耗费了他们不少的灵材,也没有能引起那座古传送阵什么变化。
  
      古传送阵,还是和最初的一样,黯淡无光,阵图的残缺,未能补全分毫。
  
      如今聂天从天而降,落地的霎那,就通过裹住他的七彩霞光,似一下子就激活了那座残缺的古传送阵,这让封罗大为激动。
  
      就在刚刚,邱衡还在诋毁着聂天,恨不得聂天死在不知名之地。
  
      如果聂天真如他所想的那般,永远无法回归,那座古传送阵恐怕就真的无法开启,所有人都将被困于此地。
  
      “没那么大的本事,就不要浪费我们的灵材!”狱府的洪璨也面色不悦地说道。
  
      其余人,也都以不善的目光,纷纷看向了灵宝阁的邱衡,都觉得这人嘴皮子犯贱,实际上对大家没有做出什么贡献。
  
      和邱衡站在一边的安诗怡,笑颜如花,忽然轻松地说道:“我说过,聂天不会有事的,你看,他不是活的好好的回来了?”
  
      “哦。”邱衡随口答了一句,脸色却不太好看,心中暗骂了一句“贱人”。
  
      在那座古传送阵慢慢恢复正常时,凌云宗的厉樊,突然询问聂天:“你小子去了何处,怎么用了三个月之久?”
  
      “三个月?”聂天一呆。
  
      他在那碎星古殿内,一直都在战斗,然后就是不断地恢复。
  
      后来,所有战斗都结束了,他还是在那中天境强者所在区,吸纳精纯的天地灵气,去炼化灵海。
  
      几次星芒的坠落,他也没有错过,将其导引向灵魂识海,凝结出七颗碎星。
  
      他在那儿完全没有时间的概念,也没有想到竟然在碎星古殿内,待了半月之久。
  
      “嗯,确切地说,是三个多月。”厉樊给出更准确的答复,旋即心神一动,悄悄观察聂天,他眼睛一亮,突然道:“突破到后天境中期了?”
  
      聂天轻轻点头,“没有进去前,就突破了。”
  
      厉樊愈惊奇,又道:“现在呢?”
  
      聂天咧开嘴,道:“似乎只差一步,就能跨入到后期。在我来看,我随时都可能突破。”
  
      厉樊明显有些震惊,“你究竟得了什么造化?”
  
      这般说着,他注意到聂天手上的天门图案内,已经不再有天耀,反而是多了两个六芒星的印记。
  
      他不明白那六芒星的印记,代表着什么,却隐隐感觉到那印记和聂天的造化有关。
  
      聂天正欲解释,忽然看到旁边七宗的那些人,也都悄悄留意着他和厉樊的对话。
  
      那些人的眼中,也充满着好奇,也分明都想知道他身上生了什么。
  
      聂天不傻,他呵呵一笑,没有回答厉樊的问题,而是问道:“你们呢?”
  
      他看向姜灵珠,“你有什么收获吗?”
  
      “当然!”姜灵珠仰头,很骄傲地说道:“我在一块陨石上,找到了一种修炼的法决,还从一个异族的身上,得到了一件奇特的器物。”
  
      “哦,不错,你运气挺好。”聂天笑了笑,又看向和他临近的安诗怡,道:“姐,你呢?”
  
      安诗怡抿嘴一笑,风情万种地说道:“我也大有收获。没有什么意外的话,等我返回离天域,我应该能很快迈入先天境。”
  
      周边注意着聂天的那些人,知道他是故意转移话题,但他们也不好细问。
  
      每一个幸存者,能活到现在,都多多少少有所收获。
  
      这片区域的众多陨石,很多地方都潜藏着秘密,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得到了一些东西。
  
      只是,那些有收获者,都不愿意与人分享。
  
      最先靠近这座残破城池者,从那城池内荡漾出的奇异能量内,以天耀接受了很多图案和秘符。
  
      那些图案和秘符,和碎星诀无关,但也蕴藏着种种力量的奥妙。
  
      而且,每一个获得的图案和秘符,都和他们修炼的灵诀和自身的属性息息相关。
  
      单单只是那些图案和秘符,在他们来看,就已不虚此行了。
  
      “依我看,这座古传送阵……应该连接着我们狱府的那座天门。”
  
      此刻,狱府的洪璨,眼看从那座古传送阵的中央,渐渐凝结出一扇七彩光门,他神情一动,向众人说道:“天门的试炼,或许已经结束了。只要我们踏入其中,可能就是在离天域现身。”
  
      顿了一下,洪璨又道:“而离天域,在我们离开这么久以后,生了什么巨变,我们谁都不知。”
  
      “大家都做好思想准备,最好都将力量恢复到巅峰,我看那光门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我们在踏入之前,一定是以最佳的状态。”
  
      “我担心,在我们进入后,我们就将面临更加残酷的挑战。”
  
      洪璨的一番话,让所有人都心情沉重了,每一人看向那光门的目光,都有些不安。
  
      包括聂天。
  
      从离天域进入天门前,通过那些外域炼气士的嘴,他已经知道离天域被其它域界视为了目标。
  
      就算没有其它域界的虎视眈眈,妖魔,应该也会涌入离天域。
  
      如今的离天域,可能已经生灵涂炭,处于水深火热的连番血战中,他们一回归离天域,所面对的,不是离天域的原居民妖魔,就是外域的入侵者。
  
      “或许,我们可以不用急着回去。”就在此时,灵宝阁的邱衡,轻声说了这么一句话。
  
      ……
  
      ps:抱歉,上午丈母娘做了个小手术,我实在抽不出时间码字,欠下的章节,我尽量明天补,对不起诸位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