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前路凶险
    “贱人!等回到宗门,我看你还敢猖狂!”
  
      邱衡眼神阴郁,冷冷看着安诗怡和聂天并肩而行,巧笑盈盈,一肚子的恼火。
  
      这时,虚空显现的天门,已渐渐消失。
  
      从天门回归的七宗子弟,如今都在洪璨的一番话后,跟随着封罗往血宗而去。
  
      此地,只剩下邱衡还在。
  
      邱衡暗骂了一会儿,抬头看向那紫黑色的,涌动的魔气,忽然心生惧意。
  
      ]小说mbr="">]小说>    单单只是他一人,想要平安无事地返回灵宝阁,除非途中遇不到任何变故。
  
      就算遇到了一头妖魔,以他的境界修为,都恐怕难以逃生。
  
      邱衡犹豫半响,无奈地叹息一声,也突然加快度,同样朝着血宗而去。
  
      “那人是怎么一回事?他好像处处针对你啊。”聂天和安诗怡,跟着厉樊等人向前时,有些疑惑地询问道:“他不是你们灵宝阁的长辈么?按道理而言,他应该处处庇护你才对,为何那些强出头的事情,要推给你去做?”
  
      聂天自然不傻,从碎星古殿归来,落到那座古传送阵时,他就从邱衡的眼中,看到了对他的不善。
  
      后来,他仔细观察了一番,现那邱衡屡次和众人唱反调,关键时刻都只想着保全性命。
  
      这趟大家决心前往血宗时,邱衡明显不欲同行,可邱衡自己又不说,只是以眼神示意安诗怡。
  
      邱衡身份摆在那儿,他指使安诗怡的举动,分明有点下作。
  
      在聂天来看,那邱衡心胸狭窄,恐怕不易相处。
  
      “他啊?”安诗怡黛眉微蹙,轻声说道:“他和甘康的心思一样。”
  
      “甘康!”聂天霍然反应过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鉴宝会时,他就通过安颖和潘涛,明白了甘康的心思,若非他适时出现,那甘康恐怕还会咄咄逼人,要让安诗怡屈服。
  
      邱衡既然和甘康一样,自然也是对安诗怡不怀好意,这就让聂天心中有数了。
  
      他别头深深看向安诗怡。
  
      一身玫红色紧身长裙的安诗怡,身姿婀娜,她的一颦一笑,都充满了诱人的魔力,明眸勾魂夺魄,似可以让任何男人沉醉其中。
  
      风华正茂的她,美艳如盛开的花朵,让很多人都想采撷。
  
      这样的她,背景和身份又不足,在灵宝阁那种地方会被人日夜惦记着,倒也是理所当然。
  
      聂天早就听说,灵宝阁不论是灵宗还是宝阁,都有很多人垂涎她的美色,那些人还都是位高权重者。
  
      “死了一个甘康,又冒出了一个邱衡。”聂天哼了一声,道:“不过那邱衡,似乎还不如甘康呢。他要是再敢痴心妄想,我要他和甘康一样去死!”
  
      “甘康死了?”安诗怡红唇微张。
  
      她只知道甘康背弃了灵宝阁,从赤炎山脉消失了,她以为那甘康在外域赖易的接引下,已从离天域脱身,去了暗冥域。
  
      在她心中,只要甘康还活着,始终都是一个她的心腹大患。
  
      尤其是当下。
  
      依照那些外域来客的说法,其它几域的强者,对离天域图谋不轨,一定会顺势入侵。
  
      其中就包括暗冥域。
  
      她一直担心,担心从灵宝阁离开的甘康,有朝一日会重返离天域,带着暗冥域的力量,去逼迫她。
  
      忽然从聂天的口中,得知甘康竟然死了,她是又惊又喜,想确认清楚。
  
      聂天轻轻点头,压低声音说道:“有人将甘康和赖易的人头,带给了我。”
  
      安诗怡美眸大睁,以极其惊奇的目光看向他,“是巫前辈吗?”
  
      “不是。”聂天摇头,不愿多说华暮的事情,“总之,你只需要知道,那甘康和赖易死了就好。”
  
      “居然不是巫前辈……”安诗怡明眸闪过一丝异彩,忽然觉得此刻的聂天,变得有些神秘莫测。
  
      她现她越来越看不透聂天,觉得聂天的身上,有着许多神秘的色彩。
  
      她认识聂天的时候,自当聂天是个孩子,那时的聂天……也的确还小。
  
      然而,如今的聂天,在经历了青幻界和天门的磨砺以后,本就比同龄人高大健壮的他,个子又拔高了一截。
  
      除了身体上的变化外,聂天的气质,所生的蜕变更大。
  
      比起以前来,聂天变得越来越自信,性格也沉稳坚毅了许多,胆大包天,境界又在突飞猛进的聂天,实力越来越强,他渐渐流露出男人才有的刚硬和韧劲。
  
      不知为何,安诗怡忽然就觉得,聂天已不再是一个孩子,而真正成为了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屡次保护她,毫无所图地站在她身旁,让她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哎,这家伙……”
  
      安诗怡轻咬着丰润的下唇,像小女孩一般,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也在此刻,朝着血宗而去的先行者,突然停了下来。
  
      聂天和厉樊等人,也逐渐放缓了脚步,于一个山谷内止住步伐。
  
      碎石遍地的山谷中,血宗的封罗和虞彤,神色凝重,看着谷内一个个干涸的池子。
  
      那些池子,分布在山谷内,本来在池子里,应该常年蓄满血水,供血宗的弟子修炼所有。
  
      可现在池子内不但空空无也,山谷周边的石楼内,也没有任何一名血宗弟子存在。
  
      这儿,离血宗的宗门相隔已不远,正常情况下,此地永远都会有三天境的血宗门人苦修,以血池来淬炼躯体,吸纳血池内的灵兽血来修炼血宗的种种禁术。
  
      “你们能来,让我有点意外。”早前就停下的封罗,看到厉樊和关秋等人,也都赶到此地,略显惊讶,“不管怎样,你们在这个时候还愿意来我们血宗,我封罗领你们这个人情了。若是我们血宗能度过此劫,即便是宗门不同意,在你们宗门遇难时,我封罗也会赶去援助。”
  
      “不用客气。”厉樊笑了笑,故作轻松地说道:“我们在天门并肩作战,将那些外域的家伙尽数屠戮。依我看,不论是妖魔,还是外域新的入侵者,都不能将我们离天域彻底攻陷。”
  
      “只要七宗能齐心协力,离天域定能安然无恙,顺利渡过大难。”
  
      封罗点了点头,眉头依然深锁着,“希望如此。”
  
      “血宗,必然是被妖魔肆虐过了。”狱府的洪璨,也是脸色深沉,他看向血宗宗门所在的方向,道:“我能感觉到,你们血宗的宗门处,紫黑色的魔气更加浓郁。只是我境界还不够,无法从那些魔气当中,察觉到妖魔的气息。”
  
      “我也一样。”封罗叹了一口气,道:“血宗肯定是出事了,但究竟到了那一种程度,我也不敢预测。妖魔横行离天域的时代,离我们太过于久远,我们对妖魔其实一无所知。”
  
      “魔气,正一点点污秽离天域的天地灵气,我能感觉的到。”洪璨忧心忡忡地说道:“等到离天域的天地灵气,被魔气彻底污染,所有的天地灵气,都成为了妖魔可以强大自身的魔气,那时的离天域,恐怕就真的很难翻身了。”
  
      “该死的!其它几域的家伙,明明知道妖魔在离天域现身,不但不来帮忙,还一心想着捡便宜!”姜灵珠气哼哼地说道。
  
      “他们图谋离天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洪璨冷着脸,“我狱府坐镇离天域多年,一直知道他们的想法。可惜,我们离天域的确不够强,至少还没有强到可以让他们打消邪念。”
  
      “砰!”
  
      突然,一个很轻微的声响,从山谷底下的大地内传来。
  
      那声响一传出,封罗和虞彤互视一眼,都目显异色。
  
      聂天的心跳,在那声音传出时,也反常地震动了一下。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