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两百零七章 永恒暗夜!
    格鲁特以一根指头,遥遥点向聂
  
      混乱磁场内,种种不同属性的力量,交织在一块儿,紊乱无序。
  
      其中被牵引进来的魔气,通过磁场的扭曲,变成点点紫色碎芒。
  
      那些紫色碎芒,原本散落于磁场各角,都远离着聂天。
  
      但在格鲁特伸出指头,慢慢指向聂天时,所有的紫色碎芒,似被瞬间吸引。
  
      “嗤嗤!”
  
      点点紫色碎芒,霎那间汇入格鲁特的那一根指头,他的那一根手指,像是经过种种力量的加持,变得锋利如刀。
  
      紫色幽芒,从其指头内流逸,幽芒从指头大迅膨胀为拳头大小。
  
      “呼呼呼!”
  
      紫色幽芒倏一形成,一股强大的吸扯力,从中迸而出。
  
      附近存在着的浓郁魔气,犹如被那紫色幽芒吸引着,竟越过火海,汹涌流入混乱磁场,被混乱磁场扭曲后,变化为更多碎芒。
  
      碎芒都一点点没入那紫色幽芒。
  
      拳头大小的幽芒,再次膨胀,变得有人脑硕大。
  
      “噗!”
  
      格鲁特朝着那一团紫色幽芒,吐出了一口魔血,魔血一落入其中,那紫色幽芒,陡然释放出纯黑色的魔光。
  
      魔光扩散,将混乱磁场涂抹为漆黑色。
  
      那一刻,似乎所有的光亮,都被那团紫色幽芒吞没。
  
      在聂天的视线中,周遭已变成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格鲁特彻底消失,他除了那一团紫色幽芒,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事物。
  
      就连他的混乱磁场,也同样被无尽漆黑给影响,本来种种扭曲的力量,也变得溃散,不能扭结在一块儿。
  
      “血脉!永恒暗夜!”
  
      格鲁特轻哼一声,来自于他血脉中的力量,笼罩了一切,将聂天和周边五十米区域,都化为了无尽黑夜。
  
      战斗中的血宗宗主黎婧,沈琇,还有许多血宗的门人,都注意到那边的诡变。
  
      当他们去看时,现聂天和格鲁特所在地,犹如被浓黑的墨汁给淹没了,瞧不见一点光亮,也看不到任何的事物。
  
      就连他们的灵魂意识,尝试着去探察时,都被一种神秘的魔光给干扰着,让他们无从感应。
  
      黎婧微微变色,身为血宗的血宗,她对妖魔并非一无所知。
  
      她很清楚,只有那些真正的高阶妖魔,体内才蕴藏着神秘的血脉。
  
      一般来说,强大的血脉,是可以
  
      (本章未完,请翻页)继承和遗传的。
  
      越是强大的高阶妖魔,诞生的子嗣,体内的血脉也往往越强大。
  
      格鲁特被魔女莎拉称呼为“殿下”,这说明格鲁特的父亲和母亲,必然是更加强大的妖魔,格鲁特所拥有的血脉,也一定非同小可。
  
      即使格鲁特暂时还不够强悍,可他的血脉,却能令他比其他的妖魔占有优势。
  
      随着他的逐渐成长,他的血脉将会觉醒出更多的神秘,待到他血脉提升到八级或九级,他将会成为妖魔中的一名王者。
  
      黎婧暗暗思忖着,又开始担忧聂天的处境,怕聂天面对着觉醒了强大血脉的格鲁特,会被很快击杀。
  
      此刻,听命于聂天的骸骨血妖,还在疯狂屠戮着低阶妖魔。
  
      聚拢此地的低阶妖魔,有四百之多,死在他手中的,恐怕有一百多个了。
  
      可还是有很多的低阶妖魔,悍不畏死地扑向骸骨血妖,阻扰他去接近聂天,为格鲁特争取着宝贵时间。
  
      做为通灵至宝的炎龙铠,连续释放着火焰光柱,也烧死了很多低阶妖魔。
  
      但炎龙铠毕竟只是一件器物,它的威力,需要主人足够强大,且真正精通火焰之力,并且体内蕴藏着的火焰能量无比充沛,才能展现它的厉害。
  
      可此刻的聂天,还远远达不到能御动炎龙铠的地步,炎龙铠如今能为聂天做的事,并不多。
  
      它帮聂天凝结火海,为聂天杀死一部分低阶妖魔,还有那些血宗的门人,已是它的能力极限了。
  
      聂天若想完全挥它的恐怖之威,必须要穿戴上炎龙铠,以自身的火焰之能,灵魂意识连接它才行。
  
      可惜的是,后天境的聂天,连将它穿上身的资格都没有。
  
      由聂天所缔结的混乱磁场,随着格鲁特血脉的爆,紫色幽芒的逐渐膨胀变大,渐渐崩溃消失。
  
      那片完全陷入了黑暗的异地,外界的人,眼睛和精神意识都无法窥察。
  
      只有里面的聂天,能看到那一团紫色幽芒,他看着那紫色幽芒,眼睛隐隐生痛,泪水都不自禁的流淌下来。
  
      从那一团紫色幽芒内,似传出了心灵的呼喊,在招呼着他,让他不控制地想要靠拢。
  
      “踏!”
  
      他慢吞吞迈出了一步,离那一团紫色幽芒近了一点,然后感觉从那紫色幽芒传来的召唤,令他更加的控制不了自身。
  
      他有种感觉,当他真正走向那一团紫色幽芒,肢体去接触的时候
  
      (本章未完,请翻页),就是他死亡的时刻。
  
      他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所以极力控制着自己,可惜却越来越无法控制。
  
      “踏!”
  
      他再次跨出了一步。
  
      他离无尽漆黑内,只剩下一团光亮的紫色幽芒,再次接近了一些。
  
      他所有对自己的控制力,随着这一步,轰然崩溃。
  
      他只想迅迈步,只要再来两步,他就能冲到那紫色幽芒内,就会被无尽黑暗完全吞没。
  
      那时,他可能就解脱了,也就自然而然的死亡了。
  
      自诩为意志力坚定的他,心灵崩溃的那一刻,就要跨步求死了。
  
      但,就在此时,他那比往常都平静的心跳,骤然加剧了数倍!
  
      他似稍稍恢复了一点清明。
  
      就这一点恢复的清明,似点亮了他的灵魂识海,他看到高悬于灵魂识海内的七颗碎星,绽放出比以前璀璨的多的光芒。
  
      一股镇压邪魔杂念,洗涤心灵的清冷星光,从那七颗碎星洒落,照耀了他的灵魂识海。
  
      本欲迈步的他,身如磐石,牢牢杵在原地,再也不动分毫。
  
      他那迷乱茫然的两个眼瞳,有点点星芒闪烁而出,那点点星芒似来源于灵魂识海内的七颗碎星,在帮助他抵挡着紫色幽芒的召唤。
  
      “装神弄鬼!”
  
      聂天终于能声,他那闪烁着星芒的眼瞳内,杀机迸现。
  
      他骤然抬起拳头,他溢满心间的怒意,瞬间汇聚向那一拳。
  
      那一拳,是他从神秘异地所领悟的,也是他目前所能施展的,最强的一式攻击手段。
  
      他一拳轰在紫色幽芒。
  
      “蓬!”
  
      那团紫色幽芒,陡然迸射出千万残碎紫芒,吞没光亮的黑暗,试图顺着他的拳头,钻入他体内。
  
      他丹田内,旋动的星辰漩涡,却飞逸出点点星光。
  
      星光和他眼中的星点呼应着,似突然沟通了星河,让点点星光从血宗的天穹坠落,穿透了滚滚魔气,洒到聂天一人身上。
  
      星光的洒落,似驱逐了黑暗,也净化了聂天身旁的魔气。
  
      从紫色幽芒内溅射的黑暗邪力,被点点星光驱散净化,让聂天始终保持着清明,不受其害。
  
      “碎星诀!”
  
      突然,从尚未完全消散的黑暗中,传来了格鲁特的一声充满惧意的惊叫。
  
      ……
  
      ps:要出一趟远门,提前布了~
  
      (本章完)
  
      ...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