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两百零九章 抢徒
    “怎么不可以?”
  
      黎婧终于回过头,以一种饶有兴趣地目光看着厉樊,抿嘴一笑,柔声道:“我在聂天的身上,没有感觉到一点你们凌云宗的气息。那巫老怪,也应该没有传授给聂天,任何你们凌云宗的灵诀。”
  
      停顿了一下,她又笑了笑,神态欢悦,道:“反而是我们血宗的气息,从他身上散了一点,我很确信,他和我们血宗大有渊源。”
  
      当年青幻界时,虞彤利用“地网”秘术,以千万血线刺入聂天体内。
  
      而聂天,则是通过自身的奇异{小}说3.m那一根根血线炼入自身。
  
      在聂天身上,残留着血宗的气血味道,黎婧身为血宗的宗主,对血宗种种禁术最为精通,自然敏锐地感知到了。
  
      她坚信,聂天能够唤醒骸骨血妖,除了生命之力的赠与外,还和聂天体内的血宗气息相关。
  
      “聂天已经认了我师叔祖为师傅。”厉樊笑容显得有点勉强,“而且,我们凌云宗的所有人,都知晓此事。”
  
      “那又有什么关系?”黎婧毫不在意,“只要巫老怪放手即可。他收的两个徒弟,已足够强大,而且他寿龄将至,恐怕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庇护聂天成长了。他不能给予聂天的,我们血宗,我黎婧,可以!”
  
      不等厉樊反驳,黎婧冷哼一声,又道:“那头骸骨血妖,是我血宗耗费无数心血,几乎是倾尽全力才炼制出来的。骸骨血妖的实力,你也见识过了!如今骸骨血妖完全听命于他,我难道任由他带着骸骨血妖,返回你凌云宗?”
  
      “我黎婧,会白白将我血宗最强的大杀器,拱手让给你凌云宗?”
  
      “可聂天算是帮你们血宗解围了啊?”厉樊苦笑不迭。
  
      “不够!远远不够!”黎婧态度强势,“掌控着骸骨血妖的人,不论是谁,我都不会放过。要么,我杀了聂天,让骸骨血妖重新恢复自由!要么,聂天从此脱离你们凌云宗,加入我血宗,成为我血宗的门人!”
  
      “就这么定了!厉樊,你回头告诉巫老怪,聂天这小子,我要定了!”
  
      黎婧挥挥手,一团血光倏然而至,裹着那还欲讲话的厉樊,将其直接带离此地,不给他更多的机会去哀求。
  
      送走厉樊,她再次看向聂天时,眼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
  
      “巫老怪确实会挑选徒弟,这小子是块修炼我血宗秘术的瑰宝,既然你成功唤醒了骸骨血妖,就是和我血宗有缘了,对不住了巫老怪……”
  
      她喃喃自语,在心里面,已经将聂天视为了血宗的弟子。
  
      这时,聂天早已盘坐在地,正通过一块块灵石,去恢复力量。
  
      一式怒拳,几乎耗尽了他丹田灵海内的所有力量,他需要以最快的度恢复,好面临离天域复杂变幻的局势。
  
      他在炼气诀,从一块块灵石吸纳灵力时,依然有点点星光,被其吸引着,穿透魔气洒落到他身上。
  
      他窥察灵海,能看到那洒落下来的星光,逐个在那星辰漩涡内闪现。
  
      此刻,他隐隐有一种感觉,他和天外不知多远的星河,似建立了神秘的联系。
  
      通过那种联系,星光主动向他汇聚,洒落其身。
  
      那些星光,清冷纯粹,拥有着净化魔气的神奇力量。
  
      渐渐地,随着星光的洒落,不仅是他身旁的区域,就连更远的范围,魔气也在逐渐的消散。
  
      当然,因为高阶妖魔的逃离,还有低阶妖魔的溃散,聚拢于此的魔气,本就处于消失的状态。
  
      洒落的星光,让那魔气消失的度,加快了数倍。
  
      很快,以聂天为中心,被魔气遮掩的那一片天空,都慢慢恢复清明。
  
      众人抬头仰望,能看到一小片显露的星河,在那星河内,一颗颗星辰熠熠生辉,释放着比往日更加耀眼的光芒。
  
      血宗的门人,还在四处追杀着低阶妖魔,因魔气渐渐消散,中央广场内,众多被猩红光幕给笼罩的低等级的血宗弟子,也都长嘘一口气,一一从中走出。
  
      那一个巨大的血影,在黎婧的心灵传唤下,也陡然缩小。
  
      “咻!”
  
      血影化为一道血光,飞入黎婧手中的戒指,没入其中的血色莲台。
  
      又过了一阵子,所有聚涌于此的魔气,都渐渐消散了。
  
      被魔气遮掩淹没的血宗,也终于再次显现于夜色下,重现天日。
  
      “逃过一劫。”
  
      “总算是过去了。”
  
      “没想到,还能重见天日,能再次看到夜空。”
  
      “我们血宗的劫难,算是暂时渡过了,可离天域的劫难,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众多境界低微的血宗门人,一个个瘫在地上,睁大眼看着比往日明熠的夜空,心神迷醉于璀璨星河,相互间轻声交流。
  
      “轰!”
  
      屹立于聂天身旁,像是在用心守护着聂天的骸骨血妖,毫无征兆地突然倒地。
  
      紫色鲜血,因他的倒地,四处溅射。
  
      他这边的巨大声响,吸引了几乎所有血宗门人的注意,就在聂天旁边的黎婧,更是第一时间察觉到异常。
  
      黎婧踪影一动,瞬间就到了骸骨血妖的胸前,纤纤玉足站在血妖的胸腔部位。
  
      她慢慢蹲下,以佩戴着戒指的左手,按在骸骨血妖那一颗巨大的心脏,指尖血光如电芒逸入血妖的心脏。
  
      她以血宗的一种秘术,仔细地感知着,黛眉渐渐皱起。
  
      “生命之力耗尽了,没有生命力的支撑,这头骸骨血妖,只能再次陷入沉睡。若要重新苏醒,就需要唤醒他的那一股生命力……”
  
      她的视线,从骸骨血妖的身上转移,飘忽到聂天,脸色复杂。
  
      她知道,这头骸骨血妖能否再次从沉睡中醒来,不再取决于他们血宗,而是完全依赖聂天。
  
      也只有聂天,才能让骸骨血妖苏醒,挥出血妖的全部力量。
  
      骸骨血妖虽然沉睡,但他之前以血宗的炼血术,所吸纳的妖魔之血,依然还在其骨骼内的奇异筋脉内流淌着。
  
      这头骸骨血妖,比其血宗炼化之前,身上涌现的血肉气息,也不知浓烈了多少倍。
  
      众多灵兽之血,对这头骸骨血妖的帮助,似乎还不及这段时间内,骸骨血妖以炼血术,所吸纳的妖魔之血。
  
      也只有骸骨血妖这样的异类,因本身并非人族,才可通过妖魔之血来强大自身。
  
      “他还能继续强大,有再次成长的空间,只要他继续吸纳更多的血肉气息,有朝一日,他甚至能够连骸骨族的血脉都觉醒。”
  
      “这样的血妖,在我血宗的历史上,似乎都从未有过。”
  
      “真正恢复八级血脉的血妖,不单是在我血宗,就算是放到离天域,亦或者其它的域界,也是一件强大的凶器!”
  
      “这件凶器,必须属于我血宗,而不是凌云宗!”
  
      黎婧思量了一番,暗下决心,即使得罪了巫寂,破坏了离天域如今由七宗缔结的同盟,也势必要将聂天留在她血宗!
  
      时间匆匆。
  
      追逐低阶妖魔的血宗门人,有的在斩杀低阶妖魔以后,扬眉吐气地回归。
  
      也有的的血宗门人,一无所获,垂头丧气归来。
  
      就连虞彤和姜灵珠,安诗怡和郑彬等人,也在此地魔气退散后,在血宗门人追杀低阶妖魔时,和他们汇合,从血宗的外沿赶到此地。
  
      姜灵珠和安诗怡一过来,就看到了闭目苦修中的聂天,马上赶了过来。
  
      她们在临近聂天时,注意到了血宗宗主黎婧的存在,都急忙停下脚步。
  
      “黎前辈……”
  
      两女神色怯怯,远远躬身行礼,心里则是疑惑重重,不明白她为何会在聂天身旁。
  
      两女其实不认识黎婧,但从黎婧身上涌现的恐怖血气,让她们明白眼前这个秀丽典雅,仪态非凡的美妇,就是传说中那个恐怖的血宗女人。
  
      因为听说过黎婧的厉害,所以她们都显得拘谨不安,怕不小心招惹到黎婧。
  
      黎婧以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两女,淡淡道:“你们和他什么关系?”
  
      “没,没什么关系,他是我小师叔,我父亲是姜之苏。”姜灵珠底气不足地说道。
  
      “我,我是他认的姐姐。”安诗怡道。
  
      “姜之苏的掌上明珠啊。”黎婧瞥了姜灵珠一眼,点了点头,道:“从今以后,聂天不再是你的小师叔,而是我血宗的门人,你回到凌云宗以后,可以将我的话告诉你父亲,就说是我要人。”
  
      她没有理会安诗怡,也不再继续逗留在聂天身旁,径直离开。
  
      “聂天在恢复力量,你们在一旁看着就好,不要去打搅他。”
  
      她身影早已远去,可声音,却停留于此。
  
      “血宗的门人?”姜灵珠脸色一变,她看了看闭目修炼的聂天,又看向离去的黎婧,一头雾水,不知道此地曾生过什么。
  
      被轻视的安诗怡,也是一脸茫然,呆呆地看着聂天,云里雾里。
  
      “见过宗主,小彤无能,未能及时赶来。”另一边,血宗的虞彤,恭恭敬敬地站在沈琇身旁,向黎婧致歉。
  
      “你做的不错。”黎婧随口答了一句,似知道虞彤和聂天间的一些过节,道:“以后那聂天,就是你师弟了,你心中的那些仇恨,给我趁早放下吧。”
  
      “什么?”虞彤也呆住了。
  
      ……
  
      ps:第二章,今天有三更,老逆求一张兄弟们的月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