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两百一十二章 御妖术
    当黎婧红唇轻轻蠕动,向聂天讲述血经的御妖术时,不论是灰谷还是狱府、鬼宗的人,都主动远离黎婧和聂天所在的位置,似乎是为了避嫌。
  
      但即便他们有心去聆听,恐怕也听不到只字片语,无法洞悉御妖术的奥妙。
  
      黎婧声音轻缓,一字一字地为聂天讲述御妖术的奇妙之处,很有耐心。
  
      最初的时候,聂天不一言,只是将御妖术深深记在心里,等黎婧开始真正一字字去解读时,聂天才偶尔问两句。
  
      黎婧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将血经的御%小说.zHum,为聂天仔细描述了一遍。
  
      “你有两天时间,去领悟御妖术的精妙,这两天你所遇到的任何疑惑,都可随时来询问我。”正午时分,黎婧终于停下,以一种洞察人心的目光静静看着聂天,说道:“两天后,我会领着你去鬼宗,到时你再以同样的方法唤醒骸骨血妖,以骸骨血妖帮助狱府、鬼宗去斩杀妖魔。”
  
      “好。”聂天点头。
  
      “那就先这样。”黎婧想了一下,她手上佩戴的戒指,突然闪亮了一下,旋即就有四枚还神丹在她掌心显现,“听说你对还神丹的药效承受力惊人,这四枚还神丹,应该足以将你的精神力恢复。”
  
      她将还神丹递来。
  
      “谢谢。”聂天接过后,毫不犹豫地一口全部吞下。
  
      之前感悟碎星决上篇时,他消耗了不少的精神力,如今他体内灵力正常,血肉之力也在通过灵兽肉在缓缓恢复,只有精神力的损耗,不是一时半会能恢复过来的。
  
      黎婧身为玄境的强者,自然看出了他身上的问题,所以馈赠了四枚还神丹。
  
      “记得,不要再过度消耗精神力了。”黎婧微微皱眉,似乎连他解析碎星决,才过度消耗精神力都隐约知晓一二,“你目前最紧要的任务,就是去钻研御妖术。只有明悟御妖术的玄奥,你才能真正掌控骸骨血妖,挥出他最强的力量。”
  
      “和御妖术有关的问题,你来询问我,其它所需,你去找虞彤要。”
  
      话罢,黎婧便转过身来,慢悠悠返回血宗强者聚集地。
  
      聂天看着她优美的身影,安安出神,心中感慨万千。
  
      他还记得他参加灵宝阁的鉴宝大会时,一轮血月升天,血月底下黎婧静坐于血色莲台,一个狰狞的血影缓缓浮现,去撕扯灵宝阁的地火焚天大阵,和灵宝阁的房晖激战,领着血宗将灵宝阁杀的血流成河。
  
      那时,他也被血宗的强者追杀,步步凶险。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他会在血宗的宗门,被这个和他师傅齐名的强者,去悉心教导血宗的秘术。
  
      黎婧返回血宗聚集地,扫了虞彤一眼,淡然道:“这几天,聂天的食物,由你来负责送达。不论他需要什么,你都尽量去满足,你满足不了的,再告诉我。”
  
      虞彤恭敬道:“弟子明白。”
  
      “嗯。”黎婧轻轻点头。
  
      之后的一整天,聂天都静坐原地。
  
      他先通过四枚还神丹,将精神力恢复,多余的精神游丝逸入七颗碎星,又让七颗碎星有了丁点变化。
  
      随后,他便用心领悟御妖术的精妙。
  
      御妖术是一种和血妖沟通的秘法,沟通血妖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通过血之呼应,另外一种则是通过灵魂的共鸣。
  
      根据黎婧的说法,低等级的血妖,连残魂都不剩,只能以气血来呼应。
  
      但像骸骨血妖这样高级的血妖,因为还有残魂存在,不仅可以通过气血来感应,还能以灵魂来共鸣。
  
      骸骨血妖在炼制过程中,虞彤的师傅沈琇,曾将自己体内的鲜血,强行融入骸骨血妖骨骸内的鲜血。
  
      就连骸骨血妖的残魂,也被沈琇封禁在血灵珠内,日日以自己的鲜血滋养。
  
      那头骸骨血妖,如果能真正觉醒,他的主人应该是沈琇。
  
      沈琇完全可以通过她融入骸骨血妖的鲜血,还有血灵珠内的残魂,通过气血和灵魂共鸣两种方式去掌控骸骨血妖。
  
      但是,在骸骨血妖被聂天唤醒的那一霎,境界低微的虞彤,没有能力镇压骸骨血妖的残魂,使得残魂彻底脱离她和血灵珠的控制,直接就落入骸骨血妖脑海。
  
      在那一刻,沈琇就失去了再次掌控骸骨血妖的资格。
  
      而且,因为骸骨血妖只能被聂天的生命力唤醒,即使沈琇可以控制骸骨血妖,也是无计可施。
  
      ——沈琇无法让骸骨血妖觉醒。
  
      骸骨血妖炼制时,由于没有掺杂聂天的鲜血,所以黎婧给他的建议是试着引起灵魂的共鸣。
  
      可聂天却认为,他在唤醒骸骨血妖时,主要还是依仗着滴落骸骨血妖心脏的一滴滴鲜血。
  
      因此,他准备两种方法都试试。
  
      不过在沟通骸骨血妖前,他想先真正领悟御妖术的精妙,于是准备拿一些低阶的血妖练练手。
  
      他想一步步检验修炼御妖术的成果。
  
      深夜时分,对御妖术有了一点认知的聂天,已蠢蠢欲动。
  
      在他睁开眼时,他看到血宗的虞彤,端着一个巨大的银盘,不情不愿地走了过来。
  
      银盘内,摆放着很多有着灵气的水果,还有烤的油腻的灵兽肉。
  
      “这是你今天的食物。”
  
      虞彤将那巨大的银盘,放在了聂天的脚下,就要转身离开。
  
      她一刻都不愿逗留。
  
      “等一下。”聂天轻声道。
  
      “还有什么吩咐?”虞彤道。
  
      “这些食物再来同等量的八份,我胃口比较大。”聂天平静道。
  
      “哦。”虞彤离开。
  
      她在背对着聂天时,脸上浮现出恼怒之色,暗暗道:“撑不死你!”
  
      半响后,她端着另外两个巨大的装满食物的银盘,重新来到聂天身旁,马上现她先前拿来的食物,已被聂天吃了个精光。
  
      虞彤愣了一下,将两个银盘放下,又转身离去。
  
      下一趟,她托举着三个巨大的银盘,朝着聂天走去时,眼睛死死盯着聂天,想看看聂天是否真的在吃。
  
      她觉得聂天被黎婧强行纳入血宗,知道了自己的特殊性以后,在故意刁难她。
  
      她不认为聂天真能吃完那么多东西。
  
      可她一瞬不移地看着聂天时,却现聂天正在以惊人的度,将那些银盘内的食物大快朵颐。
  
      她一个人,一天都吃不完的食物,聂天在眨眼间就消灭干净了。
  
      虞彤以看怪物一般的目光,看着那狼吞虎咽地聂天,确信聂天不是在和她开玩笑,不是在刻意针对她。
  
      不久后,她依次来往,将聂天所需的足够多的食物,都送到聂天面前。
  
      聂天将她拿来的所有食物吃光后,打了个饱嗝,懒洋洋地说道:“给我弄一个血妖过来,我想试试御妖术。”
  
      “才一天,你就打算尝试御动血妖?”虞彤皱眉。
  
      “未必能成功,试试总可以吧?”聂天道。
  
      “大多数低阶血妖,都在抵御那些妖魔时,被充当炮灰牺牲了。死去的血妖,被妖魔吞入腹中,早就没了。”虞彤解释,“厉害点的血妖,都有主人,是没有办法被你御动的。你能尝试的,只有那头本该属于我师父的骸骨血妖。”
  
      她指向聂天身后的骸骨血妖,眼中有着一丝不加掩饰的怨气。
  
      骸骨血妖,本该属于沈琇,她始终认为唤醒骸骨血妖的聂天,是抢夺了本属于她师傅的一个大杀器。
  
      “只能是骸骨血妖么……”
  
      聂天挥挥手,示意没虞彤什么事了,让她自行离去。
  
      静坐许久的聂天,终于站起,皱着眉头,神情凝重地来到骸骨血妖倒下的躯体旁。
  
      站在骸骨血妖的脚掌骨节处,他生出一根指头,轻轻搭了上去,先尝试看能否以气血之力来和骸骨血妖达成联系。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