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两百一十三章 血脉觉醒!
    “咦!”
  
      聂天的手指,轻轻落向骸骨血妖的脚骨时,突眉头一皱。
  
      这一刻,他敏锐地觉察到,先前被吞入腹中的灵兽肉,竟在脏腑的蠕动下,开始散逸出丝丝血气。
  
      这种感觉,他在每一次吞食大量的灵兽肉以后,都会产生,本习以为常了。
  
      可这次却明显不同。
  
      他没有急着动用领悟的御妖术,去尝试和骸骨血妖进行气血的沟通,反而主动收手。
  
      他以心神仔细窥察。
  
      他看到,从脏腑内散逸出来的丝丝血气,受到他心脏的吸引,竟纷纷汇聚向他的那一颗异常跳动的心脏。
  
      以前,从他脏腑散开的丝丝血肉精气,会融入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去一点点淬炼强化他的躯体。
  
      他的身躯,之所以比别的炼气士强大,所依仗的,也就是一次次对躯体的打磨。
  
      这趟感觉不一样,是因为从脏腑内滋生的丝丝血气,没有一缕隐没五脏六腑和骨骸,而是受到心脏的主动牵引,一一融入心脏。
  
      他集中了所有精神,站在骸骨血妖的脚骨旁,认真去体悟。
  
      仿佛有一缕属于他的幽魂,悄悄飞入心脏,他默默注视着。
  
      一缕缕血气,汇入他心脏时,他惊奇地现,在他的心脏之中,竟然盘踞着一道青色的血气。
  
      那一道青色血气,也不知何时形成的,他以前从没有注意到。
  
      来源于他的灵魂意识,悄悄靠近那一道青色血气,认真观察着,并细细感知。
  
      从那一道青色血气内,他感应到了浓郁古老的生命气息,仿佛是生命之力的凝结,亦或者就是生命血脉的源头。
  
      奇特的青色血气,细致观察时,他现其中另有玄妙。
  
      在那一道青色血气内,充斥着一条条细密的,丝般的晶莹血线,那一条条晶莹血线,数量繁多,或是并排,或是相互交织着,充满了青色血气。
  
      聂天有一种感觉,青色血气如果是一个血肉生灵的话,那一条条晶莹血线,就是血肉生灵的筋脉。
  
      他更谨慎地洞察,又现一条条晶莹血线内,闪烁着点点青色光烁。
  
      每一点青色光烁,都仿佛是一种血脉的印记,是一种神秘的文字,似记载着血脉的玄奥。
  
      “血脉,生命之力!”
  
      聂天暗暗动容,旋即就现被牵引入心脏的一丝丝赤红血气,一进入心脏,就被那一道青色血气给贪婪地蚕食吞没。
  
      赤红血气,是他吞食了众多灵兽肉以后,从脏腑内滋生而出的。
  
      赤红血气,是他体内的气血力量。
  
      但一缕缕的赤红血气,一汇入心脏内,属于青色血气的领地,就被瞬间撕碎,被那一道青色血气给吞噬。
  
      不久后,他这趟进食,所散逸的赤红血气,都一丝不剩地逸入心脏,被那一道神秘的青色血气给吞的干干净净。
  
      那一道青色血气,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在他的心脏内游弋着,就像是一条贪婪的巨蛇,想要吞噬更多的血气。
  
      青色血气,初看并不起眼,但却似蕴藏着无尽奇妙。
  
      青色血气内,有着众多细密的,丝般的晶莹血线,一条条晶莹血线内,又有着更多闪亮的青色光烁。
  
      每一个青色光烁,都像是血脉的印记,烙印着生命之力的奇妙。
  
      盘踞于心脏,不断游弋着,贪婪找寻新血气的青色血气,许久不见新的猎物以后,终渐渐平息下来。
  
      也在此时,一种眩晕感,从聂天身上滋生。
  
      他还驻留心脏的灵魂意识,骤然看到那一道青色血气,绽放出灿灿青色虹光。
  
      在那青色血气内,一条条的晶莹血线内,有一部分青色光烁,随着青色虹光的绽放,以一种玄秘莫测的方式,迅地排列变幻。
  
      “生命血脉,天赋——生命转接!”
  
      一段段艰涩玄奥的念头,就在这一刻,深深烙印于聂天的灵魂深处,似化为了永不会泯灭的至深记忆!
  
      他的心脏,陡然剧烈跳动,他停留心脏的那一缕灵魂意识,被强行驱逐!
  
      灵魂意识离开心脏时,他看到那一道青色血气绽放的神秘光芒,照耀了整个心脏。
  
      但只是一霎,那一道盘踞心脏的青色血气,就不再光芒夺目,重新恢复了安静,又老老实实停留在心脏一角,再无声息。
  
      可就在刚刚,永远烙印在聂天灵海中的至深记忆,却变得无比的清晰。
  
      “生命之血觉醒了,并诞生出第一个天赋,生命转接!”
  
      聂天几乎一下子就明白生了什么。
  
      华暮早就说过,他体质异于常人,通过天门的试炼,他也隐隐判断出,他拥有奇异的血脉。
  
      他很肯定那血脉,就是生命之血,只是那血脉兴许因为他不够强大,始终没有觉醒的征兆。
  
      可这趟,也不知为何,他体内的生命血脉,竟突然觉醒!
  
      觉醒后的生命之血,将诞生出的第一个血脉天赋——生命转接,永恒地烙印在他的灵魂记忆深处。
  
      他依然站在骸骨血妖的旁边,闭着眼,一动不动,只是去感受他获得的第一个血脉天赋。
  
      他隐约有种感觉,生命血脉诞生出的第一个天赋,可能和他之前唤醒骸骨血妖的举动有关。
  
      他通过自己的一点点鲜血,灌入骸骨血妖的心脏,将骸骨血妖唤醒的过程,可能就是生命转接的表现方式。
  
      生命转接血脉天赋的诞生,似乎是审时度势,知道他目前最需要什么样的血脉天赋,所以才会朝着这个方向进行。
  
      他闭着眼,从灵魂记忆深处,去感悟生命转接这个玄奥的血脉天赋。
  
      这时,他早已忘记了,他本来是应该通过御妖术,去和骸骨血妖的气息沟通的。
  
      旁边。
  
      血宗的虞彤,将那些盛满银盘的食物,交给他,看着他清理干净,并走向骸骨血妖时,虞彤并没有离开。
  
      虞彤站在离他十来米的位置,一直以怪异的眼神看着他,想看看他如何沟通骸骨血妖。
  
      可聂天,在伸手搭在骸骨血妖时,又突然收手。
  
      之后,从聂天的身上,就传来了血气涌动的异常波荡。
  
      她稍稍感觉到了聂天体内的异变,可是以她的能力,不管她动用何种方法,都无法察觉到在聂天的心脏中,已生了多么诡异的巨变。
  
      聂天心脏中,那一道青色血气蚕食一缕缕赤红血气,产生第一次蜕变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包括血宗的宗主黎婧。
  
      许久许久以后。
  
      聂天从沉思中睁开眼,来源于生命血脉的第一个天赋,如今已被其逐渐解析透彻。
  
      深吸一口气,他纵身一跃,落到骸骨血妖倒下的骨身,并迅到了骸骨血妖的心脏处。
  
      他的一只手,按在骸骨血妖交错骨节包裹的灰褐色心脏处,并开始尝试进行生命转接。
  
      心神一动,那一道在他的心脏内安静下来的青色血气,陡然闪亮。
  
      青色血气内,一条条晶莹血线,流动于血线内众多青色光烁,都齐齐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一丝极其纤细,连那一道青色血气百分之一都没的青色血气,从那血气内分离出来。
  
      从那一道青色血气内分出的,同样是青色的血气,内部没有掺杂一条晶莹血线,也自然没有存在于血线内的青色光烁印记。
  
      那一缕青色血气,似仅仅只是纯粹的生命之力,没有蕴藏血脉,也没有烙印着秘术。
  
      但,就是那一丝青色血气,从他心脏飞出以后,迅向他按向骸骨血妖心脏的那只手汇去。
  
      在这个过程中,聂天非常清晰的感觉到,他体内的鲜血汹涌而动,如突然沸腾。
  
      从他沸腾的鲜血中,也倏地游离出一丝丝血气,那些血气来自于他的鲜血,仿佛也蕴藏着生命之力。
  
      游丝般的青色血气,通过抽离他体内的血气,迅壮大了不少。
  
      可一股气血流逝,大量消耗精气的疲惫感,却从聂天浑身滋生。
  
      不久后,那壮大了许多的青色血气,通过聂天的那只手,飞入了骸骨血妖的心脏。
  
      骸骨血妖沉睡后,许久没有跳动的心脏,突传来了异常的心跳声。
  
      这一刻,聂天突然生出了,一种神秘的气血相连的感觉。
  
      “轰!”
  
      骸骨血妖霍然站起,聂天的身躯都因为他的突然站起,被甩到了一边,重重坠地。
  
      “十天!他能支撑十天!”
  
      落地后,因气血流失而头晕目眩的聂天,却清晰的判断出,这趟骸骨血妖凭借着那一缕青色血气,可以存活十天之久。
  
      并且,一种玄之又玄的神秘联系感,在他和骸骨血妖牵连。
  
      他有种感觉,从现在起,只要他心神一动,那骸骨血妖就能明白他的意思,能随着他的心念而去斩杀敌人。
  
      不需要他酝酿出杀气,不需要手势,不需要他精神意识去锁定目标。
  
      只要他心中浮现出敌人,内心一动,骸骨血妖就能完全明白他的意图,会立即着手帮他清理目标。
  
      这种掌控骸骨血妖的方法,压根和血宗的御妖术不同,似要更加的神秘!
  
      “什么?”
  
      骸骨血妖的站起,惊动了黎婧,她倏然而至,一脸疑惑地看着聂天,“你这么快就领悟了御妖术?可即便如此,我不是告诉你了,等到了鬼宗,才可以再去唤醒骸骨血妖?”
  
      “这怎么可能?才一天一夜,他怎么会这么快就领悟御妖术?”血宗的众多强者,都大惊失色,眼中全是匪夷所思。
  
      虞彤也被惊呆了,她看聂天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头恐怖的高阶妖魔。
  
      “那个,我或许比较适合修炼血宗的秘法。”聂天讪讪道。
  
      只有他清楚,他和骸骨血妖产生的神秘联系,与黎婧传授的御妖术,压根就不一样。
  
      但是,所产生的结果,却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还要更加精妙许多。
  
      ……
  
      p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