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两百五十章 人心险恶
    幻空山脉。
  一个僻静山谷中,溪河流淌,十来间木屋散落于溪河两侧,数十个来自暗月的炼气士,常年居于此地。
  这是暗月设在幻空山脉的据点。
  暗月,流火和血骷髅,都在幻空山脉深处布置了空间传送阵,能直达遗弃之地废墟和破灭城。
  暗月流火和血骷髅,一直没有停止对幻空山脉的探索,希望能够在幻空山脉获得新的域界,从而大横财。
  也是如此,这三方势力,特意在幻空山脉设有据点,只供自己人进出幻空山脉。
  暗月的据点处。
  和聂天分别数日后,没有依照承诺就在聂天周边十里活动的胡菡,孤身一人出现于此。
  “我要见麻九大人。”胡菡一踏入山谷,名暗月的炼气士,就提出了要求。
  那人盯住胡菡深深眼,道:“跟我来吧。”
  半响后,那人将胡菡带到一间最大的木屋。
  在那木屋中,同样有着一座小型的空间传送阵,这座空间传送阵独属于暗月,只能在裂空域进行传送。
  传送阵旁边,一个独眼的大汉,赤着脚,粗布麻衣,懒洋洋地倚在墙角。
  “麻九大人,我弟弟怎么样了?”
  胡菡进来以后,朝着那独眼大汉躬身行礼,神色焦虑地说道。
  麻九独眼之中,闪烁着冷冽寒光,随手从储物戒内取出一个铁盒,向胡菡扔来。
  胡菡颤抖地接过铁盒,打开一间泪眼婆娑。
  铁盒内,盛放着一根手指头。
  “你我早有约定,每隔一年,我剁掉你弟弟一根手指头。”麻九神色冷淡,“你跟了那李冶一年,没有打听到任何我们暗月需要的消息。这一年,你毫无作为,所以只能委屈你弟弟了。”
  胡菡双肩颤抖,垂着头似在轻声哭泣,却没有传来哭声。
  好半响后,胡菡才平复了心境,抬头九,就想说些什么。
  麻九一脸漠然地说道:“第一年,只是一根手指头,第二年如果你还是毫无建树,那就要多剁掉一根指头了。失去一根指头,对一名炼气士来说,已经有些影响了。要是三个指头都没有了,以后连施展精妙的灵诀都不可以了。”
  “麻九大人,我,我是通过裴魔女布置在幻空山脉的那座空间传送阵过来的。”胡菡被麻九的一番话,已弄的心灵崩溃,道:“我吃了噬心丹,如果你能帮我找到噬心丹的解药,我可以告诉你那座空间传送阵的位置。”
  麻九眼睛一亮,终于来了点兴趣,道:“噬心丹的解药虽然不太容易找,但我们暗月还是可以解决的。你干得不错,如果能早一点过来,将那座空间传送阵的位置道明,你弟弟其实可以保留这根手指头的。”
  胡菡身子一颤,道:“这个消息,够不够换我弟弟解脱?”
  麻九摇头,“还不够。”
  “有一人和我一同过来,他深得李冶的器重,他虽然只有后天境的修为,却似乎拥有数量众多的灵石。”胡菡犹豫了一下,就把聂天出卖了,“我觉得,如果能擒住他,是可以威胁到李冶,从李冶那儿得到一点东西的。”
  “哦。”麻九脸色冷漠,“可以试试个人能给你弟弟带来多大的帮助,最后还是要他,能从李冶那儿得到些什么。”
  “我明白。”胡菡神色黯然。
  “你给出那座空间传送阵的方位,我们去篡改阵法,将其挪移到此地。”麻九长身而起,“你所说的只有后天境修为的家伙,你去给我擒拿过来,把他带到这儿。”
  “好,”胡菡乖乖听令。
  ……
  白昼,聂天所在区。
  “轰!”
  一团炽烈火焰,裹在聂天的拳头上,狠狠砸向一块岩石。
  岩石应声而裂,并有点点火焰,不断地从碎裂的岩石上跳跃而出。
  八天匆匆而过。
  在这八天,聂天都是在夜晚来牵引星辰之光,汇聚向星辰漩涡凝为星液。
  白天,因星辰黯淡,他凝聚星辰之光的效率大大下降,就开始修炼炎灵诀,去领悟炎灵诀的几种攻击手法。
  之所以没有修习星动,是因为一旦练习星动,他就需要消耗星辰漩涡内的星液。
  如今,他卡在后天境的后期已经太久,他急于突破,就暂时不想动用星力,而是全力去积累。
  只有当星辰漩涡内的星液,达到一定的规模,他才能顺势突破。
  经过八天深夜苦修,他隐隐有种感觉,他凝聚的星液,即将达到突破的临界点。
  他愈不敢轻易动用星液内蕴藏着的星力。
  这段时间内,他在此地的苦修,完全没有遇到任何的灵兽和人,也没有多游弋不定的空间缝隙。
  李冶果然没有骗他,此地的确是被过度探索过,没有什么人会涉足此地。
  他本想安心在此修炼。
  然而,万事总有意外,当夜他又在牵引星辰之力时,他释放出去的一只天眼,敏锐地感知到两股生命气息。
  他皱着眉头,从修炼的状态提前醒来,悄悄注意着那生命气息传来的方向。
  不多久,两个衣衫破破烂烂,形如乞丐的炼气士,一脸劫后余生的出现于此。
  那两人,一个境界和他相当,在后天境的后期,还有一人在中天境的初期,都是属于幻空山脉食物链低端的存在。
  两人在幻空山脉探索三月,不但一无所获,还将身上携带的灵石耗尽,之前好不容易从一片密集的空间缝隙内逃脱,来此地就是暂时避难的。
  中天境初期者,在弹尽粮绝以后,已经不再特意凝聚灵力,去抵御污秽的天地灵气。
  在他的体内,混杂了含有种种杂质的灵气,让他血肉隐隐酸痛,如果无法找到灵石来尽快解决体内的麻烦,他很快就会出大麻烦。
  “此地竟然有人!”
  中天境初期者,一进入此地,就忽地聂天。
  他盯着聂天,深深眼,突然呵呵一笑,很热络地走向聂天,边走边说道:“小兄弟,能否借点灵石给我们兄弟俩。我们在幻空山脉徘徊了三个月,带来的灵石都耗尽了,还请方便方便,我们兄弟一定铭记于心。”
  “我叫邱山,我弟弟邱石,都来自于废墟。”
  他自我介绍着的时候,逐渐临近聂天,在离聂天还有八米时,眼中突显厉色,并骤然加冲来。
  蓬蓬流沙,夹杂着暗金光烁,从他手中挥洒出来,瞬间罩向聂天。
  流沙中的暗金光烁,滚烫如烙铁,还带有极强的渗透力。
  聂天神色不动,两手掌心相当,体内种种不同属性的力量,掺杂着血肉精气和精神力,立即营造出一个极小的混乱磁场。
  混乱磁场只扩散到他周遭一米。
  “嗤嗤!”
  流沙飞落下来,一进入混乱磁场内,就被扭曲,流沙内的暗金光烁,猛地坠落在地。
  也在此时,自报姓名的邱山,狞笑着挥动着金色短棍,当头砸向聂天。
  金色短棍,金光大盛,金属性的灵力迸出点点金芒。
  但,仅仅只是一霎,所有的金光都迅隐去。
  此刻,聂天营造的混乱磁场,已蔓延到周边三米。
  那邱山和手持的金色短棍,都在混乱磁场内,在金色短棍光芒黯淡时,邱山如遭重击,嘴角鲜血横流。
  “不知死活。”
  聂天抬手,握拳如锤,将炎灵诀的一式炎火锤缔结。
  炎火锤倏一形成,聂天的左手,就像是敲打烙铁的锤子,赤红如火炎之锤,重重敲在邱山的脑袋上。
  火炎之锤,夹杂着他无匹神力,一拳之威,将邱山砸的大半截脑袋竟硬生生沉入体内。
  邱山连哼都没有哼出一声,就当即惨死。
  邱山的弟弟邱石,一哥死亡,想都没有想,拔腿就跑。
  “去!”
  聂天那燃烧着火山的拳头,五指张开,一束束火芒,像是火焰灵蛇般,朝着邱石飞去。
  与此同时,他也带动着混乱磁场,朝着邱石电闪而去。
  “噗噗噗!”
  三束火芒,飙射到邱石的后心,让邱石飞驰的脚步往前跌跌撞撞。
  聂天夹带着混乱磁场,欺身而进,又捏拳为火锤,将弟弟邱石也给直接轰杀。
  “幻空山脉,就没有一个善类,我进来时,李冶已反复提醒过我,他果然没有说错。”嘀咕了两句,聂天将邱山和邱石兄弟全身翻遍,竟然没有找到一块灵石,只现了三件等级不高的灵器,这让他暗暗失望。
  之后几天,聂天继续在此苦修。
  经历过和邱山邱石兄弟的一战,动用了混乱磁场以后,他现和他猜测的一样,只要他祭出混乱磁场,他是可以无视裂空域的污秽灵气的。
  被污秽的灵气,内部混入的杂质,在混乱磁场内会被直接分离出来,化为混乱磁场的一部分外力。
  分离之后的灵气,可以成为混乱磁场的一部分,也可以被他吸收炼化。
  只是,那些灵气比起灵石内含有的灵气,还是弱很多,以这种方式修炼太过于缓慢,很快就被聂天给舍弃了。
  又是一个深夜。
  静坐着的聂天,忽然感觉到,他再也无法牵引星辰之力,不能在星辰漩涡内凝聚星液。
  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他星辰漩涡聚集的星液,也到了满溢的程度。
  他知道他达到突破到中天境的关键时刻了。
  也在这时,他高悬于天空的天眼,察觉到生在附近的一处激烈战斗。
  他于是起身前往。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