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两百六十七章 一边倒
    ♂,
  
      聂天看得出来,血骷髅这趟的行动,运气着实不错。
  
      暗月这边,并没有太多强悍的高手,战力很是一般。
  
      他观察了一会儿,就发现驻留此地的暗月先天境者,都只是初期和中期。
  
      中期者,仅有一位,先天境初期者,也不过两人。
  
      单单一个先天境后期的谷羽,就足以抗衡那三个暗月的先天境者,而且是稳胜!
  
      境界的细微差距,都会让战力形成巨大沟壑,一名先天境后期者,是可以很容易击杀弱一级的至少三名中期者。
  
      谷羽的存在,就让暗月这边无计可施了,先天境中期的石清,又是一个极强战力。
  
      除此之外,血骷髅这边,还有两个先天境初期者。
  
      如果不是时间过于紧迫,针对暗月的袭杀,其实只需要谷羽四人,就能将所有驻守此地的暗月强者一一歼灭。
  
      导致实力差距过大的原因,就是麻九等人外出去追杀裴琦琦,至今未回。
  
      要是麻九那一批人,如今也在这个山谷,暗月两股力量汇合,血骷髅的谷羽等人,必将吃个大亏。
  
      他们运气好就好在,存在于幻空山脉的暗月两股战力,是分散开来的。
  
      这让他们可以分批斩杀。
  
      “哈哈!运气不错!”
  
      “没有强者驻守,我们可以将他们逐个击杀,还能破坏他们的那座空间传送阵!”
  
      “果然需要冒险,才能得到意外的惊喜!”
  
      四处追击暗月的血骷髅成员,狂笑着,气焰跋扈。
  
      他们也看出来了,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成功将暗月的传送阵毁去,将此地的暗月强者消灭,他们还能静候麻九等人返回。
  
      要是将麻九那些人,也给抹杀于幻空山脉,暗月布置在幻空山脉的力量,几乎荡然无存!
  
      这次行动一旦成功,参与的所有血骷髅的成员,都算是立下大功。
  
      等凯旋而归,他们能通过功勋点,向血骷髅换取丰厚的回报,灵石、丹药、灵甲和高等级的器物,都将唾手可得。
  
      爆碎的木屋处。
  
      石清示弱猛虎,将一个个围着那座空间传送阵的暗月成员,给逼迫的四处逃散。
  
      裴琦琦通过无迹剑,斩杀两名暗月成员以后,就将放出的无迹剑收回,专心致志地在那座空间传送阵旁,以她对空间秘术的了解,去分拆那座传送阵。
  
      相隔百米,聂天的视线,渐渐落在裴琦琦身上。
  
      他不再关注山谷内的争斗。
  
      他早已看出,其实决定这场战斗的关键,并非是谷羽等血骷髅的高手。
  
      能否将那座传送阵破坏,或者拆掉,阻止暗月后续强者的涌入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才是改变整个幻空山脉局势的因素。
  
      “裴小姐,分拆传送阵我帮不上忙。但我可以承诺,在你动手时,将没有任何一名暗月的人,能影响到你,让你分心。”石清郑重承诺。
  
      一圈灰黄色灵力光幕,从他身上动荡开来,周边的大地,震动不休,传来“轰隆隆”的波动异响。
  
      只要是脚踏大地的暗月成员,站在地上时,身形都在剧烈摇晃,不断承受着来自大地的震动冲击。
  
      中天境初期和中期者,在那一**的大地震动下,口鼻溢满鲜血,全部恐惧地逃离。【ㄨ】
  
      唯有中天境后期者,才能稍稍抗衡,可依然面容难堪,一会儿也只能避让开来。
  
      反倒是蹲伏在传送阵旁的裴琦琦,全然不受影响,神情专注地,以玉手摩挲着传送阵,似在找寻着破解的方式。
  
      “传送阵才是关键!”
  
      “裴魔女要拆卸我们的传送阵,一旦让她成功了,我们将难以直接返回遗弃之地,会被血骷髅四处追杀!”
  
      “必须阻止裴魔女!”
  
      暗月的几个先天境强者,也渐渐意味出关键,疯狂地扑向裴琦琦和石清的方位。
  
      可惜,早有准备的谷羽,自然不可能让他们如愿。
  
      “你们先走一步吧,要不了太久,麻九那些家伙,也会和他们一并上路。”谷羽纵声狂笑,笑声震的山谷轰隆隆作响。
  
      另外两个血骷髅的先天境者,也迅速向石清聚拢,皮笑肉不笑地等候着那几人的到来。
  
      “大局已定了。”
  
      注视半响的聂天,看到这个时候,知道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血骷髅将大获全胜。
  
      他没有参与这场一边倒的战斗,没有和血骷髅的成员抢功的意思,只站在一旁看。
  
      他知道,血骷髅的成员,每击杀一名暗月的人,都能通过死者的储物手环和人头,来换取等阶的功勋值。
  
      功勋值的数量,决定他们可以向血骷髅换取多少的财物,还决定着他们以后在血骷髅的身份和地位的晋升。
  
      他只是一名刚获得客卿令牌的外人,在明知必胜的战斗中,他再去斩杀暗月的人,有喧宾夺主,抢食功勋值的嫌疑。
  
      所以他始终冷眼旁观。
  
      “噗!”
  
      鲜血如喷泉,从暗月一名先天境初期者的脖颈飙出,那人的脑袋高高飞出,然后被谷羽一把抓住。
  
      谷羽摇晃那颗人头,身上溅落着鲜血,嗜血地大笑着。
  
      那人的死亡,似乎是一个信号,将还在挣扎着,试图挽回局势的暗月成员心灵崩溃。
  
      “逃吧?没用了,我们非要战斗都最后,只是白白送死罢了。”
  
      “走!找到麻九大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只有和麻九大人汇合,借助于麻九大人的力量,我们才能挽回败局!”
  
      “撤离此地!”
  
      很快,还在和血骷髅成员战斗的暗月强者,都斗志尽消,一个个地一心逃离。
  
      身穿暗月服饰的人,四散开来,都向山谷外面冲去。
  
      后方,谷羽一身鲜血地去追杀还活着的先天境两人,蔡渊则是和血骷髅的其余成员,去追击暗月的中天境者。
  
      在血骷髅的成员中,一身男装的蔡玥,大呼小叫着,兴奋不已,也向追杀到谷外。
  
      “小,小公子!”
  
      石清一见她也要出谷,脸色微变,立即大声呵斥,“你不能离开山谷!来此之前,你答应过我,决不可走出我的视线范围!你要是不顾约定,等返回破灭城,我会亲自向你父亲说明此事,让你以后都禁止来幻空山脉!”
  
      “真是无趣,烦死了!”
  
      蔡玥被石清的一番话,弄的一肚子恼火,挥舞着一柄剑,不断刺入一个早已死去的暗月强者胸口。
  
      她正在热血沸腾时,也想和她哥哥蔡渊,和血骷髅的其他成员那般,去追杀暗月的逃逸者。
  
      这样的战斗,才是她向往的,是她来幻空山脉的目的。
  
      石清的存在,就像是一个枷锁,套在她身上,让她的活动受限制,不能随心所欲,她自然不高兴。
  
      可她也知道,她要是真的和石清强行对着干,她父亲绝对会禁止她出离破灭城。
  
      于是,还算是识相的,只能留在战斗渐渐平息的山谷,百无聊赖地等候着。
  
      “哼!最讨厌你这样的家伙,连和暗月战斗都不敢,算什么男人!”
  
      她一眼瞥到了,同样无聊站着的聂天,皱着琼鼻,精致的小脸上,满是鄙夷,“我刚刚就注意到了,从始至终,你都只是看着。”
  
      “你这样的家伙,凭什么拥有我们血骷髅的客卿令牌?”
  
      “我们血骷髅,不需要无能的客卿,你还是趁早将那一枚令牌交出来了吧,别侮辱我们血骷髅的客卿!”
  
      守护在裴琦琦身旁,在等候她破解那座传送阵的石清,也略显疑惑地看来。
  
      他也发现聂天没有参与战斗。
  
      以蔡渊的性格,是没有可能将一枚客卿的令牌,交给一个无能之辈的。
  
      只有真正的强者,得到蔡渊认同的人,才能被赠于客卿令牌,而只有中天境初期的聂天,还是客卿中境界最弱的一个。
  
      石清也暗暗好奇,好奇聂天的战力究竟如何,本欲通过这场战斗来检验一番。
  
      聂天的一动不动,让他在失望之余,也心存一丝疑惑。
  
      所以他才没有呵斥蔡玥。
  
      ……
  
      (本章完)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