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两百六十八章 再起波澜
    ♂,
  
      陨星之地,每一处都存在着争斗,终年不休。
  
      在其它九域,因为有炼气士宗门在,很多境界不高者,由于父辈为宗门长者,即便自身弱小,身份往往还是颇为尊贵。
  
      裂空域不太一样。
  
      不再适合炼气士修炼的裂空域,混杂着九域的穷凶极恶之辈,使得这儿的斗争更加的残酷血腥。
  
      在这里,只信奉强者,只崇拜力量。
  
      就连蔡渊,明明是血骷髅魁蔡澜之子,也是通过一次次的杀戮,通过常年在幻空山脉的磨砺,才渐渐得到血骷髅那些高手的认可和尊重。
  
      连蔡渊都这样,血骷髅的其他成员,更是如此。
  
      在蔡玥的眼中,聂天既然通过他哥哥,赢得了一枚客卿的令牌,就应当拥有着和身份对等的实力。
  
      她想当然的认为,刚刚获取客卿令牌的聂天,在这次针对暗月的行动中,必然会好好表现自己,通过斩杀暗月的成员,向血骷髅的其他人证明,他配得上那块血骷髅的客卿令牌,也算是给她哥哥一个交代。
  
      聂天若不够强大,没有向血骷髅的其他人展现力量,别人就会怀疑她哥哥的眼光。
  
      可聂天从始至终都只是冷眼旁观,也不知道是惧怕和暗月的战斗,还是另有他想。
  
      聂天的不作为,在她的眼中,其实是损害她哥哥的威望的,所以她颇为不满,并直接表现出来。
  
      聂天咧嘴呵呵一笑,没有理会她的呵斥,全当做没听见。
  
      从石清的眼中,聂天也看出了一丝疑惑,知道就连石清也在怀疑他的个人能力。
  
      “怎么?承认害怕啦?”蔡玥哼了一声,蛮横地说道:“你要是害怕,就早点将那一块客卿令牌归还!你不要辱了我们血骷髅的威名,让别人小瞧我们血骷髅,还当我们什么人都会接收呢!”
  
      “石前辈,我需要专心来破解这座传送阵,你能不能让她闭嘴?”
  
      就在这时,蹲伏在暗月传送阵旁边,埋头以空间秘术,去解析阵法结构的裴琦琦,保持着姿势不动,头都没抬,冷冷地来了这么一句。
  
      “要闭嘴也是你闭嘴!”蔡玥瞬间毛了。
  
      她两手叉腰,像是一个好斗的小公鸡一般,立即转移了目标,准备向裴琦琦开炮。
  
      实际上,她真正恼怒的人,还是裴琦琦。
  
      她会针对聂天,也和裴琦琦有关。
  
      ——聂天是从裴琦琦、李冶那边走出的,她将聂天和裴琦琦视为一伙的。
  
      蔡渊屡屡因裴琦琦涉险,早就让她将裴琦琦当成了头号大敌,所有和裴琦琦扯上关系的人,她都不会有好脸色。
  
      就在她欲要飙时,石清轻咳一声,淡然道:“好了,不要耽误裴小姐做事。裴小姐如果不能破解传送阵,我们后续可能需要面对暗月的强者追杀。大事上,还是要分得清的,别再吵嚷了。”
  
      石清也暗暗疑惑。
  
      他对裴琦琦、李冶,还有他们的师傅,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他很清楚,在破灭城内,裴琦琦师徒三人身份然,就连血骷髅的魁,都以礼相待。
  
      裴琦琦和李冶手下,有很多破灭城的炼气士帮忙做事,但裴琦琦和李冶,似乎从没有将任何人当一回事。
  
      李冶把聂天视为兄弟,亲自领聂天去血骷髅总部的修炼室,为了聂天,还让石清为他提前安排修炼室,这关系可不一般。
  
      李冶倒也罢了,眼高于顶的裴琦琦,更是高傲无双,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裴琦琦让蔡玥闭嘴,分明是在维护聂天,这和裴琦琦的性格不符合,也很是不合常理。
  
      “这华天……究竟是什么人?”石清眼神闪烁,暗暗深思。
  
      “要你得意!得意什么呀!”被他呵斥了一句的蔡玥,以手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中之剑,将一具早已千疮百孔的尸体,刺的稀巴烂,来现内心的不满。
  
      但她的声音,还是渐渐小了下去,没有再大声嚷嚷。
  
      她也不傻,自然明白如果裴琦琦能成功破解暗月的那座传送阵,对他们血骷髅意味着什么。
  
      暗月若失去了这个秘密据点,短时间内,将再难在幻空山脉掀起波浪。
  
      还有一部分活动在此的暗月强者,也会成为血骷髅和流火的猎物,被四处捕杀,大大消弱暗月的力量。
  
      虽然对裴琦琦有着诸多不满,可是为了血骷髅,她还是决定暂时忍耐下来。
  
      她一安静,聂天也乐得轻松了,出神地看着裴琦琦,等候她破解那座传送阵。
  
      追杀暗月逃窜者的谷羽和蔡渊等人,没有短时间回归的迹象,血骷髅的人都明白,逃离此地的暗月成员,一定会想方设法和麻九那批人汇合。
  
      真要让他们和麻九汇合了,再想击杀,就会变得麻烦许多。
  
      因此,他们都是尽可能地,想要在那些人和麻九汇合前,去斩杀他们。
  
      一会后。
  
      从裴琦琦的身上,陡然传来强烈的空间波荡,她双眸绽放出耀目的精光,玉手猛地落向传送阵的阵法一角。
  
      “喀嚓!”
  
      紧密相合的传送阵,突然裂开了一块,那裂开的部分,似乎为阵法的一个构件。
  
      一点微光闪过,那个组成传送阵的构件,就被裴琦琦毫不犹豫收起来。
  
      随后,她两手不断游动着,将那座来自于暗月的传送阵,慢慢分拆开来,逐个构件地收入储物戒。
  
      一座价值不菲的,被暗月花费巨资构建出来的空间传送阵,很快就彻底消失。
  
      “好了。”裴琦琦略有些疲惫,原地坐下来,取出丹药和灵石来恢复,对石清轻声道:“你可以通知谷前辈了,让他们尽情追杀暗月的逃窜者,不用担心会有后续的暗月强者,从遗弃之地赶来。”
  
      “多亏裴小姐了!”石清大为振奋。
  
      裴琦琦的成功,让他们再无后顾之忧,他们不但不需要从此地撤离,还能继续对麻九那批人下手!
  
      “不用客气。”裴琦琦态度冷淡,缓缓闭上眼了,才说道:“哦,对了,这座暗月的传送阵,既然由我破解了,它自然也就属于我。”
  
      “应该的,应该的。”石清虽万分心痛,可还是只能点头,笑呵呵地应和。
  
      他可知道一座空间传送阵的惊人价值。
  
      山谷内,所有死去的暗月炼气士,身上的财富加起来,恐怕都比不上那座空间传送阵。
  
      如他们血骷髅这样屹立于裂空域的势力,最最需要,也最最缺少的,就是这一类能进行空间传送的阵法。
  
      要是能够将这座传送阵带回破灭城,交给魁蔡澜,蔡澜必然狂喜,会毫不吝啬地赐下种种适合他们的修炼材料。
  
      他和谷羽在血骷髅的身份地位,都能因那座传送阵,获得很大的提升。
  
      然而,即便再想要,他也知道不可妄想。
  
      此战,裴琦琦的确才是关键,没有她压制空间传送阵,血骷髅不敢涉足此地。
  
      没有她,那座传送阵破解不掉,他们太过于接近这山谷,会后患无穷。
  
      裴琦琦虽然没有战斗,可她对整个局势的影响,的确配得上拥有传送阵为战果。
  
      就连看她极其不爽的蔡玥,在这件事上,也出奇的没有反驳和多嘴。
  
      这说明,她也认为裴琦琦拿走那座传送阵,是理所当然的。
  
      随后,石清则是借助于音讯石,向血骷髅的谷羽和蔡渊传讯,告诉他们这边的情况,让他们放开手大干,不用担心后续会有暗月的强者降临。
  
      后半夜。
  
      裴琦琦在恢复,石清在蔡玥
  
      (本章未完,请翻页)
  
      身旁守护着,也闭着眼调息。
  
      知道这边大局已定的血骷髅成员,没有一个回归,还在进行着追杀行动。
  
      聂天百无聊赖下,也在原地坐下了,去炼化灵海。
  
      来前,他吞食金岩犀的肉,所凝成的血肉精气,都被心脏处的那一道青色血气给霸道地撕碎吞食掉。
  
      因石清和蔡玥在附近,他不想弄的太过于张扬,就没有继续食用金岩犀的肉。
  
      他在炼化灵海时,也分心注意着心脏内,那一道青色血气。
  
      那一道青色血气,盘踞在心脏内,蠢蠢欲动,欲求不满地,似乎在期待着更多精气的吸纳。
  
      “当真是无底洞啊。”聂天感慨不已。
  
      生命血脉觉醒出生命转接的天赋,也不知储备了多少的血肉精气,才进行了蜕变。
  
      这次青色血气的异常,让聂天感觉到,生命血脉或许会再生变化,再有进阶。
  
      可那生命血脉,对血肉精气的需求之大,却让他暗暗头痛。
  
      在他的感觉中,那一道小小的青色血气,犹如干涸的河床,需要庞大至极的血气注入,才能渐渐填满。
  
      只有填满了它,它才能安分下来,再次蛰伏蜕变,为他带来新的惊奇。
  
      天亮前。
  
      “咳咳!”
  
      轻轻的咳嗽声,忽然从远处传来。
  
      很快,一名面色苍白,病怏怏的消瘦炼气士,就忽然踏入山谷。
  
      咳嗽声刚刚出时,石清还是老神在在,只当是有血骷髅的成员,搜寻不到暗月的人,提前回归了。
  
      然而,当那名炼气士进入山谷,眼神玩味地看向他时,他才轰然一震,脸色骤然阴沉下来。
  
      还在借助于灵石,恢复着自身力量的裴琦琦,也霍然而起,如临大敌。
  
      聂天和蔡玥不明所以,只是疑惑地看向那人。
  
      “李琅枫!”石清深吸一口气,面色凝重之极,喝道:“没想到你也在幻空山脉!”
  
      “嗯,待了有一段时间了,今天就准备回遗弃之地。”李琅枫一讲话,又剧烈咳嗽了两声,脸上满是病入膏肓的森白色,“你们血骷髅倒也是有本事,竟然将暗月的传送阵都分拆收取了。”
  
      话到这儿,他摇了摇头,一脸地无奈,“我毕竟是暗月的挂名客卿,在遗弃之地受暗月照应,我进出幻空山脉,也是借助于被你们收取的暗月传送阵。你们把传送阵收掉了,我怎么回遗弃之地?”
  
      石清脸色阴沉如水,“你想怎样?”
  
      李琅枫没有立即答话,而是打量着谷内的几人,半响后,才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是暗月的人,没有必要为了暗月,去招惹裴魔女的师傅。蔡澜的独女,我也不能杀,不然那家伙起疯来,我恐怕也在裂空域呆不下去。”
  
      “可我又是暗月的挂名客卿,既然来了,总要做点事情。”
  
      “石清,我杀了你,既可以给暗月一个交代,也不用担心蔡澜会不顾一切对我动手。所以,对不住了,也只能委屈你了。”
  
      在石清面色难堪时,他又看向聂天,道:“你是谁?”
  
      不等聂天讲话,他又自言自语地说道:“中天境,没血骷髅的服饰,看来无关紧要。那么,你就自认倒霉,就当是石清的一个添头,我一并把脑袋送去暗月,多多少少也能换点东西。”
  
      “他是我的人!”裴琦琦冷声道。
  
      李琅枫神色不变,“你师傅只有两个徒弟,你和李冶。我只要不动你和李冶,你师傅就不会大动干戈,其他人嘛,杀了就杀了,你师傅还能为了这人,满世界地追杀我不成?”
  
      “哦,对了,你收取的暗月的那座传送阵,也交出来。”
  
      “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
  
      (本章完)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