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两百七十七章 河底密室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在这停下吧。”
  
  傍晚时分,一个不知名的山脚下,裴琦琦突然发话。
  
  聂天倏然止住狂奔脚步。
  
  和石清道别后,他就不知疲惫地发足狂驰,如今他灵海内的灵力,也即将到油尽灯枯的地步。
  
  即便没有裴琦琦的吩咐,他也觉得快要吃不消,必须找地方休息一番。
  
  裴琦琦的发话,正合他意。
  
  山脚下,一条溪河缓缓流淌着,溪河内河水清澈,能看到河底的石块。
  
  此地污秽的灵气较为稀薄,附近不存在一条空间缝隙,万籁俱静。
  
  聂天通过天眼的巡视,没有感知到任何的生命动向,这片区域和他之前凝聚星辰之力的位置颇为相似,属于人际罕见,已被过度探知,渐渐被人忽略之地。
  
  “那边,你缓慢沉落,在入水时,将青玉环收起。”裴琦琦轻轻吸气,玉手指向溪河一个方位,对聂天解释道:“河底,有血骷髅的一个秘密据点。只要我们进去了,短时间就是安全的,即便是李琅枫,应该也没办法找到那据点。”
  
  聂天眼睛猛地一亮。
  
  上次他和蔡渊、裴琦琦逃避暗月麻九等人追杀时,蔡渊就领着两人,到了一个血骷髅的秘密石殿。
  
  石殿中,存在着可以隔绝凡境以下炼气士感知的结界,还有可以和血骷髅直接进行交流的大型音讯阵法。
  
  血骷髅长期驻守幻空山脉,在各个区域都设有类似的秘密据点,但这样的秘密据点,据说连血骷髅的低等级成员,都没有资格知晓。
  
  因为,这样的秘密据点,一旦暴露出来,血骷髅必将损失惨重。
  
  根据聂天的了解,裴琦琦和他一样,都仅仅只是血骷髅的外围客卿。
  
  客卿,连血骷髅的成员都算不上,本该没有资格,去知晓去借用血骷髅设立在幻空山脉的秘密据点的。
  
  似看出了他的疑惑,裴琦琦两手抵住他后背,勉力挺直身子,轻声道:“蔡渊很多事情都不瞒我,我虽然不想知道,可他还是将血骷髅的一些秘密,告诉了我。我本以为,我在幻空山脉内,永远不会用到血骷髅的秘密据点的。”
  
  “事实上,我在这儿行走多年,也确实没有用过他给我的秘密,没有借用过一次血骷髅的秘密据点。”
  
  “这趟,实在是伤的太重,李琅枫又不知何时会出现,只能破例一次了。”
  
  “嘿,蔡少果真是性情中人。”聂天咧嘴一笑。
  
  身为血骷髅的少主,蔡渊将血骷髅的秘密据点,告诉裴琦琦这个外人,分明就是违背了血骷髅的规则。
  
  不过聂天早就看出来了,蔡渊对裴琦琦情深根种,为了意中人破例,倒也正常。
  
  聂天的调侃,让裴琦琦脸色一冷,“你觉得我在利用他?”
  
  “没,没有,你别多想。”聂天连忙否决。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就是这样想的!”
  
  “没有!真没有!”
  
  “那你笑什么?”
  
  “呃,我只是觉得蔡少是个好人。”
  
  “好人?”裴琦琦忽然沉默,半响后,她点了点头,“或许吧,对我来说,他的确是个好人。不过蔡渊并不傻,他对我的好,也为血骷髅带来了足够大的利益。如果不是因为他,在那山谷时,我才不会去管蔡玥的死活。”
  
  “我下去了。”聂天没有答话,提醒了她一句,就按照她的指点,跳向溪河。
  
  入水之后,他乖乖将青玉环收起,他和裴琦琦的衣衫,立即渗透了河水。
  
  裴琦琦衣衫本就轻薄,被河水浸没以后,她就像是不着片缕般。
  
  她虽然两手撑着,压在聂天的背部,可她的大腿和腹部,还是紧紧贴着聂天的后腰和腿侧。
  
  能清晰感受到她肌肤触感的聂天,心中微荡,又忍不住浮想联翩了。
  
  没了青玉环的庇护,裴琦琦憋了一口气,腮帮子鼓胀着,在水中盯着聂天,明眸泛着恼怒。
  
  她似乎还在为聂天误会她,而暗暗气恼。
  
  也在此刻,聂天脚踏石地,低头看向光滑的石面。
  
  一个和聂天的客卿令牌相似,但又有少许不同的令牌,从裴琦琦手中的储物戒内飞出。
  
  一团灵光,从那令牌内闪现,灵光之中,隐隐可见一个血骷髅的猩红图案。
  
  灵光射向光滑石地。
  
  “喀喀!”
  
  石地突然裂开,显露出一个有着隔绝河水渗入的灵力结界,那灵力结界和含有血骷髅图案的灵光稍一碰触,似乎就激发了通行的秘阵。
  
  裴琦琦在聂天的身上,轻轻拍了拍他,示意他可以了。
  
  聂天旋即落向那灵力结界。
  
  能隔绝河水,也能隔绝凡境以下着精神感知的结界,对聂天和裴琦琦没有一点阻扰,两人顺利穿过那结界,落向下方血骷髅的另外一个秘密据点。
  
  他们一落下,灵力结界也倏然改变,烙印其中的阵法旋即发动。
  
  裂开的石地,重新愈合无间,没有一丝缝隙。
  
  如果有人从外面去看,是绝对看不出聂天和裴琦琦降落的石地,有什么奇特之处的。
  
  溪河底下,一个宽敞的石殿,石壁上镶嵌着照明的宝珠,将石殿映照的熠熠生辉,如同白昼。
  
  石殿一角,一个比音讯石复杂紧密许多的阵法,静静停放着。
  
  在聂天好奇打量四周时,裴琦琦轻声吩咐道:“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哦。”聂天回过神来,慢慢将她放下来。
  
  全身都被河水打湿的裴琦琦,轻薄的衣衫,紧紧贴着肌肤,高挑曼妙的曲线,愈发显得凹凸玲珑。
  
  此刻的裴琦琦,绝美的容颜,略显苍白,这让她少了往昔的高冷和咄咄逼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平添了几丝楚楚动人。
  
  有些凄美的精致面容下,那因湿衣而显得惹火至极的曲线,比例堪称完美,如鬼斧神工之作,令聂天只看了一眼,就再难移开目光。
  
  “好看么?”
  
  裴琦琦冰冷的声音,从齿缝内传来,她明眸盛满怒意,若非已失去战力,她会毫不犹豫地教训聂天。
  
  “好看,真的好看。”还没有回过神来,没有注意到她暴怒的聂天,下意识地连连点头,发自内心地说道:“从小到大,我还没有见过像你一样美丽的女人。也难怪蔡少会那么不堪,换了我……”
  
  一句话还没有讲完,聂天徒然听出了她声音的冰冷,瞬间反应过来。
  
  他猛地一惊,再也不敢直勾勾地盯着裴琦琦的玲珑曲线看,而是扭过头,装模作样地打量着石殿的布局,道:“你我都需要时间来恢复,就不要浪费精力了。”
  
  话罢,不等裴琦琦发飙,他便离的远远的,在石殿的角落,一屁股坐下。
  
  “无耻!”裴琦琦冷声骂道。
  
  聂天佯装没有听见,已随手取出一块灵石,闭着眼,就开始去调息。
  
  “给我转过身去!”裴琦琦轻喝。
  
  “干吗?”聂天愕然。
  
  “我要换衣服。”裴琦琦怒不可遏。
  
  一进入这石殿,或许知道暂时安全了,她总觉得在单独面对聂天时,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她会时不时地,想起她趴在聂天背上,被聂天带动着狂奔,和聂天肌肤紧贴的场景。
  
  每每想到那画面,她就暗暗气恼,忍不住就想发火。
  
  “换衣服啊。”聂天贼贼的目光,又看了她一眼,忙收回目光,背对着她,呆呆看着坚硬的石壁,脑海中浮想联翩。
  
  在他的脑中,不断出现的,都是裴琦琦将湿透的衣衫褪去,赤裸着身子,去重新穿衣的旖旎画面。
  
  “你在想什么?”裴琦琦冷声道。
  
  “没,没什么。”被看穿心思的聂天,做贼心虚,急忙回答。
  
  “不准想!”
  
  “好!不想了!”
  
  这句话一说,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意味着聂天刚刚真就在胡思乱想。
  
  裴琦琦为之气结。
  
  她咬着牙,狠狠地瞪着聂天的后背,又忽然回想起,她趴在聂天背上的羞人姿势,这让她反而越看越来气。
  
  她不断深呼吸,来调整紊乱的心境,让自己冷静下来。
  
  “呼!”
  
  一件干练素洁的水蓝色战斗服,被她从储物戒取出。
  
  可她在尝试褪下衣衫时,肩关节和手关节,都传来剧烈的痛疼,连最简单的换衣,都让她额头生汗,苦不堪言。
  
  “好了没有?”聂天问。
  
  “没有!”
  
  “哦。”
  
  ……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