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三百二十二章 生命禁区
    史辉等人追逐许久,最终还是一无~щ~~1a
  
      拥有七只天眼,并掌握了星烁遁法的聂天,在炎龙铠重返以后,就以最快的度,远离了那片是非之地。
  
      史辉一行人,拜托流火的人,又搜寻了一阵子,还是没有现炎龙铠的气息。
  
      他们很是颓丧,但并没有就此放弃。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以史辉为的众人,红着眼睛,脑海内全是那件火属性的通灵至宝。
  
      就连流火在幻空山脉的负责人傅横,知道有通灵至宝显现以后,也被激了热情。
  
      消息不胫而走,很快暗月和血骷髅两边,也都得知了消息。
  
      许多来幻空山脉探险者,得知此事后,也加入了找寻那件通灵至宝的阵列。
  
      而聂天,则是早就已经离开了幻空山脉。
  
      半月后。
  
      聂天在酷烈的日光照耀下,来到裴琦琦指点的区域。
  
      他一路行来,也确如裴琦琦所说,碰到了几股活动于废墟附近的狩猎者。
  
      在天眼的帮助下,他提前避过那些人,等邻近荒漠内,到了那处所谓的生命禁区前,他就再没有遇到任何一人。
  
      废墟东部,荒漠深处,随处都能看的巨大的坑洞。
  
      那些坑洞有的只有井口大也有的坑洞,如干涸的湖泊,巨大无比。
  
      很多坑洞内,都有所谓的天外陨石,那些陨石稀奇古怪,颜色不等,嵌在了大地深处。
  
      时不时地,聂天还能看到,几具灰白色的枯骨。
  
      枯骨明显来自于人族的炼气士,再凶险可怕之处,只要存在着利益,就会有人族涉足,此地自然也不列外。
  
      从未知天外坠落的陨石,轰落碎裂时,会有星辰石显现。
  
      除此之外,还有的天外陨石内,可能存在着极其罕见的特殊灵材。
  
      那些灵材和星辰石一样,都具有极高的价值,拿到裂空域的废墟、遗弃之地和破灭城,都能兑换成可观的灵石。
  
      踱步于一个个坑洞之间,感受着酷烈的光照,聂天慢慢深入其中。
  
      七只天眼,像是看不见的灯笼,高悬于天空,密切关注着附近的一举一动。
  
      随着越来越深入,聂天渐渐现庇护周身的,青玉环释放出来的光罩,始终在传出“嗤嗤”异响。
  
      他暗暗皱眉,停下来,凝神感知。
  
      他很快就现,此地被污秽的天地灵气,竟然比幻空山脉还要浓郁许多,而且灵气之中还混杂着幻空山脉都没有的其它奇诡气息。
  
      青玉环这一类可以护住周身,在裂空域活动的灵器,都似乎承受不住此地污秽灵气的腐蚀。
  
      又行进了两个时辰,在青玉环快要爆裂时,他急忙收起。
  
      覆盖范围仅仅达到两米的混乱磁场,被他悄然缔结出来,蔓延周身。
  
      深夜时分,日落月升。
  
      和白昼时截然不同的冰寒,笼罩八方,即便在混乱磁场内,他还是能感觉到阴寒之力的存在。
  
      “比幻空山脉浓郁的多的污秽灵气,连普通的灵器,都没办法抵消腐蚀。”聂天站在一个巨大的坑洞旁边,皱着眉头,喃喃自语“单单这一点,就可以让很多境界低微者止步。白昼酷热,深夜阴寒,还可能会有新的陨石轰然降落”
  
      他缓缓坐下,不再急着游荡四周,而是抬头凝视神秘夜空。
  
      天穹深处,繁星点点,如一颗颗宝石点缀在夜幕。
  
      他静下心来,将种种杂乱的念头,都瞬息斩断,脑海之中,反复去琢磨星落的奥妙。
  
      依照裴琦琦的说法,此地时常会有天外陨石坠落,没有任何人知道,为何划过裂空域的流星陨石,偏偏会眷顾此地。
  
      两日后。
  
      残霞漫天的傍晚时分,一道暗红色的流光,忽然从酒红色的晚霞从穿过,像是一条暗红色的火焰长河,瞬间飞射而来。
  
      苦侯多日的聂天,眼睛猛地一亮,急忙集中了心神意识,试着牵引那一道暗红流光。
  
      “轰!”
  
      他的精神意识,还没有能感知到那一道暗红流光,那流光就一闪而逝,旋即猛地在数十里之外重重坠地。
  
      整个大地,都传来恐怖的震动,他静坐着的身子,也是不断地抖动着。
  
      未能以精神意识,触碰那暗红流光的他,一脸地颓丧,霍然而起。
  
      他直朝着暗红流光坠落之地冲去。
  
      一个时辰后,在天色渐黑时,他终于赶到那暗红流光飞落区。
  
      直径有四十多米的坑洞,第一时间在他眼中映现,从那坑洞之中,隐隐能看到不断熄灭着的火光。
  
      一块黝黑的陨石,就在那坑洞底部,附近还有火花飞溅。
  
      “奇怪”
  
      站在那坑洞旁,他没有急着跳下去,没有想要第一时间察看奇妙的意思,而是皱眉深思。
  
      他想起天门绽开前,在离天域突然显现的那些天外陨石。
  
      天门没有在狱府敞开前,离天域的各个区域,都有这样的陨石从天而降,在那些陨石之中,还存在着天门的图案。
  
      那些图案,就是踏入天门的钥匙,得到钥匙者,才能跨入天门。
  
      黑云城的云家,就被这样的一块天外陨石轰击正着,整个云家,几乎一夜就倒塌了,所有留着云家的族人,没有一个能活着逃出,全部死绝。
  
      “星落,就是牵引天外陨石,改变陨石的轨迹,去打击对手。”
  
      “星落来自碎星决,碎星决乃碎星古殿的传承,也是天门内的终极秘密。天门显现之前,就有一块块天外陨石,在离天域各个区域坠落。”
  
      “”
  
      他冥思苦想,总觉得这个处在裂空域,时常被域外流星特殊照顾的区域,恐怕存在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也在此刻,他突然感觉到胸口的两个碎星印记,变得炽热滚烫。
  
      从转移到胸口以后,就从来没有异状的碎星印记,忽然出现如此变故,让聂天神色一惊。
  
      倏地,他散落在外的一只天眼,看到两道身影,正闪电般接近与此。
  
      其中一人,看似相貌寻常,但也不知道为何,他却对那人生出一种熟悉感。
  
      眼见那两人迅逼近,他不及多想,急忙避让开来,连续通过三次短途的星烁,从那陨石坠落的坑洞迅离开。
  
      三只天眼,从其它区域调集过来,就高悬于那陨石上空。
  
      他悄悄关注着那边的动静。
  
      半响后,一行两人就站在那坑洞旁边,皱着眉头看向坑洞内的陨石。
  
      其中一人沉默良久,突然道“宁少,可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让聂天生出熟悉感的那人,掀开胸前衣襟,露出一个碎星印记,道“没有什么异常。”
  
      在看到那个碎星印记的霎那,聂天瞬间确定了此人的身份天宫宁央!
  
      变幻了模样的宁央,竟然也出现于此!
  
      “哎。”另一人轻轻叹息,“宁少,如果你不能在此地,解开那一枚碎星印记的秘密,将其真正炼化,那你恐怕就真的再也回不了宗门了。”
  
      “如果回宗门,是以我主动舍弃这一枚碎星印记为代价,我甘愿和师兄你一样,做一个孤魂野鬼,永远都不回天宫!”宁央语气坚决,“我千辛万苦,从碎星古殿得来的东西,绝没有拱手相让给他人的道理!”
  
      “更何况,那聂天压根不是我天宫的子弟!”
  
      “你和我不同的。”那人满脸苦笑,“我是真的回不去了,才隐姓埋名在流火做一个客卿,只是苟延残喘,虚度余生罢了。你本有大好前途,即便失去了这一枚碎星印记,你依然有瞩目的未来。”
  
      “师兄,你不用劝说了,我心意已决。”宁央冷冷道。
  
      “好吧。”那人点了点头,“我也希望你能够在此地,将那一枚碎星印记参悟。天门显现时,此地坠落的陨石,从以前数月一个,到如今隔三差五的,就有一块陨石坠地,我有理由相信,这里必有蹊跷。”
  
      “你要是在这里,都找寻不出秘密,将碎星印记领悟炼化,那就真没希望了。”
  
      宁央道“师兄的厚爱,我必将铭记于心。”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