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三百三十三章 你已经死了!
    “人呢?”
  
      邱扬摇晃着左手,将聂天那一式怒拳灌注的余力,一点点消化后,皱眉看着那块聂天先前站立的荒漠。.:。
  
      “遁法!”
  
      一人轻呼一声,脸‘色’变得凝重了,说道:“这华天果真不凡。他能屡次从狩猎者的围杀中逃脱,依仗的,应该就是这种遁法了。也只有遁法,才能压榨潜力,以身负重伤为代价,瞬间远离。”
  
      “他不过是中天境的修为,强行催遁法,只会让他立即受重伤!”邱扬冷哼一声,道:“遁法不是万能的,我相信他这时候的状态,必然是极差的。你我四人,分散开来,各自朝一个方向追击,一定可以找到他!”
  
      “只要找到他,以他如今的状态,肯定没什么战力!”
  
      “他中天境的修为,应该也无法再次施展这种诡异的遁法。碰到他,他就必死无疑!”
  
      其余人也都对遁法有着了解,全部相信他的判断,马上就依照邱扬的方法,各自分散开来,向四个不同的方向追击。
  
      ……
  
      荒漠一角,沙丘旁,聂天一头栽落。
  
      长距离的星烁,不但需要耗费众多的星辰之力,也会对血‘肉’之躯造成反噬。
  
      以前的几次,他每施展一会长途星烁,都会身负重伤。
  
      可这趟,和之前几次进行长途的星烁相比,他这具躯体承受的反噬力,似轻微了许多。
  
      只是稍稍琢磨了一下,他就明白因为近期不断以血‘肉’‘精’气和草木‘精’气,一次次淬炼躯体,使得他这具‘肉’身变得愈的强大坚韧。
  
      血‘肉’之躯的强悍,让他在催动星烁时,受到的伤创也变得没有那么可怕。
  
      他慢慢坐起,就在沙丘旁,去凝结丹田内的草木‘精’气,开始治愈血‘肉’的伤创。
  
      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在等候七只天眼的回归。
  
      “薛龙……”他微微眯着眼,有些担心薛龙。
  
      但他更明白,如果他不能‘抽’身离开,薛龙为了庇护他,反而会被耗在原地,更加难以脱身。
  
      只有他走了,薛龙不用为他担心了,才可以选择是继续战斗,还是离开。
  
      他以星烁遁走,就是给了薛龙选择的空间,以薛龙和史辉相当的战力,或许没办法面对史辉和那四个客卿的联手,但如果一心逃离,相信史辉那五人,应该拿薛龙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妈的,真是巧了!”
  
      李琅枫刚离开不久,以史辉为的五人,就寻了上来。
  
      要是李琅枫还在,单单一个李琅枫,就可以让史辉吃不了兜着走。
  
      先天境后期的薛龙,对付邱扬四人,应该也没有什么压力。
  
      而他,也可以‘抽’冷子暗算,绝对可以给史辉五个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他取出一块块灵兽‘肉’,一边思忖着,一边狠狠地撕咬着,以灵兽血‘肉’,辅助草木‘精’气,去尽快治愈体内的伤创。
  
      就在此时,他敏锐地察觉到,蛰伏于心脏的那一道青‘色’血气,骤然绽放出绚烂光耀。
  
      一惊后,他旋即凝神窥视。
  
      他清晰地看到,那一道青‘色’血气内,一条条血脉晶链,内部浮现出众多繁复‘精’美的线条。
  
      血脉晶链,在青‘色’血气的包裹下,不断地甩动着,像是青‘色’晶体幻化而成的灵蛇。
  
      只有小指粗细的青‘色’血气,放大去看,能现里面‘交’织着许许多多的纤细如的血脉晶链。
  
      此刻,有新的血脉晶链,似在青‘色’血气内生长出来。
  
      新生出来的血脉晶链内,许多繁复的光线,似烙印着生命奥义的秘密。
  
      一个模糊的讯念,从那一道青‘色’血气内,新生出来的血脉晶链内滋生,几乎在一霎那,就深深烙印在他的灵魂深处。
  
      生命血脉,天赋——生命潜隐!
  
      那段模糊的讯念,烙印灵魂以后,瞬间变得清晰明了。
  
      不需要他去细致感悟,他就明白了那生命潜隐的奥妙,知道了施展的方式,知道了该如何去运用。
  
      下意识地,他依照新觉醒的血脉天赋,去‘激’生命潜隐。
  
      “嗤嗤!”
  
      从那一道青‘色’血气内,飞逸出‘蒙’‘蒙’青‘色’光耀,光耀几乎在眨眼间,就充斥于他的体内脏腑。
  
      他体内蓬勃的血气,生命的动向,迅隐去。
  
      坐在沙丘旁的他,分明是一个人,可他却没有散出任何生灵的气息。
  
      他自己凝神觉察,也现此刻的自己,就像是一块石头,像是一片土,或是无处不在的沙砾。
  
      没有丝毫的生命气息,没有一点血‘肉’‘波’‘荡’,没有一丝灵气散逸。
  
      “生命潜隐!所有的生机,都被遮掩,如化石,如沙土!”他眼睛陡然一亮。
  
      新诞生出来的血脉天赋,在他脑海中简单地过了一遍,他就领悟到其‘精’髓,知道如何使用,能够将这生命潜隐给挥出最佳的妙用。
  
      凡境以下,‘精’神力没有蜕变为魂力的炼气士,感知周边动静的方式,都是通过生命动向。
  
      他催生命潜隐,随便找个地方一藏,那些先天境的炼气士,即便就在他身旁,以‘精’神意识感知,也会一无所获。
  
      譬如这次,他现在就埋在沙丘中,‘激’出生命潜隐。
  
      以邱扬为的那四个先天境中期的炼气士,就算都站在他身旁数米,一个个全部都以‘精’神意识来巡察,也不能觉到他。
  
      生命潜隐,先能躲避追逐,能够在重伤之下,逃脱强者的追杀。
  
      另外,这还是一种偷袭的妙法!
  
      在施展出生命潜隐后,他在接近敌人时,对方根本毫无所察!
  
      “偷袭神技!”
  
      一连串念头,从他脑海中迅过来,他突然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想到就做,他突然一跃而起,先中止生命潜隐,立即朝着遁来的方向掠去。
  
      他开始着手安排。
  
      一会后,他重新回归,就在那沙丘旁,挖了一个沙‘洞’,将自己埋在里面。
  
      人在沙‘洞’内,他以灵力将撕裂下来的,一片染血的衣衫,轻轻盖在沙‘洞’上方。
  
      在那染血的衣衫上,还有几个很小的字迹,字迹也来源于他。
  
      之后,他便耐心等待。
  
      一刻钟后。
  
      四人当中,名为商志的原血骷髅的客卿,飞驰在夜幕下的荒漠。
  
      他鼻翼轻轻一动,嗅到了血腥味。
  
      他迅掠去,不久就看到冰冷的沙地上,有着几滴还没有干涸的鲜血。
  
      他在那几滴鲜血处停住,低头看了一下,嘿嘿一笑,道:“看来我的运气不错,‘摸’对方向了。”
  
      他再次飞驰。
  
      之后的途中,他又先后两次,看到了沙地上滴落的鲜血。
  
      商志愈肯定,他选择的方向,就是聂天的遁离轨迹。
  
      过了一会儿,他来到那沙丘旁,一眼就看到在沙丘的周边,有一块被鲜血染红的衣衫,在那衣衫上,似乎还有几个小小的字迹。
  
      “咦?”
  
      商志满脸好奇,因为是深夜,加上离的远,他看不清衣衫上的字迹。
  
      他于是凑上前,并蹲下身子,身上去抓那件染血的衣衫。
  
      从始至终,商志都释放着‘精’神意识,将周边笼罩,也在以他独特的秘法,找寻聂天的生命踪迹。
  
      可他在的‘精’神感应中,附近没有丝毫的生命‘波’动,也没有异常的凝聚着的灵力释放。
  
      他伸出手,将那件染血的衣衫,抓住时,凑上前仔细一看,才看清那染血衣衫上的一行小字——你已经死了。
  
      商志一呆。
  
      就在他思考着,那染血衣衫上,为何会留下这么一行字时,从他蹲伏着的沙丘底部,陡然传来一股凶猛狂暴的生命‘波’动。
  
      在他感觉到那股澎湃的血‘肉’气息,忽然间爆出来时,他就意识到了不妥。
  
      可离的如此之近,猝不及防下,他根本没办法做出有效的抵挡。
  
      剧痛,霎那之间,就从他腰腹处传来。
  
      他低头一看,就看到一柄在夜幕下火焰熊熊的阔剑,刺穿了他的‘胸’腹。
  
      与此同时,沙土爆‘射’,朝天躺着的聂天,骤然显现而出,并一拳轰向他‘胸’口。
  
      “嘭!”
  
      商志飞向天空,那一柄阔剑内,蕴藏的炽烈火焰力量,迅涌现出来,将他脏腑烧毁。
  
      他冲向到最高点,慢慢坠落时,就生出永坠冰冷死亡深渊的感觉。
  
      然后,他终于明白了那一行字的含义。
  
      ——你已经死了。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