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三百四十九章 众生百态
    ♂,
  
      华暮说是到了凌云宗,其实离凌云山还有一截路。
  
      站在逸电舟上方,聂天目视前方,能看到凌云山云雾缭绕。
  
      但他们如今所在的位置,离黑云城反而更近一点,不过那华暮,似乎刻意想要避过黑云城。
  
      “我师父如今可在凌云宗?”聂天轻声道。
  
      华暮摇头,“暂时不在。”
  
      “去了何处?”聂天好奇道。
  
      “为凌云宗找寻后路啊。”华暮一脸无奈,“你师傅对你是非常有信心的,奈何凌云宗内部的很多人,都不认为你还能回归离天域。在那些人的心中,即便你还活着,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将碎星印记炼化。”
  
      “更何况,你消失前,也仅仅只有两枚碎星印记。另外一枚碎星印记,在宁央手中,众人皆知。”
  
      “只有三枚碎星印记合一,才能封禁裂开的空间缝隙,将离天域的局势稳定。”
  
      “很多人都觉得,你就算活着,还没有来到离天域,整个离天域都被魔气淹没了。到时,妖魔将会汹涌而来,让离天域再次成为妖魔的乐园。”
  
      “因此,凌云宗内部恳求你师傅,去其它的域界,为凌云宗寻觅一个落脚地。”
  
      “他被迫去了百战域。”
  
      听完华暮的讲述,聂天皱着眉头,道:“我在离天域的亲人,也就外公大姨,还有我师傅。他们三个如今都不在,我倒也不着急去凌云宗了。华先生,不介意的话,能否送我去黑云城,我想看看。”
  
      此言一出,华暮忽然沉默了。
  
      聂天哑然,“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华暮苦笑,“来凌云宗时,我就刻意远离黑云城,即便是绕路,也不想你从黑云城经过。其实,我是不愿意你进黑云城,不想你看到更肮脏的一面。”
  
      他越是这么说,聂天越是好奇,更加坚持,“我在青幻界,天门内,包括裂空域,都经历了很多事情。我不再是你眼中的那个孩子,我想,我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所看到的一切。”
  
      “那些肮脏面,也是我成长的一部分,希望你明白。”
  
      “好吧。”华暮轻叹一声,旋即不再坚持,改变了逸电舟的行驶方向,往黑云城转道。
  
      能翱翔天际的飞行灵器,在玄天域等域界都极为少见,离天域更加是不太可能遇到。
  
      逸电舟即便低空飞行,因为被华暮遮掩了气息和踪迹,外人也很难察觉。
  
      逸电舟往黑云城而来时,聂天俯瞰下方,只看到黑云城附近的农田一片荒芜,似再没有种植的痕迹。
  
      以前的时候,黑云城周边也颇为热闹,农夫都在辛勤劳作,日夜忙碌。
  
      但如今,他只看到那些农庄的农夫,都懒散地坐着门前,面色灰暗,眼中似瞧不出生机。
  
      那些人虽然活着,似乎心已经提前死去了。
  
      快要降临黑云城时,华暮寻了一个僻静地,让逸电舟落下,聂天想了想,将董百劫赠予他的那一幅面具戴上,对华暮和裴琦琦说道:“我想在城内多看看。”
  
      “也好。”华暮点头,旋即对裴琦琦说道:“琦琦,你也换一张脸吧。离天域如今有点古怪,以你的容颜,很容易招惹不必要的是非。”
  
      “哦。”裴琦琦从储物戒内,取出一张模样平凡的面具,也轻轻敷在脸上。
  
      之后,一行三人才悄悄进城。
  
      进了黑云城,聂天没有急于去聂家,也没有去安家,就在黑云城没有目的的行走着,以自己的眼睛,去看黑云城生了什么。
  
      他随后看到,黑云城的人,和城外的那些农夫一样,明明活着,却仿佛已死去。
  
      大多数的人,都是眼神麻木,似乎在坐吃等死。
  
      一些稍稍有点实力的,则是持强凌弱,尽情宣泄自身负面的**,众多青楼,吃喝之多,都在上演着末日来袭的最后疯狂。
  
      城内的各个角落,各个街区,日夜都有血腥的战斗上演。
  
      抢掠,烧杀,奸&淫,无处不在。
  
      以前,维持着黑云城安定的三大家族,安家,云家和聂家,似乎都坐视不理,不再去管城内的安定。
  
      夜里,每家每户都紧锁着房门,不敢外出。
  
      从那锁死的房内内,能隐隐听到妇人的哭泣声,男人酒后的咒骂声,还有孩童无力的劝说声。
  
      整个黑云城,都弥漫在绝望和疯狂的可怕氛围,炼气士无心修炼,只顾着享乐痛快,一个不顺心就大开杀戒。
  
      凡人,不再劳作,以余粮浑浑噩噩度日,麻木地等候着妖魔入的侵,末日到来的那条。
  
      在城内游荡了一天,果真如华暮所言,他看到了人性各自丑陋肮脏的一面,看不到希望的日子,逼的太多人成为了疯子。
  
      出乎聂天意料之外的,在云家灭族以后,如今黑云城的最强势力,也并非安家和聂家。
  
      反而是以前寒石城的袁家。
  
      袁家所在的寒石城,遭受陨石的轰击,城池几乎被摧毁,损伤惨重的袁家,从此离开了寒石城,迁移到了黑云城。
  
      袁家的到来,取代了云家的地位,成为了黑云城最强大的家族。
  
      初始的时候,因为聂天的耀目,袁家并不敢去动聂家,但随着聂天的销声匿迹,随着所有人对聂天的埋怨和痛恨,加上聂东海和聂茜,被巫寂悄悄送到了百战域,袁家就肆无忌惮地对付聂家。
  
      包括安家。
  
      袁家的后台,本是灰谷,灰谷被妖魔攻陷后,导致灰谷几乎从离天域除名。
  
      只有极少一部分,从灰谷逃脱,袁家的袁娴,为灰谷的一名谷主,她运气不错,是少数逃过一劫者。
  
      袁娴,也成为了灰谷,仅存着的一股力量。
  
      灰谷的厄运,让各方势力为之同情,在离天域遭受大劫时,各宗屏弃前嫌,空前团结。
  
      袁娴,如今代表着灰谷,做为灰谷最后一股力量,他们被各方都照顾着。
  
      也是如此,袁家入驻黑云城,凌云宗那边都没有多说什么。
  
      以前安家的靠山,乃是灵宝阁,灵宝阁经历赤炎山脉的变故后,也损失巨大,后来妖魔的入侵,又被斩杀了众多同门。
  
      灵宝阁虽然没有被除名,却是各方最弱的一个宗门了。
  
      可安家,如今连这个最弱的宗门靠山,都失去了。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安家的安诗怡,带着她妹妹,在灵宝阁实在过不下去了,就悄悄去了血宗。
  
      安诗怡姐妹,被血宗的宗主黎婧,看在聂天的面子上接纳,提供庇护。
  
      然而,血宗虽然接纳了安诗怡姐妹,但在血宗的内部,很多人并不喜欢安家,没有接纳安家这个家族。
  
      安诗怡姐妹的背叛,也让灵宝阁将安家剔除在外,这使得安家连靠山都没了。
  
      常年依附凌云宗的聂家,因聂东海、聂茜的离开,因聂天的原因,又一次被凌云宗内部的一些人厌恶。
  
      名义上属于凌云宗的聂家,其实也未能得到凌云宗的特别照顾,加上很多人都觉得离天域的破败和绝望,都是因聂天而引起的,这让聂家也成为了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城内的很多炼气士,包括自知必死的凡人,都对聂家借机生事,让聂家人每一次出门,都变得凶险重重。
  
      迁移黑云城的袁家,更是肆意对安家和聂家动手,安家和聂家的一些族人,外出时,会遭受种种“意外”,横尸长街。
  
      在城内游荡几番,聂天自然而然地,往聂家的方向行去。
  
      一路上,华暮和裴琦琦两人,都只是默默跟随,不一言。
  
      华暮什么都经历过,什么都见识过,他对黑云城的种种恶劣事件,见怪不怪,内心早已麻木。
  
      反倒是裴琦琦,似乎也没有见过,在末日来袭笼罩人心时,一座城池会滋生出如此多的邪恶。
  
      她一路行来,黛眉始终紧皱着,脸上流露出若有所思地神情。
  
      聂天所看到的那些,她也是次经历,似乎也不震撼不小。
  
      就在快要到聂家时,聂天看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熟人——聂幽。
  
      聂幽这丫头,是他在聂家,所感受到的,为数不多的,能让他有亲情感的人。
  
      时隔数年,聂幽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只是体型有些消瘦,而境界,依然仅仅是炼气九层,尚未跨入后天。
  
      聂幽似偷偷出了门,如今在悄悄返回聂家时,被人给盯上了。
  
      一条清冷的街道,聂幽在低着头迅前行时,突然被两个后天境中期的炼气士截住。
  
      而这时,聂天、华暮、裴琦琦三人,刚好出现在街头。
  
      聂天眼神阴冷,站在街头停住,相隔数十米,远远看着那两个分明是袁家的炼气士。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