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不慎受伤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离黑水潭有段距离的一座矮山处。
  
  以詹塬、聂东海为首的凌云宗众人,通过灵石,逐渐恢复了战力。
  
  “你们听到没有?”境界最高的詹塬,皱着眉头,说道:“从黑水潭的方向,传来了嚷嚷声,似乎有人在战斗。”
  
  姜灵珠一脸惧意,“一定是那些家伙,又在对附近的队伍动手了!”
  
  比詹塬境界略低,丹田恢复的聂东海,忽然一脸黯然地笑了笑,说道:“兴许是很久没有见小天,太过于想念了,我刚刚恍惚间,仿佛听到了他的声音。”
  
  他在先天境初期,听觉比其他人远不少,他和詹塬一样,也听到从黑水潭传来的声音。
  
  只是因为离黑水潭还是有些远,他并不能准确听到声音的意思,只能隐隐确定声音有男有女。
  
  其中的一个声音,似乎是他这些年日夜担忧的聂天。
  
  可就连他自己,都怀疑是因为太想念聂天,而出现的幻觉。
  
  这里是百战域,聂天岂会莫名其妙出现于此?
  
  “爹爹,肯定是你太担忧小天了。”聂茜轻声叹息,说道:“听说他去了离天域,去了玄天域,最后到了千绝域。可他偏偏拒绝了天宫的美意,也不知道他想些什么心思。既然没有去天宫,他必然是留在千绝域了,不可能突然到百战域的。”
  
  发生在外界的变故,也传来了此地,不久前他们偶遇胥山,也从胥山的口中,知道了一点聂天的近况。
  
  聂东海和聂茜,都为聂天感到骄傲,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聂天真的来了百战域。
  
  “该回去了。”詹塬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们要回水月城,也需经过黑水潭。在我来看,那些在黑水潭附近大开杀戒的家伙,我们想要轻易避过并不容易。与其如此,不如……趁着他们和其他人战斗,迅速地穿过黑水潭。”
  
  “确实是条出路。”聂东海表示赞同。
  
  一看到他同意了,詹塬霍然而起,喝道:“既然如此,大家迅速出发,尽可能避过那些人,以最快的速度越过黑水潭!这一趟,我们收获还不错,可以通过董家的传送阵,直达水月城!”
  
  “好!”众人都同意了。
  
  于是,他们都一一起身,拿出灵器,也都快速向黑水潭靠拢。
  
  ……
  
  黑水潭岸边。
  
  “叮当!”
  
  聂天挥动着炎星,不断碰击着关越袭来的鬼爪。
  
  每一次炎星和鬼爪的碰触,聂天都身形巨震,虎口发麻。
  
  从黑泽域而来的关越,毕竟是先天境中期的修为,体内灵力精纯而又浑厚,他附在鬼爪内的灵力,惊人至极。
  
  聂天能勉强抗衡,所依仗着的,一方面是丹田灵海内的灵力属性驳杂繁多。
  
  另一方面,则是聂天本身体魄强悍无比,能承受的冲击力,要远远超过常人。
  
  只是,他和那关越的战斗,依然是未尽全力。
  
  他没有营造出混乱磁场,没有真正动用碎星决的秘法,也没有施展出怒拳的威慑。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并非真心帮董丽卖命,他是在董丽的胁迫下,不得已才动手。
  
  在他来看,只要自己冒头了,随便挑选一个黑泽域的炼气士缠斗,将时间消磨下去,就算是给了董丽交代了。
  
  “呼呼呼!”
  
  然而,一心只想消磨时间的聂天,去见天上浮现的爪影,渐渐密集。
  
  关越像是一头人形苍鹰,不断腾空而去,又倏然落地。
  
  他那鬼爪带动出来的爪影,渐渐化为一个个爪印,在空中凝而不散,每一个爪印内都含有不弱的灵力波动。
  
  慢慢地,在聂天周边的空中,已充斥了数百个爪印。
  
  那些爪印隐隐约约间,似乎还形成了一个诡异的阵法,相互之间的缝隙,越来越细小。
  
  那种缭绕不散的腥臭味,从一个个爪印内释放出来,渐渐弥漫到聂天周边十米范围。
  
  自知那腥臭味含有毒素的聂天,早已闭住呼吸,以免将毒素嗅到脏腑。
  
  “小子!你杀了我弟弟,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不断腾空又飞落的关越,倏地停住,他两手上的鬼爪利刃,闪烁着绿色的寒光。
  
  一条条天眼能窥视到的纤细丝线,和漂浮在半空中,数百个爪印连接起来,丝线的一段,缠绕在他手上的鬼爪。
  
  “呼啦!”
  
  关越猛地往下一拽。
  
  漫天的爪印,像是被一张巨网兜住的数百鱼群,轰然罩落下来。
  
  数百股灵力波动,从那些爪印中倏地爆发出来,一股远远超出聂天想象的恐怖灵力震荡波,如山崩地裂。
  
  “轰隆隆!”
  
  聂天脚旁的大地中,也猛地滋生出爪印,爪印炸裂着,令他所站着的大地,都在震荡不休。
  
  一股股相互有着联系的震荡波,从地底之中,从头顶天空,不断轰发着。
  
  爪印忽如倾盆大雨轰落!
  
  一个个爪印,落地聂天身上时,他都猛然一震,犹如被铁锤轰击。
  
  “噗!”
  
  强壮如他,承受了众多爪印的坠落,也喷出了一口鲜血。
  
  一味想着消磨时间,没有尽全力出手的他,自食恶果,反而被关越悄然构建出来的一种秘术,给重创了。
  
  远处。
  
  指使着三股人族炼气士,命令他们和那些黑泽域来人厮杀的董丽,优哉游哉。
  
  她那明熠的眸子,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停留在聂天的身上,她似乎始终在关注着聂天的一举一动。
  
  曾经和聂天有过战斗,耗费重兵在破灭城外面的荒漠和旷野,都没有将聂天干掉的董丽,比任何人都清楚聂天的真实战力。
  
  她早就知道,聂天的真实力量,远远超过本身的境界!
  
  毕竟,聂天乃是在天宫内,从陨星之地各大古老炼气士宗门,那些天之骄子手中夺取两枚碎星印记的变态。
  
  她在返回百战域不久,知道聂天在离天域、玄天域、千绝域出现,并封禁空间缝隙时,就知道天宫这一代最强悍的宁央,恐怕都栽在了聂天的手中。
  
  如此聂天,早已被她视为最不可通过境界来衡量实力的人物。
  
  这一点,从刚刚聂天突然冒出,瞬间袭杀了一个先天境初期者时,就可证明一二。
  
  这样的聂天,和黑泽域一个先天境中期者,始终缠斗不休,聂天那糊弄的心思,她早已看穿。
  
  此刻,看着消磨时间的聂天,突然吃了个闷亏,反而被对手重创了,她禁不住咯咯娇笑出声。
  
  她那妩媚美艳的脸上,满是快意,扬声喝道:“华天,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
  
  看到聂天被伤,她就想起当年在幻空山脉的密林,她暗算死沈维,聂天突然冒出来,假借爱慕她之名,靠近她,并且从背后挟持她,一边以言语调戏她,一边毫不客气轻薄她的往事。
  
  最近半年,她每每在闲暇时,在修炼空隙,都会时不时在脑海中浮现那一幕幕画面。
  
  身为董家之主的掌上明珠,从小众星捧月的她,一直将天下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将那些对她有邪心者,一个个悄然除掉。
  
  遇到聂天之前,她从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从没有被男人如此戏弄过!
  
  在她的眼中,聂天早已成为了她的一个心魔,欲除之而后快!
  
  也是如此,一看到聂天吃瘪,被黑泽域的炼气士暗算,她当真是欣喜如狂,激动地直接就嚷嚷开来。
  
  至于黑泽域的那些炼气士,还有那三个队伍,比起聂天被暗算伤到来,简直不值一提。
  
  这趟,她过来的真正目的,就是聂天!其它的事情,其实都引不起她的丝毫兴趣。
  
  “这个贱人!”听到她欢喜调笑的聂天,暗暗咒骂。
  
  ……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