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四百三十九章 苦寻者
    山腰洞口。
  
      身为高级炼器师的蒋博,唤出一物。
  
      那锥形器物,刺入红色岩壁,“突突突”地不断深入着,直达火山中央。
  
      不多时,就有炽热火焰,混杂着岩浆汁水,和那锥形器物一同返回。
  
      蒋博不慌不忙地,取出一个巨大铜鼎,令铜鼎坐落于流淌着岩浆火水的洞口下方,并施展精妙的火焰法决,从那飞落下来的火水当中,凝炼出可供铜鼎炼器所有的地火精华。
  
      旋即,他又从旁边堆积如山的种种灵材内,按照顺序挑选出灵材,放入铜鼎内。
  
      一个个精妙的法决,化为团团灵光,打在那铜鼎上。
  
      铜鼎表面的众多火焰图案,都变得火光熠熠,鼎内的灵材也因地火精华而逐渐熔炼。
  
      洞口。
  
      先天境后期的吕申,远远看向聂天和董丽所在地,耐心等候。
  
      因聂天和董丽离开不久,便选择驻足不前,这让吕申更加不着急。
  
      董丽和聂天的位置,尚未逃脱他精神意识的感知范围,那种距离……只要他行动开来,将会在很短时间内,就截住董丽和聂天。
  
      他时不时地看向洞内的蒋博,看着蒋博以他准备的种种灵材,着手炼器。
  
      在聂天和董丽没有异动,没有走出他感知范围前,他也不想过早动手,以免蒋博分心,让他的那件炼器出现意外。
  
      与此同时。
  
      聂天在火焰溪河旁边一块赤红岩石上静坐,拿出他在董家购买的灵兽肉,以旁边溪河内的火焰将灵兽肉烤熟,和董丽分而食之。
  
      其间,他也凭借着和炎龙铠的微妙联系,暗暗感知。
  
      在他的感觉中,炎龙铠已沉落于火焰之心,就处于一处岩浆炽烈奇地,悄然吸纳着炎能。
  
      过了一会,他吞食的灵兽肉,在他体内散逸为一缕缕血肉精气。
  
      血肉精气倏一产生,盘踞于他心脏处的那一道青色血气,就贪婪地吸纳着。
  
      这趟,因炎龙铠处于火山之心,所以没有与那道青色血气进行抢食。
  
      每一缕滋生出来的血肉精气,都被那道青色血气扯入心脏,化为了那道青色血气的一部分。
  
      当所有的血肉精气,都被那道青色血气吞食以后,那青色血气没有重新蛰伏。
  
      聂天略显惊讶,以心神感知。
  
      那条青色血气,始终有三层,最外层为青色的血气,青色血气内部,则是一条条血脉晶链,血脉晶链内,则是闪烁着青色光点,每一个青色光点内,都仿佛烙印着生命血脉的某种奇奥。
  
      此刻,在其中几条血脉晶链内,有众多青色光点忽闪烁不定。
  
      “咦?”
  
      聂天暗暗惊奇,他记得只有在生命血脉,吸纳了足够的血肉精气,经过一段时间的蛰伏,诞生出全新血脉天赋时,那些混杂于血脉晶链的青色光点,才会变得璀璨夺目,将一种生命血脉的神妙给形成。
  
      而此时,在他的感觉中,那道青色血气尚未积累到足够多的血肉精气,应该还没有到蜕变的地步。
  
      那几条血脉晶链内的青色光点,也只是闪烁不定,并非光芒大盛。
  
      这也不是新的血脉天赋即将诞生的征兆。
  
      奇异也没有持续太久,那几条血脉晶链内的青色光点,忽闪忽闪了一阵子,也就平息了下来。
  
      一切又恢复原状。
  
      聂天也没有放在心上,修炼之余,时而感知着炎龙铠的动向。
  
      时间匆匆,转眼过了两天。
  
      矮山处的吕申和蒋博,暂时还没有异常,也没有找寻过来。
  
      “那家伙倒是耐得住性子。”旁边岩石上的董丽,哼了一声,说道:“他应该是觉得我们在附近,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所以才不着急。聂天,我们也不必继续等候了,炼器师开始炼器了,我们回去吧。”
  
      “他要保护那炼器师,以免炼器失败,必然束手束脚。”
  
      “我们联手攻击他,将麻烦趁早解决吧,以免炎龙铠出现时,被他所见。他要一心逃跑的话,我们也未必就能留住他,还可能将炎龙铠暴露。”
  
      “好。”聂天点头。
  
      可就在他们欲要行动时,聂天通过一只天眼,看到一名的老者,途径与此。
  
      那老者,沿着他和董丽所在的路,先到了矮山下。
  
      老者在先天境后期,可看着要比吕申苍老许多,脸色灰暗,眼中似乎蒙着一层淡淡死气。
  
      他站在山脚下,仰望着山腰洞口的吕申。
  
      吕申也冷冷看着他。
  
      只看了一会儿,老者就轻叹一声,继续前行。
  
      不多时,老者又出现于聂天和董丽这边。
  
      “两位小友,你们在周边,有没有感应有草木精气忽地浓郁之地?”老者轻声询问。
  
      董丽看了他一眼,似乎就知道了他的情况,也知道了他的来历,于是摇头,说道:“没有。你别浪费时间了,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游荡于此,根本就是浪费时间。你有那功夫,还不如将余生遗憾之事做了,然后静候死亡。”
  
      “不甘心啊。”老者苦涩一笑,喃喃自语:“有人说,在周边的某处,有草木精气惊鸿一现,我总要试试的。”
  
      这般说着,他便越过聂天和董丽,一脸麻木地继续前行,背影显得凄凉落寞。
  
      董丽看着他渐行渐远,道:“类似的传言,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我来荒城时,就听过这样的说法,说有浓郁的草木精气,忽地被人察觉。只是,这样的说法,在大荒域的各个不同位置。”
  
      “他就快要死了。”聂天感叹道。
  
      只看了那老者一眼,他就能清晰地感觉到,此人的寿龄即将到尽头。
  
      此人要么在极短时间内,打破境界桎梏,跨入到凡境,令寿命极限获得突破,要么就是续接寿龄,不然只能等死。
  
      人族的寿龄,和各大异族比起来,有着很大劣势。
  
      很多异族,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就有着千年甚至万年的寿龄,随着血脉的提升,还在不断增加寿龄。
  
      绝大多数的异族,都不会为寿龄烦恼,只需要一点点提升血脉即可。
  
      可人族,初始寿龄极短,必须要一次次突破大境界,才能获得额外寿龄,持续往下修炼。
  
      他师傅巫寂,还有华暮,和从他眼前走过老者一样,都遇到了寿龄将至的麻烦。
  
      “他是快要死了,像他这样的人,我见过太多太多了。”董丽语气冷漠,“很多炼气士,或因为天赋所限,或因为出身卑微,没有强大的家族和宗门依靠,也没有惊人的奇遇,境界的进展极为缓慢。”
  
      “突然有一天,就会发现境界的突破,已赶不上寿龄的流逝,最终郁郁而死。”
  
      “这人,身怀两种不同的修炼属性,分别为五行草木之力和大地之力。”
  
      “修炼的力量属性越多,境界的突破越是缓慢,他在先天境的后期,未能在寿龄将至前,跨入新的境界,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
  
      话到这儿,董丽深深看向他,“比起他,你这家伙虽然修炼三种属性,可你运气太好,比他不知幸运了多少。”
  
      “是啊。”聂天点头同意。
  
      但他并没有告诉董丽,即便他没有一次次的奇遇,没有快速的突破,应该也完全不受寿龄的限制。
  
      他怀有的生命血脉,在他出生的那一刻,仿佛就给他带来了远超常人的寿龄。
  
      他感觉,他即便没有踏上炼气士的修炼之路,浑浑噩噩的,也能活个千年,甚至更久。
  
      “那家伙忍不住了!”董丽突然轻喝一声,冷笑道:“那家伙看到有外人出现,怕夜长梦多,还会再有人闯入,终于忍不住要下手了。”
  
      聂天仰头,也看到吕申从山腰处飞落,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飞掠而来。
  
      “轰隆隆!”
  
      也在此刻,那座蒋博用来炼器的火山,底部传来了一声巨大轰鸣。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