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四百四十章 残魂汇聚!
    那一声轰鸣,震的附近地动不止,就连走了一截的那名老者,都因此留步。
  
      他所在的区域,大地被一条条岩浆溪河,分割成一片片。
  
      他回,好奇地看了一眼那座震动的火山,以独特的秘法悄然感知。
  
      当他意识到,周边并没有异常的草木精气滋生时,便摇了摇头,再次迈步前行。
  
      他从黑泽域远道而来,自觉只有五年左右的寿龄,在生命的末期,他所有的期望,都放在大荒域那个虚无缥缈的传说上,只想找到那个奇地,从中得到一枚生命之果,延续自己的寿命。
  
      除此之外的一切争斗,对他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
  
      他途径矮山时,就注意到吕申的一缕精神意识,不时飘忽向聂天和董丽,明显怀有恶意。
  
      但他并不想理会。
  
      确定那火山的异动,与他想要找寻之地没有关系后,他就不再关注。
  
      岩浆溪河旁,刚站起的聂天,正欲和董丽一道儿,返回那座矮山,对吕申下手,突然神情一怔。
  
      “怎么了?”董丽轻声询问。
  
      聂天轻轻闭上眼。
  
      凭借着和炎龙铠的玄妙感应,他知道此刻炎龙铠,处于火山之心,在岩浆火焰最为炽烈地,快吸纳着炎能。
  
      他能看到,从那火山之心岩浆烈焰内,飞逸出一束束火光。
  
      那一束束火光,似乎才是那座喷涌火山的地火精华,也是炎龙铠真正需要,可供它补充炎能的东西。
  
      在火光飞逝向炎龙铠时,喷涌着的火山内部,因地火精华的急剧流失生了异变。
  
      火山内壁的一块块赤红岩石,突然炸碎,使得山体结构出现大动,才形成了一声巨大轰鸣。
  
      那间聂天和董丽开辟出来,如今供蒋博炼器的山洞,也猛烈震动。
  
      被蒋博以特殊器物凿开,那条通往火焰之心的石道,从中流淌出来的岩浆火焰,居然猛地绽裂。
  
      汹涌的岩浆火水,疯狂注入,让旁边专心炼器的蒋博,出了凄厉惨叫。
  
      因为就在这一霎,被蒋博导引过来的火焰汁水,忽地变得无比的狂暴炽烈。
  
      他那提炼地火精华,不断打出来的精妙火焰法决,也瞬间出乱。
  
      就在他欲图退出山洞内,滚滚岩浆火水,填满了那巨大铜鼎,还流淌到他身上。
  
      他掐动灵诀的一只手,还有半边身子,突然燃烧开来。
  
      “吕申!”
  
      蒋博厉声尖叫,弃下铜鼎和所有灵材,就欲冲出山洞。
  
      “轰隆隆!”
  
      然而,山体的巨震,令洞顶的石块猛地坠落下来。
  
      蒋博逃离山洞的躯体,被一块巨石砸中,直接就被砸的趴在地上。
  
      而此刻,打算对聂天、董丽动手的吕申,根本就不在洞口,反而正在滑落下山。
  
      吕申听到他的惨叫,不敢犹豫,立即掉头。
  
      可等到吕申回到洞口时,蒋博早已被充满山洞的岩浆烈焰给淹没,就连急匆匆回来的吕申,也被猛地喷涌出来的一道火焰火流给溅射到。
  
      吕申的腰腹,还有半条腿,沾上岩浆火水时,也立即燃烧开来。
  
      他龇牙咧嘴地叫嚷着,再也顾不上蒋博和他那件未完成的炼器,跌跌撞撞的,从不断喷涌烈焰火流的山洞飞落。
  
      “呼!”
  
      一道巨大的岩浆火流,从那洞口灌泄下来,他不得不连续变幻方向,才惊险万分地避让掉。
  
      等他终于来到山脚下,他那沾染了岩浆烈焰的腰腹和半条腿,痛的他眼泪都流了出来。
  
      “真是惨啊。”
  
      董丽悄然而至,她站都站不稳的吕申前方,猫哭耗子地说道:“一个被岩浆烈焰吞没,另一个也因此而重伤,怎会就这么倒霉呢?”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报应?”她撇了撇嘴,“真是多谢你了,要不是你将我们从那山洞驱逐,或许我们这对你说的‘狗男女’,和你那个炼器师朋友一样,也被岩浆火液给吞没了。”
  
      聂天也慢悠悠地走来,看着腰腹和半条腿被烧的惨不忍睹的吕申,并没有一丝同情。
  
      受了重伤的吕申,不但毫无悔意,眸中反而迸射出强烈杀机,“**!老子就算受了伤,想要斩杀你们这对狗男女,依然轻而易举!”
  
      巨变下,一肚子怒火的吕申,抬手就向董丽射来三支箭。
  
      三支箭,由金铁淬炼而成,倏一闪现,就绽出灿然金光,一股凌厉至极的金锐之力,似混杂着精神意识。
  
      “当当当!”
  
      三支箭全部射在董丽的兽骨盾牌。
  
      董丽闷哼一声,只觉得持盾的那只手,酸痛无比。
  
      三股锋利的金锐之力,夹杂着吕申的精神意识,猛地刺向她灵魂识海。
  
      黑凤的啼鸣,从她脑海响起,她动用了兽魂的力量,才勉强止住那吕申附加在三支箭中的精神冲击。
  
      “呼!”
  
      董丽随手掷出青色锥子,直射吕申胸口,吕申惊叫一声,身势不稳地连忙暴退。
  
      聂天冷哼一声,倏然以短途星烁,出现于吕申背后,炎星毫不迟疑地刺向吕申后心。
  
      “喀嚓!”
  
      炎星入体的那一霎,他听到了一声金铁异响。
  
      修炼金之属性力量的吕申,聚集所有金之灵力,在背后形成一个金色光盾。
  
      可那金色光盾,也仅仅持续数秒,随着聂天转动手腕,为炎星注入一股股不同属性的力量,金色光盾骤然爆碎。
  
      光盾碎灭时,吕申大叫不妙,试图逃遁。
  
      可这时董丽的那青色锥子,却倏然而至,扎入吕申脖颈。
  
      吕申含恨而亡。
  
      董丽一言不走过来,将青色锥子拔出,蹲伏着,褪下吕申的储物戒,以神识查探了一下,才骂道:“穷的简直不能看。”
  
      吕申的储物戒内,除了几百块灵石外,几乎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
  
      她并不知道,吕申为了让蒋博炼制那件灵器,变卖了所有,才勉强聚齐炼制那件灵器所需要的材料,又额外付给了蒋博五万灵石,所以穷迫如此。
  
      失望透顶的董丽,将吕申的储物戒,还有那三支箭收起,一点没有分给聂天的意思。
  
      聂天也无所谓。
  
      “嗯?”
  
      这时,他感应到藏于储物手环的冥魂珠,似微微闪亮了一下。
  
      他略显惊讶,因董丽知晓冥魂珠的存在,就随手取出。
  
      冥魂珠一出来,他就察觉到异常。
  
      原本,死于岩浆淹没之地的蒋博,还有刚死的吕申,灵魂正急剧消散。
  
      正常情况下,两人的所有魂念,很快都会消失于天地间,一丝不剩。
  
      可在冥魂珠出现时,那两人的残魂,不但停止了消散,居然还化为一缕缕天眼可以看见的魂烟,飞入冥魂珠。
  
      仅仅数秒,蒋博和吕申的残魂,都逸入了冥魂珠。
  
      空空荡荡的冥魂珠,多了蒋博和吕申的残魂,内部似漂浮着微不可见的魂丝。
  
      “什么情况?”董丽看着那闪烁微弱青光的冥魂珠,惊奇地问道。
  
      聂天果断地将冥魂珠收起,神情自若,淡淡地说道:“没什么。”
  
      “不对!”董丽冷哼一声,联想起在暗冥域湖泊处,所见的冥魂珠的异状,忽地醒悟过来,“它吸纳了那两人的残魂?”
  
      见她也看出来了,聂天才说:“似乎是的。”
  
      董丽大惊失色,“这,这东西的存在,竟然可以改变魂魄消失于天地的自然规则,将没有散尽的残魂吸纳?!”
  
      “好像是这样。”聂天答道。
  
      董丽娇躯微颤。
  
      她一通百通,突然道:“冥魂珠内部,之前积蓄的众多鬼物和残魂呢?”
  
      “那个,被我炼化了。”聂天一脸无奈。
  
      “你能将冥魂珠内的鬼物和残魂炼化?”董丽骇然失色,旋即大喜过望,两眼放光地说道:“聂天!不对,我的好弟弟呀!不,你是我亲弟弟!我的那只黑凤兽魂,也是可以吸纳魂力来强大的,你一定要助我!”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