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五百五十五章 强敌!
    仅仅只是一霎那,悬浮于他灵魂识海的九颗碎星,陡然闪耀。书迷楼.
  
      九颗碎星释放出来的光芒,洒向识海,令他感到眩晕不适的异常灵魂波动,似被突然安抚下来。
  
      他瞬间恢复清明。
  
      “咦!”
  
      阿姆斯轻呼一声,显得有些诧异,“先天境的人族,不是应该还没有凝炼魂力么?这家伙……”
  
      他对于人族的种种修炼情况,似乎极为熟悉,本以为聂天遭受不住他的灵魂秘术,会陷入一段恍惚期。
  
      聂天转瞬间,就抵消了他的灵魂秘法,让他颇为意外。
  
      这时,聂天看到那些铠甲的碎片,带着蒙蒙青光,已呼啸而至。
  
      他冷哼一声,以短途星烁,直接挪移到阿姆斯身前。
  
      炎星势若奔雷,虹光爆溢,一刀斩落。
  
      他带动而来的混乱磁场,也在顷刻间,将邪冥的阿姆斯笼罩在内。
  
      可阿姆斯在混乱磁场的扭曲之力下,似乎并没有不适感,除了眉头微皱,灵魂略略受到影响外,好像一切如常。
  
      而以前聂天所遇的人族对手,只要被混乱磁场覆盖,丹田灵海都会出乱,灵魂识海也会扭曲刺痛。
  
      可异族,在混乱磁场中,反倒是安然无恙。
  
      “当!”
  
      阿姆斯抬手,五指突然变得晶莹如青玉,轻轻抵住斩落的炎星刀刃。
  
      一条条青幽血气,从阿姆斯五指间流动着,邪冥的强悍血脉,迸出恐怖力量,狠狠冲击到炎星。
  
      轰然斩落的炎星,仿佛劈砍在金铁之上,光芒溅射。
  
      他灌注在炎星中的,种种不同属性的能量,还没有喷涌出来,就被阿姆斯五指中狂飙出来的青幽血气,冲击的碎散开来。
  
      阿姆斯低低一笑,两眼深处,有游丝般的青色电芒蠕动。
  
      “嗤嗤!”
  
      阿姆斯的另一只手,五指大大张开,遥遥按向聂天胸口。
  
      一个青色光团,内部电芒闪耀着,忽地爆裂,数百丝丝青色电弧,一下子飞扑到聂天胸口和全身。
  
      青色电弧,不仅含有惊人的血肉气息,还烙印着阿姆斯的灵魂秘法。
  
      聂天浑身酸痛无力,像是被一张电网给束缚着,体内灵力的流动,都被限制着,难以挥出应有的威力。
  
      阿姆斯的那只手掌,顺势按在聂天胸口。
  
      聂天生出如被铁山轰撞的感觉,整个人都抛飞起来,轰然坠地。
  
      他急忙稳住身势,依然看到有青幽电芒,还在身上缠绕着,蕴含血肉气息和灵魂秘术的电芒,疯狂地钻向他血肉,要破坏他的筋脉和骨骸。
  
      他的胸口,也在阿姆斯那一按下,胸骨有破损的痕迹。
  
      他急忙施展出天木重生术。
  
      丹田灵海内,精纯的草木之力,被调集开来,化为生机光烁,逸入伤创的胸骨。
  
      与此同时,他的心脏骤然传来激烈跳动声,他血管中的鲜血,仿佛被点燃沸腾。
  
      浓烈的血肉气息,如火山爆,扫荡了来自阿姆斯的青色电弧。
  
      数秒后,阿姆斯施加在他身上的血肉精气,还有附加的灵魂秘法,都像是被狂风吹拂过,荡然无存。
  
      “你……”
  
      邪冥一族的阿姆斯,青色宝石般的眼瞳中,满是惊诧和凝重。
  
      “你竟然没有被我一击轰杀!你不是人族么?为何在你体内,有如此旺盛的生机!那种浓郁暴烈的血肉生机,比起塔戈这样的高阶妖魔,竟然都毫不逊色!”
  
      话音一落,被层层青冥光幕裹住的他,倏地飞逝而来。
  
      拥有四阶血脉的他,比起同等级的灵兽,度快了太多太多。
  
      几乎在眨眼间,他就和聂天近在咫尺,如此近的距离,长刀炎星几乎不可能挥出真实威力。
  
      聂天立即将炎星收入储物戒,就在狭小的空间,和阿姆斯拳脚相向。
  
      “轰轰轰!”
  
      两人肢体的每一次接触,都爆出雷鸣般的轰响,如两头远古蛮兽,在尽情撕咬撞击。
  
      阿姆斯的战斗技艺极其精湛,从一开始,聂天就只能被迫采取守势,在他狂风暴雨般的袭击下,勉强支撑着。
  
      这般令人眼花缭乱的急促战斗,聂天的灵力运转度,似乎都无法跟上。
  
      反倒是那些蕴藏他血肉、骨骼和脏腑中的浓烈血肉精气,才能随心而欲的,轻易延伸到每一根指头。
  
      他勉强以种种灵力,凝聚出来的灵力光幕,也在阿姆斯的暴雨袭击下,被轻易砸碎。
  
      “嘭嘭嘭!”
  
      苦守一地的聂天,手脚如闪电,时而握拳,时而成掌,时而蜷曲身子,时而抬膝撞击。
  
      在他的感觉中,他仿佛被数头凶悍的灵兽,以各类方式狂轰滥炸。
  
      他以生命汲取,从那些异族体内抽离的血肉精气,还有他自身的气血能量,在每一次碰撞时,都在急剧消耗着。
  
      他的灵力,跟不上这种太密集频繁的冲击硬抗,只能以血肉之力死磕。
  
      一直以来,他对于自己近身激斗的战技,还都充满信心。
  
      以前他遇到的大多数人族对手,都过于依赖灵器,还有种种精妙的灵诀。
  
      这导致他在近身格斗时,具备很大的优势,他的血肉之力,躯体的强悍,往往可以让他在近战时处于上风。
  
      当年还在聂家时,他就是以无匹的蛮力,屡屡胜过聂家儿郎。
  
      可这个出自邪冥一族的阿姆斯,却和他以前遇到的所有对手都不同,此人来自邪冥,可生机之旺盛,却是他生平仅见。
  
      根据他师傅巫寂的说法,邪冥,还不是肉身最强大的邪族。
  
      然而,就是这个邪冥族的阿姆斯,贴身而近后,展现出来的恐怖战力,已经令他感到心惊。
  
      酣战半响,随着心脏的急剧跳动,浓烈血气的爆,他血管中的鲜血,渐渐沸腾。
  
      持续的被动,令他心间怒意缭绕,他下意识地强化怒意,勉力调集种种灵力,混杂着旺盛的血肉精气,轰出一拳。
  
      抽离体内近三分之一力量的那一拳,突然在阿姆斯张开的晶莹掌心,再次按来时,狠狠轰击下去。
  
      “嘭!”
  
      拳掌碰触时,始终处于攻击状态的阿姆斯,突喷出一口鲜血,跌跌撞撞暴退。
  
      他身上之前慢慢愈合的细密伤口,又迸裂开来,细密的伤口中,一缕缕鲜血流溢出来。
  
      阿姆斯眼中再次显现惊容,“你究竟是什么人?”
  
      一式怒拳过后,聂天也气血难平,胸口堵得慌。
  
      他释放在外的天眼,也在这难得的喘气期,看到众多翼族,如大鸟飞扑赶来。
  
      聂天深深看了阿姆斯一眼,道:“我说了,我从陨星之地而来。”
  
      “咻!”
  
      声音还没有完全消失,他的踪影,就凭空消失。
  
      阿姆斯脸色冷森,这时刚刚取出一件新的精美战甲,准备穿戴起来,却猛地现聂天已经不在眼前。
  
      他抬头一看,也注意到了那些空中翼族的踪影,咆哮道:“给我滚开!别耽误我的战斗!”
  
      他眉心的棱形晶体,逸出层层肉眼难见的灵魂波纹,开始搜查聂天的气息。
  
      “那个叫聂天的人族小子,是我的对手,谁都不许干涉我和他之间的战斗!”
  
      他怒气冲冲地叫嚷了一番,令所有赶来的翼族族人,都不敢靠近,只是远远看着他,似乎知道他的厉害,和尊贵的身份。
  
      他以邪冥族的灵魂秘法,配合着血脉天赋,略一查探,似乎就判断出聂天离去的方向,猛地追击而去。
  
      一群汇聚而来的翼族族人,听到他的警告后,都不敢跟随,只能乖乖停下。
  
      又过了一阵子,他的弟弟阿布鲁,还有塔戈,也带着邪冥和高阶妖魔来到这里。
  
      ……
  
      ps:还欠着四章,这两天脑袋有点卡,慢慢补,诸位莫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