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五百五十六章 等战
“怎么回事?”阿布鲁看向翼族那名女子,神色阴森,“我哥哥人呢?”
  
  翼族女子尴尬道:“阿姆斯大人,去追杀那个自称聂天的人族小子去了?”
  
  停顿了一下,她又说道:“他不允许我们干涉他和那个人族小子间的战斗。”
  
  “阿姆斯殿下将他视为对手,来了兴趣?”妖魔族的塔戈,极为震惊,“这怎么可能?那些人族,还有被阿姆斯殿下放在眼里的?”
  
  此言一出,汇聚于此的众多邪冥和妖魔,都忽然沉默了。
  
  不多时,一座残破的传送阵,也漂浮而来。
  
  灰岩族的那名大汉,也赶到这里,只询问了一下聂天的模样,就说道:“那人在另外一座海岛,我们灰岩族的传送阵,就是被他被破坏。就连我们,也是因为他的存在,才被迫离开。”
  
  塔戈大惊失色,“就是那个家伙?”
  
  岩山脸色沉重地缓缓点头,“应该不会错,也只有他,才能拥有如此恐怖实力。我族那座传送阵,也是他以人族的通灵至宝,给轰破了一层。”
  
  “岩山,你觉得他如何?”塔戈喝道。
  
  “很强!非常强大,我族的族人,被他轻易轰杀。”岩山郑重其事地说道:“即便是我,也不是那人的对手。”
  
  “连你都不行?”塔戈震惊。
  
  其余的那些异族,也都骇然失色。
  
  在他们的眼中,灰岩族或许只是小族,可岩山却是灰岩族小辈中的异类,血脉极为强悍。
  
  连塔戈和阿布鲁,因妖魔和邪冥最强大的几种血脉,尚未觉醒,都没有把握战胜岩山。
  
  岩山的种族或许不强,可这个岩山已经觉醒了灰岩族数种强悍血脉天赋,他在这座海岛的战力,并不逊色塔戈和阿布鲁。
  
  “难怪他会引起我大哥的兴趣。”阿布鲁脸色连番变幻,沉吟半响后,又突然放松下来,“也好,这种人物既然让我大哥感到好玩,那他……就必死无疑!”
  
  “你们也知道,我大哥和我不同,他这趟之所以没有第一批进来,就是在觉醒我族的核心血脉天赋!”
  
  “他能穿过不稳定的空间缝隙,就说明大哥的那个核心血脉天赋,已经正在觉醒了!”
  
  一众异族,听阿布鲁这么一说,都目显惊惧。
  
  邪冥本就是极为强大的种族,而阿姆斯……更是邪冥族新一代的血脉强者!
  
  这里所有的异族,似乎都认可阿姆斯的恐怖实力,认为既然是他选定的对手,那人就绝无可能存活。
  
  “我大哥的脾气,你们也是知道的。”阿布鲁犹豫了一下,畏惧地说道:“他既然说了那番话,我们就按照他的命令行事吧。别说你们了,就算我是他的弟弟,胆敢违背他的命令,他也敢杀了我。”
  
  众多异族强者,一想起阿姆斯的残忍性格,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放心吧,你们知道我大哥的厉害,他既然出手了,以他掌握的血脉秘术,那个聂天就算是有通天本领,也休想逃过他的追捕。”阿布鲁嘿嘿低笑,“他能躲避我们的搜寻,能潜隐踪迹,却绝对不可能瞒过我大哥!”
  
  其余异族都轻轻点头,显然全部知道阿姆斯血脉的诡异可怕,相信他的战力。
  
  ……
  
  “咻!”
  
  一道星光闪过,聂天连续以星烁秘法,早就从异族的包围圈挣脱。
  
  他出现在黑色大湖另一边,在一个茂密林间显现。
  
  一只只天眼,高悬于天空,还在暗中留意着周边的一举一动。
  
  通过天眼,他也听到了阿布鲁和塔戈等人的对话,居然发现那些聚集的众多异族,因为阿姆斯的一句话,选择放弃围杀他。
  
  所有的异族,似乎都盲目地相信着阿姆斯的战力,认为阿姆斯既然放话出来,他就必死无疑。
  
  “阿姆斯,邪冥一族的血脉强者,应该和人族各宗的天骄种子类似,被视作未来族内的领袖来培养。”
  
  聂天落定后,脸上浮现出异色,心中也肯定了阿姆斯的恐怖战力。
  
  阿姆斯和他之前所遇的那些异族,明显不是一个层次的。
  
  这个邪冥和他先前的战斗,其实还没有施展出恐怖的血脉之力和灵魂秘法,也没有动用邪冥一族的器物。
  
  阿姆斯,只是以爆炸般的恐怖力量,以精妙至极的战技,和他进行贴身缠斗。
  
  他若非在战斗的最后,强行激发出一式怒拳,或许还会始终处于下风。
  
  “那一式从神秘异地,领悟自擎天巨灵的拳术,虽然暴烈无匹,可也实在太耗力量了。”
  
  只轰出一拳,他体内种种不同属性的天地灵气,包括血肉精气,就消耗了将近三分之一。
  
  在他突破到先天境中期后,他相信以同样的一式怒拳,足以将绝大多数的先天境后期者,给轰成爆碎的血肉。
  
  就算是天宫死去的关烨,也抵不住那一式的狂暴之力,瞬间就会粉身碎骨。
  
  可那阿姆斯,仅仅只是吐了一口血,伤口重新绽裂,不但没有死亡,还能活动自若。
  
  而且,阿姆斯和他激战时,穿越空间缝隙所受的重伤,还没有完全恢复。
  
  这样的阿姆斯,如果闯入那片人族活动的海岛,绝对是嗜血杀神,除了他看不透的董百劫,还有得到八级黑凤残骸的董丽,他不知道谁能挡得住。
  
  即便是寒冰阁的玄岢,以聂天的感觉,也不是那阿姆斯的对手。
  
  “咦,竟然寻上来了。”
  
  半响后,聂天就注意到那阿姆斯,居然追寻着他在空气中残留的血肉气息,非常准确地,朝着他追来。
  
  “还想一战?也好。”
  
  聂天咧嘴一笑,定下心来,就准备先恢复点力量,迎接那强敌。
  
  这时,他贴身收藏的音讯石内,传出了董丽的念头。
  
  董丽很久没有收到他传递的讯息,不清楚在海岛上发生了什么,所以担忧他,问问情况。
  
  聂天也意识到,击杀一个翼族族人后,因为看不上翼族那弱小的血肉精气,他没有连续出手。
  
  他没有将最先的战果,告知董丽,用来安抚那边海岛的人族众人。
  
  待到阿姆斯过来,此人强悍的战力,令他都有点束手束脚,导致他有了一个较长的空白期,没有和董丽联系。
  
  他将这边的情况,简单和董丽说了一下,告诉董丽邪冥那边来了一个有点麻烦的对手,让董丽他们继续守着那座海岛,等候他的消息。
  
  之后,他就在原地坐下,取出一块块灵石,准备迅速补充一点力量。
  
  因他不清楚附近,会不会有陌生的异族到达,他随手将那一根根树枝射出,以他为中心,先构建出神秘的阵法。
  
  阵法倏一形成,他就发现十里范围,所有草木当中的力量,都被牵引着,游离向那一层烙印着神秘树纹的绿色光幕。
  
  这座海岛,到处都是溪河植物,草木精气也颇为浓郁。
  
  那出自木族祖地的奇特阵法,似乎天然具备吸纳草木精气的作用,阵法形成霎那,就有精纯的草木之力汇聚过来。
  
  人在绿色光幕底下,他根本没有动用任何木属性的灵材,只是炼化那些草木精气,便觉得神清气爽。
  
  丹田灵海中,那草木漩涡也疯狂旋转着,底部一滴滴草木灵液汇聚。
  
  他动用天木重生术,消耗的草木之力,被极快地补充着。
  
  闭着眼,他凝神感应,能看到他在和阿姆斯一战后,体内很多部位都有细小的破损痕迹。
  
  他再次催发天木重生术。
  
  玄奥的法决一动,那覆盖着他的绿色光幕内,众多神秘的树纹,都蠕动着,进行着神秘排列。
  
  一股股磅礴如海的草木之力,从那绿色光幕中,由神秘树纹汇聚掉灌泄。
  
  那些灌泄而来的绿色能量,犹如一条溪流,直达他躯体。
  
  他体内和阿姆斯一战破碎的伤口,被点点生机勃勃的绿色光烁被充满,那些绿色光烁就像是神秘的针线,极快修补着他的伤势。
  
  “天木重生术还能和这木族祖地的阵法配合!”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