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五百五十八章 晶骨!
之后两天,阿姆斯和聂天连战六次!
  
  每一次战斗,阿姆斯都觉得重创了聂天,认为聂天不死也难有再战之力。
  
  可聂天屡屡在重伤之际,以诡异遁法逃离,待到他寻到聂天时,聂天的伤势竟恢复大半,又有了和他再战的力量!
  
  后来的战斗,阿姆斯竟然生出一种可怕的感觉,聂天似乎在故意引导着他,令自己身受重伤。
  
  强大如阿姆斯,在每次的战斗过后,也都遍体鳞伤。
  
  他不得不依赖灵兽的心脏,直接吞服,以灵兽心脏内滂湃的生机,来助自己恢复。
  
  他越战越是心惊。
  
  后面几次战斗,聂天本来浅薄粗陋的战技,通过和他的激战,似乎被打磨的渐渐凌厉。
  
  不仅如此,聂天屡次重创的那具人族躯体,似变得越来越坚固。
  
  在他的认知中,人族几乎是所有高等生命种族中,躯体最孱弱的一个。
  
  几乎绝大多数的人族强者,也都专注于丹田灵海的凝炼,灵魂的强盛,极少会侧重躯体的淬磨。
  
  这是因为人族的底子太弱,天生没有强悍的血脉,即便想要学他们一样炼化躯体,也很难达到他们的高度。
  
  可这个聂天,血肉之躯强悍的简直非人类,恐怖的恢复力,更是令他心惊。
  
  他都需要通过灵兽的心脏,一枚枚的吞服,才能勉强将重创的躯体恢复。
  
  他往往还没有等伤势完全恢复,只是稳定下来,就会重新踏上追击聂天的脚步。
  
  每一次战斗的间隔,至多两三个时辰而已。
  
  可聂天偏偏会在下次战斗时,又具备旺盛如海的生机,被他轰碎的骨骼,都变得愈强健。
  
  阿姆斯还渐渐觉察出,他第一次战斗时,聂天那被他轰碎的胸骨,在后面他重击时,竟安然无恙。
  
  这种异常,他慢慢留心,然后就现聂天所有被他重击碎裂的骨头,都像是生了蜕变。
  
  “这人究竟是谁?难道……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故意为之,以我为磨刀石,来淬炼自身的体魄?”
  
  阿姆斯又吞下一颗四级灵兽的心脏,运转血脉之力,将那灵兽心脏中蕴含的生机,调集到伤口部位。
  
  他绽裂的伤口,得到那些庞大血肉精气的填充时,又快恢复。
  
  “能够助我短时间恢复躯体伤创的灵兽心脏,只剩下最后一颗了,后面的战斗,如果还是没办法解决那聂天,那就麻烦了。”他暗暗皱眉。
  
  ……
  
  一处古木茵茵之地。
  
  缕缕肉眼可以看到的绿色烟雾,被一层暗绿色光幕牵引凝炼,汇聚为溪河,垂落向聂天。
  
  绿色光幕底下,聂天脸色安详,嘴角还带着欣然的笑意。
  
  他衣衫下的皮肤,散着青绿色的淡淡光芒,那些光芒……源自于皮肉下的一截截骨头!
  
  “”
  
  他以心眼窥察,能看到他浑身一根根骨头,都蜕变为青绿色晶块,绽放着蒙蒙宝光。
  
  就连他细细的手骨、脚骨,也在天木重生术的淬炼下,因刻意的绽裂,被重新淬炼过一番,变得晶莹透亮。
  
  “骨骼凝炼为晶,晶骨,这难道才是天木重生术的真正妙用?”
  
  “晶骨,应该只是天木重生术的某一个阶段吧?在这个晶骨之后,天木重生术的炼体奥术,是否还会产生新的变化?”
  
  “我苦修多年,从未舍弃过躯体的淬炼,前些年吸纳的血肉精气,也有很多融入骨骸和脏腑。”
  
  “如此努力,在刚刚得到天木重生术时,都似乎未能真正进行淬炼。”
  
  “这天木重生术的炼体门槛,也未免太高了一点吧?”
  
  “迄今为止,也还是借助了那阿姆斯,还有七十二根树枝的神妙,加此地浓郁的草木精气,仿佛才完成天木重生术第一个炼体阶段晶骨。”
  
  这般想着,聂天释放在外的天眼,又嗅到阿姆斯的踪迹。
  
  “又来了……”
  
  聂天哑然失笑,悄然站起,将一根根布阵的晶莹树枝收起。
  
  到了这时,他反而不再厌恶阿姆斯,就是因为这个强悍的异族,才逼出他的潜力,令天木重生术展现出本来的面目,并且助他一次次淬炼体魄,完成了天木重生术第一阶段的炼化。
  
  如今晶骨已成,他之前斩杀十几个异族吸纳的血肉精气,也糅合草木之力,在炼化晶骨时尽数耗尽。
  
  在他的感觉中,他体内可以动用的血肉精气,比先前弱了很多。
  
  可这具血肉之躯,即使不动用血肉精气,只是以肢体本身的蛮力,还有坚固程度,似乎都不再惧怕阿姆斯的近身激战。
  
  而且,他通过和阿姆斯的数次战斗,战斗技艺的提升,也极其显著。
  
  他忽然取出炎星,一手持刀,另外一只手五指并拢。
  
  “喀!”
  
  他挥动着炎星,没有灌入种种灵力,一刀砍落。
  
  锋利的炎星,刀刃轻易破开了手指的血肉,但在砍到手骨骨节时,却像是斩到金铁,传来“当”的清脆声响。
  
  炎星的一刀,只能划破皮肉,竟根本不能斩断一根小小的手骨!
  
  凝神去看,他现那根手骨,连裂纹都没有丁点。
  
  聂天眼睛陡然一亮。
  
  这一刀,他虽然没有附加额外的灵力,可是以炎星的锋锐,还有他自身的蛮力,寻常的人族炼气士,没有祭出灵力光幕出来,怕是会被一刀劈成两半。
  
  就算是强悍的灵兽,在这一刀下,恐怕都要受伤。
  
  但他才淬炼的晶骨,却在一刀之威下,骨节安然无恙。
  
  将炎星的刀刃,从血肉从拔出,他再次动用天木重生术,以灵海的草木精气治愈。
  
  手指裂开的伤口,被绿幽幽光烁包围着,迅愈合如初。
  
  聂天脸上的笑容,愈的欢快,笑道:“如果阿姆斯还是那么愚蠢,非要和我贴身战斗,那,他只能去死了。”
  
  他陡然释放出汹涌生机,在阿姆斯的感应中,茂密林间的他,犹如一头咆哮的凶兽,张牙舞爪地等候着猎物到来。
  
  “不同了!完全不同了!这种感觉……”
  
  追击而来的阿姆斯,以血脉秘法略一察看,便轰然巨震,喃喃低语。
  
  不久后,阿姆斯轰然而至。
  
  聂天长笑一声,瞬间就到了阿姆斯眼前,两人和以往数次一样,又立即贴身激斗。
  
  然而,这一次阿姆斯分明感觉到,他轰击在聂天身上的拳头,排山倒海般的爆炸力量,竟然再没有粉碎聂天那怕一根骨节!
  
  反倒是聂天,在举手投足间,即便小小指头按下来的力量,都能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痕迹。
  
  “哧啦!”
  
  聂天五指划动,竟然从阿姆斯的肩膀上,撕下一块血淋琳的肉。
  
  这是聂天以前从来未曾做到的。
  
  和聂天酣战数次的阿姆斯,次生出恐惧之心,第一次选择避让开来,再不敢和聂天如两头蛮兽般撕咬缠斗。
  
  “这人族,血肉之躯怎会变得如此强悍?那种恐怖的自愈力,躯体的坚韧程度,简直堪比妖魔一族的妖魔不灭体!骸骨族的骸骨不破身!”
  
  阿姆斯抽身暴退,一脸骇然地看着聂天,他眉心的那块棱形晶体,映照出的聂天身影,傲然而立,体内绽放出青绿宝光,神采飞扬,如魔如神。
  
  “你真是人族?”
  
  聂天点头,咧嘴而笑,“人族聂天,从陨星之地而来。”
  
  阿姆斯脸色深沉,“聂天,你不要得意!我邪冥族,其实并非以血肉之躯强悍出名!各族中,血脉和躯体融合,最强的乃是妖魔、骸骨族!在他们核心血脉觉醒后,形成的妖魔不灭体和骸骨不破身,才是坚不可破的肉身。”
  
  “你虽然厉害,可你这具躯体的强悍程度,应该还是远远不及妖魔不灭体和骸骨不破身。”
  
  “我邪冥族,躯体强悍程度,在各族中只能算中流,不在第一阶梯内。”
  
  “我族的强大之处,血脉的奥妙,和灵魂息息相关。”
  
  “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阿姆斯的真正厉害!”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