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古木衍生阵!
    击杀那名幽族族人的时候,聂天也尝试着以生命汲取,抽离那人血肉生机。
  
      然而,幽族族人的血肉生机当中,竟然也含有毒素。
  
      一缕血肉生机回涌时,不但未能令聂天受益,反而在破坏聂天自身的血肉,这让聂天大为吃惊,急忙停了下来。
  
      “幽族,果真是世间最奇葩的种族,仿佛诞生于毒水沼泽,一身皆是剧毒。”
  
      聂天暗自摇头,从此打消了以生命汲取,去吸纳幽族血肉生机的念头。
  
      连续击杀两个幽族族人,他离那七十二根树枝的距离,已经相隔不太远。
  
      更多的幽族族人,看到两个同伴被斩杀,都惊怒无比。
  
      就连处在幽绿色烟雾外围,不断以血脉调动着的塞隆,看着族人的死亡,神情也变得凝重。
  
      “星辰之子!不愧是星辰之子,比陨星之地那些蝼蚁般的人族,果真是强大了太多。”
  
      塞隆眸中迸射出强烈杀机,突然也飞入幽绿色的烟雾深处,迅朝着聂天临近。
  
      “血脉!枯萎之瞳!”
  
      幽绿色烟雾中,那一滴滴不同色泽,全部含有剧毒的水滴,被他血脉天赋引动,陡然汇聚。
  
      千万水滴,瞬间凝结,形成一只巨大的眼瞳。
  
      眼瞳五颜六色,轻轻转动着,似一下子盯住了聂天。
  
      其余幽族族人,看到塞隆再次施展出血脉天赋,都自然而然散开,悄悄远离聂天。
  
      心生好奇的聂天,在临近那七十二根树枝时,扭头看了一下那诡异眼瞳。
  
      他的目光,和那只眼瞳对视的霎那,身体猛地一颤。
  
      一股邪恶歹毒的神秘力量,仿佛通过那只枯萎之瞳,作用在他的身上。
  
      那只枯萎之瞳,本来巨大无比,却在这时一点点缩小。
  
      枯萎之瞳的缩小,意味着汇聚的能量,其实在急剧消失。
  
      急剧消失的能量,也不知通过何种方式,竟然转接到聂天身上!
  
      聂天调动种种不同属性灵力,催形成的灵力光盾,仿佛并没有挥出应有的效果。
  
      他仅仅看了一下枯萎之瞳,就感觉一身的血肉精气,五脏六腑中蕴藏的生机,如一株存在千万年的草木,迅枯萎。
  
      血肉精气的急剧流失,让他突生疲惫感,有一种会很快死亡的恐怖错觉。
  
      骇然之下,他赶紧收回目光,不再去看枯萎之瞳。
  
      不和枯萎之瞳对视,作用在他身上的枯萎邪力,好像稍稍弱了一些。
  
      但,他这具生机旺盛的躯体,依然处在枯萎之瞳的视线范围,还是不能阻止血肉精气的枯萎。
  
      似乎,只要那枯萎之瞳存在着,能看到他,他就无法逃脱。
  
      他也注意到,那些本来散落着的幽族族人,此刻全部都汇聚到枯萎之瞳旁边,牢牢坚守着枯萎之瞳。
  
      “关键之处,就是那枯萎之瞳,看来只要破掉那枯萎之瞳,就不会再受影响。幽族族人,自保护枯萎之瞳,说明以塞隆血脉天赋缔结的枯萎之瞳,应该很容易破坏,不然他们不会如临大敌的防备。”
  
      “十几个幽族族人,都在那儿,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塞隆……”
  
      聂天稍稍想了一下,就打消了冲过去,毁灭枯萎之瞳的念头,而是再次加快步伐,悄然逸入七十二根树枝组合而成的木族古阵。
  
      由七十二根树枝变幻而成的木族古阵,玄奥莫测,能帮助他抵御一切。
  
      塞隆以血脉营造的幽绿色毒烟,虽覆盖了大片天地,可古阵上那层同样为暗绿色的光幕,却将所有毒烟雾拦在外面。
  
      “嗤嗤!”
  
      烟雾和暗绿色光幕接壤处,光泽闪烁,烟雾被一点点消散。
  
      落入木族古阵内的聂天,惊喜地现,连枯萎之瞳对他血肉形成的破坏,也顿时止住!
  
      被塞隆以血脉天赋缔结的枯萎之瞳,明明死死盯着聂天,可枯萎之力,就是没法穿透从木族古阵撑起的光幕,压根渗透不来。
  
      “好东西啊!”
  
      聂天赞叹一番,一屁股坐地,不再理会外界的异族强者,立即取出种种灵石,着手恢复消耗的力量。
  
      “木族的古木衍生阵!”
  
      看到聂天缩入七十二根树枝的庇护阵法底下,塞隆低吼一声,神情略有些颓丧。
  
      “是木族那座护佑祖地的古木衍生阵!”邪冥族的阿布鲁,冷着脸,懊恼道:“此人分明是人族,为何能夺取木族那座奇阵?”
  
      塔戈也头痛不已,“古木衍生阵,乃是木族的几位大尊,以拓印至生命古树的神秘天然树纹,加以本命精血揉炼而成,能掠夺草木生机,源源不断填充大阵供能的威能。这个人族小子,究竟是依仗着什么,得到了那座奇阵的认同?”
  
      “古木衍生阵,不仅能隔绝种种血脉之力的轰击,连灵魂窥探都能屏蔽。”恢复了部分力量的阿姆斯,猛地站起,冷哼一声,说道:“可古木衍生阵也并非无敌,尤其是在这个人族的手中,绝对不能将此阵的威力彻底释放。”
  
      停顿了一下,阿姆斯又看向八方,再次说道:“古木衍生阵,极为依赖周边的树木和植物,需要从中吸纳草木能量。以聂天的境界,对草木之力的认知,这座古木衍生阵能够吸纳草木能量的范围,顶多十来里。”
  
      “要是木族大尊在此,这座海岛所有的草木之力,都能够成为古木衍生阵的能量源泉。”
  
      “这样的话,我们所有人加起来,恐怕都难以轰破。可如果施法者,只是眼前的聂天,就完全不同了。”
  
      “不错!”塞隆神情一震,喝道:“庇护木族的这座大阵,原先所在之地,乃木族祖地。在木族的祖地,生长着神木树!每一株神木树,都蕴藏着难以想象的草木精气,可以无限供应给古木衍生阵。”
  
      “那样的古木衍生阵,别说是我们了,就算我们族内八级血脉强者降临,耗费千年时光,都无法破掉。”
  
      “眼前这座古木衍生阵,施法者是聂天,这里也没有神木树,他也不能通过古木衍生阵,将整座海岛的草木能量都汇聚起来。”
  
      阿布鲁反应过来,笑道:“只要不断轰炸,消耗古木衍生阵的能量,等它将附近的草木精气都用尽了,这座木族的古老奇阵,自然就会失去作用!”
  
      “就是这样!”塞隆大手一挥,那一个由千万剧毒水滴凝结的枯萎之瞳,突然漂浮向古木衍生阵半空,“我幽族的枯萎之力,对木族的这座古木衍生阵,有着更强的破坏性。你们各族也一起动手,联合轰击,我就不信这座古阵能支撑到底。”
  
      阿姆斯咆哮道:“全部动手轰炸,给我将这座古木衍生阵的能量,尽快耗尽掉!”
  
      众多异族强者,绕过那片幽族形成的毒雾,从另一边接近古木衍生阵。
  
      霎那间,各式各样的血脉秘法,种种不同的魔器和冥器,都暴雨般轰射向古木衍生阵。
  
      那暗绿色的光幕,突然绽放出绚烂至极的光芒,如最美的烟火,溅射出缤纷光烁,到处飞射。
  
      以聂天为中心,附近茂密的灌木,一株株树木,从青幽嫩绿,迅变得枯萎。
  
      草木中的能量,被古木衍生阵极抽离着,使得它们在极短时间内,都纷纷枯死。
  
      古木衍生阵底下的聂天,也陡然现,他不能从那座奇阵内,再获取丰沛的草木精气。
  
      所有被阵法吸纳的草木能量,在这个时候,都用来抵御那些异族强者的血脉和器物的轰撞,根本不能为他提供力量支撑。
  
      “必须要尽快恢复!”
  
      聂天略一思忖,就心无旁骛,全身心投入到灵力的吸取上,想要在那座奇阵破掉之前,至少有再战之力。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