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屹立不倒
    擎天巨灵的咆哮声,似乎响彻天地,但却仅有聂天和阿姆斯两人能听见。
  
      溪河般宽阔的刀芒之中,千万涌动的残魂,释放出来的凄厉啸声,戛然而止!
  
      因残魂嘶啸,苦苦抵御的人族各方天骄,突然再也不受影响。
  
      他们骇然看向聂天。
  
      如化为火焰之灵的聂天,周身缭绕着滔滔烈焰,一道十来丈的刀芒虹光,如蛟龙升天,狠狠地和冥灵刀形成的宽阔刀芒碰触。
  
      万千游丝溅射,璀璨的光芒,将天穹照亮!
  
      聂天凝聚的种种不同属性灵力,如奔腾的江河灌注炎星,不断加剧着那道虹光的威力。
  
      青黑光芒和赤红光芒汇聚处,空间碎裂,下方大地千疮百孔。
  
      “嗷嚎!”
  
      阿姆斯满脸血污,疯狂怪叫着,手臂绽裂,全身出现细密的伤口,血流不止。
  
      同样的,聂天也喷出一口鲜血,挥动炎星的臂膀筋脉,也炸裂数条。
  
      “嘭!”
  
      两手持刀的阿姆斯,仿佛被远古蛮兽撞击正着,暴退百步,才堪堪止住身势。
  
      他一身的血脉精华,还有凝结的魂力,竟一刀消耗殆尽。
  
      那柄冥灵刀,光华不再,因没有后续力量的支撑,仿佛变为凡兵。
  
      阿姆斯稳住以后,猛地看向聂天,就见聂天依旧屹立不倒,只是两手不断颤抖,有一滴滴鲜血从手臂滴落。
  
      他眉心的那块棱形晶体,残存余力稍稍一看,就知道聂天浑身灵力,也几乎尽数耗尽。
  
      然而,聂天体内竟还是存在着澎湃的血气波动。
  
      阿姆斯心生骇然,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汇聚全力,动用巴斯托那柄绝世冥器斩下的一刀,竟未能将聂天瞬间斩杀。
  
      聂天目前的状态,比起他来,分明要好很多。
  
      散落极远处的众多异族强者,此刻都以看怪物般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聂天。
  
      他们一声不吭,可心中却波荡不休。
  
      “星辰之子!这,就是星辰之子的真实战力么?”
  
      “就连巴斯托大人的冥灵刀,在阿姆斯的催动下,都未能斩杀此人,这还仅仅只是新生的星辰之子啊!”
  
      “还有,再战的必要吗?”
  
      异族内心哀嚎,在阿姆斯一刀过后,竟不敢轻举妄动。
  
      “回来吧。”
  
      也在这时,从阿姆斯紧握的那柄冥灵刀内,传出巴斯托的声音。
  
      阿姆斯愣了半响,突看向他的弟弟,说道:“带我离开!”
  
      他连以自己的力量,从这边逃离的能力,居然都没有了。
  
      阿布鲁想也不想,急忙飞身过来,将阿姆斯背在身上,转身就朝着海岛外沿冲去。
  
      其余一众异族族人,看到阿布鲁的动作,都反应过来,惊惧之下,也潮水般退去。
  
      黑色湖泊处,董百劫等人,都深深看向聂天。
  
      玄岢出言询问,“聂天,我们要不要乘胜追击?”
  
      “你们状态如何?”聂天低声问。
  
      玄岢一脸苦涩,“精神意识损耗巨大,灵力……倒是没有过度流失。”
  
      聂天又望了其他人,被他看到的那些人,也轻轻点头。
  
      看来,所有人的状态,都和玄岢一样,都被那冥灵刀的万千残魂嘶啸,伤了心魂和识海。
  
      “算了。”聂天摆摆手,阻止了他们的追杀,“我们时间很急,通往陨星之地的那条空间缝隙,或许很快就会裂开。追击那些异族的途中,若是深陷麻烦,不能及时归来,错过了时间,就回不去陨星之地了。”
  
      他这么一说,本来还有心追击的众人,都乖乖停了下来。
  
      聂天转身,略显担忧地看着裴琦琦,伸手在她鼻翼处停了数秒,现她呼吸均匀,只是耗力太多昏厥时,才放下心来。
  
      “跟我来,再换一个位置!”
  
      聂天招手,将那七十二根树枝收起,挪移到另一处草木茵茵之地。
  
      众人急忙跟过去。
  
      不多时,他们都到了黑色湖泊另一端,聂天又重新构建出古木衍生阵。
  
      从木族祖地得来的七十二根树枝,入驻了神秘树纹以后,材质都仿佛生了变化,不仅晶莹剔透,还坚硬至极。
  
      阿姆斯挥动冥灵刀,那一击只是破掉古木衍生阵,却未能炸碎任何一截树枝。
  
      有了新的草木之力的支撑,古木衍生阵又顺利形成,聂天留其他人在外面,自己缩入其中,沉声道:“那条空间缝隙没有裂开前,不要打搅我。”
  
      话罢,他便盘膝坐下。
  
      一众天骄,以敬畏地目光看向他,都自散落在他身旁,暗中保护他。
  
      他们扪心自问,换了自己,能否挡得住阿姆斯那一刀?
  
      每个人,有了这个设想时,都脸色黯然,嘴角溢满苦笑。
  
      他们都清楚自身实力,也看出了那一刀的恐怖,觉得就算自己动用一切压箱底手段,都绝无可能从那一刀逃生。
  
      而聂天,不但挡下那一刀,他还屹立不倒。
  
      反而是阿姆斯,受伤严重,只能被他弟弟背着离开。
  
      逃离的异族,到了海岛边沿,重新唤出棱形战车,灰头丧脸地回到残破的星河古舰。
  
      巴斯托站在那儿,等阿姆斯到来,伸手一招,冥灵刀就飞入他掌心消失。
  
      阿姆斯被阿布鲁搀扶着,站稳后,一脸羞愧地说道:“大人,我……”
  
      “无妨。”巴斯托神色淡然,出奇地平静,“我不能穿透那家伙设下的壁障,不能看清楚海岛上生的一切,但我能借助冥灵刀,知道你已经尽了全力。其实,你做的比我想的还要好,你将那一刀的威力真正挥出来了。”
  
      “只不过……”
  
      巴斯托深思着,缓缓道:“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果真不同凡响,是我小瞧他了。此人,和其他星辰之子不太一样,具体如何不同,我因为没有下去亲自查探,也暂时琢磨不透。”
  
      他想了许久,摇了摇头,道:“算了,不用再理会他了。他既然龟缩不出,就由他去吧。在这里,他是找不到回归之路的,会长时间受困。我们先处理陨星之地的事情,只要知道他尚在此,我们有的是办法对付他。”
  
      “还有,我那一刀,怎可能那般轻易化解……”
  
      话罢,巴斯托以眼神,示意了一名邪冥。
  
      那人飞身离去,启动这艘残破的星河古舰,向通往上层大6的螺旋阶梯而去。
  
      海岛黑色湖泊处,人族众人看着那邪冥族的星河古舰,出巨大轰鸣声,渐行渐远,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要不是聂大哥,挡下那一刀,我们应该都死了。”冯莹幽幽道。
  
      “还有裴小姐。”秦嫣看着依旧昏睡中的裴琦琦,俏脸凝重,“没想到裴小姐的空间造诣,达到如此高度,居然能够令空间凝固!”
  
      给她这么一说,大家回想起那种时空禁锢,无法动弹分毫的诡异感,都微微变色。
  
      裴琦琦的空间凝固,针对的对象,乃是冥灵刀的锋芒,他们只是受到波及者。
  
      即便如此,当空间凝固时,他们都像是被镇压的蚂蚱,手指头都不能活动一下。
  
      裴琦琦的对手,若不是阿姆斯执掌的冥灵刀,而是他们,裴琦琦一定有余力,趁着他们被空间凝固时,随手抹杀他们。
  
      一个裴琦琦,一个聂天,在他们眼中都是怪物级别的存在。
  
      他们这些所谓的天骄,与两人一比,突然显得有些可怜。
  
      这些都自负的天骄,暗自下定决心,等返回陨星之地后,将立即闭关,冲击更高的境界,挑选宗门威力巨大,却极难修成的灵诀突破,以求将来再次站到裴琦琦和聂天面前时,能够不那么自卑。
  
      古木衍生阵中。
  
      聂天闭着眼,以心神检查自身伤势,然后就现挡下冥灵刀一斩后,他丹田灵海中的种种不同属性灵力,几乎消耗一空。
  
      不仅如此,就连灵魂识海中,九颗闪耀的碎星,也变得稍显黯淡。
  
      他的血肉,也因为那一击,遭受重创,除了经天木重生术淬炼的晶骨,没有一点绽裂外,筋脉,脏腑,都有不同程度的受创。
  
      他需要花费时间,将肉身的伤势,都给治愈一番。
  
      然而,就在他准备动用古木衍生阵吸纳的草木精气,去以天木重生术恢复时,却突感血肉传来刺痛。
  
      他暗暗变色,凝聚一点碎星魂力,窥探自身。
  
      他惊奇地现,在他的血肉,筋脉,还有脏腑当中,也不知何时起,居然有零星点点的青黑光烁。
  
      青黑光烁极为细小,若非他能动用碎星魂力,似乎都未必能注意到。
  
      但在青黑光烁之中,却有着残魂的气息,冥灵刀那一击,衍变出来的宽阔刀芒中,万千嘶啸的残魂,炸碎过后,很多都悄然逸入他的血肉。
  
      令他感到疼痛的,就是那点点青黑光烁,是其中残魂在作祟。
  
      此刻,他很多灵力不可动用,盘踞于心脏处的那道青色血气,还处在蜕变蛰伏状态。
  
      他只能借助余留的血肉精气,试图炼化那些青黑光烁,但很快就现,血肉精气根本不能将那点点青色光烁熔炼开来。
  
      唯有碎星魂力,冲入那些青黑光烁,才能将当中蕴藏的残魂,给燃烧消灭。
  
      就在他准备动用灵魂识海中,珍贵至极的碎星魂力,将冥灵刀那一击残存的灵魂邪力,给一点点消灭时,他忽然察觉到一丝异动。
  
      异动,源自他储物戒内,那枚得自环形光圈的棱形晶体。
  
      愕然之下,他就自然而然地,将那块棱形晶体拿了出来。
  
      “咦!”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