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一十二章 时间定格!
    一名四阶血脉的翼族,展翅而来。
  
      “血脉!风刃!”
  
      随着他翅膀的扇动,灰蒙蒙的风刃,如尖刀切割而来。
  
      众多风刃,刺在炎龙铠上,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聂天冷哼一声,身影一闪,就以短途星烁,到了他背部,空着的那只手,化掌为刀,刺入那名翼族背心。
  
      “噗!”
  
      四阶血脉的翼族,被他的那只手,轻易洞穿。
  
      他的五指,穿过翼族的心脏,从其胸口突了出来。
  
      “这么脆弱……”
  
      聂天嘀咕一句,在鎏金战车临近时,又猛地飞向战车。
  
      这时,那名血脉在四阶的翼族,才在翅膀停止活动后,猛然坠落。
  
      “聂少,这些异族……怎么比我们还要脆弱?”李琅枫惊愕道。
  
      根据传言来说,任何一个异族的躯体,都应该比人族强壮才对,那名翼族族人,被聂天手臂穿过,像是铁锥洞穿豆腐块,也太不堪一击了。
  
      “不是他弱,而是我……”聂天还欲解释,就见一名血脉达到五阶的翼族,含怒而来,急忙闭嘴。
  
      “交给我!”李琅枫冷哼一声,一条条幽绿色的灵力光束,从他指尖飙出。
  
      浓郁剧毒的腐蚀之气,从他身上流溢出来,李琅枫的眼瞳,在这一刻化为绿色,看着犹如地狱恶鬼。
  
      “咻咻!”
  
      含有剧毒的灵力光束,仿佛有着生命意识般,迅速飞到那名翼族展开的宽阔羽翼。
  
      聂天看了一眼,就见那名翼族的羽翼,一根根羽毛脱落。
  
      五阶血脉的翼族,发出痛苦的哀嚎,似根本没有料到,眼前这个人族的族人,竟然能施展出和幽族一般的剧毒秘法。
  
      只是短短一霎,那名五阶血脉的翼族,连羽翼都糜烂开来。
  
      李琅枫陡然冲离鎏金战车,从那名翼族身旁划过,五阶血脉的翼族,就再无声息,同样慢慢朝着大地坠落。
  
      “小心!这个人族族人,似乎掌握着幽族的剧毒之力!”
  
      “不要让他的力量,沾染到身上一丝!”
  
      后续赶来的翼族族人,看到两名族人,分别被聂天和李琅枫所杀,都大惊失色,互相提醒。
  
      “滚下来!”
  
      也在此刻,一位俊美不凡的高阶妖魔,骑着一头蝙蝠般的魔兽,咆哮冲来。
  
      十几根灰白骨刺,顷刻间轰击在鎏金战车,在聂天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时,那艘从苏琳手中强取豪夺而来的鎏金战车,竟被刺出一个个洞口。
  
      鎏金战车内镶嵌的阵法,也被损坏,忽地坠向大地。
  
      “该死!”
  
      看着价值连城的鎏金战车,被一击摧毁,聂天心痛不已。
  
      “聂少!有六阶血脉的异族!”李琅枫也放声尖叫。
  
      他看到一名邪冥族族人,就在鎏金战车跌落的方向,已在默然等候。
  
      那名六阶血脉的邪冥,本来和鬼瞳战斗,将鬼瞳压制的死死的。
  
      鬼瞳所施展的,种种鬼宗秘法,炼化出了的漫天鬼魂,遇到同样精通灵魂秘法,眉心有着棱形晶体的邪冥时,威力大减。
  
      要是聂天没有出现,那名六阶血脉的邪冥,没有舍弃鬼瞳,鬼瞳……怕是已经死了。
  
      此刻,鬼瞳因遭受自身召唤出来的鬼魂反噬,眼中光芒黯然,鼻孔和耳朵内,都在流淌着鲜血,根本没办法向聂天伸出援手。
  
      “六阶血脉的邪冥,又精通灵魂秘法!”聂天暗暗变色。
  
      他知道邪冥一族,极为擅长灵魂攻击之术,这一点他因为和阿姆斯战斗过,感受尤其深刻。
  
      六阶血脉,实力和人族玄境相当的邪冥,如果动用灵魂秘法,他即便穿戴炎龙铠,恐怕也低挡不住。
  
      他在大叫不妙时,还真真注意到,那个等候他出现于攻击范围的邪冥,眉心的棱形晶体,渐渐泛出摄人的青色光华。
  
      他立即明白,这个六阶血脉的邪冥,就是要以邪冥族的灵魂之术,直接轰杀他。
  
      “糟了!”李琅枫也看出不妙。
  
      “唔!”
  
      然而,就在下一刻,聂天突然注意到闪电般坠落的鎏金战车,猛地停止。
  
      他丹田灵海内,旋动的一个个灵力漩涡,也忽地止住。
  
      就连心脏,也不再跳动。
  
      他思考的能力,意识的延伸,和天眼的感应,都顷刻间失去。
  
      他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不仅是他,就在这时,以凌云山和后山为中心,方圆几十里范围,所有的生命,动物植物,风的吹拂,溪河的流动,皆是戛然顿住。
  
      再没有一丝声音传开。
  
      下方,静候聂天到来的那名六阶血脉邪冥,眉心的棱形晶体,光芒保持不变,不再更加明耀。
  
      他脸上阴沉的表情,也仿佛定住了。
  
      “呼!”
  
      虚空云团处,一条刚刚绽裂的空间缝隙内,赵山陵一步跨出,探头看向山间时,眸中也突显茫然。
  
      强悍如他,都保持着,一步跨出空间缝隙的动作,只有半边身子出来,另外半边身子,依然还在空间缝隙内。
  
      他的思维,同样停住,可他怒吼一声,眼中无数空间节点显现,死界猛地浮现出来,终硬生生挣脱而出,恢复自如。
  
      他再次看向大地时,神色被惊骇到极致,低低道:“时间,时间定格……”
  
      视野范围内,所有的场景都显得如此诡异,一切人和物,都一动不动,时间宛如静止下来,不再往前流动。
  
      就连那座矮山处,两个血脉达到七阶的异族,都保持着围攻巫寂的动作。
  
      这一刻,整个天地间,还能活动自如的,仅有两人。
  
      一个是他,另一个则是巫寂。
  
      巫寂端坐在那艘银色小船上,两手法印变幻莫测,指缝中,仿佛有时间流沙散落开来。
  
      “嗤嗤!”
  
      千万道银色光电,从那艘银色小船中飞出,率先将他眼前的两个七阶血脉的异族,眉心和心脏刺穿。
  
      眉心,连接异族灵魂之源,心脏,为异族的力量血脉之源。
  
      银色光电,锋利丝线般,将两个七阶血脉,却呆板不动,此刻毫无反击之力的异族,给轻易抹杀。
  
      千万银色光电,虚空飞逝着,如择人而噬的凶刃,在一个个异族眉心和心脏处飞过。
  
      凌云山附近,那座矮山附近,更远处的山涧内,只要是异族,都被那些银色光电穿过,一个都没能走脱。
  
      “一,二,三!”
  
      赵山陵心中默数着,三秒过后,他就看到一个个异族,突然软绵绵坠地。
  
      也在他数到三时,所有的人族族人,都又能活动自如。
  
      那些人,大多数还保持着,和眼前异族族人战斗的架势,可他们很快就发现,那些凶神恶煞的对手,竟莫名其妙死了。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异族,怎么都死了?”鬼瞳神色茫然,完全不清楚怎么回事。
  
      “轰!”
  
      鎏金战车终于狠狠坠落,聂天和李琅枫惊慌失措的,堪堪在战车爆碎前,从中逃了出来。
  
      落定后,聂天一眼就看到,先前那个准备动用邪冥族秘法,要轰杀他的邪冥,眉心那块棱形晶体已经碎裂。
  
      那名邪冥的胸口处,有着一个小小的洞口,此刻正在流淌着鲜血。
  
      即便是他,都是云里雾里,不明所以然。
  
      “聂少!所有来犯的异族,统统死光了!”李琅枫声音微微颤抖,“究竟发生了什么?毫无预兆的,所有异族尽数死绝!诡异的是,我们都没有看到,他们是如何死的!这种诡变,即便是赵山陵都没办法达成吧?”
  
      聂天环顾四周,也立即看到常森、鬼瞳、黎婧等人,和他一样满脸茫然困惑。
  
      在场的所有人,都仿佛不清楚究竟出现了什么变故,不知道为什么,和他们正在战斗的异族,竟然全部都死亡了。
  
      最古怪的是,他们都不知道那些人,因何而死!
  
      当他们议论纷纷,却始终找不到答案时,虚空深处的赵山陵,脸皮子抽搐了一下。
  
      他是除巫寂外,唯一一个知道,刚刚真正发生了什么的人。
  
      “时间定格!虽仅仅只有三秒,可却足以让巫寂,将所有异族顷刻斩杀!”赵山陵脸色极其难看,“即便是我,都被时间之力影响,也有不到半秒的受限。但,强者交战,一个恍惚,结果就会分出,半秒时间……足够巫寂杀我。”
  
      “除非,我事先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般想着,一层层空间波纹,将赵山陵裹住。
  
      他仿佛在突然间,处于另外一个空间内,在这种状态下,任何人想要斩杀他,都只能先打破空间壁垒,找到他藏身的空间,才能动手。
  
      就算时间定格半秒,他也自信以巫寂的能力,不能在他这种状态下,将他找出来击杀。
  
      “此人,目前仅仅只有玄境后期修为。他的时间定格,对越强者的影响越小。比他境界高深,强大的人,能够在极短时间挣脱出来。譬如我,他目前只能影响半秒不到,我提前准备,倒也不惧。”
  
      “可是,一旦他跨入灵境……”
  
      赵山陵眸中变幻莫测,猜测出等巫寂的境界修为,和他一样在灵境,那时巫寂施展出的时间定格,必然能限制他更久!
  
      到了那时,他即便藏于奇特空间内,都未必能阻止巫寂的轰杀。
  
      生平第一次,赵山陵对一个人,生出了深深的忌惮。
  
      他横行陨星之地多年,从跨入灵境后,就再没有怕过任何人,连天宫那位处于灵境后期的老怪,他都没有真正放在心上。
  
      这是因为,他相信即便是那老怪出手,他或许不敌,但想要离开,还是能轻易撕裂空间遁走的。
  
      可眼前的巫寂,要是和他的境界相当,他只要胆敢出现于巫寂面前,就会瞬间被时间定格定住,连空间缝隙都没办法撕裂开来。
  
      他仗之横行天地的空间秘法,遇到和他境界一致的巫寂,或许根本无用。
  
      巫寂,可能是整个陨星之地,能够在未来威胁到他,并让他束手无策的人物。
  
      “要不要提前除掉这个后患?”赵山陵眼中突显杀机,“按道理来说,他应该不太可能,再次动用时间定格。玄境后期的他,我或许还能击杀,可一旦等他跨入灵境,即便是我,都会无能无力。”
  
      这般想着,他将自己包裹在重重空间内,忽地落向矮山。
  
      时间领域已不复存在,他深深看着静坐在银色小船上,脸色淡然的巫寂,内心在斟酌着。
  
      “赵山陵?”巫寂忽地开口,轻声道:“你想杀我?”
  
      “你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令我感到不安的人物。”赵山陵咧开嘴,嘿嘿一笑,“没想到小小的离天域,居然藏着你这尊人物,以前倒是我孤陋寡闻了。”
  
      “杀我?你可以试试看。”巫寂垂头闭目,“不过,你一旦动手,你我两人,就会同时死去。我没办法胜过你,但拖着你一起死,还是有点把握的。”
  
      赵山陵神色再变。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