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六十五章 示弱误导
!go
  
  ,。
  
  哧啦!
  
  炎星血光暴射,将那位体形娇小的少女,一刀劈死。
  
  回过头来,聂天瞄了一眼吉隆,嘴角噙满冷笑。
  
  此刻,围击他的五人,只剩下吉隆一个。
  
  吞下败血丹,药效发作的吉隆,在聂天来看只是一头失去理智的蛮兽罢了。
  
  不仅如此,聂天还细致入微他觉察到,吉隆根本不能承受败血丹的威力,如今脏腑和部分血管,纷纷炸裂开来。
  
  他并没有着急和吉隆战斗,反而不时闪避游荡着,逼着吉隆气喘吁吁地追击。
  
  又过了一阵子,待到他发现吉隆的气血,陡然衰竭着,愈发淡定。
  
  半刻钟后,吉隆一身血气,仿佛渐渐散尽,追击聂天的步伐,都显得沉重无力。
  
  这时,聂天才猛地临近,挪移到吉隆背后,抬手拍向他后脑壳。
  
  喀嚓!
  
  吉隆脑壳碎裂,一股爆炸般的力量,将其脑海绞成浆糊。
  
  吉隆终于轰然倒地,再没有一丝一毫的气息。
  
  也是可怜……
  
  聂天叹息一声,他知道连番服下百炼丹和败血丹以后,即便没有他动手,吉隆等人恐怕都会承受不住,相继死亡。
  
  他的存在,只是加快了吉隆等人死亡的过程罢了。
  
  这些被极乐山培养出来,就是奔着虚灵子遗藏而来的同龄人,除了吉隆,其他人命运早已注定。
  
  即便是吉隆,在那韩赤癸被逼入险境时,也被其选择舍弃。
  
  吉隆死后,虚灵塔周边,再没有一个活人。
  
  看着吉隆等人的尸体,聂天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选择以生命汲取,将他们所剩不多的血肉精气抽离。
  
  他有更好的选择。
  
  他从储物戒内,随手拧出一具七阶异族的尸骸,动用生命汲取,迅速抽离着血肉精气。
  
  他和吉隆等人战斗,消耗的血肉能量,极快地恢复着。
  
  不久,他察觉到赵山陵的气息,渐渐临近。
  
  他赶紧将异族尸骸重新放入储物戒,原地端坐着,以免被赵山陵看出端倪。
  
  赵山陵去而复返,将除韩赤癸之外的,另外四个极乐山老者的储物戒,逐个剥离出来,感叹不已道:这四位,皆是灵境修为。若是放在陨星之地,他们四人组成一个宗门,怕是能够和天宫抗衡。
  
  可悲的是,为了图谋虚灵子的遗藏,纷纷陨灭于此。
  
  灵境级别的强者,在这里,竟如此廉价,如此的无力。
  
  聂天答话,垣天星域既然有虚域级别的存在,那么灵境者数量就更多了。那边的灵境,恐怕只相当于陨星之地的玄境,多如牛毛,每个宗门恐怕都有不少。
  
  确是如此。赵山陵点了点头,握住四枚储物戒,到了他面前,询问道:你状况如何?
  
  刚刚以生命汲取,抽离了部分血肉精气的聂天,尚没有来得及,以浓烈血气将伤口恢复。
  
  在赵山陵来看,聂天如今也是满身伤痕,皮开肉裂,处境堪忧。
  
  可聂天自己知道,他所受的伤势,都只是皮外伤,不必担忧。
  
  只需要动用先前吸纳的血肉精气,以天木重生术的方式治愈,那些裂开的伤口,将会加速愈合,很快就会看不出一点痕迹。
  
  我没事,皮外伤罢了。聂天坦然道。
  
  皮外伤……赵山陵眯着眼,沉吟半响,严肃地问道:那个梁浩,你可有把握轰杀?
  
  不会有太大问题。聂天自信回答。
  
  赵山陵眼睛一亮,嘿嘿一笑,既然如此,那你的伤口,就不着急处理。戚九川和梁浩两人,一定能够将极乐山的韩赤癸追杀致死。等他们返回,我希望他们看到的,乃是重伤之后的你。
  
  这是何意?聂天愕然。
  
  赵山陵摸着下巴,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就想知道,待会戚九川看到你那样的状况,会做些什么。
  
  聂天讶然,你是觉得,戚九川会趁我重伤,对我们下手?你和他的谈话,我也隐隐听到一些,你诓他你来自更高层次的星域,他似乎动了结交之心,应该不会乱来吧?
  
  小子,你还是太稚嫩了,他的鬼话你也相信?赵山陵冷哼一声,要是你始终展现出强大战力,让他看不透彻,他兴许会刻意结交我们,不敢乱来。可一旦你稍稍表现出,重伤不支的惨状出来,他应该就不会那般去想了。
  
  聂天思索着他话里的深意,也觉得颇有道理,看样子,你是想诱导戚九川下手了。
  
  不错,总要找个借口,弄死那家伙。赵山陵一点不遮掩意图,那扇银色大门,我是有把握打开的。虚灵子的遗藏,我们既然进来,并且有可能拿下,凭什么便宜他们三剑宗?
  
  好吧。聂天也同意下来。
  
  他不但不着急,以先前收获的血肉精气,去修复流于表面的伤口,还灵机一动,暗自激发生命血脉的潜隐天赋。
  
  生命潜隐,能够随心所欲地,遮掩血肉生机。
  
  他通过这个神奇的生命血脉天赋,不断降低一身浓郁血气,降到只是比寻常人略高一点的程度,才停了下来。
  
  赵山陵仔细看着他,很快就注意到他那旺盛的生机,逐渐隐匿。
  
  生机潜隐时,聂天精气神明显弱了一截,皮肤光泽不显,眼神晦暗无光,整个人透露出来的气势,都明显变了。
  
  这些,单单只是以眼睛看,都能察觉出异常。
  
  再加上聂天身上,众多绽裂的伤口,鲜血淋漓的惨样,那就更加有说服力了。
  
  妙!妙哉!赵山陵两眼放光,你小子有一手,竟然有办法,将一身浓烈气血隐藏降低!嘿嘿,连我都看不透,我就不相信那戚九川不上当!我倒想知道,等他带着那傀儡归来时,瞧见你这么一副惨样后,会不会起杀心!
  
  两人就坐在虚灵塔前方,耐心等候,等候戚九川和梁浩的回归。
  
  半个时辰后,气喘吁吁的戚九川,果真领着梁浩归来。
  
  戚九川一冒头,就朝着赵山陵抱拳,哈哈大笑道:赵兄,幸不辱命,韩老鬼被梁浩追杀致死了。诺,这就是他的储物戒。
  
  赵山陵松了一口气,叹道:辛亏有你,不然单凭我们两个,想要和极乐山抗衡,怕是不太可能。那韩赤癸,若是活着离开,就在入口处堵着,我们便是得到虚灵子的遗藏,也休想活着走脱。
  
  谁说不是呢?戚九川也唏嘘感慨,有时候,脑子就不能一根筋。就说我们和极乐山吧,在我们也发现虚灵子遗藏后,曾三番五次向极乐山表露善意,商讨共同探讨的可能。
  
  可极乐山偏偏不给面子,一心想要独吞,结果……你也看到了。
  
  赵山陵深以为然地点头,联手,对双方都有利。我们若非合力,也吃不下极乐山。
  
  就是这个道理。戚九川笑了笑,突看向聂天,道:你这位小兄弟,状况似乎不太好的样子?
  
  他一人杀了五个,想要不付出一点代价,怎么可能?赵山陵无奈,他受了重伤,怕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不过也不打紧,反正没极乐山的人了,等他恢复过来,我们可慢慢图谋虚灵塔。
  
  戚九川眼神闪烁了一下,皱眉苦思数秒,突然道:赵兄,那扇银色大门,你当真没有把握弄开来?
  
  赵山陵摇头,没什么办法。
  
  没办法啊……戚九川叹息一声,脸上满是无奈,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办法了。
  
  什么意思?赵山陵茫然道。
  
  戚九川缓缓后退,退到双瞳血红的梁浩身旁,很是抱歉地说道:梁浩这个傀儡,吞下了爆裂兽的心脏,现在战力犹在。可要不了太久,他怕是就要遭受反噬,活不了多长了。
  
  赵兄领着的小兄弟,虽然目前受了重伤,可事后应该无恙,能完全恢复如初。
  
  到了那时,我真的不知道能否和赵兄,还这样心平气和的谈话。
  
  与其事后,被赵兄指使聂天斩杀,我不如先下手为强了。
  
  ……
  
  :三更补欠,这月本承诺爆发一波,结果全家生病,老逆感觉脸有点肿,羞愧难耐,对不住信赖老逆的诸位了,鞠躬作揖道歉~
  
  m,。
  
  !over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