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零八章 金石宗
    “没有灵魂波荡,也不存在丝毫生命动向,应该没有人潜伏当中。”
  
      聂天眯着眼,释放出灵魂意识,动用生命血脉略加感应,就给出了答案。
  
      “那就好。”乔昀曦点了点头,便放下心来,驾驭着“焰鸟”接近那金灿灿的星河古舰。
  
      通体仿佛由黄金铸造而成的星河古舰,舰体破损严重,还被一块块陨石卡主,再难活动。
  
      待到“焰鸟”临近,聂天仔细去看,能看到众多爪痕,布满了舰体。
  
      那些爪痕,犹如利刃铁钩,有的爪痕极为明显,还有的似乎将舰体直接撕裂开来,看着就令人心悸不安。
  
      “这艘来历不明的星河古舰,好像是被某种巨兽袭击了。”乔昀曦暗暗心惊,“铸造这艘星河古舰的主要材料,似乎是金耀石!金耀石乃是高级七品的灵材,价值不菲。整艘星河古舰,大部分的材质,居然都是金耀石!”
  
      “高级七品的灵材!”聂天也微微变色。
  
      他很清楚,高等级的灵材、灵石,在陨星之地都颇为罕见,高级七品的灵材,更是稀少。
  
      高等级的灵材、灵石,能够用来炼制高级灵器,还能用作通灵至宝的辅材。
  
      如此多的金耀石,都用来铸造一艘星河古舰,那这艘星河古舰的主人,恐怕有着极为惊人的底蕴。
  
      “在我们垣天星域,也没有几个宗门,全部都以高级七品的灵材,去打造一艘星河古舰。很多星河古舰当中,都掺杂着不同等级的灵石、灵材。只有舰体最主要的部分,才会使用高级灵材。”
  
      乔昀曦掌控着“焰鸟”,落向那艘金光灿灿的星河古舰,示意聂天下来,分头检查。
  
      聂天依言跳落,两人分头行动,在这艘金灿灿的星河古舰内部,还有其它区域搜了搜。
  
      半刻钟后,两人重新在“焰鸟”停泊处汇合。
  
      “船舱内的中央枢纽严重破坏了,我们不可能修复。”乔昀曦皱着眉头,说道:“我没有看到任何生灵的踪迹。”
  
      聂天和她的发现差不多,“除了这艘星河古舰本身,我也没发现什么。星河古舰,既然是巨兽袭击沉落,那么……如果有生灵战死,尸体也会被巨兽给撕碎吞下,连尸体都不会遗留。”
  
      “我也是这么想的。”乔昀曦点了点头,沉吟半响,才说:“这艘星河古舰,属于金瀚宗。”
  
      “金瀚宗?”聂天讶然,“也是你们垣天星域的宗门?”
  
      “不是。”乔昀曦摇头,“我从宗门的一些古老的典籍上,曾瞧见过关于金瀚宗的记载,这个宗门不属于垣天星域。不过,却有金瀚宗的炼气士,在我们垣天星域出没过。传言金瀚宗有圣域强者,来自更高等级的星域,要比我们垣天星域的宗门强盛一筹。”
  
      “全部以高等级的金耀石,去打造的星河古舰,也唯有那些底蕴更为恐怖的宗门势力,才有铸就的可能。”
  
      “可惜,这艘星河古舰浑然一体,我们没办法分拆带走。”
  
      “不然的话,单单只是残碎的星河古舰,弄到垣天星域,都能获取丰厚的报酬。”
  
      星河古舰太庞大了,储物戒是没办法容纳的,这艘星河古舰通体由坚硬如钢铁的金耀石淬炼而成,也很难拆下来,分批将金耀石剥离出去。
  
      聂天两人看着停泊的残破古舰,有种进入了宝山,却不能带走任何宝物的沮丧感。
  
      “修复不了,又不能分拆带走金耀石,那么……只能舍弃?”聂天道。
  
      “恐怕也只能舍弃了。”乔昀曦也很是无奈,“好不容易有了点发现,没料到不但找不到活人询问情况,也无法将其带离,还真是倒霉。”
  
      就在她暗中懊恼,准备再次发动“焰鸟”时,她眼中异光一闪,突道:“快上来!”
  
      聂天飞身落入“焰鸟”,稍稍感应了一下,神色也是一变,“有人!”
  
      倏然冒出的人,没有刻意遮掩灵魂波荡,能非常清晰地感应到。
  
      来人数量众多,他只是粗略感知了一下,就发现有数百之多,而且大范围分散着,隐隐将他和乔昀曦所在的那艘金灿灿的星河古舰包围住。
  
      “到了!器物探测之地,就在前方!”
  
      一个洪亮而又激动的声音,突然从邻近的一块陨石后方响彻出来,随后就见一辆辆金光熠熠的飞行灵器咆哮而出。
  
      更多的飞行灵器,从别的区域猛地浮现,化为一束束金光,迅速聚拢而来。
  
      “金石宗。”乔昀曦冷然一笑,倒是没有着急离开。
  
      “这个是你们垣天星域的宗门?”聂天意味过来。
  
      “嗯,金石宗只是三剑宗的附庸宗门,宗门的最强者,仅为虚域初期罢了。那人常年闭关,绝不会降临此地。”乔昀曦在面对金石宗时,表现的还算是淡定,远没有对待极乐山时的惶恐不安。
  
      她乃神火宗的少宗,神火宗为垣天星域的五宗三家之一,和三剑宗齐名。
  
      而金石宗,仅仅只是三剑宗的附庸势力,金石宗在三剑宗的地位,好比雷家在他们神火宗的地位。
  
      她似乎知道,金石宗唯一的虚域初期强者,也绝无可能出现于此,所以不是特别担心。
  
      “呼呼呼!”
  
      一辆辆金光熠熠的飞行灵器,接连冲出,很快就将那艘金瀚宗遗落于此的星河古舰围住。
  
      金石宗一位灵境中期的强者,身披金色战甲,威风凛凛,眼中闪烁着贪婪和渴望。
  
      “终于找到了!”他哈哈大笑,放声吆喝道:“我们通过那件器物,苦寻数月,才找到这里,将这艘金瀚宗的星河古舰发掘出来!”
  
      数百名金石宗的炼气士,分散在不同的飞行灵器上,也都振奋不已。
  
      他们金石宗在数百年前,收获了一件器物,那件器物来自金瀚宗一艘遗落的星河古舰。
  
      得到那件器物以后,金石宗在垣天星域各方域界探知,都一无所获。
  
      然而,在一年多前,金石宗一名强者偶然路过那片被封禁之地的边沿时,他手中的器物突然有了感应。
  
      他当时就确认,金瀚宗遗落的一艘星河古舰,就在那片被封禁之地。
  
      初始时,金石宗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悄悄探察。
  
      后来,他们才发现那片被封禁之地,历经千万年时光后,有了很大的变化,已经可以涉足其中。
  
      金石宗大喜过望,宗门强者尽出,专门过来搜寻那艘遗落的星河古舰。
  
      他们金石宗和金瀚宗,其实并没有什么渊源,不过两个宗门修炼的灵诀,却属性一致。
  
      他们得到那件出自金瀚宗星河古舰的器物,知道那艘星河古舰的存在以后,就起了心思,想要不惜一切代价寻到那艘遗落的星河古舰。
  
      “咦!”
  
      身穿金色战甲的魁梧老者,畅快的笑声戛然而止,终于发现了乔昀曦和聂天两人。
  
      “茅长老,你们急匆匆过来,想干什么?”乔昀曦冷哼道。
  
      “乔,乔小姐!”茅明远一呆,急忙挥手,示意金石宗的其他人稍安勿躁,让他们别着急乱来。
  
      很多金石宗的凡境、玄境炼气士,看到那辆闻名垣天星域的“焰鸟”后,也瞬间冷静下来。
  
      “焰鸟”的主人,为神火宗内定的少宗,身份超然,这是整个垣天星域炼气士都知道的事实。
  
      乔昀曦既然出现于此,那么神火宗的人,十有**也在附近。
  
      她如今又站在那艘金瀚宗的星河古舰上,想要从神火宗手中,将那艘星河古舰拿下来,怕是没那么容易?
  
      “小姑奶奶,这艘金瀚宗的星河古舰,我们已经找寻了数百年。”茅明远哭丧着脸,点头作揖,连连拱手,说道:“还请您高抬贵手,将此物让给我们金石宗,我们必有厚谢。”
  
      “你们找了数百年?”乔昀曦来了兴趣,“说来听听,你们怎会找到这里?”
  
      “我们得到了一物,那物……就来自眼前的星河古舰。我们在垣天星域秘密搜查,始终没有发现,前段时间一名长老途径这片区域边沿,那物终于有了反应……”茅明远简单解释了一句,说道:“小姑奶奶,这艘星河古舰,破损严重,你带也带不走,又没办法分拆开来,不如交给我们。”
  
      “我带不走,我神火宗难道也没办法?”乔昀曦哼哼道。
  
      “这……”茅明远干笑一声,叹息道:“小姑奶奶,你说说看,你要如何才肯将此物,交给我们金石宗?”
  
      “那就要看看你的手中,有没有能够让我动心的东西了。”乔昀曦仰头,神情傲慢。
  
      聂天看着她敲诈金石宗,内心一笑。
  
      他自然清楚,乔昀曦和神火宗已经失去了联系,两人是单独行动。
  
      金石宗要是也能确定这一点,怕是没有那么好说话,会兵行险着也说不定。
  
      可惜的是,金石宗并不知晓此事。
  
      因为乔昀曦身份超然,金石宗绝对不可能会认为,神火宗会让乔昀曦这般重要的人物,孤身一人到处漂泊。
  
      茅明远怕的不是眼前的乔昀曦,而是乔昀曦身后的神火宗,他是担心神火宗的人,随时都会出现。
  
      他甚至觉得,乔昀曦发现这艘星河古舰的事情,已传讯向神火宗,神火宗的强者不久便会降临。
  
      若是那样,他们金石宗便是擒住或杀死乔昀曦,也要全军覆没。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