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二十二章 邪魂夺舍!
    “哗啦!”
  
      殷娅楠冲离湖面,柔韧却充满爆炸力的腰肢一扭,便借助冲力“咻”地落向湖边。
  
      “娅楠!”
  
      洪贤和御兽宗的几位强者,同时惊叫,暗暗松了一口气。
  
      此刻,湖面黑色褪尽,三宗的那些境界精湛的强者,低头俯瞰,能隐隐看见湖内场景。
  
      只是,湖底的聂天,还是略显模糊,并不真切。
  
      “你没事就好。”洪贤眼中,只有殷娅楠的安危,至于聂天如何,他倒是不太关心,“怎样?有没有得到魂晶?湖底的魂晶,数量有多少?我先前注意到,你好像也在收集魂晶,收获如何?”
  
      连珠炮弹般的询问,从洪贤口中吐出,他嘴角充满了笑容,眼中满是关切。
  
      魏昱和楚玄机等人,也走到殷娅楠身旁,等候她的回答。
  
      “我没拿到魂晶。”殷娅楠一脸苦涩,“我唯一得到的魂晶,也是那家伙给我的。他在湖底,收集了一百多块魂晶,现在还在继续。”
  
      “魂晶都在他手中?”魏昱皱眉,轻哼一声,眸中贪婪之色迸射出来,“这个奇诡之地,由我们三宗发现,可不能白白便宜了他。不论他出自何处,有什么惊人的来历,那些魂晶,都必须平分!”
  
      洪贤咧嘴一笑,赞同地说:“依我看,他既然出了力,留个十分之一的魂晶给他,也不算怠慢他。剩下的魂晶,我们三宗,每一方十分之三,你们看如何?”
  
      魏昱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楚玄机见他们已经有了定论,想了一下,也点头表示同意。
  
      聂天还没有上来,这三人满脑子都想着怎样分刮魂晶,令乔昀曦极其不满,娇喝道:“凭什么你们分那么多?聂天代表我们神火宗,又出了大力,只收取十分之一,说不过去吧?”
  
      洪贤和魏昱互视一眼,仰着头,没有理睬她。
  
      到了这时,神火宗的人都没有赶来,使得洪贤和魏昱早就看出,乔昀曦和聂天两人乃是单独行动。
  
      没有神火宗的岳炎玺,凭一个乔昀曦,还没有资格和他们讨价划价。
  
      就是拿准这点,他们才敢肆无忌惮地,当着乔昀曦的面,去压榨聂天手中的魂晶,为自己谋取最大利益。
  
      “你们!”
  
      殷娅楠脸上泛出怒意,瞪着洪贤和魏昱,喝道:“你们连具体情况都不知,就开始幻想分刮魂晶了,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娅楠,那湖泊随着魂晶的消失,奇异的动静已不复存在。”洪贤哈哈一笑,“等魂晶全部被收集,湖泊将再无异常。到了那时,还能有什么新的变故不成?”
  
      “有一个邪魂,从那聂天手中储物戒飞出,那邪魂融入了一位邪冥族的灵魂之心,正在湖底恢复魂力。”殷娅楠知道情况,不像他们那么淡定,喝道:“除了那邪魂,还有几个来历不明的凶魂,也在湖底徘徊着。”
  
      “目前,那邪魂在恢复一定的魂力以后,似乎掌控了那几个凶魂。”
  
      “等那邪魂变得更强了,吸纳的魂力更多,他会对我们,对聂天造成巨大威胁!聂天松开我,放我先过来,就是让你们做好准备,想办法去对付那邪魂!”
  
      “如何分配魂晶一事,先放一放,你们还是想想,该怎么灭掉那邪魂,还有被他掌控的凶魂吧!”
  
      此言一出,众人同时色变。
  
      三宗那些灵境强者,对邪冥族都有一定的认识,知道邪冥的邪魂,一旦融入灵魂之心,魂魄就有了寄托,能将邪冥族的种种灵魂秘法释放。
  
      那邪魂,究竟有着何等的战力,能带来多大的威胁,他们全然不知。
  
      可他们却隐隐知道,先前狙击他们的几个凶魂,就已经足够麻烦了。
  
      几个凶魂,都被那邪魂掌控了,让邪魂以魂晶恢复了更多魂力,岂不是更可怕?
  
      “聂天在湖底做什么?”魏昱沉喝道。
  
      “邪魂需要魂晶,聂天在将湖底存在的魂晶,尽可能地收集起来,不让他恢复更多魂力。”殷娅楠回应。
  
      “邪魂为何没抹杀他?”魏昱再问。
  
      “这……”
  
      那枚冥魂珠,殷娅楠也不清楚奥妙,不知道邪魂是因为实力不够,还是顾忌冥魂珠的存在,才会先躲着聂天。
  
      见她吱吱唔唔,众人也感到奇怪,愈发担忧起来。
  
      楚玄机沉吟半响,道:“既然湖底没我们想象的乐观,大家准备一下,想办法轰杀那邪魂!”
  
      “好!”
  
      ……
  
      越来越清澈的湖水底部。
  
      聂天太阳穴突突直跳,动用体内气血之力,快速活动着,尽可能找寻更多魂晶。
  
      这时,湖底的魂晶数量稀少,每一块的寻觅,都变得艰难起来。
  
      他那枚专门用来盛放魂晶的储物戒内,已经有了一百六十多块魂晶,湖下的魂晶数量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难找,可他却并不放心。
  
      他注意到,那邪魂在掌控了几个凶魂以后,不论是吸纳魂力的速度,还是找寻新的魂晶效率,都超过了他。
  
      他每次看向被邪魂逸入的棱形晶体,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像,这说明那邪魂始终盯着他。
  
      初始时,他显现于棱形晶体的影像,并不能持续太久,一会儿就消失。
  
      到了后来,他的影像,在那棱形晶体内清晰异常,再没有消逝。
  
      有过和邪冥族战斗的经验,让他知道那邪魂……已牢牢锁定他,随时都能针对他,发起灵魂的邪念冲击。
  
      他渐生不安,也暗自准备着,准备应付邪魂的攻势。
  
      半个时辰后。
  
      他储物戒内的魂晶数量,达到了一百八十块,这时,他再想找寻魂晶,变得愈发困难。
  
      越来越强烈的危机感,从他心间滋生,似乎只是被那邪魂盯着,影像出现于棱形晶体内,都能让他毛骨悚然。
  
      他当机立断,决定放弃湖底的魂晶,也放弃和邪魂的博弈。
  
      “呼!”
  
      炎龙铠被他重新丢入储物戒,没了炎龙铠的重力加成,他躯体如炮弹,在恐怖浮力的托动下,迅速冲向湖面。
  
      “他要出来了!”
  
      湖泊边沿,三宗的那些炼气士,纷纷惊叫起来。
  
      “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眼看着离湖面越来越近,聂天心中稍安,知道一旦脱离这古怪湖泊,那邪魂便是飞出来,也会成为洪贤等人的攻击目标。
  
      到了那时,不论邪魂死活,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然而,就在他即将冲出湖面时,邪魂入驻的那块棱形晶体内,突有一丝丝细密的魂线,如密集的网般,将他显现于晶体内的影像猛地捆住。
  
      几乎同时,聂天不断朝着上方飞逝的躯体,就瞬间顿住。
  
      他就像是被冰冻的蚂蚱,怎么都无法活动,就在离湖面只剩下十来米的湖下位置。
  
      “呼呼呼!”
  
      散落于湖底,只剩下十来块的魂晶,受到某种力量的牵引,突漂浮出来。
  
      棱形晶体内,似传来一声阴森冰冷的狞笑,笑声直达聂天灵魂深处。
  
      下一刻,那块小小的晶体,就如一道青色闪电,极速朝着聂天飞驰而来。
  
      六个强大的凶魂,围绕着那棱形晶体,有部分残魂融入棱形晶体,被邪魂死死掌控,仿佛不再惧怕冥魂珠的威胁。
  
      冥魂珠,乃是邪冥族的异宝,为邪冥的古老炼器师炼制。
  
      此物,对那几个不属于邪冥的凶魂而言,有着巨大的震慑,令它们不敢乱来。
  
      可那邪魂,本就是来自一位强大邪冥的灵魂,身为邪冥族的族人,他显然不怕冥魂珠,在他的魂力帮助下,那六个凶魂,一样能避过冥魂珠的压制。
  
      眼看棱形晶体飞逝而来,聂天却动弹不得,眸中满是骇然。
  
      他只能下意识地,动用自身魂力,在灵魂识海内凝结一层层结界,防止灵魂识海被攻破。
  
      “啪!”
  
      指甲盖大小的棱形晶体,就像嵌入魂晶般,直接嵌入他眉心。
  
      魂晶嵌入眉心霎那,他眉心的皮肉火辣辣的刺痛,从那棱形晶体下面,似突然飞离出无数针芒般的魂丝,扎入他血肉。
  
      他眉心下的血肉纤维,如被邪魂的魂丝缠绕着,揉炼在一块儿。
  
      一股阴森邪恶的意识,通过那些魂丝,迅速往他眉心内的灵魂识海刺入,像是在顷刻间,就要夺舍他灵魂识海,成为他这具躯体的主人。
  
      关键时刻,那九颗在碎星古殿缔结的碎星,绽放出深邃浩淼的神秘星光,将他灵魂识海照耀的星光璀璨。
  
      邪魂的灵魂邪念,渗透进来,瞬间和漫天星芒交汇。
  
      在聂天灵魂识海内,突然爆发出瑰丽的万千碎小光芒,青黑的邪魂念头,和神秘星光交汇冲击,如浩瀚星河崩塌爆裂,溅射出数不尽的灵魂碎芒,令聂天头痛欲裂,恨不得灵魂爆灭,不再承受如此痛苦。
  
      “嗷嚎!”
  
      被邪魂掌控的六只凶魂,如化身为恶鬼魔神,围着聂天咆哮,似在帮助邪魂的渗透。
  
      可聂天灵魂识海的九颗碎星,在他吸纳了一颗颗魂晶的魂力后,变得从未有过的强大,居然硬生生抵住了那邪魂的渗透夺舍。
  
      在聂天灵魂识海,亿万碎小光芒炸碎溅射,邪魂和九颗碎星,都在发力。
  
      短短十几秒后,聂天就分明感受到邪魂的巨大消耗,他在进行聂天灵魂识海夺舍的战斗中,并没有能占据绝对上风,将聂天一举拿下。
  
      “呼!”
  
      邪魂的万千魂丝,如流水褪去。
  
      就在聂天暗自放心时,邪魂另辟奇径,从那棱形晶体内,陡然释放出暴虐、嗜杀、仇视、恐惧、疯狂的种种负面情绪。
  
      他以各种各样的负面气息,将聂天周身笼罩着,去扭曲聂天的意志,要将聂天拖曳向嗜血的杀戮邪途。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