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三十九章 星舟威慑!
    “是他!竟然是他!”
  
      岩山再见到聂天,同样激动莫名,如山般的雄伟躯体,都因兴奋而剧烈摇动。
  
      “啪啪啪!”
  
      他身旁漂浮着的,一块块碎小陨石,随着他血脉的波动,纷纷爆裂。
  
      “岩山,此人是谁?”一名灰岩族的大汉,以异族语言沉声询问。
  
      “碎星古殿选定的星辰之子!”岩山低喝。
  
      “什么?星辰之子?”那人骇然。
  
      他们间的对话,处于众多碎石当中,而殷娅楠这时还御动着冰血蟒,借助冰血蟒七阶的战力,正对他们展开冲击。
  
      加上距离的缘故,陨石上的那些垣天星域的人族天骄,其实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但是只看灰岩族族人的震动,他们就明白聂天和灰岩族定然有过纠葛,灰岩族对聂天的慎重程度,也令他们意识到聂天大有来历。
  
      “陨星之地?”
  
      刑北宸愕然,苦思冥想许久,也想不出这地方在何处。
  
      其余人也是一头雾水,对聂天所说的陨星之地,感到困惑不解。
  
      场内,仅有乔昀曦知道聂天来自的地方,就是陨星之地!
  
      可根据聂天的说法,陨星之地的炼气士巅峰,不过只是灵境后期罢了,连虚域级别者,都未进阶出一位。
  
      这样落后的炼气士星域,为何会有碎星古殿的传承者?灰岩族的族人,难道曾经在那种地方吃了大亏?
  
      乔昀曦费解不已。
  
      “喀喀喀!”
  
      他们苦思不明时,冰血蟒在殷娅楠的带领下,已经冲入众多碎小陨石中央。
  
      冰血蟒身上神秘的黑白相间两色花纹,像是突然变得鲜活,蒙蒙寒雾,由冰血蟒体内升腾出来,蚕食八方。
  
      寒雾中,冰血蟒如鱼得水,“嘶嘶”尖啸着,将蟒身内两种血脉天赋,一一迸发。
  
      许许多多的血脉光线,内部烙印着独特的血脉秘纹,在寒雾深处,衍变为玄冰巨蟒和血纹蟒的微小形态。
  
      一条条玄冰巨蟒和血纹蟒,以血线凝成,带着莽古、悠远的极寒、嗜血气息。
  
      众多被灰岩族族人血脉掌控的巨石,冰冻后,轰然炸裂。
  
      爆开的碎石,被一条条血光牵动着,似被突然赋予了蟒蛇的血脉生命,四处追击灰岩族的族人。
  
      又有几个血脉等阶较低的灰岩族族人,被那些血光裹住的碎石,洞穿躯体。
  
      灰岩族的族人,强健如铁石,血脉能掌控重力,牵引巨石,可在七阶冰血蟒的暴怒下,似乎并没有很好的办法。
  
      眼看一名名族人,被冰血蟒残害,三名六阶血脉的灰岩族族人,都暗自焦急。
  
      他们不是邪冥,不擅长种种灵魂秘法,不能针对殷娅楠这个御兽的主人魂魄动手,也就拿殷娅楠没什么办法。
  
      殷娅楠也仇恨他们以跗骨血棘,重创了冰血蟒,下手异常歹毒。
  
      “跗骨血棘都没杀了这条异种蟒蛇,此物血脉在七阶,以我们三个的实力,还真的有点困难。”
  
      一名六阶血脉的灰岩族大汉,沉默半响,突然对岩山说道:“你立即离开,传讯妖魔族,告诉他们这边状况!族内那两位长者,收到消息以后,应该也会马上赶来!”
  
      岩山一咬牙,就脱离战圈,脚下踩着一块碎石,向来时的方向飞去。
  
      其余的灰岩族族人,立即从碎石当中散开,以免被寒雾都给笼罩,想要拖延一段时间,等候同盟援军赶来。
  
      “别让那人走了!”
  
      骑在冰血蟒身上的殷娅楠,一看岩山撤离,急忙高喝。
  
      她很清楚,灰岩族族人当中,还有七阶血脉者存在,除此之外,还有数量不少的妖魔。
  
      给那些家伙得到消息,让更多异族强敌抵达,他们很难对付。
  
      “放心,逃离者,交给我便是。”
  
      聂天放声大笑,唤出星舟,如流星赶月般,奔着岩山追求。
  
      “好快的飞行灵器!”
  
      刑北宸被星舟的高速,给吓了一跳,失声惊呼。
  
      乔昀曦的焰鸟,已经是垣天星域以速度闻名的飞行灵器了,然而和星舟一比,明显弱了一大截。
  
      这时,刑北宸愈发坚定,聂天必然是碎星古殿的门人!
  
      也只有碎星古殿这类底蕴难以测度的庞大宗门,才能为门人,提供如此高等级的器物。
  
      “阻止他!”
  
      几个灰岩族的族人,纷纷动用血脉秘术,数十块巨大的碎石,带着刺耳的啸声,从冰血蟒身旁飞出,撞击向星舟。
  
      聂天冷哼一声,变动星舟内神秘星辰阵图的运转法则,精纯的星辰之力,忽地收敛凝结。
  
      星舟首部,一道璀璨星芒,如能量洪流,狂飙而出。
  
      在那璀璨星芒,如刺目的光柱,轰击向前方时,不论是灰岩族的族人,还是下方垣天星域的人族天骄,都生出一种时空错乱,空间扭曲的可怕感。
  
      璀璨星芒所过处,数十个巨大碎石,无声化为石屑齑粉。
  
      星芒余威不减,如转动星河巨轮的神明,汇聚诸天星辰之力,直达灰岩族族人聚集地。
  
      一名六阶血脉的灰岩族族人,还有三名五阶血脉者,被星芒光柱冲击正着,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就化为蓬蓬血雨碎肉,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的天!”
  
      楚家的楚博文,呆呆看着漫天血雨,几乎是呻\吟着低呼。
  
      动用冰血蟒,还在攻击其他灰岩族族人的殷娅楠,也大吃一惊,吓的急忙扭动着冰血蟒,避开星舟首部指向的位置。
  
      从那星舟内爆发的璀璨星芒,富含的恐怖星力,令她有着能直接碎灭一块小型陨石的可怕感。
  
      她身下的冰血蟒,也“嘶嘶”怪啸,分明生出不安。
  
      这意味着,星舟的那一击,让七阶血脉的冰血蟒,都察觉到了生命危险。
  
      “这……”
  
      身为施法者本人的聂天,望着脚下消失了近一半的星辰石,表情也古怪起来。
  
      从得到星舟起,他就明白被碎星古殿遗留下来的,这辆飞行灵器,不但有着惊人的高速,坚固至极,首尾两端还能吸纳星辰石的星辰之力,发动攻击。
  
      只是,他从未想过,星舟释放出来的璀璨星芒,威力竟恐怖到如此地步!
  
      六阶血脉的灰岩族族人,连一刻都没有撑得住,强悍如铁石的躯体,瞬间变成漫天血雨!
  
      冰血蟒的异动,让聂天意识到,那一击的威力,或许连冰血蟒都吃不消。
  
      七阶血脉的冰血蟒,实力堪比人族的灵境强者,这种异种凶物,都惧怕那一击的威力,足见星舟发动的璀璨星芒,是何等的骇人!
  
      “去!别浪费了那些碎肉血雨!”
  
      聂天神色一喜,又将骸骨血妖唤出,让骸骨血妖将漫天灰岩族的碎肉血雨炼化,为自身积蓄血肉精气。
  
      “是我小看了,那碎星古殿特意为我留下的星舟了!此物,比那乔昀曦的焰鸟,也不知道要珍贵多少倍了!”
  
      焰鸟只是有着惊人的高速,本身并不能作为战斗器物来使用,刻画在焰鸟中的阵法,全部都是用来提速的。
  
      星舟却不同。
  
      在星舟当中,不仅有着提速的阵法,还有数种玄奥莫测的攻击法阵,那些攻击法阵赋予了星舟凌厉的攻击力。
  
      他并不知道,一辆小小的飞行灵器,能够承载的法阵有限。
  
      又要能飞旋于空,又要速度,还能攻击,这对打造飞行灵器者要求实在太高,垣天星域的那些炼器师,还没有能力,在一辆小小的飞行灵器上,集结出那么复杂的阵法。
  
      可垣天星域的炼器师,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碎星古殿的炼器师,也无法达成。
  
      聂天乘坐的那辆星舟,就是碎星古殿精心打造而成的独特器物,能高速飞行,还能用来攻伐!
  
      “厉害!太厉害了!只是消耗的星辰石,实在太多了一点。只是一击,几十块星辰石就用掉了,再多来几次,我手中储备的星辰石,恐怕都不够用!”
  
      “星舟的一击,威力即便要弱于邪冥族的破穹晶炮,但也足够吓人了。”
  
      “有了星舟,以后骸骨血妖没了气血之力,还能依赖星舟对抗强敌!碎星古殿那些家伙,还算是有点良心,为我这个星辰之子,总算是留了一件好东西。”
  
      聂天满脸笑容,心神一变,那星舟就调整了方向,瞬间拉近了和岩山的距离。
  
      在他身后,骸骨血妖静静悬浮高空,已经在动用血宗的炼血术,将漫天漂浮的血雨、碎肉,一一吸纳,为那具骨身重聚血肉精气。
  
      “见鬼了!”
  
      脚踏一块碎石,亡命而逃,想要将消息传递出去的岩山,回头一看,吓的魂飞魄散。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族内那些六阶血脉者,帮他拦阻聂天设下的障碍,会如此轻易被击溃。
  
      更让他不能接受的,那星舟的璀璨星芒,居然将族内一位六阶血脉者,也给顺势轰杀。
  
      星舟展现出来的恐怖威慑,震荡人心,让他头皮发麻。
  
      “没用的,不要做无谓地反抗了。”
  
      聂天咧嘴一笑,在星舟临近岩山以后,刻意调整星舟的威力,令其凝聚的星辰石,少了大半,再次发动了一次璀璨星芒。
  
      “轰!”
  
      星芒瞬间冲击到岩山,令这位在灰岩族身份不低的族人,也一霎惨死,又炸碎为漫天血雨碎肉。
  
      “太简单了。”
  
      聂天低头俯瞰脚下星舟,望着只剩下寥寥几块的星辰石,略有些肉痛,忙从储物戒内,取出新的星辰石,铺展在脚下,为星舟提供后续的星力。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