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四十八章 鏖战
    “天木重生术!”
  
      聂天神色凝重,悄然动用秘诀,千丝万缕的草木精气,和浓郁血肉精气结合。
  
      他右臂绽裂的伤口,鲜血瞬息止住。
  
      两种同宗同源的精气,汇聚到那只持炎星的臂膀,破开的皮肉,以无法想像的速度渐渐愈合。
  
      短短数秒,聂天便感觉不到痛疼,手臂的伤势,也被瞬间稳住。
  
      “噗噗噗!”
  
      殷娅楠祭出的层层光幕,猛然炸开,细若游丝的剑芒,金针般刺入她的胸腔。
  
      一团蛮横古老的血气,从她覆盖着高耸胸部的皮甲涌现,那皮甲变得银光灿灿,将刑北宸的凌厉剑芒,死死拦阻在皮甲之外,以免渗透进血肉。
  
      殷娅楠再次闷哼一声,雌豹般矫捷的火辣躯身,如被金钢战车撞击正着,节节暴退。
  
      “呼!”
  
      乔昀曦突然放弃和焰鸟汇合,如一只翩然起舞的火烈鸟,展翅翱翔,飞扑而来。
  
      源自她丹田灵海内的炽烈炎能,在她两手牵动下,凝为一个个赤红火球。
  
      每一个赤红火球,内部都有类似于神火符的符箓,那些符箓宝光璀璨,如烙印着火焰真谛,令赤红火球焰火滔天。
  
      “九阳法珠!”
  
      九个赤红火球,滴溜溜转动着,犹如九个赤红太阳。
  
      殷娅楠只愣了半秒,就陡然反应过来,似乎知道不轰杀或重击刑北宸,谁都逃脱不掉七极裂魂剑阵的封禁。
  
      “幻兽决!”
  
      一缕缕灵力和血气糅合的能量,在她身前交织,缔结为一条虚幻形态的冰血蟒。
  
      那条冰血蟒并非实体,而是由纯粹的灵力和气血凭空凝聚,可那条冰血蟒显现以后,却活灵活现,犹如一条真正的冰血蟒,就连内部泛起的气血波荡,和真实的冰血蟒,都有七八分相似。
  
      虚幻的冰血蟒,摇头摆尾,发出无声的咆哮,也疯狂撕咬向刑北宸。
  
      一看殷娅楠和乔昀曦,瞬间达成默契,不顾灵魂识海的刺痛,奋力攻击刑北宸,聂天暴喝一声,也猛地动用除灵魂力以外,体内种种不同属性的力量。
  
      众多力量汇聚,他心中怒意升腾,左手握拳,随时准备轰出擎天之怒。
  
      “可惜,你们三个境界不够。”
  
      刑北宸攥住那黑色灵剑,表情从容,眼神淡定。
  
      “悬空凝剑术!”
  
      那柄黑色灵剑,突漂浮上天,高悬于空。
  
      黑色灵剑轻轻转动,忽有千百碎小剑芒,晶莹冰光般激射四方。
  
      每一束剑芒,都仿佛凝为一柄小小的剑,寄托着刑北宸的灵魂意识,锋锐无匹的剑意。
  
      在聂天的感觉中,刑北宸似和黑色灵剑融为一体,自身化为一柄插入天穹的巨剑。
  
      他如万千碎小剑芒之主,剑之神明,能御动世间一切有灵性的剑,那一束束虚空飞射下来的剑芒,令他所处的那片空间,化为了剑之海洋。
  
      由乔昀曦以炎能集结的九阳法珠,离他还有十来米,就被数十束剑芒击中。
  
      一个个九阳法珠,宛如爆裂的小太阳,远远爆灭。
  
      炽烈的炎能,衍变为一簇簇火焰祥云,聚而不散。
  
      可更多的剑芒,带着刑北宸撕裂天穹的凌厉剑意,再次飞逝而来,那些剑芒如微小虫豸,啃食着火焰祥云,令那一簇簇火焰云团,变得越来越小。
  
      几乎同时,近百剑芒凝结,化为一柄纤细却颀长无比的透明光剑。
  
      光剑如抽刀断水,将殷娅楠以气血和灵力糅合而成的冰血蟒,一分为二。
  
      “没那么简单!”
  
      殷娅楠发出困兽般的嘶吼,明亮却充满野性的眼瞳深处,如有古老的兽魂悄然浮现,发出叫板众生的咆哮。
  
      被那透明光剑,一分而二的冰血蟒,竟然在顷刻间,变幻为两条截然不同的蟒蛇。
  
      两条蟒蛇,一条莹白如冰晶,一条赤红如血蛇,一左一右,灵动地越过一条条剑芒,猛地钻向刑北宸的两侧肋骨。
  
      只一霎,那两条蟒蛇,就在刑北宸肋骨处消失。
  
      刑北宸一边身子,冰莹如寒晶,皮肉骨节仿佛冰冻,另一边身子血光四溢,如有灵蛇在撕咬他的血肉。
  
      “不愧是对我最有威胁的人。”
  
      刑北宸龇牙咧嘴,显然也感受到痛意,并以赞许地目光,深深看了殷娅楠一眼。
  
      “但并没有什么用啊。”
  
      话语一落,他的两只手,十根指头,都泛出玉石般的晶莹光泽。
  
      他的十指,如在顷刻间化为十把凌厉的小剑,他两手十指如剑,不断刺向肋骨两侧。
  
      “喀喀!”
  
      一侧冰冻身子,寒晶碎裂,冰屑纷飞。
  
      另一侧身子,一条条血红光芒,如被扎死的小蛇,也逐渐消失。
  
      乔昀曦和殷娅楠两女,看到他轻描淡写地,就将九阳法珠和幻兽诀两种灵力秘法化解,眼中满是苦涩,心中生出一丝无力感。
  
      她们能施展出的手段,自然不仅如此,可她们仗依强大的灵器,还有一些宝物,如今都在储物戒。
  
      不能将那些器物唤出,只是凭仗着灵力,和几种法决,显然远非刑北宸之敌。
  
      因为刑北宸不受七极裂魂剑阵的束缚,能随意动用储物戒内所有器物、灵剑,还能为那些器物和灵剑赋予灵魂意识,令其威力大涨。
  
      “换我来试试!”
  
      就在此刻,两女忽听到聂天的爆吼。
  
      她们目显惊异,下意识地望向聂天,可内心深处……并没有抱有太多幻想。
  
      如刑北宸所说,聂天真正令她们忌惮的,乃是凶威震天的骸骨血妖,还有那辆神秘莫测的星舟。
  
      聂天本人,仅为凡境初期,即便精修体术,在巨大的境界鸿沟下,也不太可能给刑北宸带来威胁。
  
      毕竟,刑北宸为玄境初期,整整高出聂天一个大境。
  
      可聂天的表现,还是大出她们意料。
  
      只一霎,聂天在她们视野内,便凭空消失。
  
      “唔!”
  
      刑北宸微微变色,看着借助短途星烁,瞬息抵达他眼前的聂天,轻呼一声。
  
      聂天攥紧的左拳,凝结过半体内力量,仿佛要敲碎大地,重重砸向刑北宸心口。
  
      在聂天的眼中,他看到无穷无尽的怒意,如火焰汹涌燃烧。
  
      那一拳轰出,他甚至隐隐听到荒古神明发出的愤怒咆哮,就连他硬如铁石的心境,都仿佛受到影响。
  
      刑北宸匆忙并指为剑,以掌剑斩向聂天拳背,他的五指,陡然有金色神辉迸射而出。
  
      “当!”
  
      掌剑斩击到聂天拳背,如砍在精铁之上,火光四溢。
  
      聂天拳头稍稍下沉,皮肤上有着细密伤痕裂开,可那沉重如山,蕴含无穷怒意的拳头,依然重重捶击到刑北宸胸口。
  
      “轰!”
  
      刑北宸胸腔衣衫,散为飞灰,衣衫底下一件金黄色的灵甲,第一时间就凝为眩目神光,牢牢庇护着他的心脏。
  
      然而,即便是那等级极高的灵甲,也无法将擎天之怒附带的所有暴烈之力抵消。
  
      蕴含着滔天怒意的凶猛能量浪潮,透过灵甲,还是冲击进来。
  
      在聂天看不见的,刑北宸的丹田灵海内,他的灵丹突然胀大。
  
      无数凌厉细密的金色灵力,如金色闪电,密密麻麻的盘绕在刑北宸的胸口脏腑,令他胸口如成为一块金灿灿黄金。
  
      擎天之怒赋予的无穷怒意,带着连绵不绝的余威,一**冲击而来。
  
      刑北宸闷哼一声,一步步地,缓慢往后退。
  
      他每退一步,胸口都传来一声爆鸣,金光挥洒,如雨飞落。
  
      渐渐地,刑北宸的躯体,如变成一具被金水浇筑的黄金怪人,他两手指头,不断点击着胸口,以锋锐剑意,一丝丝化解胸口残留之力。
  
      “呼!”
  
      与此同时,聂天轰出擎天之怒的掌心,突飞出七点星耀组合而成的星辰阵图。
  
      七点星耀,如北斗七星般,明灭不定,透出亘古不灭的深邃气息,忽飘向刑北宸眉心。
  
      “碎星古殿的星动秘诀!”
  
      刑北宸低呼一声,高悬头顶的那柄黑色灵剑,随心而动,近千剑芒,蚊虫般飞扑而来,立即将那七点星耀凝为的阵图淹没。
  
      叮叮咚咚地清脆悦耳声,从那剑芒和星辰阵图发出,七点星芒闪烁着,光辉渐弱。
  
      “咻!”
  
      殷娅楠火爆的躯身,猛地欺身而近,突然就在刑北宸背后冒出,并毫不犹豫地痛下杀手。
  
      “嚎!”
  
      一头虚幻缥缈的灵兽幻影,拖曳着雪白的尾巴,突撞击向刑北宸后心。
  
      乔昀曦也逮住时机,又一次凝结九阳法珠,九个赤红火球,半空炸开,衍变为火焰祥云,高空罩落。
  
      聂天手中的炎星,也在顷刻间,汇入火焰、草木、星辰之力,如三色洪流飞向刑北宸。
  
      刑北宸轻哼一声,忽抬头看天。
  
      他抬头时,更多光雨,从七柄组成七极裂魂剑阵的灵剑内飞出。
  
      但那些光雨,不再落入三人灵魂识海,而是融入从他黑色灵剑内释放出的碎小剑芒,每一束剑芒,被光雨注入,都仿佛突然有了灵魂。
  
      千万剑芒,像是在短时间内,变成了千万通灵飞剑,驳杂繁多的古怪魂念,从那些剑芒疯狂滋生。
  
      剑芒威力徒增,千万鱼群般,在他周身飞旋游弋。
  
      聂天三人的攻势,被那些鱼群般的剑芒撕咬穿透下,一一被化解,竟没有一丝力量,能穿透那众多剑芒的防线,落向他的身体。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