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聂天的面子!
    裂空域。
      因姬元泉的协助,聂天由碧霄星域起始,经虚灵教空间传送阵的中途转道,率领俞素瑛一行人,成功抵达于此。
      “姬前辈,祖光耀长老那边?”
      站在那座恢弘的宫殿前方,聂天皱着眉头,道:“他的神域破境,现在不会有什么大麻烦吧?”
      “祖光耀,神之法相已凝炼,他目前所做的,只是采集那太阳真火,稳固境界。”姬元泉劝慰,“他那边,你无需担忧什么的。”
       “那就好。”聂天轻轻点头,又对董丽说道:“你去涡流域,将天莽、垣天和陨星之地,所有跨入圣域的人,都给领过来。”
      “好。”董丽颔首而去。
      “哧!”
      突地,一条明晃晃的空间缝隙,在大殿前方,凭空而显。
      赵山陵一步踏出。
      “圣域!”
      出自虚灵教的姬元泉,只看了一眼,就为之动容,叹道:“你,果真是人才。从陨星之地出走,你正式踏入广阔星河的时间,其实很短暂。实在未能想到,在这么短的阶段,你也能踏入圣域。”
      跨域到圣域的赵山陵,没有刻意展开他的域,可他站在那儿,居然给聂天一种空间错乱的感觉。
      聂天知道,他在空间力量的造诣上,更进一步了。
      “恭喜你。”
      赵山陵凝神,盯着聂天看了一眼,道:“灵海星域、幽泽星域和碧霄星域的事情,我也听闻了。你虚域的突破,动静大到惊动了人族各方星域,无数圣域者、虚域者,因你,而被吸引到碧霄星域。”
      聂天洒然一笑,“你也不错,顺利突破到圣域了。”
      “我的圣域,还是慢了一步啊。”赵山陵有些感慨,“你师傅巫寂,才是陨星之地圣域第一人。哎,本以为我是最快的一个,可偏偏还是慢了一大截啊。此时的巫寂,在碎灭战场的境界修为,不知道又高深到什么地步了。”
      他很少敬佩什么人,尤其是在陨星之地。
      参悟出时间之力,前期受困于寿龄限制,境界进阶迟缓的巫寂,自从踏入碎灭战场,找到那条时间长河,就以势不可挡的架势,连番破境。
      今时今日的巫寂,已很久没听闻消息,可他却相信,巫寂的修为和实力,定然又有长足的进步。
      “巫寂!”姬元泉眼睛一亮,似想到什么,对聂天说道:“碎星古殿那边,你师傅巫寂兴许也能帮上忙。他能窥视一眼未来,你让他看一看未来,看看碎星古殿的将来,是否还健在……”
      屈奕从碎灭战场归来时,曾给予巫寂极高的评价,说巫寂乃人族大贤,将来的强大空间,谁都无法测度。
      就是因为那样,屈奕对巫寂,对聂天师徒,极其看重。
      要不是他暂时不在,虚灵教被玄光羽接手,兴许幽影会、碧霄宗和太始天宗,都不敢妄动,不敢掀起这么大的风浪。
      “师傅那边,我不准备去请动。”聂天摇头。
      “碎星域,我陪你走一趟。”赵山陵道。
      聂天愕然,“我宗门之事,其实和你无关的,你……”
      “刚刚破境,闲着也是闲着。”赵山陵咧嘴,灿然一笑,“天莽星域动乱发生时,我忙于境界突破,没有能赶往助战。碎星域的那场战役,注定要载入史册,我赵山陵也有兴趣搅合搅合。”
      “圣域,持有虚灵塔,一身修为我都觉得怪异……”
      姬元泉心中估摸着,发现区区圣域初期的赵山陵,都给他一种看不透的感觉,“陨星之地,还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啊。聂天、裴琦琦,董丽,巫寂,还有赵山陵。这些人物,放在别的星域,都注定是要扬名星河的人物,居然会大量地,在区区一个陨星之地显现。”
      数日后。
      在董丽的招呼下,权子轩、瞿明德、钟离坚等依附于聂天的,一位位圣域者,从涡流域也赶了过来。
      聂天,通过裂空域的那座空间传送阵,以手中的星辰令,发动了阵法。
      一位位圣域者,由裂空域,在阵法的输送下,一起被传送到碎星域。
      “呼!”
      一到碎星域,聂天就唤出星舟,飞向半空。
      他抬头看向天穹。
      “蓬蓬蓬!”
      星光璀璨的碎星域天穹,有亿万繁星颗粒,似被点燃引爆。
      一道硕大的身影,像是天降的陨石,穿透一层层结界,流星般,飞逝向大地。
      “储睿!”
      那身影,垂落时,躯体溅射着点点星芒,分明就是副殿主储睿。
      储睿,像是一颗陨寂的星辰,神之法相包裹的星光,都尽数黯淡。
      “副殿主!”
      魏来、炎战,还有窦天辰、方塬等人,一一冲天而起,想要去迎接储睿。
      “呼!呼呼呼!”
      成千上万的,灰褐色的蝙蝠形态的符咒,从储睿的神之法相内呼啸而出,将储睿释放出来的星芒,一点点的扑灭掉。
      每一个符咒,都烙印着蒋塬池的神力结晶,都寄托着他感悟的幽影奥秘。
      “喀喀喀!”
      储睿躯身,快要坠落到碎星城时,这座屹立千万年不倒的城池,自然而然地,有一股柔和地星辰流光,注入他体内。
      那些被蒋塬池刻意地,注入储睿体内,撕咬着储睿余力的蝙蝠符咒,突然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
      声音,只是传出半响,就一下子截止了。
      “蓬!”
      霎那间,所有的蝙蝠符咒,都烟消云散。
      碎星域边沿,施展出秘法,刚刚将储睿重创的蒋塬池,在深灰色的神域中,闷哼一声,仿佛吃了一个小亏。
      而这时,储睿的躯身,才收缩着,下落的速度放缓,慢悠悠地,进入碎星域。
      数百名圣域、虚域级别的炼气士,蜂拥而至,都去了储睿那边,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浓浓的忧愁之色。
      “星舟!又是一艘星舟!”
      “那艘星舟,是第七位星辰之子,聂天所有的!”
      “聂天!是聂天赶回来了!”
      韩婉容,辛晴两位长老,听到众人的欢呼声,视线一扫,就看到聂天乘坐着星舟,在碎星城的天空中浮现。
      “聂天!”
      魏来,炎战,还有窦天辰、方塬,包括汪美嘉,都神情一震。
      被蒋塬池伤了神域,神之法相都被重创的储睿,脸色灰暗,眼瞳深处,也蒙着一层深灰色,久久无法褪尽。
      他一身力量,十去八九,再难有大作用。
      “聂天,是聂天回来了吗?”储睿艰难地,将他收回神力,正常心态的肥硕躯体摆正,终落向碎星古殿的石台,“还有谁,还有谁一同过来?玄清宫的俞素瑛,莫千帆,尹行天,还在和聂天一道儿吗?”
      他急切地追问。
      “似乎,都过来了。”汪美嘉轻声道。
      不远处,星舟在前方飞逝。
      星舟之后,玄清宫的俞素瑛,天雷宗的莫千帆,尹行天,还有谢谦、血灵子,一位位圣域者,都不急不缓地跟随在聂天身后。
      “我已召集天雷宗,不久,天雷宗的圣域者就会抵达。”
      “玄清宫那边,所有圣域者,我的小师妹,也会来碎星域。”
      “我流云剑宗,当尽一份力,宗门几位圣域者,会悉数到来。”
      相隔还很远,莫千帆、俞素瑛和尹行天,就坚实地表明了态度。
      不止他们会来,他们宗门的圣域者,都会在他们的传讯下,从不同的星域,不同的天地,赶赴向碎星域。
      “第七位星辰之子,好大的面子啊!”
      “造神者啊!聂天能造就神域出来,只要不是傻子,都会巴结他的!”
      “聂天归来,我碎星古殿,应该不会沉落了!”
      “聂天!”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