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十三章 四大公子
    方墨非瞪着眼睛良久,没有喘过气来。而让云扬好笑的是,这位方大剑客,居然就这么瞪着眼睛晕了过去。
  
      他的身体毕竟太虚弱。又是强烈的震惊之下,精神负担不了;所以很丢脸的晕过去了……
  
      “为什么人与人相处的时候,总要想一些办法,先让自己获得一种心理优势呢?”云扬喃喃的说了一句。
  
      方墨非上来先声夺人,在不能动的时候,以智慧查出云扬身份,便是想要先声夺人。而云扬接下来的说话,同样是要获取一份心理上的压倒性优势!
  
      院子里。
  
      计灵已经带着银月天狼走了出来;小小的雪白的银月天狼,屁颠屁颠的跟着她的身后,跟头连天。
  
      显然已经对她很是依赖。
  
      “这些世家子弟,果然不凡。”云扬从窗口看出去,心中暗忖:“不过一夜功夫,就让出了名桀骜不驯而且对人戒备心最强的银月天狼有了归属之心。”
  
      “云扬!”计灵在院子里喊:“你这几只猫有古怪啊。”
  
      云扬看着院子里,畏畏缩缩不敢上前的银月天狼,再看看四平八稳躺着呼噜噜的四只吞天豹,不由嘴角抽搐了一下。
  
      云扬出去。
  
      看着似乎又恢复了原本样子的计灵,云扬淡淡的笑了笑;他能感觉出来,计灵在这段时间里,那种重新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之后的不同。
  
      那是一种若有若无的疏离。
  
      两个世界呢……
  
      云扬心中一笑,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道:“怎么?”
  
      “我的狼怎么不敢过去?”计灵问道。
  
      “狼是群居动物,习惯了一群群活动,这只小,没有同伴,从没战斗过,一下子面对五只猫,体型差不多,敢过来才怪了。”云扬翻了个白眼。
  
      “那你打算怎么帮我夺得胜利?”计灵问道。
  
      “这是个秘密。”云扬懒洋洋的说道:“我只保证你胜利就行了;而且……你也要保证,答应我的事情,不能食言。”
  
      计灵翻着白眼,道:“你这人就是小气。行,我记住了!”
  
      云扬看着小银月天狼,蹲下身子,招招手道:“小家伙,过来。”
  
      “它可没这么容易听你的。”计灵笑笑:“昨天我可是费了好大功夫……”
  
      还没说完这句话,突然目瞪口呆。
  
      只见那小小的银月天狼突然间猛地站直了身体,看着云扬,尾巴居然也翘了起来,小狗一般摇动;随即,就是箭一般奔向云扬。
  
      口中还发出呜呜的兴奋地呼噜声。
  
      计灵呆滞。
  
      这也太气人了吧!
  
      自己千辛万苦的讨好,连压箱底的灵药都拿出来,总算是让小家伙从不理不睬变得有些亲热起来。
  
      这家伙可倒好,只是勾勾手指,小家伙居然欢天喜地如同看到亲娘一样跑过去了。
  
      这还有没有一点天理!
  
      只见云扬抱着银月天狼,右手轻轻在它背上抚摸;然后扑棱一下,将小小的身体翻了过来,用手只拎着一个左前爪子,悬吊在空中。
  
      居然还用力的抖了抖。
  
      “你干什么!”计灵尖叫一声,就要冲上去。这么幼小的幼崽,你这么玩?用力一大了就能弄死了……
  
      却见小银月天狼兴奋的嗷呜嗷呜叫,一个爪子被提着,居然摇头摆尾,快乐之极。
  
      云扬一抛,小小的躯体就像是一个绣球飞上天空,右手一伸,又抓住了右前爪子在空中甩动……
  
      计灵:“……”
  
      绣球一样的小狼崽又飞在空中,左后爪……
  
      再飞……右后爪……
  
      再飞……脖颈皮……
  
      计灵看得几乎抓狂,这是狼!不是猫!你这抓着后颈皮拎起来抖来抖去算是几个意思?
  
      计灵甚至清晰地听到,小狼崽身上的骨头在咔嚓咔嚓地响。
  
      “我的小狼崽……”计灵心疼的眼眶都红了。
  
      最后,居然看到云扬嗖的一声又将小狼崽扔起来,这一次居然是揪住尾巴,狠狠的抖了几下,小狼崽尖声大叫,兴奋的手舞足蹈。四只雪白的小蹄子都满天乱抓。
  
      虎虎生风!
  
      “云扬!”计灵忍无可忍:“你在拿着我的小狼崽玩杂耍么?”
  
      云扬转头一笑:“你没看到这小家伙高兴的都快疯了?”
  
      计灵:“……”
  
      “好了。”云扬道:“把你的小北西交给我两天,两天后,你就可以抱走它去参赛了。到时候若是你赢不了,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当然,若是你赢了,答应我的条件就要做到。”
  
      计灵忍不住的叹了口气:“你就非要将条件条件的挂在嘴边么?”
  
      云扬笑眯眯的说道:“做人,还是实际一些好。”
  
      计灵若有所思。
  
      良久,抱着千幻灵猴回房而去。
  
      云扬笑眯眯的抱着小狼崽进入房间。
  
      摸着小狼崽的脑袋瓜子说道:“我知道你这小家伙听得懂,嗯,就是这样,今天这一遍拎……你帮你的主人赢了,回来我再给你拎一遍,作为对你的奖励。懂了没?”
  
      小狼崽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云扬,直摇尾巴。
  
      “不懂?”
  
      云扬脸色一黑,揪住小狼崽的后颈皮拎抹布一般拎了起来,道:“听懂没?赢了就再拎一遍。懂了没?”
  
      小狼崽亮晶晶的眼睛眨了两下,突然抬起来左前爪子,直直举起;又抬起右前爪,举起,然后两个后蹄子,相继举起;转了个身,用屁股对着云扬,尾巴高高翘起。
  
      然后放下,蹦蹦的跳了两下,示意被拎起来抖,然后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云扬:“……?”
  
      “对!”云扬一头黑线。
  
      “嗷呜……”小狼崽发出稚嫩的欢愉的吼声。
  
      条件达成。
  
      云扬松了口气。玄兽的智商果然不低。
  
      不过……这银月天狼的智慧多少也有些超出云扬预料。看着这小家伙黑白分明的亮睛睛眼镜,云扬喃喃道:“这不会是狼王后代吧……这丫头运气应该没这么好……”
  
      ……
  
      “敢问云扬云公子在家么?”外面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老梅应声而起:“是什么人?”
  
      外面那声音说道:“烦请禀报云扬公子,西门家族西门万代;东方家族东方明天,南宫家族南宫不败;北野家族北野青空;四人前来拜访。”
  
      老梅的脸色变了。
  
      西门万代,东方明天,南宫不败,北野青空。
  
      东南西北。
  
      或者这四个人的名字并不是多么响亮,起码老梅并没有听说过。但是,这四个姓氏却实在是太震撼了!
  
      巅峰八大家族之中的四个!
  
      而与公子对赌的就是西门万代。西门万代就是西门家族的公子;由此可见,这东方明天,南宫不败,北野青空……想必就是其他三个家族的公子哥儿。
  
      虽然未必是嫡系中坚,但,这个身份依然是高高在上的。
  
      云扬一挥手,五只小猫儿乖乖地翻着跟头一溜烟去了东厢房。
  
      “请四位公子进来。”云扬说道:“花厅奉茶。”
  
      所谓花厅,自然就是云扬院子里的花架下面的凉亭。
  
      花影婆娑,芳香满地。
  
      云扬单手执着茶壶,雍容自若的道:“四位公子大驾光临,蓬荜生辉。这是云某今年才刚刚到手的春茶;取自雪山之巅,风雪迷雾之中,常青藤之嫩芽,须覆盖薄霜的时候摘下,在寒山上阴干,于阴凉处焙制;三蒸三晾之后,再放置寒山冰窟,吸取灵秀冰寒之气,瞬间高温烘干,然后立即成茶,方得其味;唯独此茶不能久存,仅有一月之期,否则,寒气返潮,则一朝尽废!”
  
      云扬壶中碧绿通透的茶水,如同一股浑圆的碧玉冲出来,落进茶盏之中,瞬间凝成一团清澈见底的凝固一般的美玉;上面,雾蒙蒙的如梦如幻。
  
      “此茶,名为寒山风雪。”云扬举杯,微笑:“请,请奉茶。”
  
      四大公子来到云家,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灌输了一番茶道。而且还讲得头头是道,颇有些引人入胜的味道。
  
      品着这杯茶,都是五味杂陈。
  
      西厢房,计灵在窗口看着这边,心中叹了口气。隐隐约约感觉到:似乎……在这花厅中喝茶的五个人之中,反而是身家最低,底蕴最浅;最没有实力的云扬,更加像是世家大族的精英子弟。
  
      那风采,那气度,那从容……比他面前的四大公子不知道高出来多少个层次!
  
      简直无法相比。
  
      计灵细细的回想,似乎……那八大家族的嫡系中坚,直系继承人……也未必能有云扬现在的风采与从容!
  
      那是骨子里的云淡风轻!
  
      “云公子果然是好风采。好定力。”东方明天喝下这一杯自己根本没品出来什么滋味的茶,淡淡一笑:“怪不得,西门兄居然输给了你。”
  
      西门万代眼中恨意一闪,淡淡的笑道:“愿赌服输,云公子能赢就是本事,本公子也是输的心服口服。”
  
      云扬亲切微笑:“西门公子太客气,我也是运气好。而且,西门公子气度恢弘,行事洒脱;云某也是佩服至极。那天之后,一直想着能够与西门公子再见一面,好好的交个朋友。”
  
      这么一说,西门万代脸上顿时舒展了许多。
  
      “当然,各位公子与西门公子齐名,云某也是极想结交的。”云扬诚恳地说道。
  
      几位公子纵然是心中再是不屑,但脸上也都是好看了许多,气氛一下子融洽起来。
  
      或许这么多人之中,就只有在窗口偷听的计灵才明白云扬这些话里面真正的含义:我很希望跟你们交朋友,那样我就能多从你们身上捞出来更多的油水……
  
      看着云扬诚恳的脸色,几位公子连声谦逊的说话,计灵险些就扑哧笑出声来。
  
      越来越感觉,这些世家公子,与云扬这个一个世俗国家侯爷的公子,居然……无法相比!
  
      这可真是奇哉怪也。
  
      这么多自幼接受严苛教育,每一言一行都经过专门训练的世家精英,居然不如云扬沉稳有度,心机深沉!
  
      这件事,可是怪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