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十四章 我也没见过!

  一般像云扬现在这样沉稳的表现;计灵搜遍了自己的所有记忆,也只有几个人可以相比拟。
  自己家族的几位老祖宗,还有公认智力超群,经受了无数红尘磨砺的长辈,还有就是各大家族的智囊型人物。
  这样的人物,绝对不多。
  但计灵很清楚,这些人能够有现在的成就,是如何历练得来的。那是无数的生死战斗,无数的生离死别,无数的心灵割裂,无数的绝望死境……
  才能历练出一个人无论面对什么,都云淡风轻,不管面对谁,都是不卑不亢;不管面对什么事情,都是深谋远虑,无论顺境逆境,都能心如碧水深潭,深不可测。
  但,云扬也只有十九岁!
  他是如何做到的?
  对这一点,计灵充满了好奇。
  云扬身上,似乎充满了秘密。
  年纪不大,但沉稳睿智如千年老妖,风采气度无懈可击;待人接物完美无瑕;只是从谈吐,气度,风采,气质……上没有人能够找得出云扬哪怕任何的一点点缺点!
  “……我等这次来,一来呢,是想要见识一下云公子的风采。”那边,真正的话题终于开始了,北野青空率先开口:“二来呢,自然也是有些好奇之心。云公子那天惊天豪赌,直接祭出九品玄兽幼崽为赌注,惊呆了世人。”
  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搓搓手:“……说来惭愧,我等虽然出身于世家大族,但却从来没有见识过九品玄兽幼崽呢。”
  这句话顿时引起了其它三大公子的赞同。
  “对啊,我也没见过。”
  “九品玄兽,太神秘了,好想见识一下……”
  “哎,若是没有这个,本公子那天也不会输得那么惨……怎么能不见见。”
  西门万代最后出口,唉声叹气。
  声音中,隐隐有几分无奈。
  若是有可能,他真的想自己来。
  但,另外三个家伙却是死死地跟住了他,说什么也不让西门万代自己前来吃独食。要不是这几个拖油瓶碍事,恐怕西门万代在赌输了的当天下午,就跑来了。
  几个公子哥儿话说的喜笑颜开,但,空气中的气氛却是瞬间变得压抑起来。
  计灵在窗口也摒住了呼吸,不知道云扬怎么样回答。
  别看这几个家伙笑语晏晏,和蔼可亲,但,只要云扬拿不出九品玄兽幼崽,恐怕就在今天,这整个云府就会从这世界上抹掉!
  绝对不会有任何侥幸。
  这几个人其实就是来兴师问罪的。
  或者说是来分赃的!
  云扬拿不出九品玄兽幼崽,死定了。拿出来,也死定了!
  只要拿出来,就肯定会引起四大公子的抢夺。不管落到谁的手里,云扬这个原主人,都绝无活路!
  这些人现在的温和,只不过是暴风雨的前奏而已。
  “九品玄兽幼崽啊……”云扬微笑起来:“的确是好东西啊……四位公子没看过,我有些不相信;呵呵……不过,云某却是的确没有看到过,乃是真的。”
  随着这句话出口,顿时,院子里的气氛变得一片冰寒!
  空气也几乎凝固。
  四大公子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你没见到过?
  !!
  西门万代顿时一张脸就变成了猪肝色,目光也顿时变得疯狂起来,深深吸气,阴森森的说道:“云公子这句话,本公子有些听不明白了。既然云公子并没有见到过九品玄兽幼崽,那么,与我赌的,又是什么?”
  其他三大公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云扬。
  “赌输了,我自然能拿得出来。”云扬安然自若,甚至还带着些挑衅:“不过现在我赢了,我说一声没见过,又如何?”
  西门万代只感觉一股火气冲上了脑门:“你没见过,就是没有九品玄兽幼崽,那你凭什么赌?”
  云扬微笑:“凭着……第一,我能赢。只要我赢了,就足够。第二……西门公子,谁告诉你,没见过,就代表着没有?”
  这句话,让众人有些懵。
  连见都没见过,居然不代表没有?
  东方明天脸色一变,收起了那冰寒的笑容,瞬间就是春暖花开:“云兄,呵呵呵……难道云兄还有别的解释?我等倒是想要听一听了。”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端起茶壶续茶,道:“本来呢,这件事情,我是不需要解释的。”
  “若是与一般人打赌,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自然没有这么多的事情。不过几位公子既然找上门来了……云某不解释,怕也是麻烦一桩。索性,就多费些唇舌。”
  西门万代面如猪肝色,道:“本公子也不是输不起,但却最恨被人欺骗。”
  “欺骗这句话就有些过了。”云扬正色道:“若是西门公子赢了,在下拿不出九品玄兽幼崽,那才是欺骗;但现在的问题是,西门公子并没有赢。”
  “恩,这件事其实不重要。”
  云扬道:“请,请喝茶……恩,所谓赌博,须有赌资;没有赌资,就属于诈赌。西门公子担心的,想必是这个。”
  众位公子都在心里暗道:“不担心这个谁来啊……这不废话么?”
  “云某的确是没有见过九品玄兽幼崽。”云扬用一句肯定句说道:“的的确确,自幼年到现在,都没有见过。”
  轰!
  顿时又炸了。
  说一千道一万,你他么还是没见过啊……
  “不过!”云扬加重了口气,道:“云某却有一枚九品上阶玄兽蛋,正在孵化之中。”
  “呃……”西门万代只感觉自己全力挥出一拳,打到了空气里。一时间那个难受就甭提了。
  “那玄兽蛋在哪里?”南宫不败眯着眼睛问道。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看了他一眼。
  四大公子心中也明白,这等事情,人家怎么会轻易说?
  “云公子不肯说,不会是真的没有吧。”北野青空阴阳怪气的说道。
  “北野公子也不需要激我。该说的,我自然会说。”云扬微笑:“只不过,不想与各大家族起了冲突,或者说,不想诸位公子前去送死……”
  “送死?”西门万代嘿嘿冷笑:“云公子,这口气也有些太大了。”
  云扬别有意味的看了看西门万代:“西门公子可愿意与我再赌一次?”他的眼中,有睥睨之意。面对四大公子,居然有一种隐隐的居高临下的挑衅。
  “呃……”
  西门万代脸色一阵青白。
  再赌一次?
  再赌一次若是又输了……自己可就真的没法活了。
  东方明天赶紧打圆场,哈哈笑道:“若是再接着赌,咱们可就真成赌徒了哈哈……云兄,咱们既然来了,你也别卖关子了。大家都是想要与云兄交个朋友,万一真的起了什么误会,对双方都不好你说呢?”心中却在想;这货是在威胁我们?他哪来的自信?
  云扬微笑中含着深意,道:“不错,万一起了冲突,对谁都不好。”
  “九品玄兽幼崽这件事,乃是我冲动了。”云扬慢悠悠的说道:“话出口,我就后悔了,当时就想跟西门兄认个怂,不赌了……就说我没有,这事儿也就那么过去了,也没有这么多的后来风波……只可惜……”
  众人的目光都看在西门万代脸上,顿时将他看得满脸通红。
  当时正是他坚持要赌,一听九品玄兽幼崽眼珠子都红了……
  “这牵扯到我们云家的一个秘密。”云扬道:“具体我就不多说了,这九品玄兽蛋……是一枚金翅鸟的蛋……”
  金翅鸟的蛋!
  四大公子人人呼吸都急促起来。
  相传,天地间最强大的神兽之一,就是大鹏金翅鸟。法力无边,可以毁天灭地。当然只存在于远古传说之中,从来没有人见过。
  而这金翅鸟自然不是大鹏金翅鸟;而是具有稀薄的神兽血脉的一种超阶玄兽。一旦长成,妥妥的九品上阶!
  最难得的是,这是飞行玄兽!
  “我师父一直想要为我寻觅一只强大些的玄兽幼崽,一来呢,陪伴我成长,二来,在他老人家离去之后,让我也能自保……”云扬慢慢的说道。
  脸上带着淡淡的乳慕之情。
  “你师父?”东方明天敏感的抓住了这个重点。
  “敢问云兄的师父是?”东方明天问道。
  云扬沉吟了一会儿,伸手入怀,取出来一块黑色的小木牌,轻轻放在桌上。
  众人注目看去,只见这黑色的小木牌通体漆黑,但仔细看去,似乎是隐隐有光泽,再继续看下去,却似乎星光淡淡闪耀;似乎是远古的星空,在最遥远的地方,似有似无的闪着光彩……
  “星辰黑木?”东方明天浑身一颤。
  “不错,正是星辰黑木,又称为……星辰黑幕。”
  云扬口气有些刻意的淡漠的说道:“这上面,有我师父写的字,诸位公子看到,还请留在心里。今日被逼无奈,出示此牌,已经是对我师门的莫大侮辱!若是再传扬出去,恐怕我师傅会非常的生气呢。”
  四大公子都感觉到了云扬话语中的一种毫不掩饰的威胁。
  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压抑。
  似乎这小小的黑木牌,重于千斤;充满了无尽威严。
  自从云扬拿出来这一枚小木牌,东方明天等人心中其实已经没有了什么疑惑。
  星辰黑木,乃是天下奇珍;而且,最难得的是,这个世上,千万年来,只出现过一棵。
  而拥有这棵树,并且使用这棵树的人,只有一个!
  除了这个人,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接触到星辰黑木!所以星辰黑木只要一旦出现,代表的,就是那个人!
  木牌缓缓反转,后面,四句话,如同闪电一般,楔进了四大公子的眼中;这一刻,四个人的瞳孔都是骤然一缩。
  四张小脸,刷的一声全白了!
  “早为天上客;半步缥缈间;但为红颜故,迟步彩云前。”
  只有这四句话!
  除此之外,任何的身份辨识都没有。
  但是,只要有了这四句话,在这天玄大陆,就已经完全足够了!
  这已经说明了一个惊天动地的人物!
  而且,是就算东方西门这样的八大家族也惹不起的人物!
  当世唯一的神话。
  早在五百年前就能够破碎虚空飞升上界的一代传奇;曾经在天玄大陆纵横驰骋三百年无人能敌的、当年的,天榜第一人!
  独孤愁!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