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十六章 伤心、离开、巡视

  “女人的脑袋瓜子,实在是天下间第一等奇妙不可解……”云扬心中喃喃说道。
  “小狼崽我给他取了名字,叫小月月,你看如何?”计灵兴致勃勃问道。
  “小月月?”云扬抽了抽嘴角,言不由衷:“好名字!太好了!”
  “……”计灵瞪了瞪眼睛,对这个虚伪敷衍的家伙实在是无力吐槽。
  不过随即又兴奋起来:“不过以小月月现在的配合度,我赢下来简直是轻而易举!这一次的大姐,我可是当定了。”
  “赢定了?”云扬古怪的问道。你们玄兽大比,就比如何训练宠物?如何好玩?亏你先前说的那么高大上……
  “肯定赢定了!”计灵信心十足。
  “既然赢定了……”云扬纳闷道:“那你还不走?赖在我这里干啥?”
  “……”计灵张着嘴愣住。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神转折!
  就没见过这么不解风情的鲁男子!
  “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云扬惊恐的退后一步:“姑娘,可怜我还年轻,还……”
  “你去死!”
  计灵恼羞成怒。
  云扬抱着右脚嗷的一声跳了起来,呲牙咧嘴:“好好地说着话干嘛打人?”
  计灵咬牙切齿的看着他,突然怒声道:“谁赖着你了,我走就是!”
  一低头,抱着小狼崽就往外冲。
  眼圈已经红了。
  这个混蛋!
  这个……
  “哎……”
  云扬在她身后叫了一声。
  计灵的脚步顿时停住,心头带着希冀:“你还要干嘛?不是要赶我走嘛?”
  心道这货肯定是道歉的。
  “别忘了咱俩交换的条件。”云扬认真地说道:“你赢了,可是要做到的。那件事情,很重要!”
  “……”
  计灵娇躯狠狠地颤抖了一下,嗖的一声飞了出去,远远传来一句话:“我计灵还不是耍赖的人!”
  身影已经不见了。
  声音中,却带着浓浓的鼻音。
  云扬静静地站了一会,淡淡的笑了笑,喃喃道:“记着……就好,就怕你忘了……”
  老梅在云扬身后,看着云扬的身影,深深地叹了口气,双手抱住了头。
  少爷……您这是注孤生的节奏啊……
  可以让人家走,但何必用这种方式呢?
  ……
  看着计灵离去,云扬眼神闪烁了一下,脸色变得深沉,似乎猛然间罩上了一个面具。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沉凝。
  “公子……”老梅在他身后轻轻叹气:“你……伤了计姑娘的心了……”
  云扬吐了一口气,淡淡道:“没什么伤心不伤心的;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小姑娘或许有些不懂事,但我要懂。”
  老梅疑惑:“懂事?”
  云扬淡淡道:“老梅,这位计姑娘出身如何?你应该看得出来吧?”
  老梅点头,叹了口气。
  “若是真要两情相悦,需要面对什么,你知道的吧?”云扬道。
  老梅又叹了口气。
  “而且,起码现在来说,这位计姑娘并没有看得上我,对吧?充其量,只有一些模糊的还未成型的……感觉这人还不错,有点意思……也就只是这个程度了吧?”云扬道。
  老梅再叹息。云扬说的没错。
  仅限于此而已,谈不上喜欢,更谈不上爱慕。只是……觉得还不错而已。但这是可以发展的呀……
  “所以……何必纠缠下去自找没趣?”云扬微笑,眼神悠远,平静冰寒。
  “公子说的有道理。”老梅还是心中叹气。
  云扬道:“所以,就这么……也挺好的吧?”
  他的心中毫无波澜,却在暗暗想着:兄仇未报,我八个兄弟,八百弟兄尸骨未寒,我连报仇的头绪还都没有理出来,有什么面目来谈什么风花雪月?
  男女之情,现在对我来说,乃是何其奢侈的一件事。
  云扬眼中突然露出来浓郁的血光,一闪而逝:“我出去一下。”
  老梅道:“我陪公子一起。”
  “不必。”
  “云侯快回来了……”看着云扬的脚步就要跨出家门,老梅突然说道。
  “哦……”
  云扬哦了一声,身影就消失了。
  “哎!”
  老梅发现自己除了叹气,就不会做别的了。跟随了云侯十年;一直不知道,云侯什么时候成了亲,什么时候有了儿子。
  直到三年前,带了云扬回来,说是他的儿子;当时的老梅是懵逼的。然后自己就留在了天唐城,当了三年的管家。
  当然,更让老梅懵逼的是:云侯自从将云扬带回家之后,呆了一个月就走了,一走三年没有消息。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对自己这个儿子不闻不问。
  而云扬这个做儿子的,对自己父亲的去留居然也同样是似乎毫不在意。不闻不问……
  这样奇怪的父子关系,老梅这辈子反正没见过第二对!
  这位公子爷,前两年还很正常,除了偶尔失踪个几个月,一年也就失踪个两三回之外……别的也还算正常。
  但今年一回来,却是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
  云扬一身紫衣,飘飘而行。俊朗的面目惹得路上行人纷纷侧目,有些大姑娘小媳妇的偷偷地看一眼,接着就红了脸……
  他走的并不快;步履潇洒从容,从骨子里透出来一种闲散的满不在乎。脸色红润,气定神闲。
  他从云府出来,转了几条街,就走到了城内大道上,向着天唐广场而去。
  英魂阁前。
  正在祭奠的人依然无数。
  香烛的味道,几乎弥漫苍穹。
  云扬随着人潮,走到碑前,身子立定,将香烛点燃,捧在手里,恭恭敬敬的行礼,躬身到地,久久不起。
  “哥哥们,保佑我早日寻得仇人线索,报仇雪恨!”
  “兄弟们,保佑我早日找出朝中奸佞,斩草除根!”
  “兄弟们英灵不远,且看我一个个的为你们报仇!”
  “弟兄们安心,有我云扬在,哪怕倾家荡产,哪怕需要劫掠天下……也不会让你们的家人,受到半点委屈!”
  云扬直起身子,将手中的三炷香安稳的插在香炉里,抬头深深的凝视一眼,然后他转身而去,并不回头。
  他迅速的拐进了一条小路,身形消失了。
  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一片看起来破旧不堪的贫民窟一样的地方。
  只是,这里的人看起来虽然贫穷,但,一个个却是显得很是满足。路边上,还偶尔可以看到一些白发盼盼的老人,在坐着聊天,历经风霜的脸上,也有着满足与开心。时不时的可以听到笑声。
  偶尔能看到一两个或者两三个残疾者,或者缺了胳膊,或者少了一只眼睛,或者少了一条腿等……那么互相搀扶着,从路边走过。伤痕累累的脸上,也有着满满的对生活的憧憬。
  “李老四,你家最近收到银子没?”
  “收到了,你呢?”
  “我们也都有。”
  “真不知道是哪位大善人如此布施,这银子……拿的我心头发颤啊。得有何等财富,才能这样一直接济……”
  “是啊……我等平白受了人家恩惠,却从不知道是谁……真是惭愧。”
  云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目不斜视缓缓走过。
  身后,一个独臂人的声音压低了响起,引起了云扬的注意。
  “兄弟们,我一直觉得……”这个独臂人明显的有顾忌,将声音压得低低的:“我一直觉得……这件事,好像是跟九大人们有关系……”
  “九尊大人们?”另外几个不约而同的惊呼一声。
  “噤声。”独臂人急忙提醒:“我是觉得……当年九位大人也经常给兄弟们发银子,只不过那时候是在军中,每逢退军,或者是伤患兄弟们被送回来的时候,总有人快马加鞭追上,不管是多少人回家,都是每人五百两银子最少……”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银子不是军部发的;……你们还记得吧?”
  “这个自然记得!九位大人对我们伤残军士天高地厚之恩,怎能忘却?”
  “当年九位大人派出的送银两的人,乃是一袭黑衣,蒙面……”独臂人声音颤抖:“……那天晚上,我吃坏了肚子,一夜没睡,隐约看到……几条黑影,黑衣,蒙面,将银子扔在了我的房中……接着就消失了……”
  “这几个黑衣人,跟以前九尊大人们的手下……一样的衣服啊……”
  另外几人突然间猛地身体一震,站起身来,脸上露出强烈的激动之色:“你……说的是真的?!”
  独臂人声音剧烈颤抖起来,眼睛里都出现了泪光,声音哽咽:“你们说……是不是九位大人还没死啊……”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强烈的希冀。粗大的喉结上下滚动,渴望的道:“九位大人……应该没有死……”
  “除了九位大人,谁还能时时刻刻将我等这些战场残疾放在心上……”
  ……
  云扬吸了一口气,大步离开。后面的讨论依然在继续,却已经有哽咽声响起。
  “……我多么盼望,九位大人还在……呜呜……”
  云扬身形加快,面无表情的飞速转过几条街道,来到一个僻静之地,站住,将背脊靠在一面残破的墙上,深深的呼吸,大口的喘气……
  心中一阵阵的绞痛;当年,我的哥哥们就是这么做的。哥哥们的责任,和坚持,怎么能够到我这里就没有?
  想必,八位兄长在天有灵,看到他们当年的善举自己还在继续下去,会感到欣慰的吧?
  良久,他吐出一口气,离开了这里。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