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三十章 惊了、狗不错、不明白

  酒菜齐备。
  冬天冷公子开始了他一生之中表情最多的一顿饭。
  “你……吃这么多?”冬天冷瞠目结舌,一脸受到巨大惊吓的样子。指着云扬面前堆积的一大盆玄兽肉。
  “现在饭量锐减了一半。”云扬很是满足。前几天一顿要吃五六十斤,今天晚上估计二十斤就能吃饱。这他么妥妥的好消息啊。
  只从这一点看,就是绿绿在收集能量;应该是……收集的差不多了?看样子,自己还能有恢复正常的那一天。
  多盼望七八个肉饼就能吃饱的日子啊。
  “锐减了一半……”冬天冷公子当场斯巴达了。下巴几乎掉了下来。
  一顿吃二十多斤肉,还吃别的东西,还喝酒……居然是饭量锐减!
  “这不算啥。”云扬淡淡道:“之前,我能吃到让自己都害怕!”
  “不愧是纨绔偶像!”冬天冷五体投地。
  看看人家!
  顿顿玄兽肉!
  他么我这八大家族的公子,也没这么高的待遇啊。一个人吃饭一顿饭吃一万两银子……这叫有范儿!
  这叫财大气粗!
  “既然来了,就放开喝!来!”
  咣!
  云扬将一大坛子酒放在冬天冷面前;冬天冷顿时眼睛又直了:这一坛,得有十五斤吧?
  天哪,你们天唐城的人喝酒都是这么喝的吗?
  只见云扬又拎过来一坛,对两大护卫招招手,两位护卫急忙摇头,他们可是身负重任,要保证冬公子的安全!这个喝法,还谈什么保证?说不定自己喝醉了把自家公子咔嚓了都不知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云扬一巴掌拍开泥封,直接举起坛子。
  在冬天冷两个眼珠子几乎瞪出来的注视下,咕咚咕咚……
  一口气半坛!
  “爽!”云扬放下酒坛:“喝酒啊,你看我做甚?”
  冬天冷嘴歪眼斜:“偶像,你们都是这么喝的?”
  云扬翻翻白眼:“别人我不知道,但我这么喝,已经喝了一年了。”
  “老大!”
  冬天冷嘴唇哆嗦,热泪盈眶,忘情的一把抱住云扬的手:“从此以后,你就是我老大!你就是我亲哥!太牛了……只是喝酒装个逼也能装得这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你一定要教教我……”
  云扬无语的看着这家伙。
  不管是吃饭也好,喝酒也罢;你以为我就想这么吃?这么喝?装、逼?我跟你装个球了啊装……
  差点就郁闷的放下筷子不吃了。
  只见冬天冷大公子怪叫一声,搬起酒坛子就灌。
  “少爷不可……”两个护卫刚出声,冬天冷已经呛咳起来:“咳咳咳咳……咳咳……真不是我这等小纨绔能装的……咳咳……”
  “你这狮子狗不错。”云扬看着就在饭桌旁边无比乖巧的坐着的双头狮,夸奖道:“还是俩头的,挺好,挺乖。”
  “我这是双头天狮……”冬天冷无语的说道:“八品玄兽呢……”
  “呃。”云扬随手从自己嘴里抽出来一块啃得干干净净的骨头,扔给了这头所谓的“双头天狮”,道:“啃骨头不?”
  “它不啃骨头……”冬天冷嘴角抽搐,双头天狮啊老大;在我家里面都是吃奇珍异宝的啊老大;就算是吃肉也是吃完整的玄兽肉啊老大;从来不吃别人吃过的……嘎?
  冬天冷瞪着眼睛,看着在桌子一边快乐的摇着尾巴,咔嚓咔嚓啃骨头的双头天狮,两个眼珠子再一次差一点点就凸出来。
  你他么在逗我……
  “不啃骨头?”云扬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了冬天冷一眼:“这……”
  冬天冷恨不得赶紧挖个坑赶紧的把自己埋下去,看着自己的双头天狮啃骨头啃的那个香甜,冬天冷大公子就感觉自己的脸已经被抽肿了。
  这货每啃一口,自己的脸上就是啪啪的响两声。
  他么就不能给老子留点面子……
  一想到这句话,冬天冷大公子突然间顿时醒悟:咦……不对啊,跟这家伙在一起我干嘛没有自称老子?
  “这分明就是一条狮子狗。”云扬肯定的说道:“双头的。”
  冬天冷一阵无语。
  我他么现在看这货啃骨头摇尾巴的样子,也感觉是一只狮子狗……
  “这狗长得不错。”云扬伸出手,去抓双头天狮的尾巴。
  “别……”冬天冷急忙提醒,这双头天狮,真是会吃人的!尤其是尾巴,都是别人绝对不能碰的。
  曾经见过好几个人,想要摸一下结果被双头天狮狂性大发,咬的遍体鳞伤。
  但云公子一句话刚刚到了嘴边,就又咽了下去。
  因为云扬出手很快,刷的一声,就将一条粗粗的尾巴捞在手里,揉了揉,摸了摸,随即上上下下的拎了几下,认真地说道:“这狗不错!”
  “……”
  冬天冷瞪着眼睛,只感觉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尤其是看到双头天狮咬着骨头,居然还能做出来一脸谄媚的样子,居然还生怕这位云公子揪住自己的尾巴揪得不得劲儿,居然还拼命地扭着自己的大屁股凑上去的样子……
  这还是八品玄兽双头天狮吗?这简直就是一条狮子狗!
  一个字,贱!
  冬天冷就感觉……
  他么我是不是病了?
  眼睛不好使了?或者是得了癔症?这么离谱的事情,我居然也能想象的出来,而且还能幻想自己看到了……
  两个护卫四只眼珠子几乎都掉了出来!
  这啥情况?
  这双头天狮在家里向来是超级宝贝的存在,莫要说别人,就算是身为它主人的冬天冷,想要摸一摸,都要千般努力,才勉强的让他轻轻的抚摸一下子。
  就只是一下子!
  但现在,却在这位首次见面的云扬公子身上,表现的这么服服帖帖!两人绝对相信:就算是自己两人从小养大的狗……都绝对不如此刻的双头天狮在云扬面前的这么驯服!
  “再吃块骨头?”云扬依然在逗着:“这块?上面还有点肉,我刚啃了两口……”
  “再来个花生米……来,跳起来接……”
  嗖!
  花生米飞到半空,双头天狮一个纵跃优美的跳起来,在半空中用一张嘴接住花生米,然后落下来,在云扬面前摇尾巴,邀功,请赏。
  “真乖!”云扬又赏了一块已经被他啃得光溜溜的骨头。
  “……”
  冬天冷已经彻底的凌乱了。
  双头天狮的样子连冬天冷看到都要忍不住骂一声:贱!
  但问题是:为什么?
  冬天冷呆愣愣的慢慢地转着已经僵硬了的脖子,看着云扬:“老大……哦,偶像……不对……大哥!亲哥!您您……您……是怎么做到的?”
  云扬迷惘的看他一眼:“什么?”
  冬天冷叫了一声,突然间离席站起,纳头便拜:“大哥!求你收下我吧……小弟,小弟对您的敬仰,实在是如同天玄长河,滔滔不断,又如同无尽深海,滚滚无前啊……”
  云扬:“……”
  两大护卫:“……”
  这天晚上,冬天冷直接喝的酩酊大醉,抱着云扬的腿,连哭带叫;涕泪涟涟。
  到最后,云扬几乎是连推带拉,才将这家伙赶出了大门。
  “大哥,老大,亲哥!留下我吧,我要跟你学本事……学纨绔……呜呜呜我是真心的啊……”
  “不要赶我走……亲哥……”
  良久,在感觉丢死人了的两大护卫帮助下,冬天冷大少爷酒劲儿也上来了,被当做一滩烂泥巴一般扛走了。
  “终于清静了……”云扬居然也忍不住松了口气,忍不住苦笑一声:“这货还真是……”
  老梅在他身后,目光复杂的看着他。
  云扬一转身:“老梅?怎么了?”
  老梅吸了一口气,道:“有些话,不知道怎么说……我很不解。”
  云扬和煦的道:“尽管说。”
  老梅沉吟了一下,道:“是这样,我总是感觉,公子这几天里,貌似是错过了太多的机会……”
  云扬皱眉:“恩?”
  “是这样……计灵姑娘来到咱们云府;明显是隐世家族,而且体量巨大……纵然不能成为……这个,也完全可以成为朋友,能够有所助力……但最终,公子却丝毫不假以辞色,就算不是为了美色,为了别的……也完全可以虚与委蛇呀……这是第一个不解。”
  “公子在那四大公子前来的时候,已经用身份镇住了这些公子哥;若是继续交往下去,未必不能获得这四家的助力,或者说,其中一两家的助力……这对于一个天唐城的家族来说,又是绝大好事,但公子又没有这么做……”
  “马公子秦公子他们,已经被公子勒索了几次,这一次,公子一下子给了他们巨大的利润,让他们将损失一下子补回去,而且大赚不少,本是修复关系更进一步的绝佳契机,公子又放弃了,甚至从那天之后不闻不问。”
  “第四,那受伤的人现在已经能够行动,公子说过,想要招揽于他,但公子却将这个人晾在那里,不闻不问已经三天了……”
  “第五,今天这位冬公子对公子明显是五体投地的佩服,只需要公子稍稍假以辞色,就能收为麾下……但公子依然没有这么做……”
  老梅一口气将自己心中的疑虑说了出来,道:“公子,老梅实在是不明白……”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