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三十六章 这是摸了个什么东西!

  几个侍卫有一种极为荒谬的感觉。
  薄礼?
  的确是薄礼啊。
  五个桃子拎着就敢串玉唐帝国兵马大元帅的门子,而且满脸一副不卑不亢礼尚往来的样子……
  牛逼啊云公子!
  侍卫嘴歪眼斜的进去禀报。
  “有请。”
  侍卫赶紧出来接人。心想,不知道元帅一会儿看到那几只桃子会是什么表情。这么一想,居然有些八卦起来……
  云扬道了一声谢,拎着几个桃子昂然而入。
  大厅门前。
  王先生笑容温煦:“云公子来了,元帅正在厅中等候。”
  以秋老元帅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出来亲迎,实际上,以云扬现在的这个二代身份,王先生感觉自己出来迎接,都是太给他面子了。
  但这是老元帅主动请客,所以王先生也只好降尊纡贵。
  “有劳。”
  云扬笑嘻嘻的神采飞扬的一步跨进大厅,迎面就看到秋老元帅渊渟岳峙一般坐在首位。一股逼人的气势,迎面而来。
  但云扬的目光并没有在老元帅身上,而是落在了房中另一个人脸上。
  此人约莫四旬中年,面如冠玉,国字脸庞,虽然便袍打扮,却是不怒自威,只是坐在这里,隐隐然已将整个天下,似乎都踩在了脚下。
  他虽然竭力的在隐藏自己的这种气势,但在云扬眼中,却是无法遁形。更何况,这个人云扬曾经见过,而且不止一次。
  玉唐帝国的皇帝陛下!
  玉沛泽。
  云扬只是看了一眼,就转头,脸色眼神毫无变化。就如同见到了一个陌生人,有些好奇,但又有些拘谨。
  “云公子果然是云侯的儿子,一样的英姿焕发。”秋剑寒作为主人,先开口。
  “参见秋老大人。”云扬有些拘谨的行礼:“蒙老大人召见,小子荣宠至极。这个……惭愧,小子家里一贫如洗,也没啥……那啥……曾听家父说,老元帅喜欢吃桃……所以……”
  云扬将手里拎的桃子往上提了提。
  “呃……”
  饶是秋老元帅这等老狐狸,也被云扬这一手整的差点当机;一时间只感觉脑袋不打弯,楞楞的点点头,强行在脸上扭出一个笑容来,干笑道:“……咳咳,不错不错,老朽最爱吃桃……来人,将……桃子收起来。”
  心道,你那混账父亲老子就没怎么见过面,他居然知道老夫喜欢吃桃?这可奇了,老夫自己怎么不知道……
  老夫这么多年就没吃过桃!
  小兔崽子!
  秋老元帅心中怒骂,脸上和颜悦色:“既然来了,就不是外人,来来来,我为你介绍,这是你……玉叔叔,嗯,与你父亲,也是多年的交情了。”
  “拜见玉叔叔。”云扬乖巧的行礼:“玉叔叔看起来可比我爹年轻多了,一看玉叔叔就是当大官的,保养得好……呃,这个,生活幸福,心情舒畅,儿女孝顺,家庭和睦……咳咳……”
  皇帝陛下不由啼笑皆非,道:“罢了,你这小家伙莫要紧张,今天叫你过来,就是秋老元帅举办一场家宴,别无他意,别拘束,来坐下坐下。”
  云扬缩着手:“小侄……这个小侄文不成武不就一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在两位长辈面前,哪里有小侄的座位……”
  “让你坐下你就坐下!”秋老元帅一喝。
  “是是,是。”云扬吓得打了个哆嗦,畏畏缩缩的选了个凳子,坐上了半边屁股,忐忑说道:“这个……小侄惶恐。”
  看到他终于坐了下来,秋老元帅与皇帝陛下对望一眼,均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尽的郁闷。
  这小子怎么这么怂!
  一道道精美菜肴,流水一般送上来,香味扑鼻,瞬间就是二十几道菜摆满了桌子。
  “喝酒不?”秋老元帅心中失望,说话声音就重。
  “不……小侄不……不喝酒。”云扬赶紧欠身陪笑。
  “喝不喝?!”老元帅一声暴喝。
  “……喝!”云扬举起衣袖擦擦额头。
  “倒满!”老元帅再喝。
  “是,是。”云扬急忙端起酒坛子,先给老元帅满上,再给皇帝陛下倒上。毕竟在这里,皇帝陛下并没有暴露身份,若是云扬先给皇帝陛下倒酒,那一切伪装立即全部完蛋。
  “哼!”老元帅脸色越来越黑,一举杯:“干了!”
  “这个……小侄先吃口菜……”云扬面有难色。
  “男子汉大丈夫,哪有这么婆婆妈妈!让你干了就干了!”老元帅气不打一处来。
  “是,是……”云扬两只手哆哆嗦嗦的捧起酒杯,一饮而尽,顿时呛了一下:“咳咳……咳咳咳咳……”
  老元帅与皇帝陛下一头黑线。
  老子两个人何等人物,百忙中抽出一点时间想要摸摸这家伙的底,结果一摸摸了一腚屎!
  这也太恶心了。
  “吃点东西吧。”老元帅失望的说道。
  “是,是……您老人家也吃,玉叔叔也吃……呵呵,小侄,小侄就不客气了。”云扬装出一副‘我放开胆子,假装从容’的架势,一伸手,就抓起来了一大块肉,足有半斤多,凑到嘴边,啊呜一口,半斤肉就去了一半。
  咀嚼了两下,一伸脖子,长颈鹿一般,咽了下去,谄媚笑道:“真好吃……”
  老元帅额头上青筋蹦蹦的跳。
  皇帝陛下低下头,一脸黑线。
  “……哎!”老元帅叹了口气,举杯一饮而尽,却是借酒消愁。
  “……干了。”云扬傻乎乎的也跟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孩子,倒是挺老实……”皇帝陛下喟叹一声。
  老元帅叹口气:“是啊,云侯常年不在家,孩子……”
  说到这里,突然间想起来:老实?昨天这家伙可是嚣张跋扈的直接将人家兵部侍郎家里打了一个稀巴烂,连人家父子二人都打残废了!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这么老实?
  “云扬。”
  “小侄在。”
  “我问你一件事。”
  “老元帅尽管请问,小侄知无不答,言无不尽。”
  “这个,昨天你为何……殴打人家兵部侍郎谢武元一家?”老元帅压着火气。
  “这个……”云扬面有难色,期期艾艾。
  皇帝陛下使了个眼色。放不开?灌醉了再问。
  “喝酒!”老元帅心领神会,主动举杯。
  “是,是。”云扬干杯。
  “再来三杯。”
  “是……这个……啊,好吧……”
  咣咣咣。
  “老朽再陪你喝三杯!”
  咣咣咣!
  “来,玉叔叔也陪你干三杯。”
  咣咣咣。
  云扬放开肚子,一边吃一边喝,随着酒越喝越多,动作也是越来越放得开,居然已经开始仰头大笑,逸兴横飞。
  左手一块玄兽后腿,右手一大块玄兽蹄膀,左一口右一口,吃的是酣畅淋漓,眯着眼睛,显然骨头已经轻了七八十斤,飘飘然的说道:“不瞒……老元帅,这肉,真好吃!哈哈,今天可吃个过瘾,喝个过瘾,这酒……呃,够劲!”
  咣,不用人劝,一扬脖子就喝了一杯。俊秀的脸上,已经通红,身子也摇晃起来,眼神也迷离了。
  差不多了。
  俩老货同时暗暗点点头。
  “我问你,云扬,昨天你为何打人啊?”老元帅旧话重提。
  云扬喝大了,大着舌头,仰着头:“打他?打他……呃,怎地了?我是没下死手!哼……这样的人渣,早点打死,早干净!”
  “为什么?”老元帅皱眉问。
  “为什么?”云扬目光迷离,强行让自己清醒的坐好,大声道:“老元帅,你也知道,小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小侄,就是一个纨绔,小侄……”
  老元帅一头黑线。
  噗!
  皇帝陛下险些喷了出来。
  “但小侄,心中有数!”云扬摇摇晃晃:“昨日,老子也不愿意管那闲事……”
  前一句话还小侄,接着居然就老子了。
  一句话出来,皇帝陛下与老元帅同时面面相觑。
  这他么的真是大白天见了鬼了。在这玉唐帝国,居然有人当着我俩的面自称老子……
  秋剑寒一脸黑线,有些抱怨的看了皇帝陛下一眼:我说不摸,您非要让我来摸一摸,现在可倒好,你看看我这是摸了一个什么东西……
  “但,老元帅您知道不?他们欺负的那个人,居然是个老兵!是个残兵!”云扬正气凛然,义气填膺:“这老兵为国征战,身体已经残疾,生活困难,那狗日的谢武元的儿子,居然要抢人家老婆!还诬陷人家偷了他家东西……”
  “小侄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云扬大声说着,挥舞着手臂,手中的巨大蹄膀汁水淋淋,四处喷溅,皇帝陛下和老元帅连连躲避,一脸苦笑;云扬浑然未觉:“但小侄还有良知!也知道军人为国征战,身体残疾,乃是英雄!”
  “他们平常欺男霸女,欺负寻常百姓,也就罢了,老子没空跟他们生闲气!”云扬狼嚎一声:“嗷!但他们欺负残军不行!说不得,小爷就得插插手,老子就要管一管!”
  “于是乎……老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直接冲进谢家大门,拳打脚踢,威风凛凛!”云扬两眼迷离:“……此是,为了正义!呃,呃……”
  连打几个酒嗝,振臂再吼:“……为了公道!为了英雄!可惜我手上没有刀……”
  说到这里,似乎突然有些醒酒,缩了缩脖子坐了下来,大着舌头,谄媚的笑一下:“有刀我也不敢杀……嘿嘿嘿……”
  皇帝陛下与老元帅面如重枣,一头黑线,袍子上汁水淋漓,一片狼狈。他们虽然竭力的在躲闪,但一共就一张桌子这么大的地方,能躲到哪里去?
  老元帅连头发上,胡子上都是菜汤。皇帝陛下也好不了那里去,脖子里面居然还模糊的一团……
  “这菜是吃不得了……”老元帅叹口气,低头一看,两人同时瞠目结舌!
  菜呢?
  肉呢?
  桌子上已经空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