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四十四章 轻描淡写擒强敌!
    浓雾之中,李长秋的声音缥缈的响起。
  
      “若要杀我,便要进来。”
  
      云扬笑了笑,道:“这蚀骨销魂烟,我是不敢踏进去的,但是你,敢出来吗?”
  
      云扬声音里面,有着毫不掩饰的如释重负。
  
      李长秋隐隐觉得不妙,厉声道:“你什么意思?”
  
      云扬站在门口,淡淡道:“李先生与元帅府暗卫大战,以一敌百,果然英勇,不过,李先生毕竟也没有通天之力,而元帅府的高手,也更加不是等闲之辈。所以李先生最后还是不敌了。”
  
      “而最后李先生逃走,正是用了这蚀骨销魂烟;闯进去的元帅府高手,无一不是被李先生灭杀……然后我们才知道,李先生的手段之恶毒,这蚀骨销魂烟一旦出现,一刻钟之内,绝不会消散。”
  
      “而在一刻钟之中,有谁踏进这蚀骨销魂烟之中,灵智将立即被蒙蔽,而灵魂,也会任由李先生做主吞噬,不仅不会损伤自身,反而借着吞噬灵魂的力量,能够恢复修为。”
  
      云扬一身紫衣,一身冷意:“蚀骨销魂烟,乃是当年万邪毒门的恶毒手段;失传已久。但我却知道,蚀骨销魂烟一出,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因为,你自己也被困在这蚀骨销魂烟之中,出不来了。”
  
      “唯一能够让你出来并且逃之夭夭的可能只有一个,就是你的敌人在不知内情的时候冲进去,让你吞噬了他的灵魂,然后你就能杀出来!”
  
      “这是你最后的手段!”云扬冷冷清清的说道:“但你或者不知道,这也是我最稳妥的手段。我始终在等,逼着你,使出来这蚀骨销魂烟!”
  
      李长秋只感觉万念俱灰:“你是谁?”
  
      云扬不答,淡淡道:“那晚上你战斗之后,我就知道,你的修为,在七重天,单打独斗,在现在的天唐城来说,能够奈何你的,真心不多。”
  
      “我的混毒之法,只能打掉你的大部分战力,却不能让你完全无力。所以我依然有风险。最少也需要三五个呼吸,你的玄气,才能给你化干净。”
  
      “这三五呼吸的时间,若是战斗,纵然你无力提聚玄气,但你爆发灵魂之力决死反扑,依然可以给我造成巨大杀伤!我实力不够,没有办法安然无恙将你擒下来。”
  
      “但是……现在,你在蚀骨销魂烟之中,你出不来。”云扬道:“所以我现在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因为……你每听我说一句话,你体内的毒,就多化解你的玄气一分。”
  
      “我不急,我可以跟你好好的聊。”
  
      云扬道:“反正你出不来,我也没事儿干。跟仇敌聊天的时候,并不多,但今天,却可以尽情肆意。”
  
      蚀骨销魂烟的浓雾之中,传出来哇的一声。
  
      显然,李长秋被云扬这番话气的已经吐了一口血。
  
      他也真实的感觉到,自己的修为,真的在一步步地往后退。连丹田经脉,都在缓缓萎缩。
  
      “这是什么毒?”李长秋嘶声喝道:“告诉我!”
  
      云扬道:“既然你想要让我多说几句,我也想要好好解释一下。天下间,有很多东西,单独的时候,没有毒,吃了对身体反而有益。”
  
      “两件混合在一起,对身体更好。三件,也无损,四件,也无伤大雅。但,这四种药物吃进人体,再混合了第五种浸入酒中的药物之后,却可以达到这样的完美功效。”
  
      云扬笑了笑:“只不过,你只知道是五种药物就可以了,不需要知道的更加详细了。李先生,半刻钟的时间,已经到了呢。”
  
      果然,那蚀骨销魂烟的外部,已经开始缓缓消散。
  
      “你是谁?”李长秋绝望的叹息,手中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抵在了自己的胸口。
  
      “我若是元帅府的人,不会来人这么少。”云扬轻声笑道:“只不过,早就听说李先生身上有万邪毒门的一部分传承,所以,想要和李先生切磋切磋。”
  
      李长秋哼了一声:“你想得倒美!”
  
      云扬淡然道:“李先生可以放心,现在在这个房间周围,就只有我的人,而且只有两个。消息,绝不会泄漏。”
  
      “只要李先生肯合作,我也不想要李先生的命。”云扬和蔼可亲的笑了:“我只是合理的,利用一下天时地利人和,来达到我的这个目的。当然,李先生的修炼心得,在下也是志在必得的。”
  
      李长秋哈哈大笑:“你如此对付我,居然还想要我的修炼心得?你做梦!”
  
      心中却是隐隐的一松。
  
      原来这家伙是这个目的,如此一来,我未尝没有活命的机会。想到这里,那坚决的求死念头就缓和了下来。
  
      小子,你还不知道吧。七重天的高手,向来是有不灭之机,但凡还有一口气在,丹田玄气,哪怕被打烂了,也会保留一分源力!
  
      只要还能活命,不管多重的伤,一年之内,怎都能恢复修为。只要老子恢复了修为……就凭你们几个小喽啰,我一口气就可以吹死你们!
  
      云扬敏感的感觉到了,里面那种决死的气氛,已经在逐渐的消失。
  
      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若是费了这么大劲儿,还差点暴露自己身份,最终却是抓了一个死人回去,却是太……得不偿失!
  
      “小子,你休想得逞!老夫宁死,也不会遂了你的心愿。”
  
      李长秋厉声叫道。
  
      “咱们时间还很长。”云扬轻声笑道。
  
      蚀骨销魂烟已经完全散去,厅中恢复了清明。只见那位李长龙,一副颀长的身子委顿在地上,两只眼睛,狠狠的看着云扬,如同要一口将他吞下肚去。
  
      却是连根手指头,也动不了半身。
  
      “管家!”
  
      云扬负手喝道。
  
      “在!”
  
      一道身影,鬼魅一般现身,到了李长秋面前,一只手指,精准的地按在了他的胸口,一掌,拍在了他的丹田。
  
      轰的一声,地上尘土飞扬。
  
      李长秋咬着牙,并不做任何反抗,只是冷笑。
  
      “玄气已散。”老梅转头说道。
  
      “嗯,用六品玄兽筋捆死!”
  
      云扬并不上前,只是站在远方招呼。
  
      听了这句话,李长秋心中最后的希望终于彻底消散。他一直忍着,留着最后一点源力,就是想着,万一这个小子兴冲冲的归来,那么,自己拼了生命潜力,也能将他擒为人质,那么自居就当场安全了!
  
      但却没有想到,这家伙在用混毒消散了自己的修为,又在他的护卫已经封死了自己的经脉,排散了自己的丹田的情况下,还那么谨慎!
  
      六品玄兽筋,就算是自己修为一点都没有损,想要挣开,也是万万不能的!
  
      老梅动嘴迅速,两根玄兽筋,将李长秋五花大绑,更拿出一个黑布袋,一巴掌拍晕之后,塞进了布袋里。
  
      “大功告成。”
  
      云扬拍拍手。
  
      自始至终,他就站在哪里,连两只脚,都没有移动过。
  
      却已经将一位七重天的高手活活生擒!
  
      老梅拎起黑袋子,待:“公子,我先回去了。”分头回去,是云扬早就定好的策略。
  
      “一定要万无一失。”
  
      “是。”
  
      老梅拎着袋子,身子嗖的一声飞了出去,转眼间不见踪影
  
      ……
  
      脚步声响。
  
      云醉月从楼梯上袅袅下来,眼中闪着异彩,鼓掌道:“公子好手段!奴家真是叹为观止。”
  
      “还是多亏了月姑娘配合。”
  
      云扬温煦的行礼说道:“若非月姑娘,这件事凶险重重,哪里有这般轻松如意。”
  
      云醉月嫣然笑道:“那,你们可要好好感谢于我。”
  
      云扬轻轻叹息:“那是自然的!月姑娘,现在的青云坊……”
  
      “没有人了。”
  
      云醉月掩嘴笑道:“就在我端菜进入这里的时候,青云坊已经只剩下我们这几个人了,连其他的姐妹们,我也让她们出去玩一会儿了。”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那么现在知道这件事的人之中,有你,雪儿姑娘,刚才端菜的侍女,还有我,和我的管家,共计,是五个人。”
  
      “侍女不知,端菜进来之后,就已经离开了。不过你少算了袋子里的这个。所以还是五个。”云醉月嫣然一笑:“怎么,信不过我哟?”
  
      云扬郑重道:“兹事体大,不得不再三嘱咐,希望月姑娘见谅。”
  
      云醉月理解的点点头,道:“雪儿,是我的妹妹。”
  
      云扬一愣,道:“是我失礼了。”
  
      云醉月叹息一声道:“你们……小心一些是应该的。”她秋水一般的眸子看着云扬,道:“你的手段,让我很是惊心动魄,应该不会是地位太低吧?”
  
      云扬苦涩的一笑:“跟老大们相比,我还差得远。月姑娘,多谢帮忙,容图后保。在下先告辞了。”
  
      云醉月幽怨的说道:“你就非要叫我月姑娘吗?”
  
      云扬一愣,只听云醉月哀怨的道:“叫一声嫂子,有这么难么?”
  
      云扬喉结艰难的移动,终于轻声道:“月姐,不要为难我了……”
  
      云醉月神色一阵黯然,随即又强笑道:“能听你叫一声月姐,我……很高兴。”
  
      云扬心中一阵凄楚。
  
      “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有什么消息……”云醉月哀求的看着云扬:“……千万别忘了月姐……”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绝对不会的!”
  
      云扬悄然走出青云坊,走出去好远,回头看时,只见那一袭红衣,还在青云坊门口怔怔的站着。
  
      云阳感觉自己的胸口,似乎被压上了一块大石头,沉甸甸的难受。
  
      “已将此身付国祚,何来深情酬红颜。”
  
      想起五哥火尊每次喝醉了就吟出来的这两句诗,再看到那依然痴心不改痴痴等候的一袭红衣,云扬只感觉心中酸涩的要命,一时间悲从心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