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四十八章 分赃,生气,天狼
    “这地方,本姑娘才不想来呢。”计灵噘着嘴说道:“地方差,环境差,冷清清的,晚上阴森森的,关键是主人长得丑,脾气坏,人见人厌,来这里一次,本姑娘起码短命三年!”
  
      云扬笑吟吟的道:“这可是坏了,姑娘今年最多也就三十多岁,已经来了我这里五六次,短命了二十年……姑娘,高寿五十多了啊……”
  
      计灵气炸了肺:“你才三十多!你才五十多!你全家都五十多!”
  
      云扬笑的阳光灿烂:“只不过姑娘每次来,这脸都不一样……倒也是让云某佩服。”
  
      计灵一怔,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不一样么?”
  
      云扬郑重点头。
  
      看向老梅,老梅也是嘴角抽搐了一下:“的确不大一样。”
  
      计灵脸上红了红,哼了一声,道:“本姑娘天生丽质,岂能让你这个登徒子见到真面目?”
  
      云扬长长舒了一口气,拱拱手:“多谢姑娘。姑娘一番苦心,把自己打扮的丑八怪一样,倒是让在下免了一番相思之苦。”
  
      计灵跺着脚,气的露出两只尖尖的小虎牙,低声咆哮:“没风度的男人,哼!”
  
      “风度又不能当饭吃。”云扬言归正传:“姑娘此来,定然有事?”
  
      计灵气鼓鼓的将手中包袱扔了过来:“这是我赢得,所有东西都在里面,你自己挑选,任意挑选一半好了;这是云公子应得的报酬。”
  
      云扬打开包袱,顿时眼前各种光芒闪烁。险些闪花了眼睛。
  
      玄石,玄晶;还有两个玉瓶,装着什么东西?还有玄丹,还有丹药,还有……
  
      云扬愣愣地看了半天,抬起头,看着计灵:“这……就是你赢来的?”
  
      这么多!
  
      计灵哼了一声,大咧咧地说道:“这有啥。只是小玩玩而已。”
  
      小玩玩。
  
      云扬脸上抽搐。
  
      “果然是富家女啊。”云扬感慨地说道:“这玩起来,比什么所谓的纨绔子弟赌的还要大……”
  
      “你选吧。选完了,告诉我,当时你要知道什么消息。”
  
      计灵冷冰冰的说道:“我不会食言的,你要的消息,我一定告诉你。”
  
      云扬哈哈一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实话,这么多好东西,我还真的第一次见到。”
  
      计灵眼中闪过一丝失望,道:“你若是喜欢,都给你也无妨。”
  
      云扬笑了笑,道:“说是一半,自然就只能拿一半的。多一点,我也不要,少一点,我也不愿意。”
  
      计灵冷淡的说道:“你倒是挺有原则的。”
  
      云扬道:“那是当然。我的原则就是,是我的东西,谁都别想要抢走一点;但不该是我的东西,硬塞我也不要半分!”
  
      “清清楚楚吗,明明白白。”
  
      “这里面,一共是两百玄石,我拿一半;一百块。五十玄晶,我拿一半,二十五块。两瓶灵水,我拿一瓶;三颗玄丹,我拿一颗,三颗丹药,我要两颗;如此平衡。还有这几本书,乃是武技心法,这个关系到各大家族秘密,我拿了,你也不好交代,所以我就不拿了。”
  
      云扬将自己应得的一半快速的收起来,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拎在手上,将包裹又给计灵递了回去:“剩下的,请计姑娘收好。”
  
      计灵面无表情的收回自己的包袱,一时间,心中居然复杂无比,无话可说。云扬刚才一丝不苟的分赃,让计灵的大脑一团混乱。
  
      “这时就一次公平的交易。”云扬抬起头,灿烂的笑道:“姑娘果然是信守承诺的人;云某对这一次合作非常满意。”
  
      对啊,合作,只是一次合作,只是一次交易。
  
      计灵咬了咬嘴唇,嫣然笑道:“小妹对这次交易,也甚为感觉物有所值。不过,云公子还是多少有些吃亏了呢。”
  
      云扬咧嘴一笑:“当今之世,吃亏就是占便宜啊。”
  
      计灵银牙一咬,道:“不知道公子当时说的另一个条件,那个消息,嗯,公子究竟想要知道什么消息呢?”
  
      不知怎地,面对这种直白的谈交易这种局面,计灵心中就想要拔脚而走。
  
      一刻也不想留在这里。
  
      “嗯,是有一个消息想要知道。”云扬看着计灵,道:“我想要知道,四季楼的年先生,到底是谁?!”
  
      计灵一下子呆住了!
  
      四季楼的年先生。
  
      普天之下除了年先生本人之外,又有什么人有本事知道他是谁?若是年先生的身份暴露了,恐怕……就算是他有古往今来无敌的本事,纵横天下惊天动地的心机,也早已经灰飞烟灭了吧?
  
      “没关系,计姑娘若是给不了,我可以……”
  
      云扬还没说完,计灵已经咬着牙说道:“就是这个消息吧?你放心,我迟早一定给你!”
  
      说完,目光复杂的看了云扬一眼,竟不等他说话,淡淡道:“告辞。”
  
      刷的一声,转身而去。
  
      终究还是忍不住,转身大吼一声:“云扬!你混蛋!”
  
      ……
  
      云扬看着这位小妞离去的背影,一时间有些迷惘,这是咋地了?谈交易谈得好好的;而且分赃你还占了大便宜……怎么突然就发起火来?
  
      我那句话得罪她了?
  
      云扬挠挠头,摊摊手,苦笑一声:“老梅,你看看,女人……真是难以捉摸……这好好的就发火了……”
  
      老梅无语的看了他半天,长叹一声,落寞的回房间去了。
  
      非常想说一句话:公子,您没救了。
  
      但是……说不出口。
  
      ……
  
      云扬这一次没有将玄石玄晶卖掉;而是……尽数的都给了绿绿。
  
      一块玄晶放在手心,云扬瞪着眼睛看着,就看到玄晶在慢慢的变小,然后,化作一小堆粉末,随风飘散……
  
      玄石,也是。
  
      识海中,绿绿周遭的灵气,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慢慢的,茎秆变得粗了起来,也长了起来,坚硬度也增加了……
  
      而那荷叶的叶片,也变得厚重,更加的浓绿。藤蔓,缓缓地变长,变得坚韧,第二条藤蔓,悄无声息的生长……从嫩绿,细细的,变得深绿,粗壮坚韧……
  
      云扬只感觉到,一股股精纯的生命能量,涌进了自己的经脉,丹田。
  
      那瓶灵水,云扬只是打开瓶盖,刷的一声,就只剩下了一个瓶子。
  
      两颗丹药,都是元气丹;固本培元之用,云扬用处不大,干脆,老梅与方墨非一人一颗。至于最后那一颗玄丹,云扬直接放进嘴里吃了。
  
      只不过刹那之间,这一次的收入,化作了无有!
  
      ……
  
      翻看着楚天狼的资料,一边翻,一边皱眉。
  
      这份资料,极为详细,足有一尺多厚。
  
      “楚天狼,少年任侠,天开七窍,三岁练剑,七岁杀人;十五岁即独自进入无尽森林猎杀六品玄兽。满载而归……”
  
      “白手起家,以不明手段,突然敛取大量财富,来历不明;二十五岁建立天狼庄,威震一方。”
  
      “楚天狼相貌威武,正气凛然;自诩上天天狼星君下凡,江湖号称天狼星;善用长短剑,无坚不摧,变化莫测;袖中暗器,出则必杀;性格豪爽,笑如雷震;生意遍布京城内外,分号无数。”
  
      “曾经肆虐一时的燕翅贼,被楚天狼收服,销声匿迹;然,方圆千里贼踪并无改善……怀疑被楚天狼收编,成为其专属力量,为其敛财。”
  
      “楚天狼尤喜女色,夜无三女不欢,并无专宠。属下调查,凡被楚天狼宠幸过的女子,无一人能活过二十岁,更有无数无故失踪;怀疑其练有采阴补阳之功……故,剑法暗器为明,小心其阴毒拳掌功夫……”
  
      “楚天狼现在修为,从几次出手来看,在六重山左右,不过,属下怀疑其有隐瞒……若是要针对此人,先要设为七重山高手之列;此人后手极多,党羽极众,一击不中,难免后患无穷;欲要除之,需慎重……”
  
      云扬越看,脸色越是阴沉。
  
      抛去了表面的光鲜,这个人隐隐然便是一个祸世魔头;每年丧命在其手下的人,不计其数。但偏偏这个人,却是享有盛名。居然还被好多人称之为大善人,因为每年秋冬季节,都会在庄园施粥,救济贫困……
  
      而且其施粥行善的时候,体恤男人劳苦,耽误工期,影响生计,故,特允许每家女子前去领取即可……
  
      结合其采阴补阳和无数失踪女子的事实,其中用心,不言而知。
  
      “衣冠禽兽!”云扬愤怒的想要拍桌子。
  
      这资料后面,让云扬一下子有些愣住。
  
      楚天狼居然还救过当朝太子的性命,那是太子年幼的时候,出去游玩,被人刺杀,关键时刻,是楚天狼挺身而出……
  
      这件事情,当时被传为佳话。皇帝陛下要赏赐楚天狼做官,但楚天狼坚辞不受;最终,皇帝陛下赐了楚天狼一块免死金牌!
  
      只要不是谋反,就可以免死一次!
  
      云扬看到这里的时候,眼睛凝定了。
  
      他的目光,久久的在“太子”“刺杀”“挺身而出”“楚天狼”“免死金牌”这几个字之间停留着,梭巡着。
  
      他的眼光,就越来越是寒冷起来。
  
      慢慢的,原本冷如秋水的目光,似乎凝固了,成了万年不化的冰山。
  
      “嘿嘿嘿……”云扬低声的莫名的笑起来。笑声寒冷阴森,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杀意:“好一个楚天狼啊!好一个免死金牌,好一个当朝太子!好,好,好!当真是好!”
  
      “但愿,这件事情,我的猜测不是真的!否则,这麻烦可就大了呢,嘿嘿……”
  
      “不过,想要对付这楚天狼,果然不能动用那些势力啊……”
  
      云扬目光中精光闪动,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此人明显不能力敌,若是如此……”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