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五十八章 回首时,天下皆敌!

  “给你一个痛快?”云扬道:“我也喜欢痛快。嗯,那我问你,九尊的情报,你从何处得来?”
  “我……我是从正月十九那里得来的情报……我真不说谎!”楚天狼颤抖着:“正月十九,在军方军部有内线……”
  云扬点点头,道:“为了表扬你的不诚实,这一次,半个时辰。”
  再度魔鬼抽筋使出,这一次,除了四肢之外,连背脊,也一起施为。然后,云扬根本不顾楚天狼的求饶,不顾楚天狼连声的:“我说,我说……”
  而是直接堵住他的嘴,转身走了出去。
  这半个时辰可是足足的!
  等云扬回来的时候,楚天狼已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整个人就像是一滩泥巴,而且是泥水特别多的那种……
  看向云扬的眼神都是哀求的。
  云扬慢条斯理的帮他解决了手法,淡淡道:“真的是从正月十九那里得到的情报吗?这样的滋味,我可以一天让你尝受二十次,留下两个时辰,给你回回气,放心,十年的时间长着呢……”
  “不是,不,不,不是正月十九……”楚天狼脸色死灰,焦急的道:“是另一个人,但是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份,而且,他不是我们四季楼的人,这一点我很确定。”
  “恩。说说。”云扬坐下来,淡淡道:“长相啊,气质啊,气势啊,特点啊,兵器啊,身材啊,都说说。”
  楚天狼努力地回忆着,脸上涕泪纵横。
  他本以为自己是个硬骨头,能够扛得住任何刑罚。但是却高估了自己。
  这种刑罚,是真的扛不住啊。
  若是身上还有玄功,倒是差不多,但,却已经被化没了。当然,击倒楚天狼的最后一根稻草,乃是……活着已经没有挂念,没有希望。
  家人已经全都没有了,自己又已经废了。还坚持什么?
  “那是一个身材很魁梧的人,蒙面,但是,能够感受到一种军队特有的铁血气息……身上威势很重……应该是手掌大权……最不济,也应该是大将军之列……”
  “大概有八尺高,手掌骨节很宽大,说话声音浑厚,但低沉;似乎是刻意掩饰……”
  “称呼的时候,我只是称呼他上官……并不知道真实姓名。”
  “他的身上那种血腥气很浓,那是一种杀过很多人的……一种凶煞之气。”
  楚天狼努力地回忆着。
  云扬微微眯着眼睛,按照楚天狼的描述,在自己脑海中寻找着这个人。他现在完全能够确定,楚天狼没有骗自己。他所说的,都是真的。
  他的眼神,已经崩溃,瞳孔,都已经散乱。
  这是丝毫做不得假的。
  “位高权重,经历过战阵杀伐;很威严,很高大,很魁梧,骨节很粗大……”云扬心中在一个个的过滤。
  当然,也要考虑这个人是不是改变了形貌的原因。
  所以现在,云扬筛选出来的人,只是都处在嫌疑阶段。
  “还有呢?”云扬阴森道。
  “……没了……”楚天狼使劲思索,茫然摇头。
  “放屁!”云扬阴冷说道:“还有,是谁的人!这个,楚天狼你敢说你自己心里没有数?”
  楚天狼打了个寒颤,道:“这个,我估计,应该是几个皇子的人……但,其中究竟是谁的支持者,还真说不好。一开始本以为是太子的人……但,后来发现,却又模棱两可,不像。”
  云扬皱皱眉。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他预料之外。
  他本来差不多已经将目标锁定了太子;怎么在这里,又有了其他的转折?
  “你有何凭据?”云扬问道。
  “公子可能知道,楚某与太子殿下,也算是相识;而且,太子殿下也曾经专程拜会天狼庄,特意去感谢楚某救命之恩……年前,太子殿下曾经专门去了一趟,散散心。他显得很是心事重重;对九尊的死,长吁短叹,对朝中形势,也是恨之入骨,我看着……太子殿下真情流露,并不像是装模作样……”
  楚天狼沉吟着:“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心中有了疑惑。”
  云扬眉头深深的锁了起来。
  皱成了一个川字。
  “你当年救太子殿下危难,应该是组合设计的?还是你自己设计的?或者是,真的是巧合?”云扬问道。
  “是组合设计。”楚天狼现在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组合设计。”云扬道:“那你们如何知道太子殿下的行踪?”
  楚天狼惨然道:“在太子殿下身边,有我们的人;这个人,我并不知道是谁,但在太子殿下,最重要的几个幕僚之中,却必定占据举足轻重的一环。”
  云扬点点头:“你还知道什么?比如,在你正月二十一的单线联系上,你还知道你的下线是谁?你的上线是谁?你还知道几个?”
  楚天狼眼中露出挣扎的神色。
  睁眼,正看到云扬一脸温柔和善的看着他。
  不由打了个哆嗦,道:“我知道,正月十九,是一个铁匠……正月二十,是军队中一位将军,别号镇北,这一个,曾经联系过,不过,那时候也是蒙面,从他的蒙面巾下,可以看出来虬髯,甚至,有些灰白。正月二十二,乃是在皇宫之中一位宦官……真实名字,也不知道,其他的,就不知了。”
  云扬脸色都是为之一变。
  这四季楼的渗透,竟然是如此恐怖。只是云扬现在知道的;一个左都御史,一个太子殿下幕僚,一个不知名将军,一个皇宫宦官,一个军方别号镇北将军,一个铁匠,一个江湖上的天狼庄主……
  简直是可怕到了极点。
  任何行业,都有四季楼的潜伏。
  不过,这个楚天狼,显然比那正月十九要知道的还多……云扬心中暗忖,怪不得楚天狼不服,也怪不得那李长秋心中忌惮。
  “你所知道的,貌似已经超出了你的职权范围。”云扬冷淡的说道。
  “是……是我一直暗中留意,而且,也想要……在往上走一步。”楚天狼惨然道:“心中有打算,只要到了堂主的位置,尊主就能传下不老秘术……”
  云扬浑身一震:“不老秘术?!”
  “传闻是如此……”楚天狼一脸凄惨:“但我这么多年经营,也不过是摸了这么一点点,而且还全是模糊不清……”
  “还有别的吗?既然你曾经与那位什么镇北将军见过,以你的观察力,定然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云扬目光森冷,紧紧地逼视着楚天狼。
  “他很高,大概有八尺,体型魁梧健硕,应该有两百斤……而且,有一股上位者掌握生死的气度……”楚天狼竭力回忆:“想必职位不低。对了……”
  他突然眼睛一亮。
  “什么?”云扬也是目光猛地一亮。
  “这个人,是一个色中饿鬼……上一次也是因为有事情到我庄里,我曾经给他安排侍妾侍寝,据那位侍妾说,他的……臀部,有一道刀疤,如同一道弯月,在左臀……”
  云扬精神一振。
  色中饿鬼,臀部有刀疤。
  这道线索,最为重要。最起码,有了明确的东西。虽然这个部位非常不雅,但是,有性格,有标记,就好找!
  斜眼看着楚天狼,这货也真是……安排侍妾侍寝……难怪脸色这么绿!
  “还有呢……”
  这一次,楚天狼思索许久,终于颓然道:“真没有了……”
  云扬皱皱眉头,道:“那么,四季楼为什么要对付九尊呢?”
  楚天狼眼中再次出现剧烈挣扎的神色。似乎这个问题,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云扬也不着急,只是悠悠说道:“四季楼,如此庞然大物,但是,与世俗皇权,并没有什么冲突,也不曾想要独霸天下,本是一个超然世外的地下力量……以往,国家兴亡交替,四季楼也从来没有出手过,但这一次,为何对玉唐九尊下死手?”
  楚天狼默然不答。
  云扬淡雅的笑了笑,站起来道:“既然你不愿意回答,我也不强求,你先休息,我会给你恢复伤势。三天之后等你恢复得差不多了,我再来问你。”
  楚天狼顿时浑身颤抖了一下:“我说!”
  接连不断的折磨,与给人时间,让人恢复后再重新翻来覆去的折磨,可是不一样的。
  楚天狼只要想到那样的滋味,浑身就止不住的痉挛起来。
  云扬站住,似笑非笑:“我不勉强。”
  “我愿意说。”楚天狼嘶声道:“只求你,在我说完之后,给我一个痛快。”
  云扬淡淡道:“那是不可能的,你所说的每一件事,我都需要去查证。查证明白之后,该给你痛快,自然会给你一个痛快。”
  “我也知道的很模糊,而且,有很多也是我自己猜测。”楚天狼声音微弱:“关于九尊这件事,第一个原因,似乎是……九尊的力量若是大成,会有横掠天下的威力,而这个……是我们尊主很在意的。这是我推测的……”
  云扬目光低垂,淡淡道:“继续。”
  “还有就是……有很多人,想要让九尊消失……包括,玉唐国内,军方政方,皇族贵胄等……而其他国内,更不消说……”
  “而且,也有很多神秘人物和帮派,也都参与出手;我所知道的,就这么多……”楚天狼努力思索着:“对了,当时记得江湖上还有几句传言,但,很快就消失了……”
  云扬眉头猛然皱起来,淡淡道:“九尊归元,地覆天翻;江湖天下,独尊独揽!?”
  楚天狼霍然抬头:“不错,就是这几句话!”
  云扬长长吸了一口气。
  楚天狼道;“记得当时,就是因为这独尊独揽这几个字……引起了恐慌。因为这句话,乃是……天问所说!”
  “这是一个对未来的预测!”
  云扬悠悠的叹息,喃喃道;“原来如此……这整个天下,都想要让九尊死啊……”他的眼中,却有一道寒光一掠而过。
  天问。
  天问搞出来这段话,想干什么?
  这段话,配合着九天阵的传说,绝对能够让九尊成为众矢之的。而且是整个江湖天下的众矢之的!
  “最后一个问题。”云扬道:“你们堂主是谁?尊主是谁?”
  楚天狼惨然苦笑:“这个……我相信你问任何一个人,都是不知道的……”
  云扬并不意外地点点头:“不错。”
  ……
  云扬出了密室,来到院子里,静静的坐在花架之下,只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随着当年事情的神秘一点点被揭开,云扬也越来越发现……自己要面对的敌人,竟然是越来越多!
  冷月寒风,迎面而来。
  云扬突然很想喝酒。
  有很多人,想要让九尊消失……包括,玉唐国内,军方政方,皇族贵胄等……而其他国内,更不消说……很多江湖上的神秘人物和帮派,也都参与出手……
  “玉唐国内,军方政方,皇族贵胄,江湖人物,神秘帮派……”
  云扬喃喃的念叨,一张俊秀的脸,突然间变得无比的狰狞!
  “我们保家卫国,舍生忘死,百战沙场,毫无私心,但是……为什么!!!!”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