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六十五章 极端手段,杀上门去!
    云醉月气的脸色煞白,云扬转头,平静说道:“若是依赵将军这么说,赵将军到了哪里,别人就必须避让了?”
  
      赵炳龙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小子,你什么身份,与本将军竟敢如此说话!”
  
      云扬平淡道:“没有身份,就不能与赵将军说话了?”
  
      赵炳龙身边,跟着进来的四个人,显然是他的亲兵;其中一人上前一步,大声道:“大胆!”
  
      挥手一掌,就往云扬脸上打来。
  
      云扬站立不动,淡淡的说道:“弄他!”
  
      人影一闪。
  
      方墨非青衣长袍,鬼魅一般出现在云扬面前,一伸手。
  
      咔嚓!
  
      这位亲兵的手腕,已经被方墨非一手拧断。随即,一脚踹了出去,惨叫声中,这个亲兵骨碌碌的滚了出去。
  
      一路滚动中,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响起。
  
      两条手臂,两条腿,都是相继断裂开来。
  
      “大胆!”方墨非冷着脸:“敢对我家公子无礼,赵炳龙,你不管教管教你的手下,老夫就替你教训教训!”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方墨非的动作兔起鹘落,干脆利索,举手投足之间,已经废掉赵炳龙的一个亲卫。
  
      赵炳龙心中一凛,知道遇到了高手,却是丝毫不惧,阴森森的说道:“小子,难怪如此嚣张,原来身边还跟了一个高手护卫……不过,不管你身边有多少护卫,身手如何,你这一次,都是惹了大麻烦了。”
  
      云扬脸色不动:“赵炳龙,不管你身手如何,你身边护卫多少,你当将军又怎地,手下有多少大军也好……你这一次,都是惹了大麻烦了!”
  
      赵炳龙狠狠点头:“好小子,有种!报上名来!”
  
      云扬淡淡道:“我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赵炳龙,你是自己走出去,还是让我将你丢出去?”
  
      赵炳龙狞笑道:“本将军就在这里,小子,你若是真有这等泼天的胆子,就试试,本将军倒是要看看,你如何将本将军丢出去!”
  
      云扬点点头,冷漠道:“既然赵将军极力要求,那么……就如你所愿!让他滚!”
  
      “是,公子!”
  
      方墨非一声答应,突然瘦削的身子闪电般前飘。
  
      赵炳龙的三个护卫同步向前,同时出手拦截;方墨非冷笑一声,身子一晃,砰砰砰三脚出去,三个护卫顿时变作了三个皮球,骨碌碌的一路滚了出去。
  
      赵炳龙大吃一惊,站起身来,但方墨非已经到了眼前,一伸手就抓向赵炳龙的脖子,赵炳龙大吼一声,一掌当空劈落。
  
      他是军中战将,自然有一身不俗的武艺;但,在方墨非面前,却是如同小孩子游戏一般。
  
      方墨非的手臂缓慢的伸过去。
  
      赵炳龙一掌劈在方墨非手臂上,砰地一声,咔嚓一下,赵炳龙的手掌顿时震裂,而方墨非的手已经恒定的前伸,五根手指,已经卡住了赵炳龙的脖子!
  
      随后……
  
      “让你滚,就绝不让你走!”
  
      方墨非一声冷笑,赵炳龙的身子跟他三个护卫一样,骨碌碌的皮球一般滚了出去。
  
      随即,方墨非一伸脚,地上那名已经折断四肢的护卫,被他一脚踢了出去:“带上你的人,给老子滚!再见你来一次,老子就打一次!”
  
      外面突然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看到了,在天唐城威名赫赫的西北将军赵炳龙,连同他的护卫,被人一脚一个的踢了出来。
  
      而且,每个人都是翻翻滚滚,皮球一般,碰的鼻青脸肿,站不起来。
  
      随即,一个青衣人影就出现在二楼,一脸寒霜,淡淡的声音,传遍整个青云坊:“当日,凌霄醉大哥曾经说过,谁敢冒犯青云坊,必然要吃凌大哥一剑!不过,今日老夫既然在这里,那便不劳凌大哥出手,越俎代庖了。”
  
      “日后,若是有胆敢在青云坊作乱者,杀无赦,诛九族!”
  
      森然的声音,四处回荡。
  
      这句话出来,所有人都顿时意识到。
  
      这青云坊……可是凌霄醉罩着的啊……
  
      那个人,谁惹得起?
  
      看来赵将军这一次,是吃一个哑巴亏了。
  
      青云坊太久没有人闹事,几乎将这个都忘记了……
  
      “小弟,太冲动了。”云醉月看着云扬,担心的说道。
  
      “没事,第一,我没露面,这个赵炳龙不认识我。第二,我的这个护卫,赵炳龙更加不认识,第三,月姐这里,平静的时间太长了,很多人都是已经忘记了一些事情,需要提醒提醒;第四,赵炳龙今晚上就要死了!就算他知道什么,也无所谓了!”
  
      云扬目光冷锐:“既然他在临死之前,还要做一回杀给猴子看的鸡,我自然要成全他!”
  
      云醉月目光温柔似水,道:“你们这帮家伙,永远都是这么无法无天。”
  
      云扬笑了笑,道:“月姐看到的,只是开始,我必须要……更加无法无天一些才行!今晚,月姐就会看到了。”
  
      云醉月娇笑一声。
  
      “我也要走了。”看着这位赵炳龙将军骂骂咧咧的出门,云扬眼中寒光一闪,道。
  
      “这个……那个大白……”云醉月有些难以启口:“这个……雪儿挺喜欢的……她让我问问你……”
  
      “那个……还不行。”云扬苦笑一声,早知道这小东西干干净净,漂亮,乖巧,可爱,不管是起立坐行,哪怕是抬抬爪子,都会让人瞬间萌翻,肯定招惹女孩子喜欢,却也没有想到居然到了这等地步。
  
      只是在这里呆了三天,居然就能让向来矜持的青山雪开口讨要。
  
      但这只,是真的不能给……
  
      这让云扬也有些尴尬。
  
      云醉月也有些失落,笑道:“那就算了。”
  
      “恩,没事儿,我就让小东西常常过来玩……”云扬挠挠头,道:“不是我不舍得,而是这小家伙……是一只品阶很高的玄兽,只不过我给它伪装了……现在才只是幼崽,等他长大了,恐怕……有五六个人那么大……”
  
      “啊?”云醉月瞬间睁大了眼睛,白嫩的小手掩住了嘴。
  
      那么乖巧的小东西,长大了有五六个人那么大?
  
      “只是常常过来玩已经足够了。”云醉月笑道:“这样更好。”
  
      随即道歉道:“这事情,是雪儿有些孟浪了,兄弟你原谅。”
  
      云扬有些不好意思,道:“是云某小气,等有合适的机会,我为月姐和姐妹们每人都寻一只玄兽护身。保管又可爱又好看又强大,最少比这小家伙要好看得多。”
  
      云醉月哈哈一笑,也没当真。这样的玄兽,那一只不是绝世罕见?哪有这么好找?还人手一只?
  
      ……
  
      赵炳龙一路闷气几乎气破了肚皮,等回到府邸,更加的暴跳如雷起来,连摔带砸;横行一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更从来没有丢过这么大的脸!
  
      这一次,在这青云坊可是威风扫地。
  
      这让一向蛮横霸道的赵炳龙如何能够忍受!
  
      “跟上那个小子!”
  
      “看看究竟是谁家的!”
  
      “拿着凌霄醉的名头来压我……他么的!小兔崽子,活的不耐烦了!”
  
      “青云坊老子不会去碰,难道这样一个小兔崽子老子也收拾不了!”
  
      夜幕降临大地。
  
      赵炳龙在家里更加烦躁起来。
  
      “查到那小子是谁了吗?”
  
      “还没有?不知道去了哪里?”
  
      “混账东西!”赵炳龙暴跳如雷:“你们都是怎么办事的!这么多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不成?跟踪一个纨绔子弟,你们居然也能跟丢!”
  
      “一帮吃屎的东西!”
  
      赵炳龙怒火万丈。
  
      整个赵家大院,一片寂静。
  
      在赵炳龙身后,一个老者,淡淡的翻了翻眼皮,道:“赵将军不必动怒,我们迟早会找出这个人来的。”
  
      赵炳龙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说,闷了一口气,一屁股做下去,道:“说的是。”
  
      以他的权柄,对这个老者,居然不敢发火,甚至有些阿谀的说道:“不过,可惜的是,吉老当时没有在场,否则,当场就会给那小子好看。”
  
      这老者半眯着眼睛,道:“老夫从来不去烟花柳巷。”
  
      赵炳龙噎了一下,道:“吉老洁身自爱,自然是……”
  
      正说到这里,突然间听到轰隆一声爆响!
  
      一个人的声音大喝道:“赵炳龙,出来受死!”
  
      大门居然已经被打得粉碎!
  
      那位“吉老”在听到声音的一刹那,已经从大堂中飞了出去,速度如电,姿势优美。
  
      而大门口,已经是血浪滚滚。
  
      一个青衣人,青巾蒙面,手中一把剑,如蛟龙出海,一路杀了进来。而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黑衣人,黑巾蒙面,手中一把刀,也是翻江倒海的杀了进来。
  
      在这天唐城里,玉唐国都,天子脚下,居然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行凶!
  
      这种行为将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简直是疯狂!
  
      那两人并肩疯了一般杀过来,赵炳龙的将军府中,已经是一片惨呼,大门方向的鲜血已经成了一条小河,向着庭院之中流淌过来。
  
      那位“吉老”如同大鸟一般凌空而来,在半空中就是一声暴喝:“何方贼子,竟然敢来将军府撒野!”
  
      那道青衣身影冷笑一声:“将军府?将军府算个屁!”突然,身子如同旗花火箭一般,斜斜的飞起,手中剑射出一道长龙一般的剑气,喝道:“就知道这里还有这等东西,给我下来!”
  
      当的一声。
  
      这位“吉老”身子在空中一震,断线风筝一般往后落了下去。
  
      他气势雄浑的过来,蓄势已久的凌空一击,居然被这青衣身影一剑击溃!
  
      “七品高手?!”
  
      这位“吉老”口中猛地喷出一口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已经又落下冲进人群大开杀戒的青衣身影:“你是谁?”
  
      青衣身影长剑一摆,两侧的赵府侍卫如同割草一般倒下,血浪翻滚中,向着这边冲来。速度快到了极点。
  
      “吉老”神魂皆丧,刚才一击已经让他清清楚楚:自己绝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连连后退:“将军快走!”
  
      话音未落,已经被青衣身影毫不留情的一剑从头顶一直劈到了胯下!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