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六十七章 春寒尊主
    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人都到你面前了,你居然也不观察留下点印象。
  
      云扬也终于明白过来,这个赵炳龙,估计就只是四季楼为了对付九尊,而临时的招收的一个编外人员。
  
      用完了,早就被放弃了……而这货自己还不知道。
  
      “你为何加入四季楼?”
  
      “四季楼……传下了一本长生之法……御女真经……”赵炳龙呐呐说道。
  
      云扬只感觉心中一阵无力。
  
      一本御女真经……一本采阴补阳的邪门功法,就能让你背叛自己的祖国?就能让你陷害国家的功臣?
  
      就能让你参与谋害自己的同袍战友?!
  
      “你知不知道,你经手的这些消息,会对九尊造成致命的危害?”
  
      “……”赵炳龙目光闪烁。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卖国?你参与这种阴谋,难道你的内心,就没有一点内疚和惭愧?”云扬怒火渐渐涌上来。
  
      “我……我有,我惭愧……我也很内疚……”赵炳龙急急的道:“我心中也很受煎熬……”
  
      啪!
  
      云扬手起一掌,将赵炳龙的脑袋拍得粉碎。
  
      他再也听不下去,也再也看不下去。
  
      若不是为了问话,赵炳龙这种人,云扬甚至一句话也不会跟他说,直接出手将之击毙!
  
      杀了赵炳龙,云扬依然气的浑身颤抖了许久。
  
      对于李长秋楚天狼等人,云扬纵然怒火滔天,仇恨如海;但依然能够耐住性子,与他们周旋,争取不断地得到什么提示,得到一些新的资料……
  
      为了这个,云扬可以忍。
  
      但,唯独像赵炳龙这种人,云扬一刻也忍不得!
  
      我最恨的,就是来自身后的刀!
  
      我最想杀的,就是军中袍泽中的叛徒!
  
      因为,虽然不是同一个战场,但我们始终是……战友!为了同一个目标在战斗。
  
      不管你因为什么,出卖自己的战友兄弟,都绝对不可饶恕!
  
      ……
  
      云扬一身杀气出了密室。
  
      线索,到了赵炳龙这里,又断了。
  
      一拐弯。
  
      到了楚天狼那边:“楚天狼,我相信,你还有其他的发现。”
  
      楚天狼已经彻底崩溃,两只眼睛都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神采:“真的没有了……这么多天了,你已经折磨的我够了……求求你,给我一个痛快吧。”
  
      云扬眼珠一转:“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拎起楚天狼,出了门,随即就进入了关押着李长秋的密室。
  
      “李老,我带你的老朋友来看你了。”
  
      云扬笑吟吟的说道。
  
      在密室里面全身被锁的李长秋艰难的转头,一眼看到气息奄奄的楚天狼,突然间目光一阵闪亮,哈哈大笑,快意至极:“楚天狼,你这个王八蛋,你也有今日!”
  
      楚天狼同样是恨意滔天,破口大骂:“李长秋,你这狗日的!你敢出卖老子!你不得好死!”
  
      两个人如同斗鸡一般狠狠的看着对方,四只眼睛里全是血丝,那种滔天恨意,让一手导演了这一场仇恨大戏的云扬都有些不寒而栗。
  
      “人呐,仇恨居然如此可怕……”
  
      云扬感叹一句。
  
      “你们两个人,彼此之间都有怨气。”云扬将楚天狼绑在李长秋面前,叹息道:“所以,我将你们两个放在了一起。我不能做主放了你们,也无法做主杀了你们……所以,我现在给你们一个出气的机会。”
  
      李长秋转过头,认真地说道:“谢谢。”
  
      恰巧也在同时,楚天狼也是真心诚意的说道:“谢谢。”
  
      随即,两个人一起愣住。
  
      李长秋想的是:楚天狼出卖了我,如今这小子给了我一个可以骂死他的机会,我自然是要谢谢的。但,楚天狼谢什么?
  
      楚天狼想的是:李长秋这王八蛋陷害了我,如今这小子给了我一个可以出气的机会,我自然是要谢的,但,李长秋谢什么?
  
      “你谢什么?”李长秋一脸鄙夷的看着楚天狼:“卑鄙无耻之徒!”
  
      楚天狼怒道:“我谢你麻痹!李长秋你大爷的不得好死!”
  
      自知终生无忘,死到临头,楚天狼现在是能骂的多么难听就骂的多么难听。
  
      骂完之后,看到李长秋气得脸色铁青眼中喷火,不由心中快慰,得意洋洋的问道:“你谢什么?”
  
      李长秋破口大骂:“我也谢你麻痹!”
  
      呸!
  
      楚天狼一口唾沫吐在李长秋脸上,李长秋大怒,立即回吐,一口浓痰,准准的落在楚天狼眉心!
  
      两人手脚都不能动,也只有这吐唾沫一种攻击手段。刹那间,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将对方图的满头满脸都是唾沫。一时间都是狼狈之极!
  
      “卑鄙无耻的小人!”
  
      “丧尽天良的畜生!”
  
      “活该千刀万剐的杀才!”
  
      “准保会下地狱的王八蛋!”
  
      “我草拟大爷!”
  
      “我干你姥姥……”
  
      两人越骂越难听,越骂越起劲,都是涨红了脸,气喘咻咻,目瞪如铃,搜肠刮肚的在想一些更加恶毒的骂人词汇。
  
      少骂了一句,都觉得自己乃是吃了大亏!
  
      “你敢出卖我!你这个组织的罪人!”
  
      “你敢陷害我,你这个头顶长疮脚底流脓坏透了气的混蛋!”
  
      “放你的屁!我陷害你?你不出卖我我能陷害你?须知善恶有报,人在做天在看!”
  
      “放你姥姥十八个拐弯连环驴臭屁!我出卖你?老子闲的蛋疼也不屑于出卖你这等王八蛋!你还不值得老子出卖你!”楚天狼破口大骂。
  
      但这两句话一出口之后,两人都是突然间愣了一下。
  
      随即,不约而同的静了下来。
  
      然后,不约而同的眼神狐疑起来,一起转头,向着云扬看去。
  
      只见云扬正抱着手臂,笑吟吟的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两人。
  
      楚天狼眨眨眼:“你说我出卖你?我啥时候出卖你了?”
  
      李长秋愣住,吃吃道:“到这等时候了,你还不承认?你以为你还能活着走出去?”
  
      楚天狼破口大骂:“就是因为这种时候了我才不会撒谎,我出卖你啥了?老子自己怎么不知道?你这猪猡!”
  
      “你……不是你将老子的消息告诉这小子?”李长秋慢慢的似乎明白过来,眼神逐渐变得惊愕,愤怒:“然后让这小子来抓了我?”
  
      楚天狼暴跳如雷:“姓李的!你用你那黄豆般大小的脑袋瓜子想一想,这种可能性有多大?我要是出卖了你……我现在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我先出卖你,让你在对我愤恨之下,再将我陷害回来?然后两个人一起死?!”
  
      楚天狼直接悲愤的不行了!
  
      怪不得自己倒了这么大霉,原来是这货认为我出卖他……这真是黑天的冤枉,这李长秋脑袋里难道不是脑浆子,全是屎么……
  
      李长秋的脸色变得惨白,缓缓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云扬,一字字道:“楚天狼……没有出卖我?”
  
      云扬笑吟吟的看着他,并不说话。
  
      “一切都是你在设计?”李长秋绝望地问道。
  
      云扬依然笑嘻嘻的,道:“是啊,李老,怎么样,爽不爽?”
  
      他的脸色慢慢的冷冽下来,长长的舒出一口气,咬牙道;“你爽不爽我不知道,但是我……好爽!死在你们陷害之下的我那些兄弟们,也会觉得好爽!”
  
      哇的一声,李长秋一口血就喷了出来,锥心泣血的大叫一声:“你坑的我好苦……”
  
      突然怒目圆睁,一声咳嗽,一口浓痰喷了出来,喷向云扬的脸上。
  
      云扬怎么会被他喷中,一闪身躲开,随即身子一闪,一记耳光就又重又沉的打在李长秋脸上,冷森森的喝道:“再敢吐一口,我让你在这里多活一年!”
  
      李长秋浑身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愤恨之极的看着云扬,却是终究不敢再吐出一口唾沫。
  
      多活一年!
  
      这是什么意思,李长秋清楚得很!
  
      那边,楚天狼突然间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浑身都软了下来,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想要说什么,张开嘴,却又无语的闭上了……
  
      事已至此,夫复何言?
  
      骂?
  
      不过是多给人家一个折磨自己两人的借口罢了。
  
      但李长秋显然意识不到,他的神智,现在已经完全的失去了一般。极致的羞恼,极致的愤恨;自己居然被云扬始终玩弄于鼓掌之上,还不遗余力的以阶下囚的身份去帮助他对付自己认……
  
      李长秋此刻已经混沌了。
  
      这是一种羞愤欲死,自己就这么傻!他跳叫大骂,面目狰狞:“小王八蛋,断子绝孙的缺德玩意儿……你等着,我们春寒尊主绝不会放过你……”
  
      “闭嘴!”楚天狼一声暴喝。
  
      李长秋顿时猛地闭住了嘴巴。眼中露出恐惧,但,却已经晚了。
  
      他突然间惨叫一声,眼睛猛地睁大,两个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眼眶一般,七窍之中同时溢出鲜血。
  
      他直愣愣的看着云扬,看着楚天狼,突然间一声大叫,整个身子在同一时间里,干瘪了下去。
  
      在云扬两人眼睁睁的注视下,李长秋的身子不断的冒出血色烟雾,整个人的身体,在不断的缩小下去……
  
      血雾散尽。
  
      云扬与楚天狼同时打了个哆嗦。
  
      在一个呼吸之间,李长秋那魁梧壮硕的身体,就化作了一具矮小干瘪的木乃伊。
  
      身上所有的血肉包括内脏,竟然都诡异的消失不见。
  
      只剩下一层皮,包着已经干燥的如同是在烈日下晒了三年的木头一般的骨头。
  
      李长秋气息已绝!
  
      居然就这么诡异的死了!
  
      楚天狼楞楞的看着,眼中全是恐惧,浑身打摆子一般颤抖起来。云扬看到这诡异的一幕,也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蓦然就感觉阴森森的,头皮也禁不住一阵阵发麻。
  
      但,他的眼睛里,却是猛地一亮。
  
      春寒尊主!
  
      …………
  
    lt;吃完午饭,趴桌上,没想到眯过去了。四点半才醒……
  
      四个群号,都在楔子里……前三个已满哦。>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