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六十九章 锥心之痛!

  砰!
  砰砰!
  哗啦啦!
  ……
  皇帝陛下的御书房里,无数的东西,被愤怒的皇帝陛下砸的稀烂!
  得到这个消息的皇帝陛下,如同一头突然间发疯发狂的雄狮,猛然间就爆发了!他歇斯底里的毁灭着自己能看到的一切,将整个御书房砸得稀烂!
  两眼通红。
  秋老元帅张着嘴巴,震惊的看着皇帝陛下发火;皇帝陛下发怒,是应该的,老元帅也早已经料到皇帝陛下肯定会气个半死。
  但,却没有想到,皇帝陛下的反应之大,还是出乎了老元帅的预料。
  整个御书房,只听得砰砰哗啦之声不绝,所有内侍,都被远远驱赶,百丈之内,只剩下老元帅和皇帝陛下两个人。
  良久,在一片狼藉之中,皇帝陛下终于安静下来,明黄的衣袍,直接坐在了地上,毫无形象,突然间两手捂住脸,低声呜咽,泪水滚滚而落。
  他竭力的想要忍住自己的悲痛,但,却是无论如何都忍不住。
  泪水从手指缝里疯狂溢出。
  秋剑寒几乎傻了过去。
  虽然早知道反应会很大,但,却绝对没有想到,会这么大!这还是一向声色不动手握乾坤君临天下的皇帝陛下吗?
  “陛下,您……”老元帅迷惘,小心翼翼说道:“如今,只是有了眉目,也未必就与……两位皇子有关系……陛下还是……”
  皇帝陛下抬起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秋剑寒,良久没有说话,但眼中的神色那种歇斯底里的绝望,却让秋剑寒感觉到一阵悲凉。
  良久,皇帝陛下声音低低地说道:“老秋……你知不知道,九尊的老大……土尊,乃是朕的儿子……大皇子!”
  这句话,简直石破天惊!
  秋剑寒老元帅身子一僵,整个人如同被晴天霹雳突然砸在了头上,两眼猛地凸出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皇帝陛下。
  “那是我的孩儿……”皇帝陛下呼呼喘息,两眼赤红:“老秋,九尊这么庞大的势力,朕就算是再开明,却又怎么放心掌握在别人手里?九天阵下来,朕的皇儿明显有感应……朕欣喜如狂……”
  老元帅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九天阵落下来之后,就突然间冒出来一位土尊!而在几个月之后,大皇子就突然间死了……
  为什么土尊秘密的完善九尊的力量,皇帝陛下对这样庞大的能够左右君权的势力,却足够放心的不闻不问。
  为什么九尊能够这么快的成型,为什么九尊没有任何牵制!
  为什么……
  这一切都是源自于……土尊,九尊的老大,就是大皇子。而大皇子在接受了这个任务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与皇位无缘!
  因为在明面上,他已经死了!
  既然如此,就对皇位没有任何威胁!
  所以,无论九尊的力量多么庞大,都绝不会有任何威胁。所以皇帝陛下才会给予这样毫无保留的信任!
  不需要知道每个人的身份,就一直神秘下去就好。因为,那是大皇子在主持大局!
  而皇帝陛下今天为什么这么失态……秋老元帅也顿时明白了。
  “朕的皇儿……聪慧懂事,文韬武略,皆上上之选,性格决断,也是人中龙凤,朕本来确定,后继有人……但,九天阵的落下,让整个帝国都有了希望……他自己放弃皇权争夺,去秘密建立这个震慑天下的力量……”
  “他放弃了自己的所有,去为这个国家,创造一个安全的未来。”
  “朕的皇儿……从那时候开始,就不断地冲锋陷阵,出生入死……他为了玉唐,殚精竭虑,忠心耿耿,从锦衣玉食的皇族子弟,却变成了……每天都在生死之间挣扎的战士。自从他接受了这个任务……就再也没有过过任何一天的好日子……”
  “你知道么……就在去年,大年夜的时候,晚宴已经结束,我召九尊的土尊秘密议事……”
  “……哎!”老元帅叹息一声。
  这件事自己岂能不知?当时还很不解,大年夜,你找人家土尊议事……就连过年都不能让人家休息一天么?
  但现在才知道,这哪里是什么议事?而是一个父亲和自己的儿子,在大年夜的一次团聚!
  “当时……皇儿喝了酒,很兴奋的和我说起来九尊成型,慢慢的力量越来越大……他很高兴。但是,到后来,他喝醉了,就要睡觉,他那时候就跪在我面前,将他的头枕在我的腿上,很迷迷糊糊的跟我说:……”
  皇帝陛下的泪水流下:“……皇儿说……父皇,我好累。”
  秋剑寒心中一震。
  我好累。
  能不累么?
  亲眼看着自己活着却死了,亲眼看着自己的太子之位给了自己的兄弟,亲眼看着那张椅子彻底与自己无缘,但自己却还要为这个国家不断的出生入死……
  而不管做多少,不管功劳多大,永永远远,都只是一个隐形人……
  “大年初一……朕的皇儿就带着他的兄弟们走了,去执行任务……”皇帝陛下泪流满面:“一直到三月初九……在他出那次任务的时候,朕还记得,那是三月初二晚上,曾经专程来到皇宫与朕见面,临走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会,说:父皇,您多保重!”
  “当时朕很恼怒,呵斥他,在人前人后任何时候都要注意,要永远记住,不要叫朕父皇!”皇帝陛下悲痛的仰头看天,泪水滚滚:“但朕却不会想到,那竟是朕的儿子最后一次叫朕父皇!”
  “他是土尊,他能感应到什么,但他却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所以他下意识的让朕保重,他担心朕……这是朕的儿子,临死之前在对朕尽孝心啊……”
  “但,朕是如此糊涂,在最后一面,还训斥他,结果从那之后,天人永隔……我的皇儿……父皇……父皇对不住你!……”
  皇帝陛下嚎啕大哭。
  “如今……才知道,谋害九尊的……居然有太子的人,有三皇子的人……”皇帝陛下肝胆俱裂的惨叫一声,突然间一口血喷出来,昏迷过去。
  “陛下!”
  “太医!快传太医!”
  “来人啊……”
  ……
  皇帝陛下突然吐血昏迷,虽然很快就醒了,但精神依旧萎靡;而深夜入宫与陛下议事的秋老元帅,就成了众人攻讦的对象。
  “到底怎么回事?”
  “陛下怎么会突然昏迷?”
  “你跟陛下说了什么?”
  ……
  老元帅焦头烂额,有苦说不出。尤其是面对皇后娘娘冰冷的目光逼问,更加的手足无措,张口结舌,呐呐不能言。
  我跟陛下说了什么……我能跟你们说么?
  一直到皇帝陛下醒来,秋老元帅的如坐针毡的罪刑才告取消。
  皇帝陛下醒来之后,目光无限幽冷,虚弱的接连下旨。
  “太子闭门思过,三月不准出府门一步。”
  “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禁足!不准与任何外界人接触!一旦发现,贬为庶人,所接触之人,诛九族!”
  这两道旨意莫名其妙,毫不讲理。但看着皇帝陛下幽冷的目光下隐藏着的滔天怒火,所有人都毫不怀疑。这股怒火若是发作出来,足以将在场所有人都燃烧成灰烬!
  “赵炳龙……通敌谋反,诛九族!皆……凌迟处死!”
  秋剑寒老元帅在皇宫呆了一夜,一直到凌晨才回到府上;一直到躺在自己家的床上,整个脑袋还是懵的。
  只是长一声短一声的叹气。
  皇帝陛下说的事情,便如一个闷雷,起自他的脑中。
  而皇帝陛下的伤悲,那种锥心刺骨的痛苦,秋老元帅也是感同身受。
  皇帝陛下不只是丧子之痛啊……
  “做一个皇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做一个皇子……却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啊……”
  老元帅感叹一句。
  就准备睡觉了;这一天一夜,皇帝陛下心神交瘁吐血昏迷,而老元帅也感觉自己心神交瘁了。
  “元帅!边关急报!”
  正要迷糊睡去,就听到外面传来声音。
  秋剑寒只感觉脑袋一痛,一下子坐了起来,忍着头痛欲裂,道:“什么事?边关?是那一边?”
  “是东边!”
  一个侍卫快步走进来,一封火漆信函呈到面前。
  “东玄二十万大军陈兵边界;战争一触即发……铁骨关前,已经尽是东玄铁骑跃马扬鞭……”
  边关守将的三千里加急,让秋剑寒的睡意瞬间全无!
  他一边披衣起床,一边吩咐。
  “立即将消息传送军部。”
  “备马!老夫即刻进宫!”
  “传令军中各部,备战!”
  “去找财政大臣,让他进宫!”
  “传令各州县军粮储备,即刻调集军粮,运往东面!”
  “……”
  老元帅府上,一片忙乱,而军部,也已经兵荒马乱,整个玉唐国高层,尽皆震动!
  战争的阴云,在这一刻,笼罩了整个玉唐帝都。而且,是如此的不合时宜。
  如此的猝不及防。
  ……
  晚上下了一夜小雨,云扬练功完毕,只感觉神清气爽。体内玄气,已经化作了澎湃的潮流;在经脉中肆意奔行。
  浑身充满了用不完的力量。
  “今天晚上,冲击三重山,去看看久违的三重天!”
  云扬心中斗志昂扬。
  而跟在身后的几个小家伙,进步更快。
  现在,四个吞天豹,虽然外形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却已经尽皆进入四品。
  府外,兵荒马乱的声音,那急骤的不绝于耳的马蹄声,传入了他的耳朵。
  云扬一愣,目光突然变得锐利至极。
  这种声音。
  太熟悉了!
  一般这样……恐怕是边关急报!
  战争,又要来了?
  云扬站到府门前,看着外面的忙乱,眼中突然一阵恍惚……
  以往,这等时候,自己恐怕已经是接到了通知;已经与兄弟们集结汇合了吧?而不等朝廷做出反应,自己等人就会在半个时辰之内,已经出城,已经到了路上。
  策马狂奔,黑衣如墨,每个人都是静悄悄的一言不发;每个人的眼睛里,都似乎已经透过眼前的无边景色,看穿路上的万水千山,已经看到了战场上的风云变幻……
  每次这个时候,大哥土尊的声音就会在耳边响起。
  “将所有情报都给云尊!”
  “云尊,抓紧时间,拿出方案。”
  “我们没有时间给你,只能一路上,你想出来,到了地头立即实行!”
  “放心,大哥。”当时自己总要这样回答,年轻张扬的声音:“此一去,定然刀山火海,不过,我们也定然要杀一个尸骨如山!凯旋而归!”
  “哈哈哈……”
  “老九有志气!”
  ……
  云扬站在云府门前,目光萧瑟。
  如今,战争再一次降临玉唐,我还想与你们一起策马狂奔向战场!
  但是你们,却是在哪里?!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