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七十一章 飞扬跋扈!
    “走啊,怎么不走了?”云扬在身后,奇怪地问道:“你是不是想要反悔了啊?”
  
      “不不不……”秦大少已经是面色青白,屁滚尿流:“哪儿能呢……云少请。”
  
      将云扬伺候老爷一样请进了门,秦大少就如同中箭的兔子一样跑了。
  
      这事情可要赶紧的禀报父亲大人,一个闹不好,整个秦家,可就没了啊……
  
      来的这些人,哪一个也惹不起啊。
  
      云扬独自一人坐着喝茶,也不着急,嘴角全是温煦的微笑,看起来,少年风神如玉,风度翩翩,丝毫没有心浮气躁。
  
      皇宫的玉用的差不多了,今天要采买。这一点,云扬自然知道。
  
      太子和几个皇子府上用来赏赐或者说另有用途的玉,也不多了。而且,太子和几个皇子集体被禁足,不能出门,所需要的东西尤其要多一些。
  
      不能出门,用什么笼络,或者办事?在这个举世之间对玉石无比推崇的大环境里,自然需要这种美玉啊。
  
      玉石,太子府和几个皇子府上,也不约而同的开始抢购。也定于今天……
  
      这些,云扬自然也是知道的。
  
      废话,他若是不知道,他也就不在这个时候来了!
  
      他安静的喝着茶,整个人容貌俊雅,气质超凡;就如同一副恬静的画,让旁边的侍女看呆了眼睛。
  
      真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丝毫不知道,这位安静的美男子正在计划着无数惊天动地的事情。而今天在这个玉庄,这位安静的云公子,就必然是要掀起轩然大波的!
  
      过不多时,秦公子满头是汗的奔来:“云少,抱歉抱歉,久等了。”
  
      “无妨。”云扬温文尔雅:“现在,去选玉?”
  
      “这个……”秦公子脸色发苦:“现在皇宫的人和几个皇子的人在选……云少你……”
  
      “你的意思是……让我在他们挑剩下了之后再选?”云扬笑吟吟的问:“在你眼中,你看着我……就这么爱吃剩菜?”
  
      “不……不不不……”秦少一张脸如同苦瓜一样:“我的意思是……”
  
      “嗯,你的意思是,大家一起热闹热闹。”云扬已经起身往外走去:“也让我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皇室风范,天家子弟。”
  
      “不不……”秦公子一张脸纠结的几乎要起了皱纹:“家父的意思是……云公子稍安勿躁,过一会,我们直接去我家的珍藏密室……那里的东西,可是我家几代珍藏,绝对的都是好东西,比外面的什么所谓特级……可要好的多了。”
  
      这本是最后的底线。
  
      秦父曾经千叮咛万嘱咐,若是能够不动,就不要说出来。
  
      但云扬这么一起身,就直接将秦公子的底线逼了出来。
  
      “嗯?”
  
      云扬摸着下巴,怀疑的看着秦公子,缓缓道:“真的?”
  
      “真的!千真万确的真!”
  
      秦少赌咒发誓。
  
      “嗯,那我也去看看,我不跟他们抢,就一起去看看,这没啥吧?”云扬道。
  
      “这……这行,只是……你的身份……”秦少松了口气。
  
      “你就直接对他们说我的身份就行,难道我还见不得人么?”云扬奇怪的看着秦少:“我来买玉,然后让他们先挑……我就在旁边看着……长长见识,也不行?”
  
      “……行……行吧……”
  
      ……
  
      秦家的玉庄,作为玉唐国第一玉庄,自然是很庞大的!
  
      云扬这还是第一次来,一路上看到整个庄园四周的院子,全都是做工的作坊,各种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是第一层仓库,容易出美玉的石头,都在这里。从玉山采摘之后,都开窗口,发现品质好的,无一块外泄。”
  
      “这是第二层仓库。所有的玉石原胚,都在这里。”
  
      “最里面,才是玉石展示。”
  
      一边走,秦少一边介绍。
  
      一走入这里,云扬顿时就感觉识海中的绿绿兴奋起来,连叶子带茎秆还有藤蔓,都疯狂的扭动了起来。
  
      一股糯糯的嫩嫩的意念,不断的催促着云扬。
  
      “有好东西!”
  
      “有很多很多好东西!”
  
      “快给我吃!”
  
      “我要吃!”
  
      “哇呀呀呀有……好东西!”
  
      ……
  
      云扬实在被吵闹的不行,黑着脸断喝一声:“闭嘴!”
  
      一边,正在口若悬河介绍的秦少猛地闭住了嘴巴,一脸惊恐的看过来:“云少你……”
  
      云扬一汗:“咳,我不是说你。”
  
      秦少一头黑线。
  
      这里就咱俩……你不是说我,那你说谁呢?
  
      到底我哪里说错话,又惹得这家伙不耐烦了?
  
      “你继续介绍啊……”云扬奇怪的看着他:“咋不说话了?”
  
      秦少:“……”
  
      ……
  
      云扬一进入大厅,就看到大厅中的人,恩,六伙人,各自泾渭分明。
  
      “怎么会六伙人?”云扬心中一阵疑惑;皇宫一伙儿;太子一伙儿,剩下算上一个未成年的皇子,也不过三伙就差不多了,怎么这么多?
  
      “那最后一伙,乃是皇帝陛下去年刚刚出生的那位小皇子的母妃,派人过来的……”秦少凑在云扬耳朵边上。
  
      “……”云扬一阵无语。
  
      还不满一岁,这位小皇子的母妃,就想着为儿子建立班底了?这也太早了吧?
  
      一个阴柔的声音在说话:“杂家此次来,乃是奉了圣谕,有什么好一些的,品质高一些的,秦庄主不妨拿出来,杂家拿了便走,绝不会多叨扰。”
  
      那边,秦少的父亲一头汗。
  
      拿出来?我敢拿出来?我把好的都给你拿出来……你挑完了走了是没事儿,但剩下的都要求和你一样品质的,我到哪里找去?
  
      剩下的那几个……有哪一个好惹的?
  
      不过秦庄主也是应付惯了这种场面的人。
  
      “既如此,吴公公,我们不如一起去三楼,整个第三层,全是高品质美玉。”秦庄主索性做出一副光棍的样子:“足够诸位用了。”
  
      “如此甚好。”
  
      这位吴公公声音阴柔,带着的四个小太监,一个个居然眉清目秀。伸手在一个小太监头上拍了拍,在脖子上摸了摸,道:“如此,请。”
  
      正要动身,突然间眼睛一斜,很意外的看到了云扬。
  
      一双眼睛,刹那间爆出来炽热的精光,居然不走了,热情的走了过来,带着一股矜持和灼热,阴柔的问道:“这位公子是谁?长得好俊俏。杂家就喜欢这样长相的……”
  
      看着云扬的眼神,就像是一个色狼看到了一个光溜溜的美女!
  
      垂涎欲滴!
  
      想也没有想,云扬抖手一个大耳光就疯狂的砸了上去!
  
      本来就算没有事儿,云扬也要找点事儿摸一摸这个家伙的底子,如今这货居然这么恶心的凑上来,云扬哪里还会留手!
  
      啪!
  
      一声巨响!
  
      不错,一记耳光,居然打出来一记爆炸一般的巨响!
  
      这位吴公公的身体,破麻袋一般飞了起来,在空中滴溜溜的转了七八个圈居然还没有落地,陀螺一般的飞出去,轰的一声砸在了太子殿下那伙人的人群里,顿时砸倒了两个。
  
      一张嘴,一大口鲜血,带着七八颗牙齿喷出来,几乎连牙床也被云扬揍了下来。
  
      “大!大胆!”
  
      一个小太监尖声大叫。
  
      厅中一片混乱!
  
      云扬跨步上前,太子那边的领头者明显是一个高手,一横身,就拦在了云扬面前:“放肆!当众行凶,你可知王法何在!”
  
      云扬哼了一声,一抖手,一把剑嗡的一声落在地上。
  
      明黄色剑柄,上面,清清楚楚的十六个小字分做了两行:剑凌山河,如朕亲临;监管百官,先斩后奏!
  
      太子府这位侍卫目光一缩:“是陛下赐给云侯的山河剑!”
  
      当初,皇帝陛下赐予云侯山河剑,本来是:上打昏君,下斩佞臣!但,后来云侯坚辞不受,才改成了这十六个字。
  
      “我打他不得?”云扬冷冷问道。
  
      “打得,打得。”这人脸色一白,退开两步。
  
      云扬跳上去,对着地上这位吴公公拳打脚踢,只不过片刻之间,就打得不成人形,地上惨叫一声高似一声,但随即又渐渐微弱。
  
      “云少……”秦少惨白着脸上来劝阻:“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打死他……又能怎地!”
  
      云扬怒声道,最后在众人拉扯之下,居然还连连踹了三四脚,挠着手臂:“可恶心死我了……你瞧我这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众人面面相觑。
  
      就为了一句话,你就将皇宫内院派出来采购的人打成这样?
  
      这胆子……也是没谁了。
  
      云扬在出手的时候,曾准备了无数后招。就是防备着……若这家伙是四季楼的暗线,必然不是轻与之辈。
  
      绝对会是高手,这一点,毋庸置疑!
  
      必要时候,方墨非都要准备出手。
  
      但,想不到一巴掌就解决了,当时连云扬都有一些懵逼的感觉。
  
      看来这货不是。
  
      既然这个不是……不知道太子殿下那边这个是不是?
  
      云扬抬起头,喘着粗气,突然一抬头,看着太子那边这个领头人:“咋地?看我干毛?你是不是不服?”
  
      那人一脸无语。
  
      我也没咋滴……怎么就突然冲着我来了?你手握着陛下赐予先斩后奏的剑,我能说啥不服?
  
      “你叫什么名字?”云扬分明是一副得理不让人的样子:“报给我听听。”
  
      “在下韩无非!”那人一肚皮不爽,冷着脸说道:“在下虽然是在太子府上做事,却不是官员;云公子,你这是何意?”
  
      “放屁!”云扬怒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怎么……你不当官,你还觉得自己委屈了不成?”
  
      这是从何说起……
  
      这位韩无非只感觉自己的肚皮都要气炸了。
  
      就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
  
      “你们几个,也给我报报名字。”云扬看着另外几个带头的:“万一我以后晚上走夜路要是受了暗算……”
  
      将所有人的名字记好,云扬慢条斯理的将剑收入鞘中,歪着头对韩无非道:“韩无非,你老实点!以后给我注意些!”
  
      施施然翻着白眼而去。
  
      既然知道了名字,那么就有方向去查。
  
      他是满意了,但是,身后的韩无非却是已经气的眼冒金星!
  
      这真是无妄之灾……宫里的这位吴公公有些独特的……癖好,这个,大家都是知道的;而今天也的确是这位吴公公不开眼,惹了不该惹的人……这个大家也清楚。然后云扬无法忍受这等羞辱,直接暴起……大家也能预料。
  
      但问题是……这一切,与我韩无非有关系吗?
  
      有关系么有关系么?
  
      凭什么最后居然还烧到我身上来了?临走还要让我老实点,以后注意些……
  
      听听这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惹了哪个地痞流氓呢……
  
      其他几个家伙更加的一脸无辜:咋还记了我们名字去了?这是要干啥?我们干啥了?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