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七十四章 别了,云扬!

  云扬一袭紫衣飘飘,踏出大门的时候,其实是有一种很沉重的感觉的。因为,他是决定要去九尊府。
  而这个地方,自从去年三月初九之后,他一直很排斥。每一次走到九尊府附近,他就会有一种无颜面对哥哥们的感觉。
  大仇未报,你来做甚?!
  云扬心情沉重的前行。
  刚刚拐过了一个弯,迎面遇到了一伙人。
  然后,双方同时愣住了。
  计灵。走在最前面的人,正是计灵,带着淡紫色的蒙面巾,一身青衣长裙,衣着颜色虽然朴素,但那种初见时候的空灵仙气,却又是扑面而来。
  在她的身边,有五六个少女,一个个都是姿容不俗,明眸善睐,身材婀娜,风华绝世。
  然后就是一些侍卫,侍女,护卫;竟然是浩浩荡荡的上百人。
  一眼看到云扬沉思着走来,这些女子一个个都是眼睛一亮。
  晨雾飘荡中,一个紫衣少年,风神俊雅,玉树临风,却又带着丝丝轻愁,轻袍缓带,缓缓而来。
  这一幅情景,简直像极了一幅画。
  连那缥缈的晨雾,也似乎变得空灵美好了起来。
  “是你。”计灵的眼神很复杂:“你要到哪里去?”
  云扬道:“你呢?这么早你又要到哪里去?”
  其他的少女一听两人对话,就突然间都是眼睛一亮,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都不说话。
  计灵眼神黯淡了一下,随即笑道:“我这么早往这个方向走,自然是要出城的。”
  云扬讶然道:“出城……近路在对面那条街吧?”
  计灵滞住,羞窘怒道:“你管得着?”
  几个少女顿时有人掩嘴轻笑起来。
  一个个明亮的眼神互相使眼色,挤眉弄眼;虽然都没有说话,但无形中居然让人有一种叽叽喳喳的感觉。
  怪不得这丫头有近路不走,非要从这条路出城。
  原来如此。
  计灵心中一片窘迫。
  她是真的没有想再见云扬,只不过即将离开这个城市,却又鬼使神差的坚持,要从云扬的门前经过。
  但却万万没有想到,居然在这么早的时候,还遇到了这个家伙。
  云扬恍然道:“你要走了?”
  计灵刚刚升起来的怒气,不知道又消散到了那里去,轻轻点点头,道:“刚才有消息,说……在天南出现了一位……凌风公子,像是我哥哥……我们都要过去看看……”
  声音很低,充满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云扬心中一震,平和的道:“天南啊……好远的。”
  计灵道:“是啊……好远的。”
  云扬平静地道:“此去天南,七万五千里;姑娘多多珍重。”
  计灵眼眸垂下来,淡淡道:“我会的,你也是。”
  云扬点点头。
  两人一时间,都有些无话可说。
  一股淡淡的怅惘的情绪,在渐渐的滋生,蔓延。
  计灵垂着眼皮,只感觉心中越来越是酸涩发苦。
  你也知道七万五千里。
  你也知道山高路远。
  但你知不知道,我这一去,再回来的机会很少很少?
  你可知道,我这一去,我们再见的机会将会变得非常渺茫?
  一个明显年龄稍大些,眉宇之间笼罩着一层轻愁的女子眼睛认真的看了计灵一眼,看了云扬一眼,突然眼珠一转,道:“是啊,灵儿妹妹这一次离开天唐城,此生,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到这里来呢。”
  一边说,一边看着云扬的脸色。
  云扬轻声道:“是啊……从此山高水远,只能江湖再见……”
  这位白衣少女皱皱眉,心道,这小子怎么这么不解风情。
  心中有些生气,但看到晨风中计灵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由心中一软,道:“即将天涯海角,难道这位公子,就不想要说些什么?”
  云扬一楞,道:“说些什么……”
  咬咬牙,这少女道:“大家相识一场,总要在人生中留下一些痕迹才是。灵妹子,我看你昨晚上揉来揉去的,那个香囊……到底是想干啥的呢?”
  计灵顿时羞窘至极,几乎尖叫:“兰姐!”
  这位兰姐却很坚决,道:“既然当面见到了,还不送出去,难道,真要出城扔了吗?”
  计灵哼了一声,强行板着脸,冷着声音,道:“云公子,相识一场,也是缘分,离别在即,小妹有一物相赠,还请公子,莫要嫌弃。”
  说完这句话,却是连耳朵都红了,贝齿咬着红唇,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白色香囊,犹豫了一下,就递了过来。
  云扬心中一叹,道:“多谢姑娘盛情。”只好伸手接了过来。
  但心中却也是知道。
  这,无非就是一份少女情怀的寄托了吧?
  但正如自己所说,天南山高路远,此去就是七万五千里,路上无数山水相阻;一来一回,十五万里!
  就算是高手,也要走一年。
  更何况,彼此都有事情。
  哪怕是有什么心思……但……想必也是没什么结果。
  一份寄托,也只是……一份寄托而已吧。
  看到云扬接过去,居然没了动静,那位兰姐秀眉一蹙,道:“云公子,我妹妹都已经给了你香囊,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表示吗?”
  云扬摸了摸身上,还真的是啥也没带,苦笑一声,道:“幸亏上一次打赌,还赢了一把刀。这把刀小巧玲珑,我一个男人,拿着无用,不如,就送给计姑娘了吧。愿江湖风波中,此刀能为姑娘保得一分平安。”
  说着,就将凤鸣宝刀取了出来。
  一代铸造大师欧魂子所铸七剑三刀之一。凤鸣宝刀!
  云扬上一次赢来,却发现,这把刀,完全就是一把女士刀,或者说,一把少女刀;自己根本用不上。
  这也难怪当初西门万代那么爽快的就将这把刀拿出来做了赌注。
  原来那家伙也是用不上。
  云扬现在身无长物,只是带了这把刀,原意本是有事情的时候,掩盖自己的天意之刀的;此刻没有东西送人,就将这把刀拿了出来。
  那位兰姐眼睛一亮,道:“还是公子有心了,灵妹还不收下?”
  计灵面纱之后的脸上一红,伸手来接。
  云扬感受着这份纯纯的少女情怀,心中也是悠悠叹息一声;今日一别,或者,我未必能够活到再见之日……既然如此,为了你这份情怀,就让我临别之际,真的送你一份礼物。
  他将凤鸣宝刀拿在手中,右手握住刀柄,心念一转,绿绿很不情愿的接连发出命源之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凤鸣宝刀之中。
  片刻时间,已经完成。
  云扬倒转刀鞘,将刀柄递到计灵手中,轻声道:“江湖风波险恶,多多保重。”
  计灵忍着心中翻腾的情绪,咬着红唇,微微点头,道:“你也是。”
  声音很低,几乎听不见。
  接过宝刀,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似乎这把刀,就在这瞬间,与自己的身体完全契合。不必舞动,已经感觉万分顺手。
  “此去天南,一路顺风。”云扬长身而立,笑容温文尔雅:“就此别过,从此山高路远,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计灵低声道。
  随即咬着嘴唇,两腿一夹:“驾!”
  健马一声长嘶,缓缓迈动脚步。计灵的娇躯僵硬的立在马上,只感觉头脑中一片空白。
  胯下马儿一步步的往前走,蹄声得得,每响一下,就感觉,距离云扬又远了一步。
  但她终究是没有回头。
  只是无意识的听凭马儿往前走,心中的酸涩,慢慢的化作了悲苦和疼痛……
  一颗心,在一阵阵的抽着痛一般。
  只听到身后的姐妹们不断说话。
  兰姐说:“云公子,多多保重,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另一个姐妹的声音带着笑意:“云公子是吧,我是夏雨寒,记住我的名字哦……咯咯……”
  “云公子,我叫玉香儿,下次见面能不能记得住?”
  “云公子,我是……”
  大家嘻嘻哈哈的声音不绝响起,马蹄声也越来越快,簇拥着自己,已经走出去数十丈。
  后面已经没有了告别声。
  计灵努力的忍住自己想要回头看一看的想法,娇躯僵硬的骑在马上;只感觉心中一片空白的往前走。
  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
  但一只手,却紧紧地握着这把凤鸣宝刀。
  兰姐催马赶上了她,轻轻叹息:“灵妹,心中若是难受,不妨哭出来,会好受一些。”
  计灵一低头,一串眼泪无声的低落尘土中,咬着嘴唇道:“兰姐……你为什么……非要让我把香囊送他呢?从此忘记,不是很好么?”
  兰姐轻轻笑了笑,道:“你会忘记吗?”
  计灵无声。
  “女人哪,一生中,动情的机会不多。”兰姐的声音充满了感怀,惆怅说道:“就如今天,这位云公子,显然就是那天我们拜访没有见到的这位吧?他是天唐城的人,与我们,乃是两个世界。”
  “或许今日一别,你俩今生就不会再见。”
  “但,手中有一个念想,还能感知当年的情怀……就是一个寄托,乃是好事。总好过将来后悔,分明曾经动心过,但在自己的人生之中,却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那才是一种遗憾。”
  “我让你留下香囊,带走这把刀,就是……在你以后的人生岁月里,莫要有跟我一样的遗憾。”兰姐惆怅的说着:“两手空空……”
  计灵不由抱紧了凤鸣宝刀,感觉到,这把刀上,似乎还有那个人的温暖,不由心中一定;安慰道:“兰姐,我们一定会找到我哥哥的。”
  兰姐摇摇头,轻声叹道:“是啊……一定会找到他的……”
  但声音里,却是没有半点信心。
  两行泪水,无声落下。
  计灵也是感同身受,眼看前方就是城门,计灵终于忍不住,回头看去。
  只见长街寂寂,晨风吹拂,地上有一两片的落叶飞起。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云扬的身影?
  忍不住心中一酸,眼泪盈满了眼眶。
  “驾!”
  一声呼喝,一行人加快了速度,冲出了天唐城南门。
  噗噗两声。
  尘土中,多了一串水渍。
  别了,云扬。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