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七十八章 梦里关山长鏖战,残躯也能报国恩.

第七十八章 梦里关山长鏖战,残躯也能报国恩.

    云扬回到了云府。
  
      面对方墨非和老梅的疑惑,根本不做解释,一头就扎进了密室!
  
      “绿绿,我需要,在最短时间里,突破三重山,另外,玄风诀,也需要突破第四层!”
  
      “咿呀呀……”
  
      东玄大兵压境,玉唐生死存亡的时刻,云扬终于决定,暂且放下仇怨,放下一切私事,潜心练功!
  
      云扬现在要练的,有风尊的玄风诀!还有七哥血尊的血煞大法;血煞大法只需要修炼第一层,然后去九尊府,打开七哥血尊的房间,取出六哥的惊雷诀;修炼第一层之后,并找到五哥的星火诀,持续修炼。
  
      时间非常短!
  
      但云扬却必须要做到。
  
      目前能帮助大军的,就只有风火合力。若是惊雷诀也能修练到第三四层,那是最好。但是……云扬估计,哪怕自己拼了命……恐怕也做不到。
  
      一直到修炼星火诀第三四层,这时间已经不够了!
  
      但云扬拼命也要做到!
  
      兄弟们,你们守护这个国家这么久,决不能在我手上丢了我们九尊的荣耀!
  
      “哎,火五哥,你要是我七哥八哥该多好……我打开八哥的,才拿到七哥的钥匙,打开七哥的,才拿到六哥的钥匙,打开六哥的,才能拿到你的钥匙……”
  
      云扬心中嘀咕。
  
      若是火尊还在,估计云扬这一顿打是绝对跑不了的……这小子,居然想给我降级?
  
      ……
  
      “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十天,回来接着闭关?……”
  
      方墨非表示很不理解。
  
      “这也值得大惊小怪?”老梅翻着白眼:“莫名其妙失踪三个月,回来连续闭关三个月的时候你见过吗?”
  
      方墨非惊悚了一下:“竟有此事。”
  
      老梅翻翻白眼,语重心长:“老方,咱们公子身上,这奇异的事情反常的事情匪夷所思的事情丧心病狂的事情……多的很呐……你刚来,要习惯适应……去,将庭院打扫打扫。”
  
      方墨非看着老梅离去的影子,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这么大一个侯府,这么多钱财没处花……请个侍女仆人的……会死啊……”
  
      真是丧心病狂!
  
      让老子一个七重天高手扫院子……
  
      ……
  
      天唐城陷入了一片沉默,所有人都在等待前方的消息。
  
      战胜,或者,战败。
  
      雪片一般的消息,纷纷传回。
  
      六月初四,铁骨关战乱开始,东玄大兵越境。
  
      六月十四,铁骨关失守。
  
      六月十五,铁铮大军出击。
  
      六月二十一,铁铮大军先锋投入战场,一路横扫,迫使敌军退回铁骨关,消息传回,举国欢腾。
  
      六月二十三,铁铮大军拼死力战两天,克复铁骨关,并在关外,与敌人两军对垒。
  
      七月初三,东玄全线进攻,铁骨关外,黑骑出动,铁铮派两万铁骑应战,一场鏖战,一直打到六月初五,两万铁骑尽数阵亡。三万东玄黑骑,生还者不足两千。
  
      举国震动。
  
      七月初四,东玄帝国二十万援军抵达战场。前线吃紧。
  
      七月初五,玉唐派出最后一支援兵;短时间之内,这是能够支援战场的最后一批兵马。起码两个月之内,无力支援。
  
      举国沉默。
  
      一股悲哀绝望的气息,开始弥漫玉唐国境。
  
      ……
  
      小囡囡抱着大白白,从自己家里打开门,好奇纯净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叔叔伯伯们;一个个今天好干净,好利索,这是要干啥?
  
      娟儿从房中走出来,吃了一惊:“李大哥,刘大哥,方大哥,孟兄弟……这是……这是怎么了?”
  
      “来和弟妹说一声。”一个脸上有三道刀疤,瞎了一只眼睛的中年人脸上露出来憨厚的笑意:“我们这些人,要从军去了。”
  
      “从军?”娟儿诧异道:“你们……不是已经伤退了?”
  
      看着几个人,不是瞎了眼睛,就是丢了胳膊,一个个居然将旧军装又穿在了身上,一股隐隐地彪悍之气,再次从这些人身上展现。
  
      “伤退,我们只是伤了眼睛,残了胳膊;我们还有腿,最起码的,也还有一只手。”李大哥憨厚的笑着:“如今国家危难,生死存亡之际,我们还能战,就要去战场。”
  
      “否则,东玄大军过来……将是我们的耻辱!”
  
      “我们虽然脱下了军装,但我们还是军人!既然是玉唐的军人,那我们当然要为这个国家去奋战。”
  
      “那么多战死的兄弟们的家眷,都在这个国家呢,我们的命,本就是战死的兄弟们换回来的,现在前线危急,我们要去的。”
  
      “欠兄弟的,我们要还给他们,莫要将来有一天,大家在地底下遇见了,骂我们是孬种。嘿嘿……”
  
      “前来和弟妹告别呢……就是要告知一声,我们这些人,此一去,回来的可能极小。若是弟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以后就找老瘸子他们吧……他们那些瘸了腿的,跑不动,这一次都不去。”
  
      另一个没了左手的年轻人嘿嘿一笑,道:“还有一件事情拜托嫂子;你知道,我们家里人,也没几个识字的,孩儿没人教;嫂子有时间,多教教他们,莫走了歪路。将来长大了,让他们上战场,为老子们报仇去。”
  
      “是,以后娟儿你多费费心思了。”
  
      几个人,同时鞠躬。
  
      一个老兵仅剩的一只眼睛眨巴着,憨厚的笑:“回来这几年,事儿没做多少,不过娃儿倒是生了好几个……咱们这一代战没了,等娃儿们长大了,我家最少能出三个丁!一人拼俩,就将老子的份儿都拼出来了……”
  
      “混账话,你咋不盼着娃儿们立下战功当将军呢……”旁边一个老兵一巴掌拍在他脑袋。
  
      “怕是没这个命哦。”这老兵嘿嘿笑着。
  
      娟儿看着这些人,只觉得眼眶发热。
  
      “我送你们,今晚上在家里吃饭,我去买酒。”
  
      “不了不了。”几个人憨厚的笑:“今晚上都在各自家里吃饭,明日一早,我们就走了;今晚上……还要和婆娘孩儿们说说话。”
  
      说着递了一个包袱过来:“你们孤儿寡母……生活比我们难,这是哥几个凑得几两银子,以后不在了,用这些给囡囡买些花布,做些衣裳,多吃点好的,找个好婆家……嘿嘿……”
  
      憨厚的笑声里,十来个人转身离去。
  
      娟儿看着这些老兵的身影,眼泪早已模糊了视线。
  
      “你们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她曾经怨恨过,怨恨军队,将自己的丈夫带走了,再也没有回来;但,此刻看到这些老兵,她却突然明白了什么。
  
      或许,在这些热血男儿的心里,并没有什么争霸天下什么的念头,但是保家卫国,保护自己在乎的一切……他们却是义无反顾!
  
      正如他们所说,那么多战死的兄弟们的家眷,都在这个国家活着呢,我们的命,本就是战死的兄弟们拿命换回来的……
  
      我们这一去,要还给他们。
  
      “我们要还给他们,莫要将来有一天,大家在地底下遇见了,骂我们是孬种。嘿嘿……”
  
      一想到这句话,娟儿就是泪流不止。
  
      囡囡睁着明媚的眼睛:“娘,叔叔伯伯们这是要干什么去?他们以后不理囡囡了吗?”
  
      “不会的,不会的……”娟儿泪如泉涌:“叔叔伯伯们会永永远远的保护着你……”
  
      ……
  
      陈三一身戎装,在云府门前站着。
  
      老梅开门。
  
      “请问管家大人,公子在吗?”
  
      老梅摇头:“不在。”
  
      陈三脸上露出一丝遗憾,憨憨的笑着,道:“本想当面向公子辞行……公子的大恩大德,陈三这辈子怕是无法报答了……”
  
      老梅皱眉:“你怎么了?”
  
      “我要去战场……”陈三憨笑:“很多兄弟们都去。前线据说很危急……我们这帮人,毕竟杀过敌,见过血,啥也不怕了……就再去走一遭。”
  
      “现在九大人们不在了,玉唐危险……我们还有手有脚,我们还能战斗。我们要去的……”
  
      说完,他噗通跪下去,对着云府大门磕了三个响头:“公子大恩,陈三来世再报!”
  
      转身就要离去。
  
      老梅只感觉喉咙里被什么东西噎住了:“陈三!”
  
      “管家大人有何吩咐?”
  
      老梅拿出两锭金子,塞进陈三怀里:“这个回去给婆娘过日子;别推辞,推辞就是看不起公子。”
  
      “好好干!陈三,活着回来!”
  
      ……
  
      整个天唐城,恩,整个玉唐国,处处都是这样的景象。
  
      第二日凌晨。
  
      一个个残兵从各个巷子里走出来,从各个破旧的房子里走出来,在大街上,静静的,整齐的列队。
  
      在太阳还未升起的时候,就几乎已经全部集结完毕。
  
      一声轻轻的号令,似乎唯恐吵醒了还在沉睡中的老婆孩子,静悄悄的开始向着城门走去。
  
      有的缺了左手,有的缺了右手,走起路来,看起来很怪异,似乎一点也不整齐,但只看两条腿,却是频率完全一致。
  
      他们拿着当年征战沙场的兵器,一脸肃穆,一身轻松的向外走。
  
      城门外,已经聚集了好多人。
  
      无数的断腿的老兵,被摒弃在这次行动之外,但他们却一夜没睡,就早早地就来到了城外,为自己的兄弟们送行。
  
      这是一支伤残的大军,无人不伤,无人不残!
  
      不少身体残疾的将军,穿着明晃晃的铠甲,骑在马上,看着自己的兄弟们从各个方向聚集而来,如同百川汇海,慢慢的,人数越来越多。
  
      “给兄弟们壮行!”
  
      一坛坛酒,摆在了地上,无数的断腿老兵同时直起了上半身。
  
      所有出征残军,同时鞠躬到地:“家里,就拜托兄弟们了!”
  
      没有出征仪式,没有锣鼓相送。
  
      “兄弟们,出发!”
  
      有人嘶哑的叫了一声。
  
      一面大旗,呼啦啦的展开。
  
      “梦里关山长鏖战,残躯也能报国恩。”
  
      大军沉默的开拔,足足有上万人!一个个步履坚定,竟然没有一个人回头。
  
      “莫要回头!若此战能活着回来,怎么看都行!若是不能,回头更加难受!”
  
      晨风呜呜的刮过天唐城。
  
      渐行渐远。
  
      城头上,无数的妇孺的身影这才敢显现出来,她们一直在这里,捂着嘴,看着自己的孩子,自己的男人再一次出征……
  
      泪水,无声的流下。
  
      这纷乱的年代,这战火纷飞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便在这时,马蹄声突然急骤的响起。
  
      两匹快马,奔雷闪电一般的从城门中冲了出来。
  
      马上,是热泪盈眶的两个老将军,玉唐的两尊军神。
  
      秋剑寒,冷刀吟!
  
      看着远去大军,两位老将军热泪盈眶,久久伫立。
  
      “他们都是英雄!”
  
      “只是我们……却亏待了英雄!”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