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八十章 败局已定!
    所有落马的士兵,在顷刻之间,就变成了肉泥!
  
      一道道血光,不断地喷溅,不断的挥洒;在远方观看着,就只见到两支骑兵碰撞在一起之后,不断地有人的手臂,脱离了身躯,飞上了半空,不断地有人头如同跳出水面的青蛙一样,在空中滴溜溜的转动,然后落下。不断地有飞舞的整个人的身体,飞起来,浑身喷溅血光,然后颓然落下……
  
      吴军刀拼了命的冲杀,突然感觉浑身一松,压力骤然没有,眼前一片开阔,已经冲出了对方的骑阵。在他身后,依然整齐的铁骑队伍,同时冲了出来,吴军刀长枪斜举,战马飞驰,绕了个圈子,将方向重新对准对方的骑阵。
  
      一声不吭的迎头再次冲上去!
  
      生死,就在这一刻。
  
      胜败,也就在这一刻!
  
      高处!
  
      铁铮猛然举手,大喝一声:“玉唐铁骑!”声音如同滚雷,掠过战场!
  
      数十万将士同时声嘶力竭的大吼:“天下无敌!”
  
      这是铁骑开战以来,第一次发出声音。
  
      却是在主帅的带领下。
  
      对方的军阵中,同时有鼓声震天响起。但铁铮脸上已经露出一个残酷的微笑。
  
      自己,快了一丝!
  
      主帅的振聋发聩的吼声,无疑是战斗中的将士的强心针!
  
      玉唐铁骑刹那间就已经疯狂,同时暴吼一声:“玉唐铁骑!天下无敌!”呼啸着,向着对面的东玄黑骑冲去!
  
      敌营中。
  
      正在指挥的将领脸上一片凝重,汗水从鼻尖落下。
  
      一个清癯的老者负手而立,看着战场,淡淡道:“这一次对战,黑骑败了,鸣金收兵吧。”
  
      “大帅!”这将领一脸不甘心。
  
      “败了就是败了!”清癯老者冷冷道:“鸣金,收兵!”
  
      “是!”
  
      敌阵收兵;但,纠缠在一起的双方骑兵,却没有这么容易就分开。
  
      依然在彼此撕咬着,厮杀着……各自冲破对方的军阵,回归本阵。
  
      地面上,全是血肉模糊的尸体。
  
      “你可知,败在哪里?”清癯老者眼神中充满了睿智。
  
      “是我慢了。”那将领惭愧的低头。
  
      “不错。”清癯老者正是东玄军神寒山河:“我们的黑骑,与对方的铁骑,乃是基本相同的,最精锐的战斗力,可以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但,你却指挥败了。这一战,我方出动骑兵五千,对方出动也在五千之数;对方回归本阵的,足有三千五到四千人,而我方回归本阵的兄弟,却最少比对方少五百!这是为何?”
  
      “因为在冲破阵营,重整旗鼓的那一刻,铁铮把握住了战机,他那一声吼,带动三军呼喝,这就是士气!”
  
      “战斗到那个时候,双方骑兵,其实都已经是强弩之末;所能支撑战力的,就只有士气。哪一方士气高,就胜。而对方先发制人,骑兵气势一下子起来,而我们落后一步,就被压住了气势。”
  
      “在第一波冲锋中,其实双方伤亡人数差不多。我方比对方多出来的数百伤亡,都是在第二波气势被压住之后才发生的。你,不是铁铮的对手!”
  
      清癯老者淡然道:“还有一点致败之因,就是,铁铮始终在那里站着,他的将士能够看到他!而你,你的将士却看不到你!”
  
      “将是兵之胆!”
  
      “将之胆,却是军之魂!”
  
      “所以这一战,你败的理所应当!”
  
      寒山河轻轻叹息一声:“铁铮……实乃一代将才!”
  
      身边的将领却已经惭愧无地。
  
      “这一战之后,在短期之内,黑骑不能再上战场,气势被压制,必须要找机会扳回一局,才能继续鏖战!否则,再对上铁骑,对方心理优势已经形成,必然还是一场大败!”
  
      “连续四十五天,你们三个人轮番上阵,对战铁铮,三个人,败了一对半!”寒山河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战场:“看来,也必须老夫亲自出手了。”
  
      “末将惭愧,愿领军法。”
  
      “这不是军法,这一战,本就是练兵!”寒山河冷峻的说道:“你们三人,在国内明争暗斗,争夺那什么年轻一辈第一名将……呵呵,这一战,就是让你们看看,你们距离名将,还差得远!”
  
      “希望你记住,这一战之中因为你的失误,而死去的无数英魂!”寒山河看着这个将领,看着另外两个站得笔直的将领,一字一字说道:“这一次,是用人命给你们练兵,让你们记住!在真正的名将面前,你们……屁都不如!”
  
      “若不进步,迟早,死在这战场之上!”
  
      寒山河的声音冷冽,三个将军满脸胀红,低着头,几乎要钻进地洞里去。
  
      “这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寒山河沉着脸,登上指挥台。
  
      东玄大军阵营中,一杆大旗,突然间迎风而起!在半空中,肆虐飘扬!
  
      寒!
  
      整个东玄军阵,数十万人突然间爆发出强烈的呼啸!将士们齐声欢呼,声震长空!
  
      对面,铁铮脸色一凛,寒山河,终于要亲自出手了!他专门升起将旗,乃是专程告诉自己,我已经视你为可以威胁到我的对手!
  
      我将全力出手!
  
      这是寒山河对自己对手的尊重。
  
      但,这份尊重却让铁铮心中几乎慢跳了半拍。他宁可寒山河轻视自己,看不起自己,也绝不愿意对方如此郑重其事的来对阵自己!
  
      压力山大!
  
      对方军阵中,号令不断传出,战场上的鏖战,被对方强行扼制,所有出战人员,都尽数归队。
  
      旌旗猎猎,铺天盖地,百里方圆,长风呼啸,大旗翻卷如龙!
  
      寒山河只是一整军,整个东玄军队,就顿时呈现出不一样的气象!不管是气势,还是战意,还是杀气,都似乎在这一瞬间,整个的提升了数个等级!
  
      这就是一代绝世名将,所带给军队的那种战无不胜的信心!
  
      所有将士面对战场的本能惶恐,在寒山河亲身指挥的这一刻,完全从心中被抹掉!
  
      面对着扑面而来的滔天气势,铁铮深深吸了一口气,同时打出号令。
  
      全军回防,收缩。
  
      虽然明知道这样的决定,会让自己落入下风,但,面对着这样的滔天气势,铁铮却只能如此。
  
      因为现在若是交战,自己一方必败无疑!
  
      对方气焰正炽!
  
      只是一个亮相,并未有任何进攻号令发出,已经逼迫的铁铮变阵,改进攻为防御!
  
      寒山河脸上并没有什么得意之情,只是冷静的,有条不紊的发出号令。无数的军队,从各个方向,开始出动,向着铁铮的玉唐大军,发起纷乱却有序的骚扰进攻。
  
      此起彼伏,忽进忽退;东来西往,南征北战。
  
      铁铮将自己大脑的运算能力运用到了极致,见招拆招,针锋相对。
  
      “箭!”
  
      时间一点点过去。
  
      铁铮虽然依旧镇定如恒,但心中却已经无力。
  
      连续三天,寒山河都在进攻,不断的进攻,利用各种方式,从各个方向,偷袭,劫营,冲阵,埋伏,火攻……
  
      这简直是一部战争手段大全。
  
      蚕食战术!
  
      这正是寒山河让各国名将都闻风丧胆的蚕食战术,将你的人马,一点点的蚕食分化掉!不管你如何防御,我都有办法,一小块一小块的咬掉你!
  
      铁铮的兵力被迫一再收缩,一再收缩……
  
      但,三天后发现,对方竟然已经完成了半合围。而且,所有强横武力,都已经摆在了正面上。
  
      这明显是一幅追击的架势!
  
      而且,面对这样的局面,剩下的,只有正面战争。但正面战斗,铁铮却没有半点把握能赢。
  
      输了,就只有后撤。
  
      但,一旦后撤,对方一直没有动的五万黑骑就会排山倒海的压过来。
  
      到那个时候,自己若是坚持逃走,恐怕会被寒山河直接趁势追击,一直追到天唐城都没有任何意外!
  
      “大陆军神,果然名不虚传!”
  
      铁铮深深叹息。心中一片无力。在不知不觉之中,自己甚至没有发现,对方是如何布局的,但,灭顶之灾,就这么骤然到来!
  
      四面八方,全无任何遗漏!
  
      “大帅!”
  
      山顶上,负责瞭望的士兵惊恐的大叫起来。
  
      “什么事?慌什么!”铁铮勃然大怒。但随即,他也愣住了。
  
      在自己身后,不知道何时,居然出现了一支骑兵!黑压压的,足足有数万人。
  
      东玄铁骑!
  
      什么时候,竟然到了身后?
  
      铁铮万念俱灰,转身看着对方军阵。寒山河依然没有露面;但铁铮知道,自己完了。
  
      寒山河这几天水银泻地一般的无孔不入的进攻,居然是为了这一招暗棋。
  
      数万骑兵抄后路!
  
      在自己一直忙于应付敌人数十路同时进攻的时候,这一支骑兵,竟然绕到了自己身后。
  
      前进无路,后路已断!
  
      寒山河,分明是要彻底扼杀玉唐帝国的武力元气!
  
      现在,四面敌人正在进攻,而且节奏越来越快……
  
      很明显,对方的总攻,即将开始!
  
      总攻一旦开始,必然是雷霆万钧!
  
      铁铮竭力的想着,自己该用什么方法,来摆脱这必败必死的命运!自己若是真的大败,那么,玉唐国东线势必将全面沦陷!
  
      但,一直想到太阳穴嘣嘣直跳,还是想不到任何对策。寒山河的攻击,绵绵密密,无处不在。
  
      根本防不胜防。
  
      “大帅!”瞭望的卫兵突然惊喜的叫起来:“大帅,西南方,东玄的部队突然纷乱,似乎有战斗……”
  
      铁铮一愣。
  
      西南方?……
  
      自己一直想要从那边突出去,然后在那边据山而守;但,东玄明显也看到了这一点,西南那边防的铁桶一样。那里,怎么会有战斗?
  
      …………
  
      写完这一章,有些苦笑,这样的战争场面,这样的一战,若是以前的我来写,估计要写十几章最少;这次尽量压缩了来写,也只能压缩到这一步。从龙套楼选了三个人名,嘻嘻,可能与你们的打算不大一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