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零四章 太平国书、四大纨绔.

  铁铮的婚礼,在紧锣密鼓的准备。
  这一场大婚,成为举国军队的最大盛事!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将军的婚礼,因为一个看似荒诞的白痴承诺,成为了一场整个玉唐国前无古人的婚礼!
  没有任何婚礼,能够比当前这个更隆重。
  更加没有任何一场婚礼,比铁铮的这次婚礼背负得更多!
  十月二十!
  铁铮婚礼。
  距离现在,还有两个半月的时间,但这场即将到来的婚礼,却令到整个大陆的国家都震动了。所有活着的和战死的兄弟,普天同庆,共饮一杯。
  整个玉唐帝国的军人,都是瞬间感觉到,自己走在路上,腰杆儿也挺拔了许多!
  不仅仅是玉唐国,这个消息,让整个东大陆的所有军人,全都是有些热血沸腾。
  大元,天赐,等帝国军部和各位将军都有请求书信到来。
  “疆场之敌,能喝一杯否?!”
  连刚刚打了一场的东玄帝国军部,有寒山河亲笔书信,万里而来。
  “为军人贺!将军婚礼,能喝一杯否?!”
  对于这种事,玉唐帝国朝廷自然又是一片争论,文臣的认知是:铁铮此举就是在哗众取宠,无事生非,收买人心。看,连敌对国家将领,也都想要来喝酒,这算什么事儿?
  很多的“有心人”更认定了,对方所谓喝酒是假,刺探军情才为真。
  既然有此顾虑那就该终止这场荒诞的闹剧,至少也得阻止他国来人参与!
  不意玉唐帝国皇帝陛下玉沛泽此次却是格外强硬,力排众议,发出太平国书。
  “五国七雄,年前无战事,君子盟约,太平有酒。可签否!”
  各国君主对于这份国书,即时给出回应。
  “年前无战!”
  太平国书,昭告天下!
  整个东大陆,民众无不知晓。
  整个东大陆,所有名将,届时,将齐聚天唐城,共同参与铁铮婚礼,同喝一杯疆场兄弟酒!
  只是时间真的有点紧迫了,毕竟只剩下两个半月的时间了。
  天唐城整个忙碌起来。
  有些路途遥远的将军,现在甚至已经开始从各自的国度出发。
  不为别的,就只为了战场兄弟。
  不分敌我,尽都是一缕缕英魂!
  请战死兄弟一杯喜酒,是所有军人共同的心愿!
  然而这个愿望却是奢望,至少在自己的国度,这个心愿多半是无法完成!
  地位一般的将领不消说,地位崇高的将领更加不能搞。
  哪怕想要搞,君主也会猜忌,你请这么多人喝你的喜酒,你干这种事情,想干什么?收买人心?
  本就功高震主,再干出这等事,那真是人头落地的结局。
  自己搞不起来,本就是终生之憾,但是,既然有人搞了起来,这份难得的机会终于有了,那么,不管千里万里,哪怕是敌对国家。
  我也要去的。
  很多将领都是心头热血澎湃。
  为我战死的兄弟,去讨一杯喜酒。哪怕是敌人的喜酒,但这杯酒,属于天下军人!
  哪怕我因此死在玉唐,但这杯酒能喝上,也值!
  ……
  谁也没有想到,在政方文人眼中的一场闹剧,只是区区一名军人的婚礼,居然搞成了整个大陆军人集体参与的盛会!声势空前浩大……
  军旅盛事。
  不,这份声势非但是浩大空前,之后只怕也很难有后来者可以并肩!
  ……
  云扬安静的坐在花架下,注意着四面传来的情报,对于敌人的莫名蛰伏,心中总是有些没有底气。
  一击不中,居然缩了回去……
  这也有些太不符合四季楼的风格了。
  但云扬同时也相信,对方只要再出手,就必然是雷霆一击!
  因为,对方如今已经可以确认了,九尊,还有人活着!
  只要九尊还有人活着,对方决不会罢休的!
  此后,只会采用更加严密更加恐怖的计划和力度予以针对。
  东南西北四大家族方面的势力现在已经撤离了天唐城,走得无声无息。
  然而春夏秋冬四大公子,却是咬定青山不放松,继续驻留天唐城,除了不断找太子府麻烦之外,更时常于青云坊长聚。
  秋云山也被解除了禁足,参与进来。被冬天冷狠狠的揍了一顿,指着鼻子警告:“再敢打我姐的主意,我扒你的皮!”
  秋云山现在老实得就像个吃奶的孩子:“这还用你说……你求着我打主意,我也不敢了……腿到现在还瘸着呢。”
  “哎哟那一顿打啊……”秋云山想起来就哆嗦,脸上露出来恐惧的神色:“你们见过暴雨吗?”
  其他三个纨绔幸灾乐祸的笑。
  “哎,对了,冬天冷,那天跟你在一起那家伙呢?”春晚风摇着绿色的扇子,若不是头上那一根绿色竹枝,倒也有几分风度:“怎地好几天都没看到他呢?”
  “什么这家伙那家伙?”冬天冷不满的说道:“那可是我老大!”
  “你老大!?”
  三个纨绔闻言同时惊呼一声。
  冬天冷刹那间警觉,醒悟自己说漏了嘴,急忙补救:“恩,我老大不认识他!”
  “嗯,嗯,就是这么回事,我们懂你!”三大纨绔郑重点头。
  一边,云醉月在微笑。
  以云醉月的眼力智慧,却又如何看不出来这几个家伙分明就是云扬给自己找来的护身符!有这几个家伙在这里,那就基本等于四大家族在这里坐镇,这样的势力,谁敢来招惹?
  云扬为了自己,可说是煞费苦心!
  所以云醉月很干脆地与这四个家伙打成一片,一口一个兄弟叫着;来喝酒来玩统统不要钱。
  这一举动可是让冬天冷四个人都是受宠若惊倍感有面子的同时,却又心里惭愧,感觉欠了这个新姐姐的太多了……
  此刻,听到冬天冷四人说起云扬,云醉月眼珠一转,道:“春公子所言不错,那位云公子还真是好多天都不来了;不过这也寻常,他以前来的就很少,人家终究是云侯家的公子,平常也是很忙的吧……”
  “云侯家的公子……”秋云山,夏冰川,春晚风都是眼前一亮。
  冬天冷一脸苦菜色。
  想不到云醉月就这么说出了云扬的身份底细,自己可是瞒不住了……
  想要吃独食的既定方针,九成九是没戏了……
  这咋整?
  冬天冷眼珠子骨碌碌的转;想着对策。而春夏秋三人眼珠子也在骨碌碌的转,都在想,看这样子,那暗中出手帮助了冬天冷的神秘人,定然就是这位云扬云公子无疑!
  那么……我该用什么办法拉拢到这等强助呢……
  云醉月红唇轻轻地啜了一口酒,脸上露出温柔的微笑。
  小弟,你就在他们四个人之中左右逢源吧。
  包你占足了便宜。
  “好吧好吧,我去请我们老大过来。大家一起喝酒。”冬天冷道:“你们在这等着。”
  三人不愿意了:“这是说的什么话?你老大,还不就是我们的老大,怎么能你一个人去呢?这不光是不给老大面子,也是不给我们面子!”
  “对啊,大家兄弟,你老大就是我老大?你冬天冷这么说什么意思?自抬身价吗?”
  “就是就是,冬天冷鬼头蛤蟆脸的,分明想要离间我们与老大的关系!他自己去,说不定要在老大面前说我们什么坏话呢……”
  “肯定就是这么回事……”
  “你们!……”冬天冷瞪着眼睛看着这三个无耻的人:“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什么叫做你们的老大?
  你们见过吗?
  明明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就叫得这么亲热,我倒想问问你,你们对你们各自家族中的老大,有木有这么尊敬过?
  “这样的老大,我是肯定要认识认识的,只要见到,我春晚风纳头便拜!”
  “从今天起,我秋云山唯老大马首是瞻!”
  “我老大英明神武,天纵奇才,无所不能,我夏冰川甘愿永世追随、海枯石烂此志不渝!”
  “喂!喂!喂!”冬天冷直着眼睛喊起来:“我说你们一个个不要说得这么熟,那是我老大!就只是我老大!你们连见都没见过,瞎攀什么关系?!昨天是谁说的,问我,冬天冷,那天跟你在一起的那个挫比这几天咋没来?今天就变老大了?”
  夏冰川讪讪:“那是春晚风说的,就是他说的……”
  “我才没说!分明是你说的,往我身上扯什么?!”春晚风赶紧反驳。
  夏冰川怒:“春晚风,那句一看跟冬天冷在一起那小子长那么俊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总是你说的吧?!”
  “放屁!秋云山还说过,跟冬天冷在一起的那小子一看就是一脸肾虚,说不定硬不起来……”
  “你们斗跟我有毛关系?”秋云山勃然大怒:“你们不要离间我和老大的深厚感情……”
  三个人面红耳赤,互相揭底,冬天冷一脸冷笑在一边看着这三个家伙窝里斗。
  “这是谁在骂我?!”随着这个充满了怒意的声音,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一脸不爽:“云某人只不过是跟冬天冷在一起吃了一顿酒,怎地名声就这么不堪了……”
  四人愕然转头,只见门口一人,身长玉立,面容俊雅,发丝飘扬,看上去便如随时都要乘风而去。
  一袭紫袍,飘逸潇洒。
  正是云扬。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