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零八章 以势压人!
    这米空群若是到了秋氏家族势力范围,到了江湖上,甚至只要离开玉唐城地界,那么秋家将他玩死绝非难事,但现在终究是在玉唐城,身为地头蛇的米空群想要将秋云山玩死……同样不是难事,甚至是很轻松。
  
      一队队的大内侍卫不断到来,一言不发,先是抢占了制高点,随即,四面八方开始布防。既不干涉秋云山等人行动,也不救人,就这么注视场中动静。
  
      然而人却是越来越多,赫然形成了绝对的力量压制。
  
      秋老元帅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喃喃的骂了一句:“死太监,架子倒大!”
  
      云扬有意无意地对冬天冷说道:“小冷,你们家这次来了多少人手?我看这架势只怕有些不妙啊,秋氏家族多半要吃亏了。”
  
      冬天冷脸上的汗已经下来了,黑着脸说道:“我们家是来人最少的,除了我,就只有两个护卫,现在……”
  
      冬天冷的忧虑之色溢于言表:“这可咋整?事儿怎么就这么的大了……”
  
      一边的秋剑寒老元帅,一张脸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擦擦的脚步声响起,似乎每一步的时候鞋底还都擦着地皮,慢吞吞的走过来。这声音,很杂乱,也让人心头感觉乱糟糟的……
  
      随即,那边街口,有五条身影,慢吞吞的走了出来。
  
      每个人都是微微的有些佝偻着腰。
  
      每个人都是面白无须。
  
      每个人都是一身太监袍服。
  
      每个人的脸色都是如死人一般板着脸,目光如僵尸一般不动。
  
      每个人的臂弯里都是一杆拂尘。
  
      而且每个人都是迈着八字步。
  
      这伙人这么大晚上从街角拐过来,却令在场所有人齐齐生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最中间那个,身材比其他人要高大一些,中年,无须,面白,魁梧,目光也更加阴冷一些,似是这行人中为首之人。
  
      然而云扬的目光,却是落在了他右边最边上那人的脸上。
  
      吴公公。
  
      那个被自己一巴掌差点打死、打掉了半边牙齿的吴公公,同时也是在云府门前刺杀自己的那道熟悉的背影!
  
      这个人自那日之后就一直躲在深宫不出,云扬再没有机会看到他。
  
      眼下却是那天被刺杀之后,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在自己面前出现!
  
      云扬借着冬天冷身子的掩护,仔仔细细地观察着这个太监。
  
      触目所及,仍旧是脚步虚浮,两眼无光,身子也不挺拔,浑身上下,仍旧是没有半点修炼过的迹象;让任何人看去,都会瞬间得出来结论——这就是一个身子亏空了的太监,再没几年活头的阉人。
  
      然而云扬却注意到了一点其他人不会在意的地方,自己当日可是有打掉其许多牙齿,这家伙的腮很应该瘪下去才是,但现在看来……却分明很饱满的样子!
  
      跟没有受过伤一样!
  
      这可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似乎觉察了云扬的视线,吴公公抬头向着这边看来,一眼看到正瞪着眼睛看自己的云扬,眼中顿时露出来深切的恨意。
  
      “秋公子。”当中那个大太监,正是米掌柜,米空群本人。
  
      米空群眯着眼睛,目光聚焦到人群中的秋云山身上,淡淡道:“大家终归朋友一场,你这么做未免有些不讲究了吧?”
  
      秋云山勃然大怒道:“放尼玛的屁!难道你设局搞我,就很讲究吗?米空群,你少跟本少爷来这一套,我就问你,你打算如何给我一个交代?”
  
      米空群眯着眼睛,阴阴冷冷的说道:“咱家只是想知道……秋公子你想要的是个什么交代?!”
  
      秋云山冷哼一声,道:“米空群,你设局坑我,让我秋家名声扫地,更让我本人钻入圈套,险险身败名裂,承蒙你如此设计招待,本公子除了要你的命,还有别的道路可走吗?”
  
      米空群阴冷的笑了起来:“秋公子想要的这个交代,只怕是不大好要吧!”
  
      他嘿嘿冷笑:“秋公子在我玉唐国都,天子脚下,却明火执仗地大肆绑架良民,这般的明目张胆,丝毫不将本国纲纪国法看在眼中,却又不知道秋公子打算如何给我玉唐国一个交代呢?!”
  
      秋云山一怔,怒道:“米空群,你是要跟我这么论交代吗!?”
  
      米空群冷笑:“论?论什么?我米空群也是玉唐之人,岂能容你这等宵小之辈这般胡作非为?今日,我便先将你拿下,再去秋氏家族找秋老家主请罪,彼时将交代给予秋老家主才是正理!”
  
      秋云山一声长笑:“米空群,你敢!”
  
      米空群目光阴毒:“我敢还是不敢,秋公子马上就会知道!”
  
      眼看着双方越说越僵,秋云山目中喷火,即将动手,云扬本能地叹了口气。
  
      这秋云山还是太年轻,纵使是有所盘算,仍旧还是太冲动。
  
      米空群口口声声玉唐国家,每一言每一句都是占着大义名分;秋云山若是还要一意孤行,甚至抢先动手,那么,他今天就算被人杀死在这里,秋氏家族明面上也说不出什么!
  
      秋剑寒老元帅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以秋云山的初衷而论,本是将这件事套上江湖恩怨帽子的,刚才亦是凭这套论调将秋老元帅逼退,然而此际,他却没有,或者说没有来得及,就被米空群抢占了先机,使得后续发展彻底变调
  
      还是太年轻了……
  
      “米空群!”秋老元帅淡淡的说道。
  
      “老元帅。”米空群恭恭敬敬的弯腰。他虽然是皇帝近侍;但也知道,若是他真的与秋剑寒闹起来,那么倒霉的只能是他。
  
      “你口口声声国家大义,那老夫倒是要问你,你设计秋云山的时候,是为了什么国家大义?”
  
      秋剑寒问道:“你设计秋云山强抢民女的时候,又是什么国家大义?”
  
      米空群霍然抬头:“老元帅……”
  
      秋剑寒显然不欲给他解释的余暇,径自截口说道:“你设计让老夫的夫人也牵扯入这件事之中,却又是为了什么国家大义?”
  
      米空群愕然,随即脸上露出一丝冤屈,道:“老元帅,我知道您是秋云山的叔叔,秋云山是您的侄儿……但是您……”
  
      秋剑寒眉头一拧,道:“这里是玉唐国,天唐城;你说这叔叔侄儿的又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你的理由?或者你的意思就是说,老夫现在是在徇私舞弊?你不回答老夫关于国家大义的问题不得止,反而将话题扯到我们家里来,这手张冠李戴玩得漂亮啊;米空群,这就是你予老夫的回答吗!?”
  
      米空群愤怒的说道:“明火执仗绑票要挟的暴徒在前,老元帅不管不问不得止,反而对我一个被害人咄咄相逼,却又是什么意思?”
  
      “老夫哪里有什么意思。”老元帅指着四周的大内侍卫,淡淡道:“你虽是大内总管,却又何能调动这么多的皇宫侍卫,调兵手令何在?拿来给老夫看看!老夫很有兴趣知道是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利!”
  
      米空群鼻尖上已经冒了汗,尖声道:“本总管有权利调动大内侍卫,围剿对皇宫大内图谋不轨的贼人!”
  
      秋剑寒步步紧逼:“好大的一顶帽子!请问皇宫在哪里?这里又是何地??米总管,你所谓的权限纵使是在皇宫大内也不可擅用!错非非常状况何能便宜行事!?”
  
      “如今你这般带着大内侍卫出了皇宫,大张旗鼓跑到这里来,却又是谁给你的权力?”
  
      “这是国家武力!拱卫皇宫大内的力量!却不是你米空群一个区区太监,一个阉人可以动用的私兵!”
  
      秋剑寒声色俱厉。
  
      自己不出面,自己的侄子这个亏是吃定了,而且还是个大大的哑巴亏,吃了不白吃,很可能会要命的!
  
      自己这般出面,固然可以将事情转圜下来,却势必要将眼前这个皇帝陛下身边近人彻底得罪!
  
      必然后患无穷。
  
      面对着秋老元帅的咄咄紧逼,米空群眼中露出来怨毒之极的神色。
  
      秋剑寒并不再对米空群出声,转而看向墙头上的大内侍卫:“你们哪一个是领头的?过来!”
  
      一个魁梧的侍卫一跃而下:“老元帅。”
  
      “把你们调动行动的虎符给我看看!”老元帅一伸手,凛然不容置疑的道:“我看看,是谁允许你们出宫的,是谁签署的,让你们随着米空群出来的命令!”
  
      这侍卫头领满脸涨红:“没有。”
  
      他们此行乃是纯粹的私自行动,哪里会有什么命令虎符……
  
      “没有?!”老元帅的神色危险起来:“没有你们就这么出来了?你们的任务是保护皇宫大内!保护陛下!怎么可以这么的擅离职守,万一宫中出了事,你有几个脑袋可以担当?!你自己的小命不要了,你一家老小的性命还要不要?!”
  
      侍卫首领满脸通红:“下官……下官……”
  
      “你们一个个的还不快给我滚回去!”秋剑寒一瞪眼睛:“难道,还非要老夫赶你们走不成?回去好好警戒,再有下次,老夫必当禀明陛下,严惩问罪!诛你九族!省下尔等这般玩命行径!”
  
      “是!”
  
      侍卫首领对米空群看了一眼,随即一声号令:“收队!”
99uu娱乐